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中秋节,本是一个团圆喜庆的的日子,可我高兴不起来。因为新冠疫情,我家六口分别“封”在了三个地方,一下子觉得家里冷清了。
  又到煮饭点,我打开冰箱左翻右寻,除了一根胡萝卜,再也翻不出其它的吃食了。家里可有四张嘴要吃啊,这让我这个女主人如何是好?我默默地关上冰箱,若有所失地倚在了窗台。放眼望去,平时热闹非凡的窗外此时像哑巴一样死气沉沉地紧闭着嘴,除了来去悠悠的几朵白云和几棵兀自摇曳的树之外,似乎就再也没有什么可看的了。这过分的寂静给我平添了几分忧愁,甚至带来了巨大的压抑与恐惧。我无助地收回目光,尽管心如猫抓,但也只能无奈地把自己摁在沙发上。
  “叮咚、叮咚……”在我万般无助、无奈之际,门囗传来清脆的门铃声。都封控十多天了,还会有谁来我家串门呢?我心里纳闷着凑近猫眼张望,嘴里问着:“谁啊?”“是我,湘莉。”我听出是我的对面邻居庆华的声音。我把门打开。庆华手上提着一小袋疏菜,说分些给我家。我激动得要命,这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啊!我连忙邀请她进来。
  “不了,我刚从楼下上来,身上还没消毒,就站在这里说吧。”说话间,庆华刻意往后退了几步,并伸手四下扯了扯脸上的口罩,按了按鼻夹。看得出,她见我没戴口罩,是在保护我。
  “我刚才在做核酸,听说七栋地下室有人在卖菜,我到看了,还真有,但不多,我抢购到了一些,分些给你。说话间,庆华把蔬菜往外掏,有茄子、辣椒和空心菜。这些平时亳不起眼的蔬菜,我今见到咋觉得那么鲜碧光亮呢!
  庆华继续说道:“不过我问了老板,他说他的家里还有一点,他马上去拿。湘莉,你赶快收拾一下,快下去买点,有好多人在排队,去晚了怕没有。”庆华催促着我。她的声音永远是那么温柔和亲切。在她离开时,还不忘交待一句记得戴口罩,菜买回来记得消毒。
  对了,前几天,我在楼下排队做核酸时,排在队伍中的庆华认出了我。她把我叫住,关心地问我家里还有菜不,并告诉我如果没有也不要慌,去她家拿。我微笑着点头,并没有作答。我心想,现在疫情期间,都封控半个多月了,谁家还有多余的菜?我去拿了,你家吃什么呢?她仿佛读懂了我的心思,连忙解释说,我们就两个人吃饭,吃不了多少的。我在业主群里看了你家的登记信息,你家封了四个人在家,那可是大户呀,有三个是长身体的孩子,可不能含糊!说此话时,庆华的眼里写满了叮嘱与担忧。
  听见庆华说看了我家的登记信息,我很是感动。其实,我搬到这里住的年份并不久,由于平时都在上班,见面的时间不多,大多数是在电梯里遇见,彼此点头微笑就分道扬鞭了,我没有想到庆华是个这么有心的人,在这次疫情来临之际,她居然关注了我家的信息。对了,因为疫情,每个人都带着口罩,遮得严严实实的,在那么多的人中能认出人来实属不易。也许,庆华是有意在人群中搜索着我,好与我对上话,看是否在需要的时候能帮一把。
  想到这些,我非常感动,真想与她拥抱一下。我也自责着自己平时对她的“冷漠”。
  庆华为了让我安心去她家拿菜,继续说着:我的老公朋友多,菜路子广,昨天就有朋友从东门递了一大包菜进来。她说“大”的时候,一只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做出“大”的样子。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是在有意强调,生怕我不去拿。
  说句实话,我家的冰箱确实就要清零了,心里确实有了恐慌,我以前择菜时,老的不要,虫叶不要,黄叶不要,菜叶上有黑点的也不要,可现在统统都要,哪怕掉一粒辣椒仔都恨不得捡起放进锅里。
  庆华的这一番话,无疑是冬日暖阳,驱散着我心中的恐慌。我连连点头说好嘞。
  不知是不是庆华看我没有去她家拿菜,她不放心,今天有了“菜路子”,第一时间给我送来菜,并带来“菜消息”。可见,她无时无刻不在记挂着我的一家人。现在非常时期,为人提供“菜路子”等于是提供生存通道啊。望着庆华离去的背影,我感激不尽。
  
