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怎样的宽袍广袖,才藏得下一个朝歌。
  喊一声鹤壁,三千年的风云涌了过来。
  
  一
  涉水的爱情要找到源头。你必须去鹤壁,在古风的叙事体里,迈过淇河。
  淇水汤汤。淇水悠悠。波光粼粼的诗句留你在小镇住下。岸边的桑林早已抖落千年哀怨。你不是那个憔悴的女子,多年来,你一个人行走,一个人成为一个国。而今在一棵桑树下,你想象自己是落桑之后的来年新叶。绿色的火焰,新生的蓬勃。
  推开窗,是一片仿古建筑的情怀;关上门,安静地在诗经里的故国盘桓。时空交错。夏日依然有炎热的过往,一点一点从树荫下伸出来,宛若罗衣轻而碧。
  那个送行女子的背影越来越淡了。经过那么多春秋,执念已是虚幻。她偶尔将自己与诗句重叠,叫自己夭夭。大多时候在山石奠基、夯土红砖为墙的新房子里,笑盈盈为游客安排网红打卡点。
  她在南山作别访子的文王,被白鹤的舞姿领回了人间。嗯,她不介意有时被人唤作善人、施主,或者陶大娘。
  
  二
  你喜欢这样的故事,还有那些穿汉服的小姐姐。旧瓶新酒。你痴迷各种秘方。
  你听到,环佩擦过淇河的清音。
  为此,你退至三官古庙,以虔诚、以恭敬。让那些从诗经里复活的响声,深刻在碑石上。大道无为啊。聚散,是谜中之谜。是你此刻头顶的云白天蓝。是你站上鹿台遗址,拜谒紫气东来。
  风有些异样。你不认为这是错觉,当年封神的诸君,必定散落在四周。你看到的落叶与虫蚁,都有可能是轮回多次的他们。
  历经飞舞与背负,倒影与回望,他们和你一样还在此生的路上。肉身的去处,是飞升的传说故事,是星空中的先人面庞。长夜从此不再孤独,你看那些璀璨的霓虹。
  这是一座城的承诺。
  而烛火和青烟必定代表某种暗喻。谈论烽火的人,都有惊惧的眼神。
  你一一避让。轻轻合上一册演义。
  
  三
  你远道而来,听从内心的召唤。谁在你的梦里进出,吹奏五音孔埙的人没有转过身来。月色朦胧,你心迷离。
  伊人。你有出尘的美,最适宜吟诵在水之湄的句子。当然,这也便于你寻访一片拓印过鹤影的南山峭壁,印证笔下诗句的源头。
  蒹葭停留过的洲沚,已被从太行山吹来的风打散。唱渔歌的行船,在一尾鲫鱼的鲜美里找到钟爱的腔调。尾音是一支桨,搅动一城水花。那么多盛开呀。
  哪一朵是你的遗落?哪一枝挂满你心悦的桑果?紫紫的甜,味蕾苏醒了。经年也是昨天。
  捡拾古瓷窑的花纹。那些古老的犬马,是你一直想要祭祀的图腾。如果恰好摇响那个铃铛,定有炊烟升起,盛装食物的黑釉闪着隔世光芒。
  一名女子走出窑洞,走出黄土地的深沉。
  那是你的来处。又是谁的去处。东亚无数姓氏跪下来,叩拜三千年的归宗之愿。
  
  四
  为此,你行过几里地,越过几重山。
  为此你脚底的茧,厚重得飞不出一只蝴蝶。
  以心的轻盈来到古灵山,此时你离天很近。且借女娲娘娘柔美的手慈悲的心,你也做一次补天人。
  黯淡半生,那些悠远的慢时光,因一座古城的新颜而让你收回部分否定式。试着展开双翼起舞,扇动引发的波纹是一座花园城市的荡漾。天空露出透亮透亮的蓝,你在又一个新的黎明醒来。你确定自己爱上了鹤壁。
  去登摘星台吧。数千年暗黑的藩篱被推倒,酒池肉林都是子虚乌有的荒淫。你允许自己爱上它的每一块砖瓦,每一处雕花。你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站在高处眺望家乡。
  
  五
  那些块垒。曾经的起伏已被悉数按下,现在你行走在平坦上。偶尔攀援一些旧事。
  关于平坦与否,当你提着裙摆,穿过一片银杏林,你要描述的场景很多。
  在湿地公园,你所见到的白鹤,有寻常的滑翔姿势和单脚立起的优雅。你路遇的每个女子,一定有花儿一样美妙的名字:唐棣,木槿,凌霄……随意打开一朵芳香,你都能欣喜地翻阅华夏一脉相承的文化。
  于是你醉了。在未饮双黄米酒之前。在夜色里的金沙滩,斑斓成了有声有色的象形字。你告诉自己,美好和快乐不需要理由。归去来兮,辨它做甚。
  你在淇河大道大声唱豫剧《七品芝麻官》,转承之间带了黄河水的高亢。你知道黄河文工团,你知道牛派唱腔有传人,而你只是一个过路人,恰巧心里有一段曲谱罢了。
  你用甲骨卜辞问询狄人的那次来袭。荒凉的北地如何汇聚一股饥寒交迫的彪悍,在两千六百多年前,它一把撕毁了卫国的奢靡。
  那个腊月,一定下雪了。雪白的鹤翎纷纷落下,分不清冷暖与官位。君王如何,庶民如何。西北望,卫懿公惨然托付自己的玉佩,把自己站成最后的血性,宁死不肯拔下旗帜……
  
