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梦境总是断断续续凌乱无序,感受心灵的层层压抑不能释怀。常常回忆起童年的清贫与快乐,用最单纯、空灵的眼光欣赏秋天的美好、有趣。
  在离家不远的果园东面,一大片一大片的庄稼地到了秋天都是丰硕的收获景象。南面的麦地收割的差不多了,牛羊进去几乎无需看管,寻觅遗落的麦穗甜美咀嚼。牧羊人躺在树下乘凉,时间久了不小心进入酣梦。我站在向日葵地的边缘,脚下的狗尾草毛茸茸的纠缠裤脚。这里的葵花地浩瀚连绵,仿佛看不到边行军方阵,透露乡野散漫自由的淳朴气息。由南向北的渠水欢快地流向马路北侧的山沟,只听水声隆隆,山沟里的草木极为茂盛,几乎遮挡了渠水的奔流踪迹。
  南山很远,是我遥不可及的梦中之地。麦子地收割后是齐刷刷的短麦秆,我和小伙伴在里面蹦来跳去,跳累了去大渠边喝水。有时候向南山走了几公里,累得气喘吁吁,才觉得南山还是那么远,于是有些丧气。大孩子说晚上南山脚下有鬼火,怪吓人的,我从来没见过,因为晚上从不敢独自跑野地里玩耍。
  有一个地方我不太敢独自去,一般跟着哥几个才行。去场部走得缓坡路,满地石子,疙疙瘩瘩的梗脚。到了十字路口,左侧一个大院是卫生所,记得在里面排队打过疫苗,当时的表情坚强而憋屈。十字路口西面人群三三两两显得热闹,做小买卖的,赶路的,吃饭的……顿时让人兴奋起来。路口南边是一条土路,沿大渠边缘盖了一些破旧的房屋。路口北面是一条山沟,崖壁陡峭,树木丛生,渠水隆隆,声音十分嘈杂。此地据说在那个特殊年代的某个夜晚曾发生过惊心动魄的故事。
  继续往西走,脚步开始轻松起来,缓缓的下坡路很节省脚力。不到两百米,就到了场部中心区域。路北面有个十几米高的水塔,周围摆了不少风味小吃摊位。有烤肉、烤包子、凉粉、凉面,还有啤酒饮料。哥几个居然贪恋啤酒的滋味,买了啤酒轮流尝鲜,我因为年幼,所以只要了两个烤包子吃。吃完我们在人群中绕来绕去,只为看个新奇图个热闹。附近就是场部中学,大门敞开,里面有几个人在打篮球。我们来到运动场旁边,哥几个练习攀爬高低杠、双杠,我蹲在水渠边观察蚂蚁窝的动静。眼看天色尚早,于是大家商量去学校南面的田地里玩捉迷藏。走过弯曲狭窄的田间小路,跨过一道道水渠,眼前的玉米地高大苍翠,钻进去藏好,别人很难找到。玩累了,我们穿过玉米地,看到一片西瓜地,里面的西瓜个头不太大,打开一个看,红不红黄不黄的,可能品种不好,也无心品尝。在水渠边洗把脸,休息一会儿,考虑体力有限,大家排成队往回走,蹦蹦跳跳好像也不是太累,个把小时回到家,倒头就睡,睡得十分香甜。
  某天下午,父亲费力地用自行车驮回家一条大鱼,放在铁皮澡盆里。平常这个澡盆灌满水,足可以让我在里面扑腾几下,可以想见这条野生鱼有多大,大概四十斤左右。光鱼头就可以单另放一个脸盆,整条鱼够全家人吃一周没问题。当时离场部二十公里远的三乡,河流的苇湖岔湾里大鱼多的是。当地的小伙子有不少捕鱼的好手,抓了鱼喜欢用鲜鱼就着河水炖着,再随手加一把椒蒿增香,味道极为鲜美。小伙子们大多生性豪爽、胆大,里面有善饮酒者更是酒量惊人。
  闲暇时光,常有大队的人来家里串门聊天。来的人特别能说会道,家长里短天南海北,从上午说到中午,听得我晕晕乎乎。母亲一边准备午饭一边应酬来人的絮絮叨叨。吃过午饭,来人继续言说各种八卦新闻,经常夹杂叽里咕噜的其他语言,听得我大脑一片混沌。午后睡意朦胧,忍不住爬到炕上沉沉入睡。一觉醒来,已临近傍晚。来人依然兴致浓厚,喋喋不休,直到夜色降临才起身告辞回家。这里地处偏僻,人烟稀少,人们很少出远门,外界信息主要靠报纸和道听途说等简陋的方式获得。本乡本土的人一般都知根知底,情感的交流自然也很随意、深厚和亲密,故而促膝长谈也只是平常事而已。
  我对小时候的树林阴暗有着极深的记忆。门口的的几棵老榆树高大绵密,是人们喜爱的乘凉之地。而向西狭窄的石子路坑坑洼洼,拖拉机、古老的班车经过时尘土飞扬,而紧挨着路两侧是茂盛的白桦林带。白桦树因为长得高叶子密,把马路遮盖得隐天蔽日,到了晚上伸手不见五指。走夜路的人有的用手电筒看路,也有眼神好的借月光走路。如果路边有了堆积物没有及时拿走,晚上夜行的路人不小心会绊倒跌倒,甚至掉进水渠也是有的。这样的夜晚我是不敢出去的,门口的黑暗森林仿佛充满神秘可怖的力量。偏偏夜里经常狂风大作,外面重重包围的高大树林剧烈摇摆,发出排山倒海的声浪,十分骇人。但父母为了工作加班,无惧风雨雷电和黑夜行走的不便,久而久之练出了一身胆气。
  出了家门口,沿着向北的一条小巷,曲曲弯弯的往下走,很快到了大草坡下。这里是一望无际的千亩稻田,也是我们夏秋玩耍的乐园。大渠的水塘可以戏水、摸鱼,旁边的大榆树恰到好处提供乘凉之所。稻田的小路上经常可以看到有大小蛇类的踪迹,常出乎意料吓人一跳。金黄的稻田快到收获季节了,有时里面可以发现野鸭子的隐秘踪迹。稻田里蛙声一片,吵得人心烦,忍不住用土坷垃甩过去驱散它们。
  秋天的故事远远没有尽头,它安静地藏在记忆的最深处,发酵成一壶浓浓的老酒,醇香、酸甜、微苦……对未来,我充满敬畏之心,那里有希望,也可能失望,却是不得不走的未知征途。秋天的回忆有着难以磨灭的忧伤和酸涩,欢乐伴随幼稚,努力遭遇挫折,却始终没有走出自己的千千心结。童年的欢笑纯真而烂漫,生活的轨迹变化无常,我常常不自觉乱了方寸,迷失了方向。历经多年风霜雪雨,无数坎坷流离,却发现生命从来不能完美、如愿。秋风起,落叶飘,阵阵寒凉扑面而来。我仿佛听到了风的叹息,有着深深的哀婉和遗恨……秋夜沉沉,星空暗淡,午夜梦回,故乡的记忆模糊不清,只留下纯真、纯洁、纯美的虚幻精神荒原……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搬到浐灞半岛已经三年了。两河夹一岛,出小区南门右手浐河左手灞河,沿着河,向北,大概走两三里路,过了彩虹桥,就是半岛的收尾,两河交汇处。早晚晨昏,我常在浐河或灞河岸边走走,...

