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已晚上九点多,工作总是忙忙碌碌的。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彰显出来生命的活力。好像自己不忙碌,地球就要停摆。我只是无趣无味地发出这样低沉的黑色幽默,其实我还远未到能担此大任的程度。世界上芸芸众生,不差我一个。我虽无才,但也不是一无是处。人世间也是因为有了像我这样一个个不显山不露水的泛泛之辈,才让世间多了一份活力,多了一份前进的动力。正如我今天在路旁见到一片其貌不扬的喇叭花。
  我玩味十足地想,能与喇叭花的质朴相较,也是一件幸事。
  喇叭花也叫牵牛花。是我在做核酸回来的路上偶然见到的。以前我做核酸无数次,行走于这段路无数次,为什么竟没有发现它呢?或许是因为在公司“担当大任于斯人也!”的缘故而走得匆忙,也或许是因为走在路上视线狭窄,只看眼前而无暇顾及看不到的地方。反正终是与它邂逅,这就是缤纷的缘分。
  我对喇叭花情有独钟。在很小的时候,跟着妈妈去亲戚家里做客,看到他家院子里有一爿方地,里面种着叶菜,非常茂盛。那菜园用毛竹编织的篱笆围起来。就在那篱笆上很随意地攀爬着十几根很细的藤蔓,上面长满了绿色心形的叶子。叶子不大,脉络清晰,小巧玲珑。间或在叶罅间伸展出来漂亮的花朵。它形如喇叭,花片深蓝,蓝得让人心醉;花蕊嫩白,煞是好看。它们或隐或现,蕴藏着诱人的魅力,大有众星托月之势。问之,曰:喇叭花。我想,它也因势象形,顾名思义了。从此喇叭花在我心中就扎下了根。可惜那时候它才是花儿盛开时期,种子还没有成熟。因距亲戚家较远,很长时间都没有再去,种喇叭花就成了一种夙愿。
  上小学的时候,有一个要好的同学给了我两粒黑色的种子,告诉我是喇叭花。我不自觉一阵狂喜,回到家里刚好看到院子里摆放着一个崭新的搪瓷罐子,它的做工非常精致,造型也很好看。不知道爸爸从哪个地方买回来,或是哪个朋友馈赠的。我以为它便是花盆了。适逢那会儿爸爸妈妈都不在家。既然是花盆,栽什么都是栽,何不拿来种上喇叭花。
  爸爸回来懵了。他刚刚带回家,里面就填满了土,以为是我淘气所为,于是把土倾倒得干干净净。原来这个东西是便皿。于是我不得不从土里面寻找到那两粒种子,然后另寻一个破旧的盆子再次种植下去。
  曾经期盼喇叭花盛开的样子,多少次寻找到梦里头。好不容易得来的种子,自然是精心呵护。我每天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舀一大瓢的水浇下去,每天都盼望着在我心中足以震撼到石破惊天的两颗嫩芽。从种上那一刻起,看着那湿润的土壤,我就非常好奇地猜想着喇叭花萌生的嫩芽刚刚露出土来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样子。像针尖,还是像两个小手掌?也可能什么都不像。愈是没有动静,愈能激发出我因好奇而产生的美感。
  
  二
  一个星期过去了,两个星期过去了,依然没有奇迹出现。我想,那一定是我工夫不够。于是我把浇水之事从一天一次增加到一天两次。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我看到有一枚幼小的芽儿破土了。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原来它的嫩芽形状像没有把手的小剪刀。在我清晨起来,习惯性地端着一瓢水正欲浇灌,发现令人怜爱的小东西出现在眼前时,那种惊喜可以用“横空出世”来形容。虽然只有一棵,那种喜悦之情依然是用言语无法描述的。
  一棵!一直就是一棵,另一颗种子沉沙折戟。
  嗨!一棵就一棵吧!只要生活有花,心中就繁花锦簇。一棵就是无数棵。正如刹那就是永恒一样。毋容置疑,有了它的陪伴,整个春天,整个夏季我的心情就像无数朵喇叭花绽放一样灿烂。
  一棵!足够我忙碌成辛勤的园丁。我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观察它又有了哪些变化,因长势评估要不要施肥。仔细观察它对阳光的需求,然后挪动到不同的位置。许多天下来,我简直成了一个花卉专家。
  有一天,妈妈看到了我的“杰作”,用狐疑的目光审察好久说,怎么不像呢!
  这还有假!我自己种下去的种子,我自己心里最清楚。我用充足的自信说服自己,不管妈妈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反正我不会有半点怀疑,料理它依然继续努力着。
  终于有一天我放弃管理,原来很是不幸,被妈妈言中,它的确不是喇叭花,而是一棵野生的藤蔓植物,我们这里叫它野地瓜。不知道它在生物学上叫什么名字。这东西是根生物种,生命力极强。有一点点根系,它就能生长出来。可能是在我取土时带过来的。它也是和喇叭花一样长着很长很长的蔓,里面有很多白色的粘液。开白色细碎的花,味道极臭。果实两端呈锥形,像浓缩型地瓜,里面长满密密麻麻棉絮状的东西,种子分布其间。不曾想我精心料理了数月,它竟然是一株连羊儿们都爱答不理的东西,真是枉费我的一片心机。真正喇叭花种子早已因土壤水分太大霉变为土。
  最大的失落感就是即将实现的梦想终究抵不过一场虚幻。
  后来,我终于实现梦想,从另一个渠道得到更多的喇叭花种子。吃一堑长一智。这一次我意识到植物在的生长环节里,水分的需求也需要一个度。它就像种庄稼一样,亦早,亦晚;喜勤,喜懒。因环境而变化。于是,我将它种在院子里的一片空地上,适当管理。它发了芽,扎了根,长出藤蔓,开出花朵。在心心念念的日子里,我真正意义上种出了数棵喇叭花。我还用树杈为它搭了一个木架,让它爬得满架子都是,点缀了整个夏天。
  
