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阳县高级中学:吴杰明王诗凡微信:w13851148160
  
  十多年前,作为三峡移民,我随父母来到了黄海之滨的有爱小城射阳。按照一起来到射阳的各位乡党们的说法,射阳是我们的“第二故乡”通常的说法,可我更愿意说“射阳是我的又一个故乡”,因为我真的不愿意把射阳排在“第二”的位置上,在我的心目中,她与我的出生地一样的美好而贵重。
  我出生在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秭归县的一个山间小村庄里。记忆里的十五年前,家乡的村民喝的都是纯天然的山泉水。村民们在沙土松软的背阴处挖一个大坑,经过一夜的渗透,第二天清晨就有了汪汪一池清澈的山泉水。由于那时的工业污染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小水池里的水可以直接饮用。全村人都靠着家家户户宅院旁边自挖的小水池吃喝,有时几户人家集中起来挖一个大水池用来洗涤衣物。可怕的是:夏季一遇到暴雨天气,山洪冲下来,大小水池便都荡然无存了。村民们没有了生活用水,便都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了。那时候,谁都没有见过自来水。在大家的心目中,自来水应该算是奢侈品吧!
  我老家的背后就是一座山,不算很高。但满山的松树黑压压的一片,可耕种的土地很少。往山里走去,地上铺满了枯枝败叶,杂草丛生,连实实在在的落脚地儿都没有,那时候的村民们真的是在夹缝中求生啊!
  可在我的“又一个故乡”射阳就不一样了。我的“又一个故乡”射阳这几年可是一天一个样,旧貌换新颜啊!巨大的变化与富足的生活令人感慨万千。
  家家都用上了自来水;雷雨天气不用怕断水断电了;
  有了冲水式马桶,屋子里不再是臭气冲天了;
  简易的茅屋改建成了三四层楼的小别墅;
  村里的娃娃上学,不用家长们来回接送,天天定时定点有校车接送;
  镇上开起了超市,村民们用了上只有在电视上才看到过小推车,自由选购他们看中的货物;
  一直在我家门口住着的邋里邋遢的“扁担”刘二早就还清了陈年的欠债,还成了远近闻名的养殖专业户;
  最可笑的我们老家的邻居“老憨”。“老憨”其实不叫老憨,“老憨”太老实了,用我们老家农村人的话说,他就是那种砍倒了树捉乌鸦的人。“老憨”这两年手里也攒了一些钱,在村子西头盖起了三层的小楼房。我听说,最近还要在村办厂投资参股,眼看着就是人人仰慕的“老板”了。
  外公外婆来射阳探望我们一家人,见了我们,高兴地说说,“现在条件我们的老家,生活条件也变好了,大家都是衣食无忧,喜乐永年啊!是国家的政策给了咱们优惠,咱们无论啥时候都不能忘记了党的恩情和国家的好呀!”
  是啊!听外婆说,咱村十多年前还是一个贫苦落后的小山村,到如今一跃成为远近闻名的富裕村。清明前后,山坡地上茶园里人山人海,人们欢天喜地地采摘春茶,煸炒成成品,为人们带来了美满幸福的生活。金秋时节,脐橙成熟,馨香扑鼻,大人小孩扶老携幼、喜笑颜开,远近客商,你来我往,乡邻们的辛勤劳动换来了一张张簇新挺刮的钞票。村民人人有饭吃,家家有余钱,闲下来的时候,就去长江边上钓钓鱼,喝喝茶,一派雍容气度,过的是闲云野鹤般的神仙生活啊!
  每每进城,看见城里的高楼大厦、通衢大道,我的心里就美滋滋的。祖国的天南地北、沿海内地都是一派欣欣向荣的美好景象,经济迅猛发展,人民富足安乐,我的心底总会不由响起一首歌的旋律:“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共产党他辛劳为民族,共产党他一心救中国”。我想:没有共产党,没有新中国,就没有咱们老百姓今天的好生活啊!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搬到浐灞半岛已经三年了。两河夹一岛,出小区南门右手浐河左手灞河,沿着河,向北,大概走两三里路,过了彩虹桥,就是半岛的收尾,两河交汇处。早晚晨昏,我常在浐河或灞河岸边走走,...

1.编织花 在窗台,迎接每天第一缕阳光。 永远笑着,用金黄的灿烂。风再大,吹不动几枚叶片的绿色。即使风雨如晦,也不眨眼地凝望天空,视线沿着太阳的方向。从太阳的角度来看,是这间居室...

一 凉风起,秋意渐浓,桂花应时而开。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弥漫着桂花的清冽幽香之气。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满树的桂花欣然怒放,似乎在一夜之间,其貌不扬的桂花树枝桠间冒出许多黄色的小“...

一 我有三个舅舅,他们都已经去世了,我很怀念他们,尤其想念二舅,二舅一直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对我特别的亲。 大舅比妈大,大几岁,我不知道,估计有三四岁吧,那时候是七十年代,家...

父亲15岁跨入铁路部门。在巡道工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3年。父亲也因此而修炼了轨道般的精神。顽强、坚韧、不屈不挠这些词用在父亲身上,也无法表达我对父亲的敬佩。 七十年代,父亲用一个月不...

万籁尚在沉寂,晨曦未曾闪亮,红彤彤的喜字就开始贴起。在乡村,由村口往村庄,从大街到胡同,由远而近向里延伸,迎头见喜,抬头见喜,一个个洋溢着中国红色彩的喜字静静等着新郎新娘一...

我所在小区的建筑都是小低层,人口密度自然不高,平日里都是各忙各的,见了面点个头即算是招呼,在这个环境里,彼此之间少了交流沟通,说各自关着门子朝天过也未尝不可。 我的邻居是北京...

鹅的世界很精彩,有很多不为我们熟知的故事。面对鹅的世界,我禁不住想到人类,相形之下,我觉得我们有时渺小,不如鹅。 一 小时候,我家养了很多鸡,很多鸭。我每天早晨都是在鸡的“喔喔...

一,戈壁之根 一颗流星,从浩瀚的远空冉冉划过,一地的落红,映暖了一地的秋沙,逆势而上的骆驼,在海市蜃楼的背景里,映衬着你昂昂挺立的骨骼。 戈壁浩瀚,大漠无垠,你站在大漠与戈壁交...

秋分是个节气,二十四节气中第十六个节气,此时太阳到达黄经180度。过去,中国是个农业社会,黄土地里刨食,“春得一犁雨,秋收万担粮”,靠天吃饭。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为了不违农时,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