提起刀客,我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些绿林好汉,刀光剑影,劫富济贫,满满的英雄豪气。
  今天要写的刀客,并非是一群挥刀舞剑的刀客,自然也就不是你想象中的刀客了。这里,没有打打杀杀,也没有刀光剑影,他们是一群扑向芦苇荡的“刀客”。据说这一行当,历来就有,一直到如今,依旧有刀客在农闲时,也就是寒冬时,去往辽河三角洲——那里连成片的芦苇荡面积有120万亩,每年吸引着众多刀客前来一展身手。
  想想就很壮观的,那么一大片的芦苇荡,当春风吹来时,沉寂了一冬天的芦苇,不再沉睡,慢慢苏醒过来,伸一个懒腰,轻吐着嫩嫩的绿芽儿;芽儿渐渐变绿,并由墨绿、暗绿再到浅绿、金黄;金黄的一片片的芦苇,吐出芦花,在金秋里的沼泽上发出哗啦啦的如同金属一样的响亮声。如此光景,早已惹得行业人士的心醉了,于是有人跃跃欲试,更有一批批刀客在四面八方召集着。
  老赵多年承包收割芦苇的活计,到了这个时节,他是绝对不会错过的。每到秋季时,他收获完自家的庄稼地儿,边召集起各方的刀客——不仅当地的,也有远方的;不仅有咱们东北的,还有关内的。这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据说在民国的时候,就有从各地来到这片芦苇荡收割芦苇的刀客。那个时候,完全是纯手工收割的。刀客们手持镰刀,一个个下到芦苇荡里,弯腰低头,即使是霜天雪地,也要坚持收割芦苇。
  芦苇生长在沼泽地里,不到冬天结冰下不到地里去,而一到冬天,那是相当艰苦的。若在冬季遇到露水天,芦花上会挂着一层水珠儿,晶莹剔透,美丽异常,倒是别有一番风景。但此时的刀客门却面临着严峻的考验,他们穿行在芦苇荡里,镰刀一挥,高高的芦苇上的芦花摇荡,一层层露水簌簌而下,打在人们身上。不一会儿,满身的衣服就会被露水浸湿了,再加上刀客门要不停地劳作,身上冒着热汗;若是稍微停下手里的活,这汗水露水在冰天雪地里就很容易结冰,衣服也会变得硬邦邦的,穿在身上格外不舒服,更会觉得透心的冷呢!
  
  二
  想想那些芦苇生长在那么辽阔的沼泽地里,要多壮观就有多壮观!
  芦苇远离尘嚣,安守一方,更是耐得贫瘠——只要有一方水,秋后就可生长成一片芦花的海洋。《诗经》有曰:“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这惹人的意境,令人千年万年吟咏着。
  再说芦苇那生长的气势,可谓是压倒一方的植物了。芦苇最高可以长到三米,平均都在一米五六左右,顶部芦花尤其漂亮,这漂亮的背后,想不到会给刀客门带来如此的不堪与严峻考验呢。
  还有一点,就是这芦苇花也是一种难缠的东西,若是没有露水,每每遇到干燥的天气,都会飘起一片片芦苇花。拿老赵这些刀客来讲,一进芦苇荡,全靠着小镰刀咔咔地砍了,不是还有这几句嗑嘛——“头顶星星走走,身披月亮归,嘴整一嘴毛,脸整一层灰……”
  刀客是个苦差事!然而,这一行当依旧会有人来做,刀客也从来没有失传过。这不老赵几个电话打出去,立刻招来了二十几人,有往年的刀客,也有新来的刀客,他们纷纷响应,就等收完庄稼,冬天一到,就出发了。不过,现在的刀客,不是从前的了,一般五六十岁的人居多,年轻人没有受这累的,但依旧会有少数的年轻人在其中的。刘志、小万等人都是三十几岁的人,而刘志还是师范毕业的,教过几年的学呢。
  再有老刀客张强也召集了村里村外的十多个人,吴斌也从十里八乡、省内省外召集来三十几个人。一个个摩拳擦掌,只等奔赴那片浩瀚的芦苇荡了。不要以为这些刀客都是男人,也有女子,翠花嫂和马大姐就在其中。翠花嫂家里等钱用呢,男人因为常年生病做不了什么活,还得吃药打针的,孩子还小;马大姐更是能干,家里孩子正在上学,三个孩子都很有出息——小儿子读小学,大儿子上大学,姑娘读高中,明年准备高考了。要说岁数大的刀客,那要数孙光明了,他六十多了。他得为要结婚的儿子出把力,因为孩子要买楼呗。
  大家坐着火车,又都集中坐在几辆大巴车上,慢慢熟悉起来。
  各自说着自己的心事儿,一路上嘻嘻哈哈哈的,也就不再寂寞了。
  三
  提起下芦苇荡的事,孙光明嬉皮笑脸地说:“咱们当地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人进苇荡,驴进磨坊。老铁们,你们怕不怕呀?趁着还没到地方,还是可以退出的。”
  谁知大家齐声喊着:“不怕,不怕,怕就不当刀客了,哈哈。”
  是的,想想就可以知道的——那一片沼泽地里的芦苇,因为得天独厚的生长环境,才会生长得如此浩瀚广博;也正因此,收割它们的环境和气候的特别,会给人们带来严峻的考验。
  可以说割芦苇,是十分艰难的。由于芦苇生长在泥沼中,人们进不去,车也进不去,所以才要等到冬天泥沼结冰,人们才能进到沼泽地里,也才能进去车将芦苇顺利地拉出来。所以,人们不得不冒着严寒前来割芦苇。同时,芦苇的腰杆可谓是很坚硬的,从前就是靠着手里的镰刀来割。坚硬的芦苇不容易割断,自然要付出很大的力气。刀客们,站在冰面上,冒着严寒,有时还要冒着飞雪,迎着凛冽的寒风,再要经受着摇落的芦花上的水汽雪屑……种种的艰辛,是可想而知的!
  这一片芦苇,是要送往造纸厂的。刀客们都知道芦苇用途很广,既是造纸的优质原料,又是建筑的优质用材。其中,苇秆可作造纸和人造丝、人造棉原料,也可供编织席、帘等用。
  大家说说笑笑,一行刀客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恰是傍晚时分,正是芦苇荡最美的时候——一只只鸟儿,飞过芦苇荡,晚霞满天,天边一片片红云,这火烧云给金色的芦苇又镀上了一层火红的色彩。这不由地让人想起诗句:“江头落日照平沙,潮退渔船阁岸斜。白鸟一双临水立,见人惊起入芦花。”
  此刻,落日熔金,暮云合璧,刀客们有种人在天涯之感!站在这片广袤的芦苇荡前,唯有“震撼”二字在脑海里迂回了。一个个刀客顾不得拿出手机来拍照留念,而是赶紧搬行李入驻,准备明天的工作。
  
