壬寅八月既望,实在憋不了了,天再燥,也要去山岭透透气。于是去微信群呼朋唤友,老夏(姓夏,名建良)说,去嵩岭山躲躲秋老虎。
  清晨,像往常一样,草木连一滴露珠都没有。黔城,已连续两个月多没下雨了,泥土,像窑烧过似的。我们一行9人,两辆车,之洪江镇嵩岭山脚,已是9点16分。
  车驻烈士纪念亭附近,一弧形休闲长廊,聚不少音乐爱好者。周遭,杂木颀长,叶儿稀疏。也许季节到了,也许长时间缺水。长廊坐满男男女女,全是中老年人。唱的唱歌,和的和弦,听的聆听,仿佛在开演唱会。我立旁侧,欣赏,有广州公园里老年业余合唱团的味,但其专业程度要逊色一点。
  我们没走大路,选一小道爬。说是小道,雨天也不会泥泞,水泥阶梯,还有个响亮的潇湘登山步崖的名字。道旁,根系发达的树,枝叶还是很茂盛。阶梯上,尽是些枯枝皂叶,很阴凉。老夏,叫大家顺手拾根棍子做拐杖,说登崖可省力。也许是很久没爬坡,膝盖有些紧,拄拐的确轻松许多。黄茅,在我心里,生命力是极顽强的。今日观之,它也已失去了往日的水灵,容颜蜡黄。蕨类植物,早已受不了这天干地燥,昏死去了,如火燎一般,估计明春才能缓过气来。小明(姓向),不愧是登山协会的,着五指时髦登山鞋,背一野游包,配上红红的T恤,很精神。老夏的小连襟,光头,是个老板,着一件灰色T恤,戴副眼镜,看样子也是常户外运动的。
  望江亭,有一翁,也是光头,赤裸上身,在单脚健身。老夏热情的与之招呼:“今日又碰上您老,什么时候上来的?”“比你们早一小时。”此亭在山脊,左手边可观碧透的沅水,右手边可赏清幽的巫水,还能俯视洪江镇全貌。老夏说:“他每星期要与夫人来爬山,几乎每次都能遇见他。说他有七十多了,但看上去不过六十。”我心想,生命在于运动啊,锻炼可以让年龄变小。右手边山湾,传来悠扬的歌声,仿佛与弧形长廊合唱团是对称的,但他们互不干扰。从悦耳角度看,山湾的是乎更动听些。
  望江亭以上,路更峭,斑驳的日影洒在身上,不燥热,但额头汗珠连连。老夏回头看着我说:“友友,头发尖都冒水了。”“是啊,太陡了。”一路上,还有老夏妻和他三个姨妹相伴,说说笑笑。阶梯上的青苔,干绿如蓬,有松毛杂叶相陪,死去也心甘。偶见一枝青蕨,招摇点缀,让游客知道,阶梯还有活物。
  汗珠,已浸透了T恤,终于看到了希望,可触高高的电势差转塔。老夏说:“友友,这山就是老鸭坡。”塔下的砖屋平房,引起了小明的注意。房间没锁,都敞着。被褥,电视机,还陈设在房间。看样子,仿佛昨日还有人住。小明对此引发兴趣,说把这里稍加打理,是个养老的好去处。晚上,月下几人小酌,那将是何等的惬意。小明幻想他日小住,有打油诗可证:
  明月来日有,月下喝小酒。
  青山空气新,不怕平房旧。
  聚会老鸭坡,举杯高声吼。
  不怕惊仙人,快乐天天有。
  我沉浸在小明的月下小酌,随口胡诌:“明月亮,爬过窗,祥瑞洒在窗台上;满月里,倍思量,酒香浓烈情韵长;水朦胧,山叠嶂,水天一色寿无疆;月越圆,花越香,老鸭坡上喜洋洋。”
  蓝天白云下,放眼洪江镇,尽收眼底。沅水和巫水,像两条玉带,在山脚打了个“丁”字结。几道长虹,连着几岸民居。民居,傍山而建,参差错落。老鸭坡上,许多杂木已奄奄一息,再不下雨,恐怕要被淘汰出局。
  老鸭坡,右侧道略上走山湾。一路杂木,看去还很茂盛,但也遮盖不了枯枝败叶。此情此景,真的感到可惜,如有水,它们定能起死回生。过山湾,踏岭上,下坡,树木阴翳,很清幽,已不再汗如流水。
  下坡,比上坡轻松,老远就见对面山上有座庙宇,辉黄高大,指示牌书“华严阁”。路边的太阳花,见了这火辣辣的太阳,一个个耷拉着耳朵,神色慌张,丝丝颤抖,如年老色衰的琵琶女。
  华严阁,有四个阁和四条长廊,它们把菩萨大殿环抱着。蓝檐红廊牵着黄檐红阁,呈方形,着色基调,黄红为主。进门那阁,内陈茶具,一看就是个茶室;朝左手边长廊走,之第二阁,老远就看见了锅碗盆罐,不用猜,就知是厨房;继续沿长廊走,至第三阁,亭里几个落地式乐谱架,不用你细思,就知是音乐室;继续走长廊,到第四阁,大门紧闭,是间杂物室。杂物室至茶室的长廊,有大殿荫庇,坐满了闲人。穿花裙子吹箫的女士,呜呜然,宛转凄厉;拉家常的翁妪,叽叽喳喳,谈天说地;还有在两柱间吊床躺平的老头,悠闲的嘴里念念有词。他们神态各异,清闲,一看就知是这里的常客。
  大殿内,气势恢宏,空灵肃静。拜菩萨的,少不了叩头作揖。
  出华严阁,继续沿山脊小径上爬,去大兴禅寺。这路与老鸭坡一样陡,不过距离短些,也是水泥道。半道,有十层舍利塔,实心的。绕过舍利塔,一路较为平坦,树荫下,皂叶成堆。见杨梅,清油油的,老夏二姨妹,喊大家拍抖音,说:“这次男女搭配,很谐调,抖音肯定热闹。”我见此景,心里猛然得两句诗:“羲和含笑梅如烟,嵩岭最美八月天。”这里充满了清新的空气,快乐的气息。老夏的三姨妹选好了景说:“把阳光呼吸,将幸福抱起,大家一起来拍抖音吧!”
  仰望天穹,蓝天白云,又有美人美景相伴,这又是何等的赏心悦目?只是少了蜂飞蝶舞,虫鸣鸟叫。道上的皂叶,铺了厚厚一层。小明伸手去抓,长长叹息,短短一秋又要过了。
  大兴禅寺妙音寺,我们没进去,就在外面打卡就走了。一墙雕九龙,色彩缤纷,云气飘逸,活灵活现。路中一银杏,烈日下,郁郁青青。老夏夫人说:“银杏,到了深秋,金晃晃的,甚美!”此时,你把眼光放得更远些,能看见沅水对岸有座高山,山上庵宇,与这妙音寺仿佛是对卵生兄妹,它就是密岩尖。老夏说,他们昨天爬了密岩尖,有诗句赞之:
  一缕思念,
  恰似清风拂睡莲,幽香。
  一份牵挂,
  正如云彩过道观,飘渺。
  下山,我们走的是樱花岭。可惜了,这片樱花,她们提前卸了妆,形容枯槁。我想,就是华佗在世,也不能让她们起死回生了。我们只能凭吊太息,来春再也见不到她们水灵灵的模样了┅┅
  中午12点左右,我们返回了黔城。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搬到浐灞半岛已经三年了。两河夹一岛,出小区南门右手浐河左手灞河,沿着河,向北,大概走两三里路,过了彩虹桥,就是半岛的收尾,两河交汇处。早晚晨昏,我常在浐河或灞河岸边走走,...