  三
  早上刚起床,就听到一只呆立在厂房顶部的鹧鸪鸟“咕咕咕”地叫。它的叫声很独特,每从喉咙里发出三个单独的音节便停顿一下,声音抑扬顿挫。它左顾右盼,好像是在呼朋引伴。但它的叫声怎么听都像是:做核酸!做核酸!我听了感觉既生气又好笑,疫情之事刚刚一片大好形式,这个小东西又在散播紧张空气。我正这样想着,就收到品管科下发的紧急文件:今天早晨整个市、区、县全员核酸,各公司机关逐次下发,力求自然人勿漏为要。
  我们公司的品管科多项并举,除研发新产品和生产环节质量管控之外,还是收发社会信息的前哨。任何最新鲜出炉的新生事物都要先从那里过滤,然后再释放出来。
  得到这个消息,我不敢怠慢,赶紧把这个信息下发了,并要求逐次下传。
  做核酸的地方离公司不太远,步行即可到达。路上的行人熙熙攘攘,在车流量很大的204国道上行走总让人有点惶惶然的样子。沿途的风景很美,路两旁的杉树均匀地罗列着,枝繁叶茂,高耸入云。紧靠着国道西侧的是一条通榆大河。河水清澈,波光粼粼。大大小小的货船行色匆匆地穿梭其中。它们最后只留下一抹抹暗影,与路面上的车流相映成趣,好像成了谁都输不起的一场终极决赛。河的两岸长着各种各样的水草,微风吹来,绿波茵茵,竞显生命的活力。河面一隅,被圈起来养殖的无数只鸭子在水里自由而散漫地游动着,更增添了几分画卷之感。处处尽显人间烟火味。此时的通榆河更像通榆河,河水缓缓西北而去。它的这种不遵循大自然规则的人文景观绝非偶然现象,经年累月都是这个样子。不是说一江春水向东流吗?不是说百川到东海吗?既然整个陆地的构造如此,为什么这种奇特的现状总是违背理论?或许这就是矛与盾并存的道理。有些事情存在就是合理。这正如匆匆忙忙的人们。他们戴着口罩,与熟人打招呼也是用手势的“口罩外交”,适可而止。但他们有好几个一起并行的人嘴里可没闲着,不停地嘟囔着:“核酸!核酸!一味地核酸!工作停了也要做核酸。这啥时候是个头?”
  听话听音,他们一定是窝着满肚子的怨气。但有一个事实是肯定的,那就是不知道哪个地方又出现了新冠疫情。防疫部门再次拉响警钟,将防疫事宜戒备到应有的预案状态,不然这件事情已经平息了很长一段时间,怎么会好不殃地又祭出这么一条能牵动人的每一根敏感的神经,像遇到五步蛇一样令人惊骇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然后人们又不得不响应号召放下手头上的活去“核酸”一下。
  核酸检测点有一个外门,有人值岗,专门负责秩序。这人与我很熟。我抬手与他打招呼。他也毫不松怠地回礼。再进去有两位美女坐于桌旁,她们负责测体温。
  我是外市人口,因检测次数多了,她们就认识了我,好心地提醒我戴上口罩。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莽撞,来之匆忙,将口罩之事丢到了脑后。她们很慷慨,连忙从抽屉里面取出来一幅崭新的递交与我。这要感谢她们为像我这样一类鲁钝程度可以与十来斤猪脑子一决高下的家伙关照得无微不至。
  这个地方是一个行政村里四周被房屋包围的小广场,也是除放数字电影之外的货物集散之地。广场面积还算挺大,检测点有好几处通道。而且采集信息与核酸检测同步进行。他们各负其责,工作井然有序。适逢有一个窗口,孩子年龄较小,不配合,工作人员像妈妈一样哄着,宠着,直到耐心地做完。真该为她们的敬业精神点一个大大的赞。
  尽管来者络绎不绝,进了里面就分散了。每一处都显得不那么拥挤。故而做核酸的人们去也轻松,来也轻松。
  