  四
  这几排瓦房,就是安排刀客们住的地方。不过。这里离芦苇荡还有一段路。每间宿舍里,只有两排大炕,再有宽大的窗户,这比从前的住宿大有改观了。吃住都由揽活的人来安排和管理,吃的还算可以,有大豆腐、白菜、土豆、粉条子,也有肉。若想改善一下伙食,还可以去芦苇塘里砸开冰窟窿,下上网,就可以网到鱼了,吃鱼是不成问题的。喜欢下网打鱼的老赵、刘志、小万等经常去下网弄鱼,给大家改善伙食。
  稍作安歇,刀客们很快就融入到了火热的工作中去。山南海北的,也都熟悉了,没有丝毫隔阂。翠花嫂子,马大姐,还有好几位女子,也利用自己会针线活儿的优势,帮着大家缝缝补补的;还有给自己村里打电话,帮着年轻没有对象的保媒的。马大姐家同村的女孩叫小霞,今年二十五六了,还没男朋友呢,因为总是没有遇见自己喜欢的,不是这个不行,就是那个不中的。老玄村里的小伙子挺不错的,是老玄的侄子,那是相当能干,模样也很好,在老家的镇子上开了一家理发店,生意挺红火的。小伙子别看是做生意的,但是平时话挺少的,腼腆着呢!
  工作之余,刀客们相互帮助,信息共享,其乐融融的。
  收割芦苇,已不是从前了,现在大部分是用收割芦苇的收割机,一个刀客坐在收割机后面负责打秆。当一片片芦苇倒下时,刀客们才开始工作——下到芦苇塘里捆芦苇。一捆捆草绳子被车送到芦苇塘,他们就是用这些草绳子捆绑芦苇,最后拿着芦苇的斤数来结算。
  打秆这活看起来简单容易,实则不然,弄不好,就会被芦苇扎到眼睛。因此一定要小心再小心!老赵将刀客们集中到一起,临工作之前,再三强调,一定要注意安全,宁可活干得少些,也不能伤着自己。但还是有位姓祁的刀客,还没工作三天就刺到了眼睛,好在伤得不严重。但是,他也不能再继续工作了,只好提前回家了。
  老祁的离开并没有影响到大家的工作热情。工作嘛,难免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的。大家见怪不怪,只要注意安全,加倍小心,就是了。
  