  六
  谁牵你的手,通过淇河谷的玻璃栈道。顺着漂流的季节而下,你成了图画中的色彩。水很清,可以照见来自楚辞的一些意象。
  那些浪漫,与你有不可分割的关联。你呢喃一个音,安抚躁动不安的衣襟。
  薜荔之叶,以心形寻访比干。少师,不必再纠结空心菜了,不妨试试石子馍丰富的层次,就拿它补心暖心吧。多么美好的金黄,不是摘星台的冲天大火。
  你们一起在鹅卵石上跳温暖的舞。
  炮烙之刑封存已久,就像世人谁也没见过九尾狐。她的妖媚,她的火焰里的笑容。
  
  七
  是的,你一直爱着朝歌这个名字。你揣度自己有妖狐的血脉。
  到底那一页传奇是你?
  旁边吃一口合罗面,抬头浅笑喊嫂嫂的清秀女子,她说自己是土生土长的鹤壁人。她不姓苏,在襟山带河的浚县古城有一个温暖的家。
  她还说,古城墙依然和她小时候一样被晨昏环绕,又紧锁每个昼夜。如果你在明年春天再来,你们会在海棠谷遇见花开,遇见彼此。如果来到大运河边,一些话题不妨另起一行。
  你看,夕阳快要落入云梦山了,空中大草原铺开碧绿的沙盘,四面来风在谈论纵横术。孙膑、庞涓、苏秦、张仪、毛遂等人都是老先生指点江山的棋子,鬼谷子的面目又奇异了几分。
  哦,你们还谈到许穆夫人。在背诵《载驰》的时候,你们的发音方式惊人的一致。有泉水的清泠。
  
  八
  从玉皇顶下来,你仿佛也成了一处风水宝地。以“顶”命名的山也不必太陡峭,恰好安放鹤壁人悠闲的周末就好。
  一声朝歌,蕴含了三千年的巍峨。
  从大伾山石窟中出来,你又觉得自己像一座大石佛。古朴的高耸。三教的香火都披在身上了。八丈佛爷七丈楼。摩崖碑刻是你隐藏的落差,土色是你紧贴胸口的中原。
  如果你携带足够的烛火,就不会在松柏夹道,曲径幽回中迷路。如果你还记得那一世的宠溺,那就没有妖妃与纣王,只有妲己和她的辛郎。
  五十里夜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灵山。
  离开鹤壁前,你坐在淇河边。看流水,看往来人。
  你想遇见一个七十岁的清癯老人,你想和他成为忘年交。问问他,渭水的鱼最后有没有上钩。告诉他,淇河的鲫鱼很适宜做浓汤。
  姜老头。镝镝竹竿,以钓于淇。彼此都放下朝歌和立场吧,就在鹤壁,我们来一场不醉不归。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在农村的“两级”委员会干部成员中,调解员这个职务实在普通的不算什么,既不是官,又没有权,动不动还得罪人,尽干些吃力不讨好的事,但这个工作又必不可少,非常重要,所有的民事纠...

秋色斑驳,时光微凉。清风萧然,落叶愈加匆忙。寂寞小城,远离夏日的繁华与绚烂,一切变得柔和而冷清起来。 秋风吹乱了心绪,眼前的景色变得熟悉而又陌生。当你感到孤独的时候,内心空虚...

一 在我家乡的土崖、沟畔边,到处都可以看到一种耐旱的植物。它的枝叶间长满了尖锐的刺,浑身挂满了红红圆圆的果实,看着非常诱人,这种果子就是酸枣。 我第一次吃酸枣,那种酸酸甜甜的...

又到年关,街道繁华若市。夕阳将行人的影子拉得很长。这条街很长,很喜欢它修长的身姿,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我们还碰到一起办年货,一起游走街头。时间过的真快呀,转眼间你离开这座城,...

一次次的努力,跌倒,爬起,心有阳光便无畏风寒!曙光来临前,我用沉寂的心态和略显平庸的眼神凝望,我那故去的亲人,努力拼搏过的村庄,解决了生存问题的土地,那座被我遗弃在家乡的老...

如果这一生我只读一本书,那这本书一定是《生命沉思录》,许多大家都对这书给以特别高的评价。 《生命沉思录》一共有三本,每本都不同,每本都对生命进行着沉思,每一本书都有着浓郁的墨...

最近被陆羽《茶经》中的美学思想深深吸引,洋洋七千字的鸿篇巨著,除了科学严谨的专业性,博大精深的文学性外,我更向往陆羽对生活的那一份独特审美与悠然诗意。 住在文学泉道几十年,却...

忽闻岭上秋风劲,瓜果梨桃醉满坡,人间最美是秋锦,菊桂飘香花似雪。 中秋的清晨,朝露轻轻地点缀在秋花、草坪上,露珠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不禁使人顿觉舒畅清爽,心旷神怡。 那镶着银边...

一 昨夜下了雨,晨起,有人说:沟满壕平。立时,心里一阵翻腾着,回忆扯着思绪,非让你思呀念呀,回忆不可呢。脑海里涌现出儿时在家里时,村庄四周的壕沟来。那就是下雨后,冲出来的一个...

“云想衣裳花想容”,女人天生爱美爱衣,女人天生对衣的嗜好使世界色彩缤纷。衣让女人美,女人也因衣俏丽,添活力韧性。对许多女人来说,女人最美的衣衫永远是下一件。对我而言,最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