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光透过落地帘,照在子涵清秀的脸颊上,今天是周末,我偷偷关掉了他的闹钟。像个贼一样备了简单的早点,看着偌大的房间,冷清的空间,熟睡的子涵,突然湿了眼眶。
  
  十年了,我将子涵丢弃在一个个孤寂的晨光夜暮里;十年了,子涵从一个拽着我衣角说:“妈妈我怕。”的幼儿成长为一个高中的少年。十年来,奔波在生计线上,总是丢给他一张冷漠的面孔,不敢对着他笑,怕一个笑容就狠不下心来把他‘丢弃’。
  
  子涵也是在这样的冷漠里学会了察言观色,学会了独立,更让我欣慰的是他那无师自通的自律。
  
  有时候,他会看着我的冷面孔特别谨慎的问我:“妈妈你怎么了?”但很多时侯他都会速速的吃完饭就回家,回到那个只有他一个人的家,渐渐的他的笑容越来越少。
  
  而每次当我回到家,看到他小小的身体蜷缩在沙发里,桌子上是等待签字的作业,一边是便签:“妈妈这个小笼包是给你留的,妈妈一定要吃哦!妈妈我给你烧了热水,泡泡脚再睡哦!妈妈明天是周未,写完作业我可不可以去找你?”
  
  时光就这样在子涵一张张便签中流逝,我的小子涵就这样懂事的让人心疼。子涵的童年与笑容就这样一点点被我遗弃在为生计奔波的时光里。
  
  
  
  那天回家已是凌晨一点多了,子涵还没有睡,听到开门声他关了灯,我知道肯定是学校测试了。马上要期中考试了,几乎每周测试,而每次达不到自己预期的成绩,他首先过不了自己的关。而这些年的孤军奋战,更是让他学会了独立承受,他不会把他的负面心绪告诉我,以他的话说就是他自己的事,自己会处理。而我知道,他对自己要求是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尽全力。
  
  
  
  第二天中午放学,看着他落莫的心绪,我想不出询问或是安慰的语汇。我们都端着碗,那一瞬间就湿了眼眶,子涵更是含着眼泪吃饭。“妈,你怎么了?”他的懂事总是让人倍感欣慰。“子涵,吃饭吧,我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我从来没有抱怨过你,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学习固然很重要,但也不是生活的全部,你这个样子妈妈的心很疼。”
  
  
  
  就在那一瞬间,这个大男孩崩溃了,泪水像是滑丝的水龙头:“妈,我尽力了,但这不是我努力过后想要的结果,真的很伤人。”我的心瞬间像要窒息,他那帅气的脸颊,竟在一夜之间憔悴了好多。
  
  
  
  “子涵,学习固然重要,但比起你的身心健康,妈妈更希望你能开心快乐的成长,别太苦了自己。”他迅速的擦了眼泪,只是点了点头,便牵强的吃饭,平时最爱吃的饭菜,此刻却让他有种如梗在喉的感觉。我的子涵他是这样的懂事,此刻这个大男孩的所做所为让我感觉半生的辛劳奔波,能拥有他真的很值。
  
  记得他小时候就是个爱思考的宝宝。那时候我搞大棚蔬菜,尤其是夏天,还有责任田,常常是忙得没时间做饭便以馍馍充饥,小小的他竟然说:“妈妈我长大了想当厨师。”简单明了的一句话我却愣住了:“为什么?厨师很苦的。”他不假思索:“那样妈妈就不用天天吃馍馍了,我会给妈妈做各种各样的饭菜。”样子可爱至极!我抱起他狠狠地亲着他的小脸蛋:“子涵男子汉,志在四方,但不能为了妈妈吃饭问题就决定了远大理想啊!”
  
  
  
  有一次我牙疼。在生活中再苦的活没怕过,可这牙疼持续了半年之久,几次下定决心想要拔了,可医生劝说,还年轻要保守治疗。那天直疼的叫人死去活来,我抱着头直接跪在地上,真是想死的心都有。子涵不哭不闹一直守护在我左右:“妈妈,你要好好吃饭,等我长大了一定去当医生,我要用放大镜研究这牙究竟为什么会疼,然后再去造一种药,让牙疼这种病直接消失。”我简直不能想象这样的远大理想竟出自于三岁的子涵之口。
  
  
  
  秋天的时候子涵该上幼儿园了。而开学的时候也是我最忙的时候,地里作物熟了;大棚里应季蔬菜需要及时栽培,好在他很乖,跟着我田间地头又是蚊子,又是大太阳,不哭也不闹。可我还是想把他送到将近两公里外的县城幼儿园。那里环境好,其实我还是有私心的,城里的幼儿园早上送,晚上才接回来,这样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干农活。
  
  
  
  提前一段时间我就给他灌输思想:“子涵,你去城里那个幼儿园好不好,地上没有一丁点儿土,好多好多你从来不曾见过的玩具,连妈妈也说不出它们的名字呢。”子涵歪着小脑袋瓜子:“可是妈妈,我要和你一起去。”我揉揉他的头:“那当然了。不过你要跟老师去上课的时候,妈妈就不能和你一起了,所有的妈妈都不能进去的。”他的眉头紧紧地缩成一条绳子,表情疑重:“可是妈妈要是走掉了怎么办?妈妈要是活太忙了忘了我怎么办?”说着便撇起小嘴巴带着哭腔。这就是我的小子涵,从小就对每件事都那么多凝问,很多时候会问到你无法回答。
  