1.编织花 在窗台,迎接每天第一缕阳光。 永远笑着,用金黄的灿烂。风再大,吹不动几枚叶片的绿色。即使风雨如晦,也不眨眼地凝望天空,视线沿着太阳的方向。从太阳的角度来看,是这间居室...

一 凉风起,秋意渐浓,桂花应时而开。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弥漫着桂花的清冽幽香之气。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满树的桂花欣然怒放,似乎在一夜之间,其貌不扬的桂花树枝桠间冒出许多黄色的小“...

一 我有三个舅舅,他们都已经去世了,我很怀念他们,尤其想念二舅,二舅一直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对我特别的亲。 大舅比妈大,大几岁,我不知道,估计有三四岁吧,那时候是七十年代,家...

父亲15岁跨入铁路部门。在巡道工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3年。父亲也因此而修炼了轨道般的精神。顽强、坚韧、不屈不挠这些词用在父亲身上,也无法表达我对父亲的敬佩。 七十年代,父亲用一个月不...

万籁尚在沉寂,晨曦未曾闪亮,红彤彤的喜字就开始贴起。在乡村,由村口往村庄,从大街到胡同,由远而近向里延伸,迎头见喜,抬头见喜,一个个洋溢着中国红色彩的喜字静静等着新郎新娘一...

我所在小区的建筑都是小低层,人口密度自然不高,平日里都是各忙各的,见了面点个头即算是招呼,在这个环境里,彼此之间少了交流沟通,说各自关着门子朝天过也未尝不可。 我的邻居是北京...

鹅的世界很精彩,有很多不为我们熟知的故事。面对鹅的世界,我禁不住想到人类,相形之下,我觉得我们有时渺小,不如鹅。 一 小时候,我家养了很多鸡,很多鸭。我每天早晨都是在鸡的“喔喔...

一,戈壁之根 一颗流星,从浩瀚的远空冉冉划过,一地的落红,映暖了一地的秋沙,逆势而上的骆驼,在海市蜃楼的背景里,映衬着你昂昂挺立的骨骼。 戈壁浩瀚,大漠无垠,你站在大漠与戈壁交...

秋分是个节气,二十四节气中第十六个节气,此时太阳到达黄经180度。过去,中国是个农业社会,黄土地里刨食,“春得一犁雨,秋收万担粮”,靠天吃饭。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为了不违农时,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