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的手有点儿发抖,心也有些发慌。虽然,“江阴强盗无锡贼”,在江南是个人人皆知的熟语,但贴上文坛,多少总有些不雅,况且,我还有一个名讳“虎妞”的悍妻,她是个土生土长的无锡人,而祖籍恰恰就在江阴。她是江阴文林包公35代女孙。包公这人,无论在历史传说、古剧话本,乃至当代的影视作品中都是个刚正不阿,性烈如火的火爆脾气,是个皇族都敢招惹的狠角色。他的后代子孙,多多少少的也都有他传下来的基因。
  敝人千里迢迢,跟随母亲回到江南,原想着从此投入梦里天堂,温柔水乡,不意却娶了个“江阴强盗无锡贼”的女子为妻,只得自嘲是误上贼船,当了个“强盗丈夫贼女婿”,虽说此乃姻缘,上天旨意,但总是心有戚戚焉。
  此后我寓居江南几十年,对这句熟语一直大惑不解。江南的无锡、江阴是山水相连的姐妹城,它们濒长江、临太湖,潋滟水光里,画船照影;小桥卧波处,丝竹唱晚。我走遍了两座小城的青石小巷,流连于粉墙黛瓦、柳堤繁花。那些池沼、藕塘、溪流、小河之滨,船码头、河埠头、井栏头之畔,无论吴女娇娃,还是壮汉、翁妪,都一样的吴侬软语,仿佛莺燕呢喃,那有“强盗”与“贼”的豪横与刁蛮?
  不过后来我读到著名作家凌叔华1985年写给冰心的一封信后,心中才多少有些释然,且对自己当了“强盗丈夫贼女婿”还有了些许窃喜。这封信中有这样一段:你还记得你初回燕京时见了我面,你说笑话:“淑华,你知道俗语说的‘江阴强盗无锡贼’,咱们俩命真苦,一个嫁了强盗一个嫁了小偷。”陈西滢在旁听了只好苦笑,现在想起来犹如一梦了。
  这年的九月,风高霜洁,冰心的丈夫吴文藻教授去了天国。凌叔华于是写信给好友冰心,以示安慰。凌叔华在信中之所以提到“江阴强盗无锡贼”,是因为冰心的丈夫吴文藻是江阴人,而凌叔华的丈夫陈源(字西滢)是无锡人。多年之后,凌叔华病逝,她和丈夫陈源的骨灰一起葬在了陈源无锡老家的祖坟,她不仅上了“贼船”,还进了“贼窝”。
  无锡籍知名学者中,钱钟书先生是对“江阴强盗无锡贼”最不忌讳的一个。钱钟书女儿钱媛的同学张廷桦在回忆文章《同学钱媛》里说,两人毕业后同时留校工作,钱媛邀请章廷桦去家里玩,进门后,钱媛的妈妈杨绛女士,送上茶水和饼干,钱钟书先生也热情地帮女儿待客。当他听说章小姐是江阴人时,高兴地说:哎唷,巧啦,我是无锡人,我们是同乡嘛!苏南人有个说法“江阴强盗无锡贼”,盗与贼是一家子嘛!钱钟书说罢,哈哈大笑。看来他对自己是个“无锡贼”还挺自豪的。钟书先生说无锡与江人是一家子,还有个行政管理上的出处,江阴是无锡市的属县。
  大学者既然如此,我们这不入流的准知识分子,也就释然了。看来,这个“江阴强盗无锡贼。”并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那么不雅。
  “江阴强盗无锡贼”,这句江南民谚,既然传得既久远又广泛,那它的出处和真正的含义是什么呢?
  