  
  
  开学第一天当老师接过他的小手手的瞬间,我递给他一个保证的眼神,保证一定等他不会离开,他也愣是闭着小嘴巴,把泪憋了回去。
  
  
  
  十一国庆节的时候正是农忙季节,学校放假了,我并不期待这样的假期,因为要搬玉米了,子涵又要跟着我晒太阳,最讨厌的是秋天的蚊子,又大又毒。
  
  “又要和妈妈在一起了。”小子涵高兴的手舞足蹈。一个月的校园生活使子涵似乎陌生了这样的田间小道。到了田间他道先对土产生了抗拒,而后是大太阳,幸好我们带了伞。他就落莫地坐在农用车里。
  
  
  
  等我搬完一行,回来的时候,子涵满脸的眼泪和鼻涕,头上,脸上,只要暴露的地方都被蚊子咬了大大的包。看到我他委屈地大哭,爬到我的肩膀上:“妈妈你快送我去学校,地里一点都不好玩,还有东西咬我。”他一只小手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背,另一只不停地到处抓,好几处都抓破了皮,血迹斑斑,我心疼的把他抱得更紧,可是地里的活还得继续,好在子涵很是听话,哭了一阵就懂事的坐在车里等我。
  
  
  
  后来只要不上学的时候,我就会带他到地上,他也不再专注玩,而是时时跟在我后面瞄准那些小虫虫,以防他咬我,这样的时光也是我最幸福的时光。他还是会问我好多好多的问题:“妈妈为什么你非要种地?你为什么不能和我一起上学?为什么爸爸要去很远的地方去打工?牙为什么会疼?糖是什么做的?人为什么要吃饭?又为什么要饿呢?为啥这就叫做饭呢?”好多时候,好多答案其实我也不知道,但他不会轻易的放过我:“你为什么会不知道呢?你是妈妈呀。”我停下来抱抱他:“我是妈妈,但我没读过几天书,所以不知道那么多。所以要把子涵送到好的环境去读书,读好多好多的书,就啥都懂了,你再来教妈妈,妈妈也想知道为什么,好不好?”他抱着我的脖子又是好多为什么?为什么不读书?为什么没有书?书去了哪里?为什么没有钱?你的妈妈为什么没有钱?不知不觉中子涵就在这么多为什么中长大。
  
  
  
  如今和他站在一起我都不及他肩膀高。有一次吃饭,给他夹菜时他突然伤情地说:“妈妈,我发现你好小,哪儿都小,养我这么大你辛苦了,以后我养你,可至少还得七八年,我恨不得明天就能挣钱养你,真的。”这一刻同样拼博半生所有的辛酸都值了。
  
  
  
  今天是周末,子涵好好睡个懒觉,你永远是妈妈最美的光环
  
  (经网络搜索为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搬到浐灞半岛已经三年了。两河夹一岛,出小区南门右手浐河左手灞河,沿着河,向北,大概走两三里路,过了彩虹桥,就是半岛的收尾,两河交汇处。早晚晨昏,我常在浐河或灞河岸边走走,...

1.编织花 在窗台,迎接每天第一缕阳光。 永远笑着,用金黄的灿烂。风再大,吹不动几枚叶片的绿色。即使风雨如晦,也不眨眼地凝望天空,视线沿着太阳的方向。从太阳的角度来看,是这间居室...

一 凉风起,秋意渐浓,桂花应时而开。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弥漫着桂花的清冽幽香之气。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满树的桂花欣然怒放,似乎在一夜之间,其貌不扬的桂花树枝桠间冒出许多黄色的小“...

一 我有三个舅舅,他们都已经去世了,我很怀念他们,尤其想念二舅,二舅一直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对我特别的亲。 大舅比妈大,大几岁,我不知道,估计有三四岁吧,那时候是七十年代,家...

父亲15岁跨入铁路部门。在巡道工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3年。父亲也因此而修炼了轨道般的精神。顽强、坚韧、不屈不挠这些词用在父亲身上,也无法表达我对父亲的敬佩。 七十年代,父亲用一个月不...

万籁尚在沉寂,晨曦未曾闪亮,红彤彤的喜字就开始贴起。在乡村,由村口往村庄,从大街到胡同,由远而近向里延伸,迎头见喜,抬头见喜,一个个洋溢着中国红色彩的喜字静静等着新郎新娘一...

我所在小区的建筑都是小低层,人口密度自然不高,平日里都是各忙各的,见了面点个头即算是招呼,在这个环境里,彼此之间少了交流沟通,说各自关着门子朝天过也未尝不可。 我的邻居是北京...

鹅的世界很精彩,有很多不为我们熟知的故事。面对鹅的世界,我禁不住想到人类,相形之下,我觉得我们有时渺小,不如鹅。 一 小时候,我家养了很多鸡,很多鸭。我每天早晨都是在鸡的“喔喔...

一,戈壁之根 一颗流星,从浩瀚的远空冉冉划过,一地的落红,映暖了一地的秋沙,逆势而上的骆驼,在海市蜃楼的背景里,映衬着你昂昂挺立的骨骼。 戈壁浩瀚,大漠无垠,你站在大漠与戈壁交...

秋分是个节气,二十四节气中第十六个节气,此时太阳到达黄经180度。过去,中国是个农业社会,黄土地里刨食,“春得一犁雨,秋收万担粮”,靠天吃饭。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为了不违农时,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