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是杭州古镇地名,留下街道位于西湖区西部,历史文化悠久,南宋高宗曾欲在此建都,“西溪且留下”一语,成了“留下”的镇名。
  我这里所说的,正是杭州的留下也。
  尽管,此事早就过去了近20余年,然而,我还是记住了,且记忆犹新、历历在目,仿佛昨日一般呀!
  那年,我还在复旦,为管理学院的老教授张老师开车(文秘/办公室/打杂/等等/)。这是一个周末,在我送张老师回家的时候,突然,他就通知我了:
  小牛,明天我们去杭州啊!
  明天?
  是的。
  几点?
  早一点去吧,7点。可以么?
  可以。
  只是……
  只是什么呢?
  张老师,您应该早一点通知我呀!
  为啥?
  这样,我好做些准备呀!
  噢……这还有啥可准备的呢?
  哦,对不起啊!张老师,一定要准备的。您比如:加油;您比如:车辆的保养和检查工作了等等。
  为啥?
  要跑长途呀!尽管,杭州不是最远。我也不知去过多少次了。不过,每次跑长途之前,我都要进行检查和保养的。这,也是成本核算和风险核算的呀!这,更是对您负责、对车辆负责,对道路负责,也是对我和我的家庭负责呀!您说:对不?
  噢……张老师,似乎听明白了。有些个后悔了。
  不过,不要紧的。我把您送到之后,我去加油、再做一下检查和保养。然后,给您停好了,我再回家了!
  噢……那个太不好意思了!
  没关系的。应该的。这,都是我的工作呀!其实,我的心里是甚火的。为何?为何不事先通知与我呢?早一点通知,那么,至少我的心理就做好准备了,且这是我的一贯驾车和工作风格:不开不保养车辆的,特别是长途!没有办法的,这也是老教授的工作作风呀。没事的,随他去吧!他不说,肯定有他的道理的。我,不会去计较的。还好,还有时间,也就有了补救的办法了。我把车辆保护好,就可以了!旁的,等到了之后,再说吧。
  到了之后,我就告诉张老师:等您知道了地方和线路图,最好发我一下。我可上网再查实、核实一下。这样,开起来就心定了,也安全和顺利多了!
  好的。我知道了。辛苦你了,谢谢,小牛!
  没事的。应该的!道别之后,我就以最快的速度开至加油站了。随后,返回来,停到他家的地下停车库里,由我自己来做了。有啥办法呢?没有办法的呀!没有办法,就是最好的办法么?是的。好在,我在修理厂做过,或多或少地还是知道一点点的基本常识的。
  于是,我就先打开了引擎盖:机油、防冻液和皮带等等都查查看;还是可以的,问题不大。还有四个轮胎气压,以及,所有的灯光等等。最后,才是方向和制动踏板等等了。噢,对了,还有最最要紧的,我再查看了一下:灭火器和警示三脚架了。都有、都在和都齐全的。之后,我这才放心地骑车回家了。
  到家后不久,张老师就给我发信息了:
  沪杭、杭州绕城(西)、留下下……噢,知道了。多谢!我也立马就给回了。
  次日一早,6时许,我就出发了。尽管,路上仅用半个小时就到了。为何?我一定要早到的。这,也是我的驾车习惯和工作作风了。这样,再检查一下车辆,然后,再清洁一下车辆,最最主要的心定了许多。不论为谁开和我自己开车了。早到、等他,都是我的习惯。还有,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是的,这更是我为人的一个最最进本的原则也!
  6:45许,正当我开上地面、停在张老师家楼门口,还在为车辆保洁时,本市某报的胡总编来了:
  牛师傅,早啊!
  早啊!胡总,您也去呀?
  对。张老师叫我一道去的。
  噢,好的呀!您请吧——于是,我拉开副驾驶,准备给他让座?
  不要!我就坐在后排吧。
  噢,后排……那是张老师坐的。
  我知道。于是,胡总就将自己的手提包放到了后排。随后,掏出一支中华烟丢给我。
  噢,多谢!胡总,我不抽烟的!其实,我是抽的。因为张老师不喜欢烟味,所以,在他面前和车内,以及,公司里,我都是从来不抽的。
  噢……不抽,好呀!我是戒不掉了!
  没事的。您抽吧——
  好!我在外面抽了。
  7时许,张老师准时下来了。于是,我就发号施令了:
  张老师、胡总,都好了么?
  好啦。
  好了!
  那么,我,开了!
  开吧!
  开吧——
  于是,我以最快的速度开了。为何?我知道、深深地知道:尽量尽早尽快地出城了!否则,赶上出游的车辆,那么,堵车就很厉害了。一个小时都出不了城呀?
  不过,很快,不到一个小时,我就到达了枫泾。我问他俩:
  张老师、胡总,要停一下么?
  最好停一下吧!胡总先说了。
  对,还是停一下吧!张老师,也附和着。
  好嘞!于是,我很快就进了服务区了。
  您二位先去吧!我再等一下。
  好的。谢谢!
  好的。牛师傅!多谢。
