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朱常棣老师
  余懋勋
  
  2022年9月18日,是一个难忘的日子。
  这一天是“九一八”事变爆发91周年。91年前的这一天,面对残暴的日本侵略者,英勇顽强的中国人民用自己的血肉身躯筑成中华民族不倒的长城!战争虽已远去,但历史不能忘记。勿忘国殇,吾辈自强!
  这一天又是成都人民战胜来势凶猛的8.25新冠肺炎本土疫情,取得阶段性胜利的日子。我们经过半个多月居家防疫、核酸检测,与新冠病毒艰苦作战,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开始逐渐恢复,繁华的居民市井生活重现烟火。人们奔走相告,喜形于色。
  然而对于我来说,这一天又有一个坏消息又接踵而至。下午15:19,一位大学同学在微信群里发来消息称:“朱常棣老师刚刚去世。”另一位同学转发“朱家6人”微信小群截图说:“走了”“13点13分”。紧接着,我又收到“巴蜀画派”微信平台于15:48正式发布的消息:“第一批巴蜀画派影响力代表人物、著名画家朱常棣今日逝世,享年84岁。”
  哀讯传来,一石激起千层浪,我的大学同学微信群里不平静了。大家纷纷发送缅怀的微信,追忆过去难忘的岁月:“弹指一挥间,已经四十年了,朱常棣老师的音容笑貌还历历在目,我为有这样一位优秀的老师,一位伟大的画家而骄傲。敬爱的朱常棣老师安息!”“年轻帅气的朱老师分明还在眼前……我们为曾经是您的学生而自豪,尊敬的朱老师一路走好!”……一位中学同学也在微信群里转发了朱老师逝世的哀讯,并对我说:“牛牛:你和朱老师关系好像不错,特发消息告诉你。”这位同学是朱常棣老师的忠实粉丝,是一位擅长国画并在艺术上小有成就的后起之秀。因为我知道朱老师不仅是一位优秀的设计师,也是一位著名的国画家,所以我经常在这位同学面前说起朱老师,赞叹朱老师的才华,希望她学习朱老师锲而不舍刻苦钻研的进取精神。
  朱老师是一位著名的画家,我也的的确确是他的学生,但我学的并不是绘画专业。我们是航天部职工大学82级无线电设备结构设计专业的学生。
  我们班24名同学当年都是国营719厂的在岗职工,参加电视大学入学考试上了线,又通过航天部教育司组织的政治和语文考试合格后,正式录取的学生。朱老师担任我们《画法几何及机械制图》课的面授老师,又是我们学习《机械零件课程设计》的指导老师。
  当时朱老师是国营719厂设计所的优秀工程师,有丰富的产品设计实际经验。朱老师又是航天部职工大学聘请的兼职教师。他讲课生动形象,我们易学易懂,学有所获。工程图样作为构思、设计与制造过程中工程信息的载体,准确地表达工程对象的形状、尺寸、材料和技术要求,是制造、检验、使用设备的主要依据。在生产与科研活动中,设计者与制造者通过图样进行科学技术交流。朱老师为我们精心备课,精彩讲授。我们通过学习,掌握了投影法基本理论,培养了绘制和阅读机械图样的能力,培养了空间思维能力,创新思维与创新设计能力,培养了实事求是、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工程师基本素质,为学习无线电设备结构设计专业课程打下了良好基础。我们不仅喜欢在课堂上跟朱老师互动,课下也愿意跟他交流。
  朱老师善于观察社会变化与发展趋势,思想具有前瞻性,能够适应社会的需要。我至今还记得他曾经给同学们说过,“你们这个专业,如果毕业后能够去从事装修设计,一定会有广阔的发展前景。”回首我们走过来的人生路,确实映证了朱老师那句话判断的正确性。可是,当时我们没能深刻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我们班上的同学大都到了设计所、工艺处、技术室、仪表处或科技情报室从事技术工作。
  在我的记忆中,朱老师非常酷爱书法与绘画艺术,在从事产品设计之余,他一直在挥毫泼墨,专攻书画。上世纪70年代末期,无线电装配车间在完成军工任务之余搞民用产品开发,朱老师主动走出设计所,下楼来协助车间职工设计民用台灯灯罩,只见他寥寥几笔,一幅漂亮的山水画就出现在灯罩上,既大方又美观,深受人们喜爱。他用漂亮的行书写了一首毛主席诗词《沁园春•雪》挂在车间办公室,美化了工作环境。后来,工厂军工任务减少,开始大批生产民用产品,朱老师还为国营719厂设计了一个商标,用抛物线代表无线电接受天线,等腰三角形代表无线电波发射空间,三角形内标注英文单词STEREO代表立体声音响设备。因为商标图形有点像一个碗,大家都幽默地称这个商标就是国营719厂的铁饭碗商标。很长一段时间,这个商标就成为一个军工厂生产民用产品的符号。
  我考入职工大学以后,担任了班长。有一个星期天,我们班上的同学要到新都去春游,我受同学们委托到宿舍区邀请朱老师参加这次活动。我到了朱老师家里,朱老师很客气地招呼我坐一会儿。朱老师的住房虽然不够宽敞,却收拾得井井有条。他的房间里有一面墙伫立着高高的书柜,从书柜的顶上垂挂着一幅幅山水画,非常漂亮好看。我当时感到非常吃惊,朱老师的国画画得那么好!
  毕业后,我到了技工学校教书。记得1987年暑假的一天,我在东大街五金交电门市部去买收音机零件,突然看到外面墙上贴了一张喜报,向市民广而告之,朱常棣被评为第一批巴蜀画派画家。“哇塞!我们的朱老师是画家!”于是,我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见到熟悉的人就说。
  光阴转瞬即逝,一晃我就到了退休年龄。我坚持多年业余写作并加入了作家协会。2018年我参加文联组织的活动,到巴中红色教育基地采风回来,又到成都浓园国际艺术村参观艺术家的工作室,我惊喜地发现朱常棣老师是入驻在此拥有一席之地的画家。我很想跟朱老师见面交流,可是当时朱老师不在,以后就一直没有见到过朱老师,至今我的心中都非常遗憾。
  朱老师逝世以后,“浓园文化”网络平台于当天下午5:15发出《著名艺术家朱常棣先生逝世的哀讯》表示悼念。我从浓园艺术博览园创始人杨丽那里了解到:朱老师非常乐于提携小辈,随时给予小辈鼓励、支持与关心,他待年轻的艺术从业者们为亲生子女般呵护其成长。朱老师是一位非常大气、从不计较、德艺双馨的艺术家,他从不吝啬于自己的作品为公益做出贡献并给予很大的支持,可以称之为艺术界当之无愧的楷模和榜样。在我的心目中,朱老师不仅在读大学时是一位学工科的优等生,在设计所工作时是一位优秀的工程师,在职工大学任课时是一位教工科的优秀教师,在艺术界还是一位著名的国画艺术家。我为我的人生路上能够遇见这样一位优秀的老师感到荣幸和自豪!
  朱老师逝世的哀讯传来,同学们以悲痛的心情互相转告,表示深切的哀悼。我们失去了一位敬佩的老师,人世间失去了一位伟大的艺术家。我们深深地感到遗憾。人生有常,人生也无常,人生路上难以话短长。朱老师永远离开了我们,离开了生他养他的土地,离开了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走完了他的84个春秋的生命历程。我们永远怀念他,学习他为了自己的理想执着追求永不放弃的精神。在我们的心中,朱老师就是一面高高飘扬的旗帜。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搬到浐灞半岛已经三年了。两河夹一岛,出小区南门右手浐河左手灞河,沿着河,向北,大概走两三里路,过了彩虹桥,就是半岛的收尾,两河交汇处。早晚晨昏,我常在浐河或灞河岸边走走,...

