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家地处黄土高原,四季干旱少雨。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为了储存生活用水,每家每户都要挖一口水窖。
  我家那口水窖当初挖得比较浅,也储存不了多少水,勉强够全家的生活用水。水窖处在大门口,用砖和水泥裹制而成,活像个大水瓮。
  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为了维持生计,免不了要养些家畜和家禽。我们家的几只鸡都是散养着,院子里经常留下它们的粪便。母亲早上起来打一盆窖里的水洒扫庭除,接着给院子里的花草浇水。看着干净整洁的庭院和张开笑脸的花儿,顿感神清气爽,也预示着新一天的开始,连心情也是美美的。
  家里养着几只羊,父亲每天晚上放羊回来,总会先从水窖里打一桶水,倒进一个大铁盆,羊儿喝足水,舒舒服服卧在父亲为它们铺垫好的圈舍,安安静静休息了。忙完了羊儿,父亲又随手拿起扫帚,清扫院子。被羊践踏过的院子一片狼藉,羊毛蹭得散落一地,犹如飘飞的柳絮在空中起舞;羊粪蛋滚得到处都是,活像一颗颗黑珍珠,还有羊儿喝剩下的水也要清理一下。忙完这一切,父亲才开始洗手歇息。
  水窖里的水主要来源于雨水、雪水和灌溉水。雨雪来临之际,母亲将院子清理一遍,以便让干净的水顺着地面流进水窖。
  每到春灌或冬灌季节,村里家家户户都要浇地,除了给地里的庄稼浇水外,还要给家里的水窖灌水。大股的水流顺着门前的水渠浩浩荡荡飞奔而来,溅起一尺来高的水花,唱着歌儿,齐头并进,流入各家水窖,也滋润着人们的心田。
  水流顺着我家门前入水口淌进水窖,不到半个小时,水窖就会被灌满。水面会漂些树叶柴禾,还有些许小树枝。每当这时,父亲总会拿来一个大笊篱,跪在水窖边,挽起袖子,伸长胳膊,用将水里的杂物捞出来。然后再铲来一铁锨白石灰撒进水里,以此达到杀菌消毒的效果。两天后,窖水经过沉淀会变得非常清澈,就可以放心使用了。
  相对于灌溉水,雨水能稍微干净点,但总会夹杂着一些羊粪蛋和鸡毛。有时遇到暴雨天,父亲放羊回来还没来得及清扫院子,瓢泼大雨倾泻而下,羊儿们挤破头往羊圈里挤,地上的羊粪蛋就会被一股股水流冲进水窖,还没顾得上打捞父亲就被淋成落汤鸡,只好等雨小一点时再去用笊篱将羊粪蛋打捞出。如果不及时打捞,那些羊粪蛋就会在水里膨胀、化开,想想都觉得恶心。但那时只有及时打捞,根本顾不了那么多,有水喝就已经很不错了。
  外爷和我开玩笑说:“喝了羊粪蛋水身体长得壮实!”“哈哈!真是这样吗?难不成我跟地里的庄稼一样,需要肥料和水吗才能长高吗?”我那时啥也不懂,只觉得全家人没灾没病就是最好的生活。
  最干净的水莫过于雪水了。白雪皑皑的冬天,树上、房子上压满了积雪,地上也铺了厚厚的一层。这个时候,我们全家齐动手,将还没有踩过的白雪用铁锨铲成一堆,装进水桶,倒进水窖里。刚倒下去的雪和水窖里的水融为一起,很快就化开了,分不清雪和水了。
  倒进水窖里的雪看着挺干净,不需要过滤。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会适当地撒上一点白石灰,那样食用起来也更放心。
  水窖里的水一年四季都不会干涸,时刻供应着家里饮用水。有时为了节省水,每到下大雨时,父亲总会将桶放在屋檐下,盛接从房檐上流下来的雨水,可以用来淘菜洗衣服,减少水窖用水,也可以降低灌水的费用。那时家里人总是省吃俭用,舍不得浪费一滴水。
  有时和小伙伴们玩耍时玩累了,凑巧碰到父亲打水时,就会趴在桶沿上大口地喝几口。刚从窖里刚打上来的水,冰凉爽口,甘甜润肺,让人一下子爽到心底。
  记得十岁那个暑假,我放羊回来,热得满头大汗,口干舌燥,嗓子直冒烟。父亲刚从窖里打上来两桶水,还没来得及倒入盆中给羊喝,我就迫不及待地趴在一只桶上“咕咚咕咚”地喝个起来。父亲赶紧上前制止:“热天出汗不能喝凉水!”边说边拽我的衣服,我那时干渴难耐,哪顾得那么多呢!还是继续“咕咚咕咚”地喝个不停,父亲根本拽不开我。
  羊儿也蹿过来跟我抢水喝,只见它头一低,使劲顶了我一下,一下子将我顶到了一边,还差点把我顶到窖口边,父亲赶紧一把拉住我,我才幸免向窖口边倾斜,坐在地上半天起不来。虽然全身上下瞬间清爽无比,但肉体上的疼痛又占了上风,我呲牙咧嘴,唏嘘不已。
   此时,父亲见我坐在地上捂着屁股呻吟着,气得大声吆喝着,赶紧用鞭子驱赶羊儿,将水倒进大铁盆,羊儿们转身又去盆里喝水。望着它们挨挨挤挤的样子,我真想给它们几脚,无奈我屁股疼,连站起来的劲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羊儿们饮水逗趣。
  羊儿们喝足水,蹦蹦跳跳撒着欢儿进入羊圈。我也被父亲慢慢搀起。还好,只是顶到屁股,要是顶到腰部,得好长时间才能恢复。
  我的屁股还没好利索,胃又开始疼痛起来。母亲得知我是因为出汗喝凉水才胃疼,赶紧给我倒了杯盐开水,让我趁热喝。盐水下肚,没过几分钟,胃就奇迹般地不疼了。我笑着对母亲说:“你真是神医,喝杯水都能治病。”母亲笑着说:“我哪是神医呢!刚开始你出汗猛喝凉水,会刺激胃,胃会受不了的,才会剧烈疼痛。喝了温盐水,胃就暖了过来,就不疼了。”虽然母亲说的让我似懂非懂,但那杯水的确治好了我的肚子疼。
  “吃一堑,长一智”,那件事给我敲响了警钟。之后我再也不敢在大热天出汗喝凉水了。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和阅历的增多,才渐渐地明白了其中的道理,甚至还懂得了在热天喝凉水不仅会伤及脾胃,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
  时光荏苒,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老家的水窖,经过那次村庄搬迁,渐渐消逝在人们的视野中,随之而来的是洁净方便的自来水。水窖演绎了诸多生动有趣的故事,永远定格在记忆深处,清澈透亮,终生难以忘却。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次次的努力,跌倒,爬起,心有阳光便无畏风寒!曙光来临前,我用沉寂的心态和略显平庸的眼神凝望,我那故去的亲人,努力拼搏过的村庄,解决了生存问题的土地,那座被我遗弃在家乡的老...