  不客气、不客气。应该的、应该的!等他俩完事之后,我也去“歌唱”(方便)了一下啊。返回之后,我们再次上路了。
  一路上,他俩聊的甚欢,我不会插嘴的。我连听都不去听了。这,也是行规呀。等到他们问时,我再搭话了。我尽量把车得开稳、开好,就是了。我知道、深深地知道:安全,那是永远都是第一位的!每次的出车和动车,特别是长途,那是一定要格外当心的,千万千万不要留下什么事故、违章和遗憾了!我尽量集中精力开车了。为何?我深知驾车的危害性了。
  由于张老师给我地址了,于是,我就驾轻就熟了。尽管,系第一次来,但是,我还是像老朋友那样,熟门熟路了,一点儿都没有多走冤枉路、径直地开了过去。从沪杭、环城和留下下来之后,向北、向东转几个弯,就到了青春宝的大门口了。
  这时,在杭州某知名大学的教授小付、也是张老师带的博士生,已经在大门口等候了。不久,保安就把我们放行了,给我指定了停车地方。
  走吧,一起上去吧!张老师邀请我了。他不邀请,我是从来都不去的。随后,我们就进去了。
  等一下吧!冯总很忙的,正在接待贵宾呢!秘书,将我们先领到了一间会议室里。并告诉我们。
  噢,此时,我才搞清楚了……随后,我轻声地问小付了:
  为何而来呢?
  为了写书呀!怎么,张老师没有告诉您么?
  没有。
  噢……小付,也就不语了。
  不久,我们就被秘书带进去了。这是一间很大很高的会议室?
  冯总,身材颀长、特别的健谈;尽管,早就过了古稀之年,但是,头脑,特别的清楚;思路,特别的清晰了;反应,奇快呀。不过,有一点,就是特别的疲惫了?还有,那脸色也不是最好,有些个灰暗了?这是操心和没有休息好的变现了。这一点,我是特别担心了。
  冯根生(1934年7月29日—2017年7月4日),曾任中国(杭州)青春宝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正大青春宝药业有限公司总裁,副董事长,全国首批执业药师,高级经济师。
  冯根生从事中药生产制造、管理53年,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劳动模范,全国医药系统劳动模范和浙江省劳动模范,是首届全国优秀企业家和中共十三大代表,并获得中国经营大师、中国企业技术经济大师、全国优秀经营管理人才、全国医药行业优秀企业家、浙江省突出贡献企业经营者等多项荣誉称号。2015年10月24日,被聘为浙商总会第一届理事会顾问。
  2017年7月4日凌晨逝世,享年83岁。
  其实,之前,我是通过央视二套《对话》栏目,知道冯总的事迹的。冯总特别的直白、开门见山了:
  哎呀,张老师啊……还写啥书呀?不是你老教授来,我见都不见了!随后,他叫秘书给我们每人一本《国药冯》/(新华社记者/孙春明著)。于是,我随手翻了翻。
  旁的,我几乎都忘记了。不过,有一句话,我还是记得真真切切和很清楚的:
  杭州市,换了十任市长。可我,冯根生还在!
  多么掷地有声的誓言呢……是的。一个人的脾气性格,决定了他的一生呀?
  午饭,我就不赔你们吃了。我的秘书会安排的。
  是的。我们的午餐,就在他们的食堂里面吃的盒饭。之后,在他们的宾馆内休息。
  这时,我才有机会和小付多说几句了:
  张老师没有告诉你?
  没有。
  噢……知道了。
  你们在写什么书?
  《冯根生的难题》。
  噢,他同意么?
  他,特反感的。
  噢……都是张老师在写的么?
  不是。都是我写的!请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呀……牛师傅!
  知道了。不会的。你就放心吧!随后,我就问她了:
  你怎么到杭州来了?
  我爱人在这边呀!
  噢……
  以后,您来杭州,就来找我吧!
  好的,我知道了。不过,我的小姑,也在杭州呀……
  噢,那您去看她么?
  不去了。没有时间了!
  ……
  下午,冯总,还是很给张老师面子的,又和我们聊了一会儿。不久,就又去接待去了……望着冯总疲惫的背影,我是特别的内疚、伤心和不忍心呢?这样的老人,还要这么忙碌,那么,这到底是为了什么的呢?还有,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还在前行、一直在前行的呢?还有,他的儿孙们呢?还有,他要给我们都留下了什么的呢……正如他们公司的名字?青春宝?是的是的。此时此刻,我想到了许多许多?
  接下来,秘书还带我们参观了一间自动化车间,以及,中泰合资的企业等等。最后,秘书还送给我们每人一袋青春宝的礼盒。
  多谢!多谢!
  随后,我们和小付挥手道别之后,我们就上路了。我就安全、顺利和原路返回了。
  那么,今晨,在我的记忆里,我还留下了什么呢?
  