  二
  刚当上“毛脚女婿”的时候,我是不敢向岳父大人提及“江阴强盗无锡贼”这个话题的。虽然中国人都说“山东出大汉”,我这个一米八十一的身高,也真不辱没山东人的大汉形象,况且我还当了数年大兵,身材挺拔,随便站在江南的什么地方,相较于身材矮小斯文的当地人,总有鹤立鸡群的感觉。那个感觉真好。可是,凡事都有例外,我那个来自江阴“强盗”之乡的岳父,是个一生从事端铁水的铸造工,身高竟比我还多了两公分,虽然面相挺斯文,但老头多年的职业习惯养成了内心犹如钢铁般的刚毅,自有一种不威自怒的气质。这让我每当话到嘴边,不得不咽回去。
  以后,春夏秋冬像磨盘一样地不断轮着转,终于将一对翁婿,磨成了酒肉朋友。相处也就少了礼数,说笑也少了忌讳。我就开口问他:这个“江阴强盗无锡贼”是咋来的呀?
  老岳父笑着说:这是一句江南民谚,原话说的是,“江阴强桃无锡蚀”。说的是江阴地方出产一种叫强桃的桃子,江阴人挑了桃子到无锡去卖,因为无锡出产比江阴名气更大的水蜜桃,结果江阴人总是蚀本。所以说“江阴强桃无锡蚀。”在吴语中,蚀和贼同音。后来这句话传得久了,以讹传讹,就成了“江阴强盗无锡贼。”
  老岳父话音刚落,岳母接下来说:不对。我听老辈说,是“江阴强稻无锡蚀。”江阴地方自古盛产稻米,江阴人将稻子运去无锡城里卖,但老日子里无锡是江南著名的米码头,自然江阴的稻子就难以卖出个好价钱。江阴人心里愤恨于无锡人太会算计,贼聪明,因此怀恨在心,咒骂无锡人为“贼”。时间久了这句话,就成了“江阴强盗无锡贼。”
  听了两位老人的话,我觉得岳母的说法比老丈人的靠谱。
  后来,我调任工作,负责无锡地区的行业管理,市管县后,就江阴、无锡两地经常奔走,经常深入乡村、企业巡查、调研,对于两座城市的风格也就有了些比较深入的了解。江阴和无锡这对相邻的姐妹城市,确有一个硬,一个软的区别,江阴临江,吹的是硬风,人脸也就有点黑。无锡临湖,吹的是软风,小白脸甚多。民谚告诫人们:“江阴莫动手,无锡莫开口。”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江阴人性格硬朗,果断,不大重文,自古人民有习武时尚。无锡人则性格阴柔,精细,酷爱读书,传有“一门四进士”的佳话。早在封建时代,就形成了耕读传家的传统。但两地也有许多相似之处,故江南民谚还有:“刁无锡,贼江阴”之说,将个“贼”子也贴到了江阴人脸上。
  
  三
  “江阴强盗无锡贼”这句话到底出于何时?还真不好找。咱们中国人的老话犹如汗牛充栋,真是多了去了,找不到出处,就笼统地说,老祖宗说了……云云。为了找到这句话的确实出处,我翻了《无锡老话》《无锡民俗》《无锡县志》《江苏掌故》等等几十本地方书籍,总也不见踪迹。估计还是这又是“强盗”又是“贼”的,毕竟不是什么好话,难以登上大雅之堂吧?
  偶然机会,见到清代官禁小说,清人梦花馆主《九尾狐》,其中的四十六回中写道:
  伍大人道:“京城里面,闻则稀奇,见则平常,哪里及得上海繁华,可以尽人放荡的?况此间大骗子很多,你若做起生意来,须要当心一点呢。”
  宝玉笑道:奴只晓得两句俗语,叫‘江阴强盗无锡贼,南京拐子苏州佛’,啥北京也多拐子格佬?
  由此可见,早在晚清时代,“江阴强盗无锡贼”的民谚已经广泛流传,而这句话的肇始,要早得多。
  既然找不到最初的出处,我们也就俗气点说,老祖宗说……哈哈哈。
  其实,“江阴强盗无锡贼。”估计与北方人说的,“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以及湖湘人说的“上有九头鸟,下有湖北佬”的意思差不多,都是民间的一种近似戏谑的说法。
  
  四
  说起江阴人,或许兵荒马乱的年代,真有做强盗这一行的。江阴濒临长江,在没有长江大桥的旧时代,这里是官员、商旅依靠木船过江的重要通道。此处江面宽阔,水流平缓,很适合江匪大盗,在月黑风高时,抢劫商船,杀人越货。久而久之,江阴强盗的恶名,也就流传下来。
  不过,我想,只是几个劫道毛贼,还不足以给江阴按上“强盗”的名号,毕竟他们代表不了大多数江阴人。我在江南生活几十年,深知江阴人与文弱阴柔的江左其他地方的人不同,这里的民风自古剽悍,桀骜不驯,很有些孟子所说的“威武不屈,富贵不淫,贫贱不移”的味道。
  清顺治二年,六月,清军南下,包围江阴城,命令人民剪发。江阴人民高呼“头可断,发不可剃!”拒不听命。此时,江南诸城均开门投降,唯有江阴军民在前后典史阎应元、陈明遇的率领下,坚守孤城,前后八十一日,杀死清军大小王八人及清兵七万五千余人。城破后,军民死战不退,全部壮烈牺牲。清兵屠城,尸首填满街巷。一无名女子,从容不迫,于城墙上题诗一首:
  雪胔白骨满疆场,万死孤忠未肯降。
  寄语行人休掩鼻,活人不及死人香!
  书罢,从容赴死。女子刚烈如此,遑论男儿!
  清兵占领江阴后,派来一个姓方的新县令。方县令命衙门中的文书起草“剃发令”布告。县令刚说出“剃发”二字,文书即将笔扔到地上,高呼一声“就死也罢!”呼啸而去。清军南下,传檄所至,望风披靡。而江阴人的彪悍不屈,令曾一路顺风的清军深受打击,胆战心惊。清廷借此,污蔑江阴人为“强盗”,故而大肆屠城。这大概才是“江阴强盗”的真正由来吧?
  江阴人不仅有威武不屈的气概,还有着富贵不淫的秉性。明人王锜在《寓圃杂记》中记有这样一件事。江阴人焦某,原本是明太祖朱元璋的老朋友。朱元璋屡次召见他,想让他出来做官,他就是不去。有一天,焦某不知道动了哪根筋,忽然就背着酒和鸡,大摇大摆地从只有皇帝才能走的御道,直接闯进了皇宫。朱元璋见他来了,非常高兴,把他带来的酒和鸡收下,交由下人去处理,拿出金、银、角三种腰带任由他选。他选了根角的,太祖皇帝就赏给了他个千户的官当。过了几天,焦某在吃饱喝足之后,径自出城,将冠带往田间的桑树上一挂,像来时一样,大摇大摆地出了城。皇帝老儿,乌纱帽全都不在他眼里。
  正是凭着这样一股彪悍民风,在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江阴人大胆地闯,大胆地试,敢于领天下风气之先,创造了无数个第一。以一个只有七百多平方公里的小小县域,创造的GDP超过了许多国内的省城。如今江阴依旧保持了华夏第一县的美名。
  
