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处普普通通的院落,坐北朝南两所平房把长长的庭院分隔成前后三个院子。屋子不大,东西两室加中间厅房总计不足11米,后层房是小叔子婚前翻建过的,几年前他们已搬到了城里。如今小院里只有老爸、老妈两个人居住在前院。这房子始建于上世纪六十年代,躲过了唐山大地震的浩劫,历经了几十年的风雨洗礼,也见证了小院内几代人的成长历程。别看它有些古朴、老旧,却充满了我们一家人无限的幸福、欢乐!
  
  一
  院子里花是最抢眼的,养花是老爸的最爱。有人说没女儿的人就喜欢花,这句话在他这里确实得到了验证。老爸每次外出看到新品种的花都会毫不犹豫地买回来。如此,院子里各种各样的花数不胜数,地上栽的、盆中养的,有名贵的,也有普通的。种菜、养花成了老爸退休以后生活的全部。他养的花每个品种少则一两盆,多则三五盆。好多废弃品在他那里都会成为养花的容器,大到涂料、调和油桶,小到黄豆酱罐、洗涤灵瓶,就连桶面、雪糕壳也都能成为他养花的圣地。别看“花盆”其貌不扬,却丝毫不影响他养花的质量。三角梅、茶叶花、绣球、君子兰、荷花令箭、桑叶牡丹、富贵花……一盆盆在他的护理下无不欣欣向荣、生机盎然。
  鲁迅先生笔下有个“百草园”,我家的小院则是名副其实的百花园。每当大地回春之后,老爸便开始忙碌起来,该栽的栽,该种的种,该分棵的,该修剪的,该扦插的……看吧,墙根下、甬道边、畦埂旁到处都是他栽种的领地,即使是厕所旁的角落里也不放过。
  到了四五月份,各种花开始次第开放。首先闪亮登场的是西南墙根的牡丹花,真不愧是百花之王,雍容典雅、国色天香,深粉色的花瓣于绿叶的衬托下俞显得孤芳自赏、高贵不凡。“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也只有这样的名花才配与美女相提并论。
  牡丹开过芍药也不示弱,大有你方开罢我登场之意。“浩态狂香昔未逢,红灯烁烁绿盘龙”,花瓣紧簇,重重叠叠,风情万种,完全可以和牡丹并驾齐驱。要说花期最长的当数月季花,一枝才谢一枝殷,默默地静开在墙边,无声地点缀着小院。鹅黄色小巧玲珑的金银花密密麻麻把虬枝蔓腕覆盖得严严实实,真的是“千朵万朵压枝低”。
  每年的七八月份是小院里的花开得最旺盛的季节,倘若你走进小院,穿过头顶翠绿的、密可遮日的丝瓜架,一定会被这满园花色所吸引。院子右侧一路五颜六色的花会愉悦地亲吻着你的脚面,和主人一样热情地欢迎您。月台上、甬路边到处都是花的世界。红的、白的、黄的、紫的、粉的……一朵朵,一簇簇,一串串,五彩缤纷。那么多种的花你追我赶,竞相开放,一朵比一朵开得奔放,一朵比一朵开得灿烂!此时你一定会情不自禁地掏出手机,轻触拍照键,或录下视频记录下这姹紫嫣红的美好画面,分享给你们的朋友。
  
  二
  小院不光花多,菜也不少。春节前后,老爸就开始先后把西红柿、茄子、辣椒等种子种在装有土壤的泡沫箱子里进行育苗,上面蒙上塑料,白天放到炕上,这些种子在湿润的泥土中,吸收着温暖的阳光开始发芽、长大。等外边天气暖和些,幼苗也长到一定程度了,就开始移到室外,这时室外温度还较低,仍需罩上薄膜,里面用竹杆撑起来,这样就给秧苗做成了一个小小的暖棚。再大一点,气温也升高了就可以按一定距离栽到菜畦里了。这些秧苗完全可以到集市上买现成的,老爸却总是自己育苗,除了自给自足外还会分给左邻右舍。
  黄瓜、豆角之类常吃的菜,老爸会把播种时间前后错开,种上两茬,前一茬刚吃完,后一茬又开始了,这样就免得断档儿。好多事物都在不断更新改善,我家小院里的菜也“与时俱进”悄悄起着变化。院子里除保持栽种着常吃的那几种菜外,还增加了娃娃菜、洋葱、西兰花等……这些以前都是要到市场买的菜,如今也能出现在我们自家的小院里了。
  在种菜上老妈大多时候是指挥官,老爸自然是任劳任怨的执行者了。哪个该浇水了,哪个该施肥了,哪个该搭架了……一个动嘴,一个动腿,“互动”得还蛮默契的。
  春种夏长,有付出自然有收获。经过老爸的辛苦劳动,小院儿的菜一天一个样儿,打着挺儿猛长。到啥时候就能吃上啥菜。翠绿的小葱,嫩黄的生菜,饱满的大蒜,越割越壮的韭菜……不必说修长的豆角,也不必说顶花带刺的黄瓜,更不必说那紫亮泛光的茄子,单是畦埂边信手拈来的自生自长的野菜蒲公英、车前草、马齿苋就足以是饭桌上的美味佳肴了。有机、无污染纯天然绿色,这绝对是小院菜系的独有特色。
  小院收获了,老妈也开始忙碌了。她每天早早起床,前院、后院、大门外都要转上一圈。活动一下筋骨。顺便“巡查”一下各种蔬菜的长势情况。采摘的工作一般还是由她亲力亲为的。菜多了,老两口吃不过来,我们若没时间过去,她就会给我们打电话:“黄瓜再不吃就老了,有空过来拿吧。”
  “要下雨了,我把熟的西红柿都摘了不好放,拿你们家点儿吧。”
  “豆角我摘好放冰箱里了,下班从这儿过,拿点儿去吧。”
  每每这时我们都会“奉命”回家,这种菜拿点儿,那种菜再拿点儿,大包、小袋的来个满载而归。这些蔬菜除了供我们哥仨外,邻居们没有时老妈也会慷慨相送的。记得那一年种了一棵佛手瓜,是别人家还很少种的新鲜品种,而且产量颇丰,老妈便东家一个,西家两个送开了,就连隔着条沟的对面街坊也送到了,真是一颗瓜秧吃了两条街。
  小院里除了这些花、菜,老爸还在大门外栽了核桃树,在有限的空间种上玉米、花生、栽上红薯……量虽少,但品种齐全。院里的角落里还栽有石榴、猕猴桃、枸杞等,把个小院栽种得严严实实,不留一点儿空地儿。院子东南角还常年圈养着鸡、鸭。自家的鸡蛋,蛋黄黄灿灿的,比外面买的要有营养还吃着放心。鸭蛋则是老妈腌制成咸的,然后煮熟了,自己留一部分,再分成三份通知我们各自拿回家。
  