  二
  “叮铃铃,叮铃铃”,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是住在我楼上的邻居秀兰打来的。
  “湘莉啊,现在家里怎么样了?还有吃得不?”听得出,电话那头的她在牵挂着我。
  我听了秀兰的问话,眼泪就要出来了,可我还是假装很轻松地说还行、还行,刚才庆华给我送了一些菜过来,我又抢购到了一些毛豆和一节莲藕。
  “湘莉,我知道,封了半个多月了,你家人口多,心里肯定慌。”
  秀兰的一句“心里肯定慌”一下子戳中了我的“痛点”,我的眼泪“唰地”就流了出来。我支支吾吾说不上话来。电话那头的秀兰继续说道。
  “湘莉,你千万不要慌,我打电话是要告诉你,我的一家被封在外面了,回不去了,我家里吃的喝的都用不上,你现听好了,我把我家藏钥匙的地方告诉你。”
  听到秀兰说把她家藏钥匙的地方告诉我,我心里很是感动,但也有说不出的不自在,总觉得知道了人家的“重要隐私”是不道德的。我连忙回答说不要、不要,这样不好。
  秀兰仿佛知道了我的心思,安慰道,没关系的,这个时候还跟我客气什么,真是的,你去开门。她生怕我找不到钥匙,反复交代藏钥匙的地方,连怎么开门都反复交代,让电话这头的我无法拒绝一颗火热的心。秀兰继续说道,“我家有米、有面、有油,你去我家冰箱和橱柜里翻翻,看有什么能吃的全部拿走,我估计你家口罩也没有了,我家进门处那个橱柜里几包口罩,你拿走。反正你在我家里到处翻翻,到处找找,把能吃的、能喝的,需要用的,全部拿走,千万不要不自在,知道不……”
  挂完秀兰的电话,我有一股暖流在心中涌动。
  
  三
  东篱采菊社团的文友自从得知我因疫情被封在家,纷纷发来微信表示慰问。
  我在微信群里抱怨说做核酸检测队伍排的太长,前不见头,后不见尾。“江南小溪”老师最有趣了,为了缓解我的低迷情绪,打趣地说,湘莉,你飞到上海来,我亲自为你捅嗓子。我说,那我变成苍蝇吧,飞出小区,飞到上海来。江南小溪老师发出一个敲打的图片说,要变,也要变成蝴蝶和蜜蜂啊!引来群里一阵哗然,我也跟着哈哈笑了。
  文友“房顶月亮”几乎每隔一天会发来慰问。她反复要我去打听快递公司是否营业了,她好为我寄些生活物质过来,听得出,我没菜吃,比她自己没菜吃还着急。她动情地说,湘莉,你知道吗?每当我炒菜时,就会想起你家没菜炒,我心里就很难过,恨不能开车给你送来。她还交代说,看得出你是斯文之人,万一小区有菜了,你就要“抢”啊,可千万别斯文了。“琳达如菊”老师也是这样交待我,妇人弱也,而为母则强,这个时侯,你为孩子“抢”菜,是光荣的。“红花草”老师反复让我保重,我“放肆”地说我无法保重,我的脸早已成菜色。是的,东篱采菊社团的文友会包容我的一切无理和玩笑,我在这里,可以肆无忌惮地诉说,肆无忌惮地抱怨。罗莲香老师什么也不说,给我发来一个大大的拥抱图片,我心里知道,此时无声胜有声,她在给我传达勇气与力量。社长怀才抱器老师最有心了,他再三叮嘱我不要出门,安心呆在家里,不要心慌,万一没吃的,就打求助电话,政府不会不管的。如果有物质了,尽量多采购土豆和萝卜,那些可放时间久,而且营养好。核酸检测时尽量避开高峰期,看没有多少人排队时再下去。最后,他为我发来了权威专家对新冠病毒的知识问答。别看那简单的“一问一答”,那简直是智慧锦囊,使我能够正确认识新冠病毒,做到科学防护。那是定海神针,是一缕别样的温暖阳光,让我不再迷茫与恐慌。
  我心里默默地说着,生命里有这样的相遇,多好!
  