  五
  无锡历史上大多数时间,是常州府的一个属县。要说起“无锡贼”倒也不算太冤枉。在某些历史时期,无锡相较常州府的其他属县,确实贼多。自古以来,城圈里有“丐帮”、城外太湖中有“湖匪”,在宁沪之间和太湖沿边则有专事偷窃的“无锡水火帮”。无锡的“水火帮”分为文武两帮,文帮专门暗偷,武帮偷不成就明抢,无锡的“水火帮”当年横行江南各地,无恶不作,臭名远扬。无锡历史上最著名的“贼”偷,一个是上了刑场尚不知悔改,却咬掉了亲生母亲乳头的陈阿尖,另一个是京剧十五贯里闹出人命的窃贼娄阿鼠。据说这两人,时至今日,还是小偷们供奉的贼祖宗。
  不过,在江南,人们说的“无锡贼”可不是这些真正的盗贼,因为绝大多数无锡人都是守法公民,靠的是勤劳致富,而不是歪门邪道。这个“贼”字,应该是我们中国民间汉语中对于某种“极端”的表达方式,比方说“笑死我了”“高兴死了”中的“死”字。表示的是笑到喘不上气来,高兴到了极点,而不是真正的死了。同样“无锡贼”里的这个贼,也是“贼聪明”“贼机灵”“贼会来事”的那个“贼”。
  无锡人在苏南被戏称为“刁无锡”。无锡人在历史上一直有“耕读传家”的习尚,普通农家再穷,也要让孩子读书,由此,无锡人早早地就开启了心智。无锡处于沪宁铁路、公路的中点,有京杭大运河穿城而过,通江达海,交通发达,信息灵通,养成了无锡人善于经商的习性。
  想来,人们说“无锡贼”,这个“贼”字,包含了工于算计,胸有城府,精益求精,足智多谋,善于变通、以柔克刚的褒义,也有见风使舵,迂回曲折、绵里藏针、小气吝啬、口蜜腹剑的隐含义。到无锡来旅游过的人都知道,无锡最畅销的当地土特产叫做“四大皆空”。
  它们分别是空心油面筋,空心惠山泥人,酱排骨和紫砂壶。去了骨头的酱排骨中间也是空的。这四样东西的原材料都不值钱,可无锡人却把它们加工成了畅销四方的土特产,反映了无锡人特殊的思维方式和敛财手段。
  中国古代最成功的商人应该首推范蠡。据说他在助越灭吴后,弃政从商,聚财千万,号称陶朱公。他不是无锡人,却与西施隐居在无锡的五里湖上,在无锡留下许多佳话传说。无锡至今还有蠡湖、蠡桥、蠡巷、蠡园等。无锡许多地方至今依然流传着“种竹养鱼千倍利,感谢西施与范蠡”的民谚。范蠡留下的经商意识,千百年来,早已刻画进无锡人的骨子里。无锡人评价一个人,不说好不好,而说“有交易”“没交易”。无锡人的精明,工于心计,全都体现在“交易”里。
  正是这种“贼聪明”“贼机灵”“贼会算计”的贼劲头,成就了无锡人在商业和经济发展上的成功。无锡这座只有四千六百多平方公里的小城,成了中国民族工商业的摇篮,成了中国乡镇工业的发祥地,成了如今超越特区深圳人均GDP中国第一的城市。
  无锡人的“贼”还体现在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韧性里。改革开放初期,无锡乡下的泥腿子们,为了创办、发展乡镇工业,创造出了“踏尽千山万水、吃尽千辛万苦、说尽千言万语、历尽千难万险”的“四千四万”精神。正是这种咬住发展不放松的“贼”劲头,让这座不起眼的小城,在没有享受国家特殊政策的情况下,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明星城市。
  无锡人的“贼”,不仅仅只是工于算计,知道自己要什么,更体现在他的审时度势。清末民初,中国沪上最大的资本家荣氏家族,靠着对国内外经济形势的深度分析,在荣宗敬、荣德生兄弟的率领下,历经数十年打拼,成了世界闻名的“面粉大王”“棉纱大王”,面粉产量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已占据国内市场的三分之一。
  新中国建立,荣家的新掌舵人荣毅仁,率先响应“公司合营”的号召,将荣氏二十多家家族企业,全部无偿交给国家,出任纺织工业部副部长。改革开放后,荣毅仁出面组织中信公司,在经济上取得巨大成功的基础上,在政治上也获得无上荣光,出任国家副主席。他的人生格言是:“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荣毅仁的人生格言里,体现出无锡人经世致用的大智慧。
  世居无锡荣巷的荣氏家族,是无锡人中善于深思熟虑、审时度势的典型。当年他们将荣家老宅中最宽敞、最精美的房居腾出来给驻军军部住,由此,在那场史无前例的大破坏中躲过一劫。如此,才有了今天旅游者眼中的荣氏老宅。荣家人是典型的江南资本家,却有着强烈的爱国情怀,他们始终将产业报国作为经营产业的终极目的。所以,总是能勇立潮头,跟上时代的节拍。
  无锡人一方面将一点点大的小笼包子,卖出了北方龙凤大包的价钱,将空空如也的清水油面筋,变成了上海人送礼的佳品。另一方面,无锡人又做出了中国潜水最深的“蛟龙号”“奋斗号”潜水器,世界上计算速度最快的“太湖之光”超级计算机。无锡人的“贼”心思不仅用在了赚钱上,更是用在了为国争光上。这样的“无锡贼”,“贼”得可爱,“贼”得体面,“贼”得光荣。
  “江阴强盗无锡贼”。褒乎,贬乎?您自己读罢,自己想。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在农村的“两级”委员会干部成员中,调解员这个职务实在普通的不算什么,既不是官,又没有权,动不动还得罪人,尽干些吃力不讨好的事,但这个工作又必不可少,非常重要,所有的民事纠...

