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春,很时髦,是追寻春光的行动。春去了,处于秋,我去踏秋吧,我觉得秋景一幅,也胜过春光几缕。
  
  一
  银烛秋光冷画屏。
  长烟一空,皓月千里。
  那是一抹初秋的温凉,我们点着小橘灯,任夜色流淌着,音乐舒缓着,双眸被秋意温情着。在那凝云万里倾泻着昏黄的日暮满月里书写着秋的舞韵,与万般痴柔中多了份深秋濒临时分的果敢和冷冽,在滴滴答答中蹦出一串串活跃的音符,让人痴迷。
  以诗心,面对着秋色,只感觉这人间的好,好得让我不敢失去每一天,那就调动身心,全力以赴去感受美美的秋光吧。
  瞧那月儿圆圆地挂在夜空,透过树梢,静听着虫鸣的聒噪,夜莺的鸣啼,陪着那山花的俏艳。木栈桥下是不缓不急的清澈溪水,从山顶奔流而下,涓涓细流终究汇入浩瀚江河,月在注视,我在欣赏。那一泻天下的飞瀑流泉,山空响愈远,脸颊上被浸润着淡淡的水雾,鼻间包裹着的是空谷幽兰的芳草香。好不肆意,让人忍不住想在这山中畅玩几日,流连忘返。
  远观山有色。行走在这空谷流水中,望着远处水面上点点的乌篷船,微弱的竹灯在隐约闪现,和着那橹一起荡漾,依稀能听到孩童的嬉笑声和船夫清唱的山歌,在空中回响。
  
  二
  我走着走着,竟忘记了看脚下的路。不知何时,天空飘起了细雨,一不留神,回头竟被雨水搽过的竹叶溅了满脸水渍,却觉得格外清香,索性多采撷了几叶,拿在手里把玩。我站在那片小竹林下观赏了几分,努力想把这美好的画面印刻在脑海中,认真凝视着周遭的一切,不放过每一处细节。只见那微凉的风把雨丝吹得凌乱起来,肆意飘飞着,斜织着。丛丛竹叶则仿佛在雨中与我歌吟,丝丝入扣,直抵心扉。此刻,心里突念着苏轼的那首《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是啊,能在连绵的秋雨中端倪着细雨中的竹林,却无暇顾及脚下已潮湿的布鞋和雨夜让人瑟瑟发抖的寒冷,仍在思忖着古人的情怀,品味着人间至味是清欢的恬淡的人,还会惧怕未来的风雨吗?想到此处,我不觉会心一笑,感念着这神奇的大自然给予我内心坚定的力量,便又来了意趣,觉得浑身暖了起来,要继续在这秋雨中体悟一番。
  冷和暖,不全是气候左右和摆布的,也是我内心变化使然。
  眼见这雨势大了起来,正好不远处有间能避雨的茅草屋。我快步向前去,一阵阵悠扬的《半山听雨》的古琴声传入耳边。我掀开屋帘,只见一位白发徐徐的老者在竹塌上抚琴。听罢,不觉神游其中,和着这美景让人目酣神醉。老者曲罢邀我喝杯米酒,暖暖身。我未推脱,缓缓拿起酒盅,抿了一口,只觉甘甜可口。等身子暖了些,与老者寒暄了几句,便决定起身告别,继续赶路。老者应允,出门相送。临别时,还送了我一本老者自己写的诗集,我说一定仔细瞻阅,改日再登门拜访,共话山水情。
  人生所得,真的是很意外,人生的好,有时候我非常在乎这样的惊喜。素不相识,只是相遇成缘,缘分来得很自然,也很轻易,我会不会因为如此而不珍惜?我笑笑,生怕自己辜负了手中捧着的诗集。
  