  四
  夜幕降临了,这个中秋注定是一个不平凡之夜,虽然外面依然寂静如死灰,虽然我的餐桌没有丰盛的鱼虾,但我心里暖洋洋的,我觉得有爱包围着我,我的生活从里到外有着融融暖意,形成了一幅动人的画,时时刻刻挂在我眼前,悬在我心中,让我不再孤独与害怕,让我情感和思想有了激昂。
  最后,我想唱《暖爱》,再次安慰我的心——
  人生不易,有悲伤有阴霾,可因为有爱在,便有春暖花开。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搬到浐灞半岛已经三年了。两河夹一岛,出小区南门右手浐河左手灞河,沿着河,向北,大概走两三里路,过了彩虹桥,就是半岛的收尾,两河交汇处。早晚晨昏,我常在浐河或灞河岸边走走,...

1.编织花 在窗台,迎接每天第一缕阳光。 永远笑着,用金黄的灿烂。风再大,吹不动几枚叶片的绿色。即使风雨如晦,也不眨眼地凝望天空,视线沿着太阳的方向。从太阳的角度来看,是这间居室...

一 凉风起,秋意渐浓,桂花应时而开。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弥漫着桂花的清冽幽香之气。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满树的桂花欣然怒放,似乎在一夜之间,其貌不扬的桂花树枝桠间冒出许多黄色的小“...

一 我有三个舅舅,他们都已经去世了,我很怀念他们,尤其想念二舅,二舅一直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对我特别的亲。 大舅比妈大,大几岁,我不知道,估计有三四岁吧,那时候是七十年代,家...

父亲15岁跨入铁路部门。在巡道工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3年。父亲也因此而修炼了轨道般的精神。顽强、坚韧、不屈不挠这些词用在父亲身上,也无法表达我对父亲的敬佩。 七十年代,父亲用一个月不...

万籁尚在沉寂,晨曦未曾闪亮,红彤彤的喜字就开始贴起。在乡村,由村口往村庄,从大街到胡同,由远而近向里延伸,迎头见喜,抬头见喜,一个个洋溢着中国红色彩的喜字静静等着新郎新娘一...

我所在小区的建筑都是小低层,人口密度自然不高,平日里都是各忙各的,见了面点个头即算是招呼,在这个环境里,彼此之间少了交流沟通,说各自关着门子朝天过也未尝不可。 我的邻居是北京...

鹅的世界很精彩,有很多不为我们熟知的故事。面对鹅的世界,我禁不住想到人类,相形之下,我觉得我们有时渺小,不如鹅。 一 小时候,我家养了很多鸡,很多鸭。我每天早晨都是在鸡的“喔喔...

一,戈壁之根 一颗流星,从浩瀚的远空冉冉划过,一地的落红,映暖了一地的秋沙,逆势而上的骆驼,在海市蜃楼的背景里,映衬着你昂昂挺立的骨骼。 戈壁浩瀚,大漠无垠,你站在大漠与戈壁交...

秋分是个节气,二十四节气中第十六个节气,此时太阳到达黄经180度。过去,中国是个农业社会,黄土地里刨食,“春得一犁雨,秋收万担粮”,靠天吃饭。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为了不违农时,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