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个多愁的季节,一片落叶,一簇花落,一片草黄都会让人有一种淡淡的伤感。
  门前的槐树,此刻挂满了槐角果,黄绿相间的叶层层叠叠的交融着。低飞的雀,叽叽喳喳诉说着属于它特有的语言,雀儿你可知过几天,不也许就在明天,树就不在了,政府部门已经章贴公告,要扩建绿化带了,听说这树生在这里许是不太雅观,他们要把它砍了,然后种上些五言六色的花花草草,以此来美化市容,也许过了今天,我们真的就后会无期了。
  谁都不知道我对这棵槐树有着特殊的感情。
  那年为了宝宝们有个更好的学习环境,我狠心丢掉了守护十多年的田园生活,投奔灯光通明的城。没想到就在这里扎下了根,那时这棵树就在这里了。那是十五年前,初见它时,它的主杆才像宝宝的碗口那么粗,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定居下来后每天浇水便成了我的必修课,日子久了,便对它生出特殊的情感,好多时候,在我心里它就像是一个孩子。但它承担的又何止是一个孩子所能承担的。
  初到此处,一切从零开始,生存的压力,孩子们的未来,一切都像行走在迷雾,没有头绪。以前种地为生的我,生计问题成了零基础,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小槐树便成了我永远的守望,我所有的心绪,都只能坐在它身边慢慢消化,它见证了我的成长,包容了我所有的幼稚,伴我守过无数个不眠之夜,说它是位挚友更不为过。渐渐的我越来越依赖它了。其实更让我依恋它的远远不止这些。有时候,抬头的瞬间看到的不仅仅是它,还有父亲伟岸的身影。
  那是刚到这里的那年国庆节,孩子们学校放假,我连夜把他们送回公公婆婆家,因为这次放七天假,我可以去打七天的高价工。就是离家远些中午不能回来,是平时工点工,两倍的工资。那时候没有手机,天没亮我就坐工头的车走了,却不知道父亲要来看我们。
  收工后,由于路途遥远,等我到家门口时天已经全黑了,抬头的瞬间便看到了父亲。
  一股暖流涌入心中,鼻子酸酸的,父亲也看到了我,胳膊上挎着个大提包,快步向我走来,我这才回过神,几乎是奔跑着:“爹,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几乎同时,父亲也着急地问:“娃娃们呢?你去哪里了?想着娃娃放长假你会带他们回去的,等到中午没见人影,你妈着急,就让我过来看看。”父亲这是足足在这站了大半天啊!
  到屋里先给父亲沏茶,然后做饭。父亲从包里掏出自家种的各种蔬菜,和母亲烙的饼。“丫头,别太苦了自己,孩子们大了,自会有出路的,你这小身板哪能吃得了这个苦哟。”父亲一边择菜一边说:“你看你,祖祖辈辈娃娃们都在乡下念书,你非要带他们到城里念,乡下十几年的光阴说扔就扔了,到这里来,一切从零开始,你这又是何苦呢?唉!”说完深深的叹息。
  其实很多时候,我也不止一次地这样问过自己,为什么要放弃十几年奋斗来的生活轨道,跑到陌生的环境来?为什么我不能像其她农家妇女一样,守着三亩地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但很快就会释怀,自己苦了,不能让孩子再苦,而当时农村娃娃除了读书,别无出路。为了孩子们的前途,吃什么苦我都愿意。
  父亲其实是很疼我的,只是他不善言表罢了。
  记得妹妹在十三岁的时候身高就超过了我。
  每次农忙季节父亲都会让我留在家里做家务,这样的举动几次三番的引来妹妹的不满,导致好几次趁着父亲不在妹妹找荐对我大打出手。
  姐妹三人里面母亲最不喜欢我。首先,我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是人人盼望的儿子,可我不是。而我又一点都不争光,又瘦又小,让人看见就厌烦。再就是姐姐和妹妹惹父母生气了要挨打的时候,不等他们扬起手,她们都会跑掉,而我只会原地不动。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与她们无论哪方面都有着巨大的差别。曾无数次怀疑我是捡来的,可奶奶说我是她亲自接生的。
  有一次,浇过水的玉米地干了,为了抗涝除草,需要用锄头锄一遍。那天吃过早饭,父亲带我们去锄地。临出门父亲说:“你就别去了,在家搞完卫生把中午饭做上就行了。”我知道锄地这种活干起来腰疼。便万分高兴,可妹妹不干了,死活不肯上地,父亲无奈之际,在树上搬下指头粗的树枝吓唬她。妹妹终究是害怕父亲的,拉着锄头一溜烟地锄地去了。
  如此这般的父爱无处不在。
  有一次玉米地里施肥。那时候天气闷热,而且玉米叶子稍不留神就会划破脸或胳膊,干这种活谁都惧怕。
  父亲和大姐把肥料抬上车,拿上施肥用的工具,正出门的时候发现工具少一个,当下决定我不用去了。妹妹自告奋勇:“爹,这次是我的铲子不见了,该我不用施肥,为什么又是她?”妹妹极不情愿指向我,瞪着她那超大的单风眼。
  父亲立刻想到是妹妹故意而为:“好吧,你去包饺子,老二跟我们去施肥。”妹妹从来就不爱做饭,别说饺子,连连稀饭也没煮过。“我不会。”父亲知道她不会又说:“既然你不爱上地干活,以后就由你来在家搞卫生做饭好了。”父亲话音没落妹妹反驳:“我不爱干这些活。”父亲耐心地说:“今天你的铲子不见了,就先做一天饭,以后再说。”妹妹着急了,她一溜烟从厨房取出了自己的铲子跟父亲去施肥了。
  后来我到了找婆家的年龄,父亲也是以家庭条件好,最好不让我干活的条件方面优先考虑。
  再后来为了孩子们的未来,也是因为身板小,好多农活实在干不了,夫君又常年在外,只好带着孩子们投入了这座县城的怀抱。
  此时的父亲已走过盛年,常年超负荷的劳作使他的身体急速滑波,但是父亲还是抽空就来看我,而为了生计的我却一直在奔波。
  那是父亲最后一次住院前夕,记得是四月份,大地向阳处刚刚有新绿萌牙的时候,我抽空去看父亲。
  那时的父亲已经行走不便,靠着拐杖走路了。下了大巴远远的看到父亲和同村的几个老人闲聊,离父亲的身影越来越近,我放慢脚步,怕打扰这种质朴平和的乡村烟火。
  父亲聊得很开心,他在向同伴们夸我,也许我跳出农门是父亲最开心的谈资,原来父亲的幸福竟是这般简单。
  然而两个月后父亲最终撒手人间。小槐树经过十五的风霜雨雪长高了,而槐树下却再也没有了父亲的身影,常常的会莫名其妙的盯着它看,路人会投来质疑的目光,但我知道,我所留恋的不仅仅是槐树,还有槐树下面父亲的身影。
  父亲的爱大多都是伟岸深沉的,他话语不多,却在默默无闻中将爱传递给我;他从不打我,却以实际行动鞭策我奋力前行。
  如今每当听到亲人们议论,无论哪方面都是父亲的翻版的时候,一股暖流就会涌入心头,笑着的同时会泪流满面,是幸福更是怀念。
  父亲走了,永远的走向了天堂,而他伟岸的身影和坚强的生活法则却永远烙在我的脑海里,足以慰藉这一路风尘。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搬到浐灞半岛已经三年了。两河夹一岛,出小区南门右手浐河左手灞河,沿着河,向北,大概走两三里路,过了彩虹桥,就是半岛的收尾,两河交汇处。早晚晨昏,我常在浐河或灞河岸边走走,...