  这就是:
  青春永远不会老,
  冯老倒下也是宝?
  为国为民为大家,
  人民铭记绝不倒!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搬到浐灞半岛已经三年了。两河夹一岛,出小区南门右手浐河左手灞河,沿着河,向北,大概走两三里路,过了彩虹桥,就是半岛的收尾,两河交汇处。早晚晨昏,我常在浐河或灞河岸边走走,...

1.编织花 在窗台,迎接每天第一缕阳光。 永远笑着,用金黄的灿烂。风再大,吹不动几枚叶片的绿色。即使风雨如晦,也不眨眼地凝望天空,视线沿着太阳的方向。从太阳的角度来看,是这间居室...

一 凉风起,秋意渐浓,桂花应时而开。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弥漫着桂花的清冽幽香之气。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满树的桂花欣然怒放,似乎在一夜之间,其貌不扬的桂花树枝桠间冒出许多黄色的小“...

一 我有三个舅舅,他们都已经去世了,我很怀念他们,尤其想念二舅,二舅一直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对我特别的亲。 大舅比妈大,大几岁,我不知道,估计有三四岁吧,那时候是七十年代,家...

父亲15岁跨入铁路部门。在巡道工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3年。父亲也因此而修炼了轨道般的精神。顽强、坚韧、不屈不挠这些词用在父亲身上,也无法表达我对父亲的敬佩。 七十年代,父亲用一个月不...

万籁尚在沉寂,晨曦未曾闪亮,红彤彤的喜字就开始贴起。在乡村,由村口往村庄,从大街到胡同,由远而近向里延伸,迎头见喜,抬头见喜,一个个洋溢着中国红色彩的喜字静静等着新郎新娘一...

我所在小区的建筑都是小低层,人口密度自然不高,平日里都是各忙各的,见了面点个头即算是招呼,在这个环境里,彼此之间少了交流沟通,说各自关着门子朝天过也未尝不可。 我的邻居是北京...

鹅的世界很精彩,有很多不为我们熟知的故事。面对鹅的世界,我禁不住想到人类,相形之下,我觉得我们有时渺小,不如鹅。 一 小时候,我家养了很多鸡,很多鸭。我每天早晨都是在鸡的“喔喔...

一,戈壁之根 一颗流星,从浩瀚的远空冉冉划过,一地的落红,映暖了一地的秋沙,逆势而上的骆驼,在海市蜃楼的背景里,映衬着你昂昂挺立的骨骼。 戈壁浩瀚,大漠无垠,你站在大漠与戈壁交...

秋分是个节气,二十四节气中第十六个节气,此时太阳到达黄经180度。过去,中国是个农业社会,黄土地里刨食,“春得一犁雨,秋收万担粮”,靠天吃饭。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为了不违农时,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