  三
  我继续徒步顺着小路攀缘而上,山涧的虫鸣和谷底的水流声隐隐而作,与这温凉的小雨融为天成,已让人辨不出哪里是人间何处是天堂。也许我们对这样分明的境界本来就很含混,也好,让我走进自己不想分辨的意境里,任我陶醉,陶醉不知归路。
  站在山坡凭栏处,向下望,万家灯火,斑斓点点,宛若星光。地面上升腾的灯火将低空熏成深紫,天光渐次浓重,仿佛银河星宿的黑丝绒般神秘美丽。那闪亮的灯火仿佛是那点缀的颗颗珍珠,熠熠发光,与天穹深情凝望,遥相呼应。是的,万千灯火,汇成点点长河,那是游子的灯塔,心灵的臂弯,是我们成长的栖居地。那每一盏亮,都是温暖的光,将这秋的寒凉熨帖得无处遁形。我远远看着刚刚过去的被那璀璨廖亮的微芒萦绕的人影成双,觉得温馨得仿佛一个别样的世界。
  哦,这斑驳的夜,静谧的夜,我又该如何把你追寻?
  那一把小伞下的世界,就已仿佛够我洞彻千年。小小的我们,何以参透世事。蓦然回首,人已去,情已远,万物飘散天际。如这挥洒的小雨,润啊,飘啊,散啊,带走了那朵风尘,带回来了段往事,那缕情思。
  秋风吹来,阵阵雨丝浸润到我的衣服上,我放下伞,颌首抬头,把自己丢在雨里,淋个透。我想这大概是最好告别夏,迎接秋的方式。跟过去的那些纠葛说声再见。
  走在雨里,行在风中,我们在等下一站接风洗尘,从内到外,做一个光亮的人。在下一个雨夜,用内心的温度走过人生的寒冬,迎来一个个暖春。
  每年,我都希望还在山坡旁的木栈桥上看看秋,等着秋意来。
  等栀子花花香四溢,调动了我的诗意,我还要走进山中,迷失也不要紧,流连着,徘徊着,最好一直再到秋,就像今天这样,我可以用心给秋画一幅锦绣的画。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搬到浐灞半岛已经三年了。两河夹一岛,出小区南门右手浐河左手灞河,沿着河,向北,大概走两三里路,过了彩虹桥,就是半岛的收尾,两河交汇处。早晚晨昏,我常在浐河或灞河岸边走走,...

1.编织花 在窗台,迎接每天第一缕阳光。 永远笑着,用金黄的灿烂。风再大,吹不动几枚叶片的绿色。即使风雨如晦,也不眨眼地凝望天空,视线沿着太阳的方向。从太阳的角度来看,是这间居室...

一 凉风起,秋意渐浓,桂花应时而开。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弥漫着桂花的清冽幽香之气。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满树的桂花欣然怒放,似乎在一夜之间,其貌不扬的桂花树枝桠间冒出许多黄色的小“...

一 我有三个舅舅,他们都已经去世了,我很怀念他们,尤其想念二舅,二舅一直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对我特别的亲。 大舅比妈大,大几岁,我不知道,估计有三四岁吧,那时候是七十年代,家...

父亲15岁跨入铁路部门。在巡道工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3年。父亲也因此而修炼了轨道般的精神。顽强、坚韧、不屈不挠这些词用在父亲身上,也无法表达我对父亲的敬佩。 七十年代,父亲用一个月不...

万籁尚在沉寂,晨曦未曾闪亮,红彤彤的喜字就开始贴起。在乡村,由村口往村庄,从大街到胡同,由远而近向里延伸,迎头见喜,抬头见喜,一个个洋溢着中国红色彩的喜字静静等着新郎新娘一...

我所在小区的建筑都是小低层,人口密度自然不高,平日里都是各忙各的,见了面点个头即算是招呼,在这个环境里,彼此之间少了交流沟通,说各自关着门子朝天过也未尝不可。 我的邻居是北京...

鹅的世界很精彩,有很多不为我们熟知的故事。面对鹅的世界,我禁不住想到人类,相形之下,我觉得我们有时渺小,不如鹅。 一 小时候,我家养了很多鸡,很多鸭。我每天早晨都是在鸡的“喔喔...

一,戈壁之根 一颗流星,从浩瀚的远空冉冉划过,一地的落红,映暖了一地的秋沙,逆势而上的骆驼,在海市蜃楼的背景里,映衬着你昂昂挺立的骨骼。 戈壁浩瀚,大漠无垠,你站在大漠与戈壁交...

秋分是个节气,二十四节气中第十六个节气,此时太阳到达黄经180度。过去,中国是个农业社会,黄土地里刨食,“春得一犁雨,秋收万担粮”,靠天吃饭。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为了不违农时,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