秋色斑驳,时光微凉。清风萧然,落叶愈加匆忙。寂寞小城,远离夏日的繁华与绚烂,一切变得柔和而冷清起来。 秋风吹乱了心绪,眼前的景色变得熟悉而又陌生。当你感到孤独的时候,内心空虚...

一 在我家乡的土崖、沟畔边,到处都可以看到一种耐旱的植物。它的枝叶间长满了尖锐的刺,浑身挂满了红红圆圆的果实,看着非常诱人,这种果子就是酸枣。 我第一次吃酸枣,那种酸酸甜甜的...

又到年关,街道繁华若市。夕阳将行人的影子拉得很长。这条街很长,很喜欢它修长的身姿,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我们还碰到一起办年货,一起游走街头。时间过的真快呀,转眼间你离开这座城,...

一次次的努力,跌倒,爬起,心有阳光便无畏风寒!曙光来临前,我用沉寂的心态和略显平庸的眼神凝望,我那故去的亲人,努力拼搏过的村庄,解决了生存问题的土地,那座被我遗弃在家乡的老...

如果这一生我只读一本书,那这本书一定是《生命沉思录》,许多大家都对这书给以特别高的评价。 《生命沉思录》一共有三本,每本都不同,每本都对生命进行着沉思,每一本书都有着浓郁的墨...

最近被陆羽《茶经》中的美学思想深深吸引,洋洋七千字的鸿篇巨著,除了科学严谨的专业性,博大精深的文学性外,我更向往陆羽对生活的那一份独特审美与悠然诗意。 住在文学泉道几十年,却...

忽闻岭上秋风劲,瓜果梨桃醉满坡,人间最美是秋锦,菊桂飘香花似雪。 中秋的清晨,朝露轻轻地点缀在秋花、草坪上,露珠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不禁使人顿觉舒畅清爽,心旷神怡。 那镶着银边...

一 昨夜下了雨,晨起,有人说:沟满壕平。立时,心里一阵翻腾着,回忆扯着思绪,非让你思呀念呀,回忆不可呢。脑海里涌现出儿时在家里时,村庄四周的壕沟来。那就是下雨后,冲出来的一个...

“云想衣裳花想容”,女人天生爱美爱衣,女人天生对衣的嗜好使世界色彩缤纷。衣让女人美,女人也因衣俏丽,添活力韧性。对许多女人来说,女人最美的衣衫永远是下一件。对我而言,最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