  三
  说起我们这个家庭,两个字“和睦”。二老膝下就我爱人他们哥仨个,我们每家两个孩子,共两男四女。老爸老妈对我们三个儿媳一向视如己出,我们也把他们视为亲生。二十几年来我们春节都是在一起过。平日里我们婆媳间,妯娌间都是互相尊重互相谦让,从没闹过别扭,破过脸。我们有事没事走马灯似的总愿意往老院跑。尤其在孩子小的时侯,每天就像上班似的,收拾完家就带上孩子来老院,中午再回去做饭,下午再来。
  等孩子该上学了,我们也要出去工作了。二老自然担当起了后勤保障工作。孩子们中午放学能回到爷爷奶奶家吃上热乎、可口的饭菜。有什么大事小情儿的我们也都愿意和他们诉说,二老都会耐心倾听,有时会给我们做出相应的指导和评断。
  如今六个孩子都长大了,大嫂家的侄女几年前就参加了工作,而且就在上个月已经喜结良缘了。还有四个孩子分别在外地读大学,最小的今年也该上中学了。我们也都忙着各自的工作,小院不如以前热闹了。但我们会常买些老人爱吃的副食品来小院看看,今天你来了,明天她来了,几天不来就觉得很不习惯似的。二老年纪大了,只有常回家看看才是我们做晚辈的最该做的事。每次走时,老妈都会跟在你身后,走过长长的小院,送你到大门外,望着你离开,直到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在农村的“两级”委员会干部成员中,调解员这个职务实在普通的不算什么,既不是官,又没有权,动不动还得罪人,尽干些吃力不讨好的事,但这个工作又必不可少,非常重要,所有的民事纠...

秋色斑驳,时光微凉。清风萧然,落叶愈加匆忙。寂寞小城,远离夏日的繁华与绚烂,一切变得柔和而冷清起来。 秋风吹乱了心绪,眼前的景色变得熟悉而又陌生。当你感到孤独的时候,内心空虚...

一 在我家乡的土崖、沟畔边,到处都可以看到一种耐旱的植物。它的枝叶间长满了尖锐的刺,浑身挂满了红红圆圆的果实,看着非常诱人,这种果子就是酸枣。 我第一次吃酸枣,那种酸酸甜甜的...

又到年关,街道繁华若市。夕阳将行人的影子拉得很长。这条街很长,很喜欢它修长的身姿,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我们还碰到一起办年货,一起游走街头。时间过的真快呀,转眼间你离开这座城,...

一次次的努力,跌倒,爬起,心有阳光便无畏风寒!曙光来临前,我用沉寂的心态和略显平庸的眼神凝望,我那故去的亲人,努力拼搏过的村庄,解决了生存问题的土地,那座被我遗弃在家乡的老...

如果这一生我只读一本书,那这本书一定是《生命沉思录》,许多大家都对这书给以特别高的评价。 《生命沉思录》一共有三本,每本都不同,每本都对生命进行着沉思,每一本书都有着浓郁的墨...

最近被陆羽《茶经》中的美学思想深深吸引,洋洋七千字的鸿篇巨著,除了科学严谨的专业性,博大精深的文学性外,我更向往陆羽对生活的那一份独特审美与悠然诗意。 住在文学泉道几十年,却...

忽闻岭上秋风劲,瓜果梨桃醉满坡,人间最美是秋锦,菊桂飘香花似雪。 中秋的清晨,朝露轻轻地点缀在秋花、草坪上,露珠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不禁使人顿觉舒畅清爽,心旷神怡。 那镶着银边...

一 昨夜下了雨,晨起,有人说:沟满壕平。立时,心里一阵翻腾着,回忆扯着思绪,非让你思呀念呀,回忆不可呢。脑海里涌现出儿时在家里时,村庄四周的壕沟来。那就是下雨后,冲出来的一个...

“云想衣裳花想容”,女人天生爱美爱衣,女人天生对衣的嗜好使世界色彩缤纷。衣让女人美,女人也因衣俏丽,添活力韧性。对许多女人来说,女人最美的衣衫永远是下一件。对我而言,最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