1.编织花 在窗台,迎接每天第一缕阳光。 永远笑着,用金黄的灿烂。风再大,吹不动几枚叶片的绿色。即使风雨如晦,也不眨眼地凝望天空,视线沿着太阳的方向。从太阳的角度来看,是这间居室...

一 凉风起,秋意渐浓,桂花应时而开。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弥漫着桂花的清冽幽香之气。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满树的桂花欣然怒放,似乎在一夜之间,其貌不扬的桂花树枝桠间冒出许多黄色的小“...

一 我有三个舅舅,他们都已经去世了,我很怀念他们,尤其想念二舅,二舅一直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对我特别的亲。 大舅比妈大,大几岁,我不知道,估计有三四岁吧,那时候是七十年代,家...

父亲15岁跨入铁路部门。在巡道工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3年。父亲也因此而修炼了轨道般的精神。顽强、坚韧、不屈不挠这些词用在父亲身上,也无法表达我对父亲的敬佩。 七十年代,父亲用一个月不...

万籁尚在沉寂,晨曦未曾闪亮,红彤彤的喜字就开始贴起。在乡村,由村口往村庄,从大街到胡同,由远而近向里延伸,迎头见喜,抬头见喜,一个个洋溢着中国红色彩的喜字静静等着新郎新娘一...

我所在小区的建筑都是小低层,人口密度自然不高,平日里都是各忙各的,见了面点个头即算是招呼,在这个环境里,彼此之间少了交流沟通,说各自关着门子朝天过也未尝不可。 我的邻居是北京...

鹅的世界很精彩,有很多不为我们熟知的故事。面对鹅的世界,我禁不住想到人类,相形之下,我觉得我们有时渺小,不如鹅。 一 小时候,我家养了很多鸡,很多鸭。我每天早晨都是在鸡的“喔喔...

一,戈壁之根 一颗流星,从浩瀚的远空冉冉划过,一地的落红,映暖了一地的秋沙,逆势而上的骆驼,在海市蜃楼的背景里,映衬着你昂昂挺立的骨骼。 戈壁浩瀚,大漠无垠,你站在大漠与戈壁交...

秋分是个节气,二十四节气中第十六个节气,此时太阳到达黄经180度。过去,中国是个农业社会,黄土地里刨食,“春得一犁雨,秋收万担粮”,靠天吃饭。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为了不违农时,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