  四
  回来的路上,我突然感觉置身物外,没有枷锁一样繁忙的事情束缚在身上真好,仿佛天空也因而明净了许多。走在当下,生活在当下,自然珍惜也在当下。灵感的闸门一旦打开,便如滔滔江水,汹涌澎湃。仰望一只云雀掠过树梢,徒留一抹瞬间的剪影。遥望渺茫之处慢慢悠悠辗转流动的云朵,想那:世人慌慌张张,只为碎银几两。想那: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因眼前的苟且湮灭了太多遥不可及的奢望。于是我想,应该放纵一下自己,放飞梦想,好好享受大自然赋予人类美好的馈赠品,譬如这碧如翡翠一望无垠的田园,譬如天际一线烟霞冉冉,它们都是美的信使,无时无刻不在。即使眼前是一片空白,只要心情畅阔,还能臆想天体混沌之初奇妙的浑雄。可惜我不是忙碌于奔波,就是奔波于忙碌,而忽略了这无处不在的“良辰美景”。这些美的享受就如同让人梦萦魂牵的动听音乐一样,没有它生活就枯燥乏味。更可悲的是,连这应存的感觉也尽数甩在奔跑的身影之后。
  谁家枇杷树的叶子在向我招手,谁家门前的美人蕉在向我秋波含笑。我展开臂膀,以豪迈纵情的心态将这些美景尽收眼底。也就在走出村落不多远的路旁发现了这一大片喇叭花。
  现在的人都生活在最实际的边缘线上,或许有太多的人都无暇顾及于它们弱小的身姿,更别提欣赏它们的美。但它们依然用自己默默无闻的姿态无怨无悔地将这一段时空扮妆得如此秀丽。
  它们有的单独存在,有的连片起伏,尤其是落在地面上的树杈,被缠绕成了绿色的疙瘩。间或有蓝色的花儿从稠密的叶缝中伸展出来,一朵、两朵,看似稀稀落落,仅一隅之地却怎么都数不清,看得眼花缭乱,让人油然而生无限怜爱。这种景观连绵着,一直延续十几米。
  诚然,它们已不止是一年扎根在这里,已经有许多年。每年都有种子落下,每年都有破土萌芽,茁壮成长,蔓叶开花,所以才发展到面积如此巨大。
  许多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它该有多么顽强的定力来迎接无人呵护的风吹雨打。寒来暑往,数不清的凡尘往事都作了土,而喇叭花还是喇叭花,它的姿态愈发妖娆。它用最美好的面貌迎接未知的来生,又用美好的面貌镶嵌每一个殷实的年轮,无愧韶华,无愧苍生。这让我联想到古诗中所描述的苔: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喇叭花比起苔花,要大上许多,也靓丽许多,但它们都有着殊途同归的命运,自生自灭着。可是,它们都没有自暴自弃而泯灭于生物界的历史长河里。都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把生命中的美涓滴无存地展现出来。这是一种大无畏的精神,也是一种力争上游和永恒的力量。
  写到这儿,我桎梏的大脑破茧成蝶。很多难解之谜此时豁然开朗。其实,喇叭花朴实无华,它从未向人们索取过什么,更没有什么奢求,却把最美的一面默默无闻地奉献出来。许多物语都有恰当的对应,我等籍籍之辈又怎敢与之比拟!喇叭花的前世今生不更像是那些将生死置之度外,抗击疫情于一线白衣天使的真实写照吗?
  遥想当年武汉新冠疫情大爆发,它像洪水猛兽肆虐,几乎一夜之间整个城市都处在白色恐怖之中。疫情就是命令。它的狂虐就像吹响了集结号,全国各地的白衣天使们火速奔赴前线。那一段历史是天昏地暗的,也是令人振奋的。它凝聚了我们五十六个民族共同的力量,也发出了我们共同的心声。它是催人泪下的一部悲壮的大型史诗。诗韵、诗魂、诗情画意都揉进了那一段沧浪的岁月。那些白衣天使们日夜兼程,舟车劳顿之苦全然不顾,一进武汉就投入到残酷的斗争中去,这是何等大公无私的精神。在家里,他们都有担当,为人之父,为人之母;为人之夫,为人之妻,但是到了这儿,就一个称呼:抗疫前线的战士。一方有难八方驰援。他们用可歌可涕的壮举来践行人生的嵩高价值,谱写祖国这个大家庭的瑰丽诗篇。
  更有说服力的要数江苏这个出了名的苏大强。每个市每个区都各自按计划组织了医疗队,他们选择最快捷的交通工具就近登机,火速驰援。故而网上出现许许多多的幽默桥段,还派生出一个新的名词:散装江苏。但这些桥段却都是一种褒扬,那些白衣天使们也都是满腔热血,心供一处,解救同胞们于人间炼狱之中。也是那一次让江苏这块膏腴之地有了个性,有了无坚不摧的硬脾气。
  疫情像一眼望不到边的野草,野火亦烧之不尽。按下去一波,再起一波。但那些白衣天使们从来不向病魔低头,时刻准备着与它作顽强的斗争。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完整的雪花。疫情面前谁都别想独善其身。再反观哪些海外的抗疫情况,我们无偿传授给他们,这些可爱的白衣天使们经年累月才总结出来教科书般的抗疫经验。他们只需要背书式抄袭即可。竟也学不会。再或者无心去学,懒得去学,毕竟抗疫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有的国家开卷空白,直接缴械投降,举国上下进行平躺。有的国家政要大佬们为了规避政治风险或政治避难,不是忙于甩锅,就是故意挑起国际争端,来转移民众的注意力。真是现实版的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疫情走了,疫情又来了。我们普通民众的心不停地张驰着,而那些奋斗在一线的白衣天使们却用一颗平常的心坦然待之。因为紧绷着神经对她们来说就是寻常之事。在她们心里,病魔从未走远。她们的职责不是在抗击疫情,就是准备抗击疫情。她们无怨无悔,用无私的爱奉献给社会,奉献给我们每一个人。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去配合,还滋生出那么多的怨言呢?
  遥望夜幕下远方的路,车轮滚滚,灯光如昼。偶遇便是禅机,实则幸甚至哉!时间虽过去好久,我的心里依然念叨着那一片默不作声,竞相绽放的喇叭花。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次次的努力,跌倒,爬起,心有阳光便无畏风寒!曙光来临前,我用沉寂的心态和略显平庸的眼神凝望,我那故去的亲人,努力拼搏过的村庄,解决了生存问题的土地,那座被我遗弃在家乡的老...

