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番炽热的酷夏,天,总算凉了起来,空气里完完全全有了秋天的味道。人也终于能够长舒一口气,享受着秋风带来的快意。
  天高云谈,小风悠悠,在这美妙的季节里,最想做的事是踏秋。秋天,硕果累累、白兰花开、丹桂飘香。何不出来走走,领略自然界的大美秋韵。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一幅幅唯美秋景图,何不让人心动?
  疫情不能走远,但何必舍近求远?就在家门口转转吧!
  东至县城,曰:尧渡街。经过改革开放几十年的努力,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现在已是高楼林立,充满现代化气息的大县城。南面,尧城老区,是繁华的商业区,商品玲琅满目,商店鳞次栉比。北面,尧城新区,是行政、文化、旅游区。是近十几年开发的新区。
  踏秋,选择到新区,最好到城外看看。
  尧城新区被人为美化后拒绝枯败与衰落,尽管秋分已过,易凋落萎顿的花草在这里是难寻的,沿途花坛里的花儿依然蓬勃争艳。紫薇花,叶子花,一簇簇,红的像火,秋风吹来,摇曳生姿,灼灼亮光在秋阳里闪烁。桂花有白色、黄色、红色三种,枝头缀满粉状的花朵,引来蜂飞蝶舞。白兰花迎着秋阳朵朵舒展。散发出来的各种花香在秋风中酝酿,氤氲于温和的阳光里,那独特的香气,刺激鼻孔,沁入心脾,格外地舒服。
  尧城就是一块宝地,临近寒露,却春光盎然。看不到秋天的痕迹。此处的秋天竟在入冬时节才显出些面貌,彰显些本色。
  走出尧城看秋天,还是到城外看看。离尧城新区不远的地方有一处自然景区。说是景区,其实就是县城第二招待所旧址。路不远,骑电瓶车,一杯茶的功夫就能到,然而,这里就能感受到秋色、秋韵。
  自然景区,是从东沿西连绵起伏的山峦,成弧状。若在南边高处眺望,连绵的山峦成了尧城的背景,一幅巨大的立体画卷,美不胜收,令人震撼。按地理先生说:城里建房,背靠青山,是块风水宝地。怪不得尧城发展得这么快,人称“小香港”呢。
  城里春色,城外秋浓。城里城外两重天,是地理现像?还是自然现象?或许是连绵起伏的山,日照的时间最长缘故吧。只是岁月嬗递,四季轮回得快些了吧。秋天里,最惬意的是到城外自然风景区一睹秋天的风采。
  风景区的山,是连绵不断的小山,名不经传,在地球上连个尘埃的印记都没有。既不险峻,又不巍峨,更没有神奇的传说,甚至连个正儿八经的名字都没有。然而,城里人喜欢来这里拥抱自然。一草、一树、一叶、一花一风景。沐浴山水的灵气,呼吸清新的空气。
  从城里梅城出发,向北,沿着宽阔的东流大道走,经过二中新校区,到达“丽山秀水”居民区,然后九十度转弯,向东,沿着一条新修的柏油路,很快到了城外地界。
  道路弯弯曲曲向山里延伸,曲径通幽。未到山边,路的两旁是人工林。主要是落叶松。树干有碗口粗细,高大挺直,枝干相互侧生,整个树冠成锥形。横看竖看,行对行,排队排,就像士兵列队等着领导检阅似的。
  很快到达山边,柏油路的尽头是山入口,山口是一个偌大的城门,钢筋水泥筑成,顶盖琉璃瓦,四角上翘,像展翅若飞的雄鹰。颜色灰暗,几处水泥脱落,露出红砖,砖缝里还生出藤蔓。两扇铁门锈迹斑斑地靠在两旁。
  跨门进来便是山,右边是一个湖,湖水深蓝,整个湖如同山涧嵌上的一颗蓝宝石,令人惊叹。鱼儿自由自在游动,一群混子鱼拍打着湖边水草。四周的树倒映在水里,湖水漾漾,湖面成了一幅绝美的动态水墨画。
  山上有水,山便有了灵性。
  再往前走,大片的针叶杉和香樟树一如往常的翠绿,相互在悠扬的秋风中轻歌曼舞,不肯放弃一片小叶,它们针圆相对的树冠不时随风摇颤。几棵不太高大的枫树悄悄的变了颜色,红得如同烈焰一样跃动于香樟的一侧。而银杏则以一身金黄,立在树丛中间,明亮而又安详,仿佛突然明了的心意,一派磊落庄重的模样。最惹人怜惜的是紫薇树,遒劲裸露的躯干上叶片全无,只剩经脉淋漓,疮疖突兀。这与城里的紫薇蓬勃旺盛的姿态大相径庭。
  记得夏日里,也来过一次,它紫红吉祥的细小花朵陪着整齐椭圆的叶片,端庄婉约,风情而内敛。其花与叶一律蓬散在树的末梢,与精瘦曲折的枝干对照,蕴藉得恍若一阕宋词。倒是樱桃树善解人意,虽碎叶掉光,但枝干圆润,自粗而细的亮在蓝爽的天空,舒展惬意极了。
  最抢眼的是高大的梧桐与挺拔的松树,还有生相潦草的刺槐。刺槐树叶细碎,最不耐秋。几趟秋风,就逼得它形状枯槁,绿意尽失,早蜷曲干脆的飘落在游园四处了。抒情的是梧桐及白杨的叶子,飘扬在风里,留恋,回味,几起几伏,带着深长的叹息,惜别的情怀,如身世沉浮的诗人;又像一曲荡气回肠的歌诀,以若徐若缓的尾音暂别,空留一腔惆怅。它们有的色泽金黄,有的黄中掺绿,还有四围枯黄而叶脉青翠,却统统以宽大的模样在一夜秋风中诀别,不与树干叮咛,不在枝头惜别,只将无限情意写在风里,或在某夜秋雨淋漓的场景里凄凄惨惨戚戚。当它们飘满脚下土地时,我便轻踏在落叶堆积的小径上,听窸窸窣窣的破碎声,感觉心头的秋渐渐浓重,此时看秋读秋,天地静寂,缄默而唯美。
  前面已是窄窄的山间小路,越往前走,山色越浓。草枯叶黄,五彩斑斓。山楂红了,八月炸熟了,毛栗子咧开了嘴。一边欣赏秋景,一边饱了口服,乐此不疲。
  往左边走,一片翁郁的青松林,尧城人叫它黑松。这些青松形状不尽相同,有的挺拔高耸,尽显阳刚;有的旁逸斜出,尽显沧桑。那树皮皲裂成片,层层叠叠,虚实相间,就像披上了一身青褐色的盔甲一般。那旁逸斜出的枝干,像是和人见面握手似的,大有黄山“迎客松”的风范。欣赏青松,骨子里透着一种自豪。不管风霜雨雪,它坚强不屈永不改色。
  “二招”旧址就隐没在这片茂密的青松林里,山风吹过,像幽灵一般,偶尔露出断壁残垣的一角。走进去,还能看见几栋危房。二、三层楼,这便是当年的招待所。门窗倒塌,屋顶瓦片脱落,屋内墙角边还生出枝条。招待所房子正对门是一块开阔地,但现在已长满了野草,深秋来临,竟还青绿一片,丝毫不见衰朽的模样。有些小花,在秋风里抖擞,惹人怜爱,一打听,原来是马烈草。还有几丛野菊,开得蓬盛恣意,却质朴隐逸,偎在红色的枫树旁,无声无息。
  这里的树木锦绣,环境幽静,是个天然氧吧。当年县里把“二招”建在这里是个不错的选择。
  “二招”始建于七十年代,当年的“二招”住满宾客,人气旺盛时这里将是怎样的景象?这么好的一处人间仙境,为何被抛弃?至今还未弄明白。
  当时安徽省作协有许多作家,看到有这么好的环境,深居“二招”,耕耘写作。听说著名作家陈登科的《破壁记》就是在这里完成。
  尧城的秋天不在城里,“二招”也不算最美,但它们都能恬静入画。是城里人秋天最好的去处。一到秋天,我总喜欢到这里来,爬爬山、摘摘野果,一睹秋韵,愉悦心情。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搬到浐灞半岛已经三年了。两河夹一岛,出小区南门右手浐河左手灞河,沿着河,向北,大概走两三里路,过了彩虹桥,就是半岛的收尾,两河交汇处。早晚晨昏,我常在浐河或灞河岸边走走,...