  五
  刀客,既然来了,就要完成自己的使命——无论条件再怎样艰苦,气候如何恶劣,他们都要将芦苇一棵不剩地收割完,再一棵不落地送进造纸厂。这是天地自然馈赠给人们的,也是一刻也不能再等的天然礼物,一定要收好,造福于人类,不能白白浪费,自行糟蹋了。
  早晨,太阳刚刚升起,人们就来到这片芦苇荡,一眼望不到边的芦苇,在喷薄而出的阳光里,闪耀着金色的光芒,浩瀚,广袤,震撼人心。虽然刀客们来不及欣赏这美丽且连绵不尽的芦苇荡,但他们的到来,着实给芦苇荡无意间增添了一笔亮丽的色彩——一把把闪着荫光的镰刀,一个个穿着朴实,脸面憨厚的农人模样。他们走进芦苇荡,他们可否听到那一颗颗芦苇的心跳?那是一种心甘情愿地倒下来,甘心被送进一个个工厂,甘心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人类的。芦苇,站着是风景,壮美,震撼人心;倒下去,依然是风景,纯美,无私奉献。
  芦苇与刀客,他们同样是相通的,值得赞美!因为,他们有着同样品格,一样的精神,一种坚强的秉性;不畏艰苦,不怕环境恶劣,不惧严寒风雪,这是特有的刀客精神和芦苇精神!
  经过了几个月的劳作,刀客们总算是完成了任务,他们满载着喜悦心情,准备回家了。晚上,刀客们吃完最后一顿饭,饭很丰盛,大家都喝起了酒。一个个喝得满面红晕,兴高采烈的。老赵将大家的工钱早早算好了,一一发给大家,大家数着一张张票子,嘴里互相说笑着。一个说回去先去市里给娘和媳妇买件像样的衣服,一个说回去先到集市上办年货去,另一个说什么也顾不得,先给老娘抓药吃……
  不知是谁,忽然想起老玄和马大姐做媒的事,就赶紧问着。马大姐一听,高兴地说:“算是做成了吧,说是春节就定亲呢,是不玄大哥?”老玄数着钱的手,一抖说:“哎呦,又数错了。”接着高兴地说,“成了成了,谁有时间别忘了去我们村喝喜酒哈。”
  马大姐看着老玄,说:“老玄大哥,都数了多少遍了,还能越数越多呀?咋数起来没完没了的呐?呵呵。”
  有钱的日子,谁不想多数一会儿,开开心呢!
  刀客们早已熟悉了,这一说要走,心里还真不是滋味。老赵举起酒杯,说:“明年再见吧,有来的,就留下个联系方式好了。”大家都端起酒杯,真是好爽呢!
  没有人谦让,一仰脖子,一饮而尽,还使劲儿咂巴咂巴嘴,说:“好!一定来的,明年见。”老玄、老李、老张以及马大姐、翠花嫂等一个个的,都不舍得离开呢。在这几个月里,他们生活、劳作在一起,早已结下了深厚的友情,大家就像一家人似的。
  早晨,太阳还没升起,刀客们就离开了这一片芦苇荡。大家怀揣着辛苦汗水换来的辛苦钱,快快乐乐地回家过年去了。身后留下的依然是一片芦苇荡,只是空荡荡的,这没什么的。只待新年一过,春风一吹,这里很快又是一片新绿,又是一片绿油油的芦苇荡……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次次的努力,跌倒,爬起,心有阳光便无畏风寒!曙光来临前,我用沉寂的心态和略显平庸的眼神凝望,我那故去的亲人,努力拼搏过的村庄,解决了生存问题的土地,那座被我遗弃在家乡的老...

如果这一生我只读一本书,那这本书一定是《生命沉思录》,许多大家都对这书给以特别高的评价。 《生命沉思录》一共有三本,每本都不同,每本都对生命进行着沉思,每一本书都有着浓郁的墨...

最近被陆羽《茶经》中的美学思想深深吸引,洋洋七千字的鸿篇巨著,除了科学严谨的专业性,博大精深的文学性外,我更向往陆羽对生活的那一份独特审美与悠然诗意。 住在文学泉道几十年,却...

忽闻岭上秋风劲,瓜果梨桃醉满坡,人间最美是秋锦,菊桂飘香花似雪。 中秋的清晨,朝露轻轻地点缀在秋花、草坪上,露珠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不禁使人顿觉舒畅清爽,心旷神怡。 那镶着银边...

一 昨夜下了雨,晨起,有人说:沟满壕平。立时,心里一阵翻腾着,回忆扯着思绪,非让你思呀念呀,回忆不可呢。脑海里涌现出儿时在家里时,村庄四周的壕沟来。那就是下雨后,冲出来的一个...

“云想衣裳花想容”,女人天生爱美爱衣,女人天生对衣的嗜好使世界色彩缤纷。衣让女人美,女人也因衣俏丽,添活力韧性。对许多女人来说,女人最美的衣衫永远是下一件。对我而言,最美的...

一 那只蛐蛐没经过我们同意就跳到我们家里来了。 那时候电视的声音很大。我问老张明天几点做核酸,他说群里没说。他一直盯着群消息。疫情来了,小区群成了最及时的信息发布中心和最有用的...

一. 华夏中国具有七千余年的农耕文明,培育谷粟稻菽解决了温饱,养活了芸芸众生,在这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牛可是人类最忠实的伙伴与朋友。中国先民很早就开始驯养牛、马等牲畜,进行耕田...

早上五点半起床,洗漱完毕,我去厨房打了稀饭,配上芥菜丝,拿了一个煮鸡蛋,一个热馒头。马工母亲笑望着我说:“你恁廋,多吃一个馒头,吃得太少了!” 我笑说:“够了,我也不干活,少...

一 中国的古典诗词,有一大半是吟咏离绪别情的。而经典的离别场景大都发生在秋天,秋叶则是点缀其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比如:“荒戍落黄叶,浩然离古关。” “秋别冬临叶儿黄,一夜狂风呼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