如果这一生我只读一本书,那这本书一定是《生命沉思录》,许多大家都对这书给以特别高的评价。 《生命沉思录》一共有三本,每本都不同,每本都对生命进行着沉思,每一本书都有着浓郁的墨...

最近被陆羽《茶经》中的美学思想深深吸引,洋洋七千字的鸿篇巨著,除了科学严谨的专业性,博大精深的文学性外,我更向往陆羽对生活的那一份独特审美与悠然诗意。 住在文学泉道几十年,却...

忽闻岭上秋风劲,瓜果梨桃醉满坡,人间最美是秋锦,菊桂飘香花似雪。 中秋的清晨,朝露轻轻地点缀在秋花、草坪上,露珠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不禁使人顿觉舒畅清爽,心旷神怡。 那镶着银边...

一 昨夜下了雨,晨起,有人说:沟满壕平。立时,心里一阵翻腾着,回忆扯着思绪,非让你思呀念呀,回忆不可呢。脑海里涌现出儿时在家里时,村庄四周的壕沟来。那就是下雨后,冲出来的一个...

“云想衣裳花想容”,女人天生爱美爱衣,女人天生对衣的嗜好使世界色彩缤纷。衣让女人美,女人也因衣俏丽,添活力韧性。对许多女人来说,女人最美的衣衫永远是下一件。对我而言,最美的...

一 那只蛐蛐没经过我们同意就跳到我们家里来了。 那时候电视的声音很大。我问老张明天几点做核酸,他说群里没说。他一直盯着群消息。疫情来了,小区群成了最及时的信息发布中心和最有用的...

一. 华夏中国具有七千余年的农耕文明,培育谷粟稻菽解决了温饱,养活了芸芸众生,在这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牛可是人类最忠实的伙伴与朋友。中国先民很早就开始驯养牛、马等牲畜,进行耕田...

早上五点半起床,洗漱完毕,我去厨房打了稀饭,配上芥菜丝,拿了一个煮鸡蛋,一个热馒头。马工母亲笑望着我说:“你恁廋,多吃一个馒头,吃得太少了!” 我笑说:“够了,我也不干活,少...

一 中国的古典诗词,有一大半是吟咏离绪别情的。而经典的离别场景大都发生在秋天,秋叶则是点缀其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比如:“荒戍落黄叶,浩然离古关。” “秋别冬临叶儿黄,一夜狂风呼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