1.编织花 在窗台,迎接每天第一缕阳光。 永远笑着,用金黄的灿烂。风再大,吹不动几枚叶片的绿色。即使风雨如晦,也不眨眼地凝望天空,视线沿着太阳的方向。从太阳的角度来看,是这间居室...

一 凉风起,秋意渐浓,桂花应时而开。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弥漫着桂花的清冽幽香之气。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满树的桂花欣然怒放,似乎在一夜之间,其貌不扬的桂花树枝桠间冒出许多黄色的小“...

一 我有三个舅舅,他们都已经去世了,我很怀念他们,尤其想念二舅,二舅一直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对我特别的亲。 大舅比妈大,大几岁,我不知道,估计有三四岁吧,那时候是七十年代,家...

父亲15岁跨入铁路部门。在巡道工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3年。父亲也因此而修炼了轨道般的精神。顽强、坚韧、不屈不挠这些词用在父亲身上,也无法表达我对父亲的敬佩。 七十年代,父亲用一个月不...

万籁尚在沉寂,晨曦未曾闪亮,红彤彤的喜字就开始贴起。在乡村,由村口往村庄,从大街到胡同,由远而近向里延伸,迎头见喜,抬头见喜,一个个洋溢着中国红色彩的喜字静静等着新郎新娘一...

我所在小区的建筑都是小低层,人口密度自然不高,平日里都是各忙各的,见了面点个头即算是招呼,在这个环境里,彼此之间少了交流沟通,说各自关着门子朝天过也未尝不可。 我的邻居是北京...

鹅的世界很精彩,有很多不为我们熟知的故事。面对鹅的世界,我禁不住想到人类,相形之下,我觉得我们有时渺小,不如鹅。 一 小时候,我家养了很多鸡,很多鸭。我每天早晨都是在鸡的“喔喔...

一,戈壁之根 一颗流星,从浩瀚的远空冉冉划过,一地的落红,映暖了一地的秋沙,逆势而上的骆驼,在海市蜃楼的背景里,映衬着你昂昂挺立的骨骼。 戈壁浩瀚,大漠无垠,你站在大漠与戈壁交...

秋分是个节气,二十四节气中第十六个节气,此时太阳到达黄经180度。过去,中国是个农业社会,黄土地里刨食,“春得一犁雨,秋收万担粮”,靠天吃饭。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为了不违农时,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