如果这一生我只读一本书,那这本书一定是《生命沉思录》,许多大家都对这书给以特别高的评价。 《生命沉思录》一共有三本,每本都不同,每本都对生命进行着沉思,每一本书都有着浓郁的墨...

最近被陆羽《茶经》中的美学思想深深吸引,洋洋七千字的鸿篇巨著,除了科学严谨的专业性,博大精深的文学性外,我更向往陆羽对生活的那一份独特审美与悠然诗意。 住在文学泉道几十年,却...

忽闻岭上秋风劲,瓜果梨桃醉满坡,人间最美是秋锦,菊桂飘香花似雪。 中秋的清晨,朝露轻轻地点缀在秋花、草坪上,露珠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不禁使人顿觉舒畅清爽,心旷神怡。 那镶着银边...

一 昨夜下了雨,晨起,有人说:沟满壕平。立时,心里一阵翻腾着,回忆扯着思绪,非让你思呀念呀,回忆不可呢。脑海里涌现出儿时在家里时,村庄四周的壕沟来。那就是下雨后,冲出来的一个...

“云想衣裳花想容”,女人天生爱美爱衣,女人天生对衣的嗜好使世界色彩缤纷。衣让女人美,女人也因衣俏丽,添活力韧性。对许多女人来说,女人最美的衣衫永远是下一件。对我而言,最美的...

一 那只蛐蛐没经过我们同意就跳到我们家里来了。 那时候电视的声音很大。我问老张明天几点做核酸,他说群里没说。他一直盯着群消息。疫情来了,小区群成了最及时的信息发布中心和最有用的...

一. 华夏中国具有七千余年的农耕文明,培育谷粟稻菽解决了温饱,养活了芸芸众生,在这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牛可是人类最忠实的伙伴与朋友。中国先民很早就开始驯养牛、马等牲畜,进行耕田...

早上五点半起床,洗漱完毕,我去厨房打了稀饭,配上芥菜丝,拿了一个煮鸡蛋,一个热馒头。马工母亲笑望着我说:“你恁廋,多吃一个馒头,吃得太少了!” 我笑说:“够了,我也不干活,少...

一 中国的古典诗词,有一大半是吟咏离绪别情的。而经典的离别场景大都发生在秋天,秋叶则是点缀其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比如:“荒戍落黄叶,浩然离古关。” “秋别冬临叶儿黄,一夜狂风呼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