1.编织花 在窗台,迎接每天第一缕阳光。 永远笑着,用金黄的灿烂。风再大,吹不动几枚叶片的绿色。即使风雨如晦,也不眨眼地凝望天空,视线沿着太阳的方向。从太阳的角度来看,是这间居室...

一 凉风起,秋意渐浓,桂花应时而开。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弥漫着桂花的清冽幽香之气。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满树的桂花欣然怒放,似乎在一夜之间,其貌不扬的桂花树枝桠间冒出许多黄色的小“...

一 我有三个舅舅,他们都已经去世了,我很怀念他们,尤其想念二舅,二舅一直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对我特别的亲。 大舅比妈大,大几岁,我不知道,估计有三四岁吧,那时候是七十年代,家...

父亲15岁跨入铁路部门。在巡道工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3年。父亲也因此而修炼了轨道般的精神。顽强、坚韧、不屈不挠这些词用在父亲身上,也无法表达我对父亲的敬佩。 七十年代,父亲用一个月不...

万籁尚在沉寂,晨曦未曾闪亮,红彤彤的喜字就开始贴起。在乡村,由村口往村庄,从大街到胡同,由远而近向里延伸,迎头见喜,抬头见喜,一个个洋溢着中国红色彩的喜字静静等着新郎新娘一...

我所在小区的建筑都是小低层,人口密度自然不高,平日里都是各忙各的,见了面点个头即算是招呼,在这个环境里,彼此之间少了交流沟通,说各自关着门子朝天过也未尝不可。 我的邻居是北京...

鹅的世界很精彩,有很多不为我们熟知的故事。面对鹅的世界,我禁不住想到人类,相形之下,我觉得我们有时渺小,不如鹅。 一 小时候,我家养了很多鸡,很多鸭。我每天早晨都是在鸡的“喔喔...

一,戈壁之根 一颗流星,从浩瀚的远空冉冉划过,一地的落红,映暖了一地的秋沙,逆势而上的骆驼,在海市蜃楼的背景里,映衬着你昂昂挺立的骨骼。 戈壁浩瀚,大漠无垠,你站在大漠与戈壁交...

秋分是个节气,二十四节气中第十六个节气,此时太阳到达黄经180度。过去,中国是个农业社会,黄土地里刨食,“春得一犁雨,秋收万担粮”,靠天吃饭。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为了不违农时,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