1.编织花 在窗台,迎接每天第一缕阳光。 永远笑着,用金黄的灿烂。风再大,吹不动几枚叶片的绿色。即使风雨如晦,也不眨眼地凝望天空,视线沿着太阳的方向。从太阳的角度来看,是这间居室...

一 凉风起,秋意渐浓,桂花应时而开。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弥漫着桂花的清冽幽香之气。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满树的桂花欣然怒放,似乎在一夜之间,其貌不扬的桂花树枝桠间冒出许多黄色的小“...

一 我有三个舅舅,他们都已经去世了,我很怀念他们,尤其想念二舅,二舅一直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对我特别的亲。 大舅比妈大,大几岁,我不知道,估计有三四岁吧,那时候是七十年代,家...

父亲15岁跨入铁路部门。在巡道工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3年。父亲也因此而修炼了轨道般的精神。顽强、坚韧、不屈不挠这些词用在父亲身上,也无法表达我对父亲的敬佩。 七十年代,父亲用一个月不...

万籁尚在沉寂,晨曦未曾闪亮,红彤彤的喜字就开始贴起。在乡村,由村口往村庄,从大街到胡同,由远而近向里延伸,迎头见喜,抬头见喜,一个个洋溢着中国红色彩的喜字静静等着新郎新娘一...

我所在小区的建筑都是小低层,人口密度自然不高,平日里都是各忙各的,见了面点个头即算是招呼,在这个环境里,彼此之间少了交流沟通,说各自关着门子朝天过也未尝不可。 我的邻居是北京...

鹅的世界很精彩,有很多不为我们熟知的故事。面对鹅的世界,我禁不住想到人类,相形之下,我觉得我们有时渺小,不如鹅。 一 小时候,我家养了很多鸡,很多鸭。我每天早晨都是在鸡的“喔喔...

一,戈壁之根 一颗流星,从浩瀚的远空冉冉划过,一地的落红,映暖了一地的秋沙,逆势而上的骆驼,在海市蜃楼的背景里,映衬着你昂昂挺立的骨骼。 戈壁浩瀚,大漠无垠,你站在大漠与戈壁交...

秋分是个节气,二十四节气中第十六个节气,此时太阳到达黄经180度。过去,中国是个农业社会,黄土地里刨食,“春得一犁雨,秋收万担粮”,靠天吃饭。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为了不违农时,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