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了,此处街灯昏暗,佳慧抱着小女儿已无泪,她不知道该去哪里。母亲家很远,况且弟媳在家,她不想也不能回去。她是姐姐得为弟媳做榜样不是吗?好在女儿睡了,很有安全感的睡了。佳慧满腹心酸的抱着她,抬头看着满天的星星和一弯新月,泪水像细细的雨丝没有源头。每一颗星星都像一颗像征生命的火苗鼓励着她,可她还是很想很想享年八十四岁高龄而故去的奶奶,她想奶奶温暖的怀抱,更想知道奶奶是怎么坚持走到寿终的。
  奶奶祥和的音容再次出现在星空,佳慧把女儿竖起来,将她熟睡的小脑袋放在自己肩上,伸出一只手想摸摸奶奶的脸,可怎么也摸不到。她真想对着这无人的夜空大喊几声,或者是让压抑的心绪哭出来,可她怕吵醒了女儿,她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世间的一切。
  首先是疼了她一生的奶奶。因为奶奶临终前再三嘱咐她坚强的活下去,可三十出头的她感觉好累,好累,人间好难,但她一直在坚持!不仅仅是为了奶奶,还有两个女儿,现在她是两个宝宝的妈妈,她必须活着!女儿很是可爱,但她们不受任何人待见,就连她们的爸爸也如此。还有拥有两个儿子的婆婆更是冷嘲热讽。
  佳惠感觉对不起的还有母亲,在佳惠生下小女儿后,母亲来看她,婆婆百般嘲讽,母亲忍无可忍最终与婆婆大吵一架,婆婆占尽了上风更是出言不逊:“有本事把你女儿带走啊,难道我儿子除了她还打光棍不成吗?”母亲气急了:“佳慧你走不走?你要是我生的就跟我走,要不然以后你就不要认我这个母亲了,你死是他们家的鬼,活是他们家的人,从此与我无关,你到底走不走?”佳惠抱着两个女儿,左右为难。她连忙给母亲磕头:“妈你消消气,我不能走。”母亲气急了发下狠话:“好,从此以后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你自作自受吧,我走了。”自那以后母亲再也没有来看过她。而佳慧也是家里地里忙,只有传统的节日才去母亲家,她怕母亲见到她生气,更怕婆婆以此来找茬不帮她带两个女儿,如果这样她只有将孩子们带到地上。夏天,太阳大,蚊虫多,佳惠怕宝宝们受罪,只有对婆婆唯命是从。
  她甚至愚昧的感觉自己对不起夫君和婆婆一家。因为结婚这几年,她一连生了两个女儿。使得拥有两个儿子的婆婆在村里感觉很是丢人,抬不起头。所以她便习惯了夫君的家暴和婆婆的冷嘲热讽。
  还好夫君一直在外打工,在家的日子不多。夫君在外面打工的时候,佳惠从来不曾想他。那是佳惠唯一觉得格外轻松的时候。不管农活多苦多累她都觉得轻松,因为她不再担惊受怕,不再害怕挨打。
  天越来越黑,她紧紧的抱着女儿。轻轻的告诉自己:再坚持几天吧,再坚持几天夫君就该出门打工了,那样我就不会再挨打了。凄凉的笑挂在她的唇角。泪水一如既往的流着,心也是一样的痛着。她该去哪儿?又能去哪儿?等夫君气消了她就回去了。也只有这样了,虽然是被夫君推出家门的,可她知道毕竟夫妻一场,夫君还是会给她留了门的。
  想想都是她自己的过错啊。怀着大女儿的时候,一家人就期盼着她能生个儿子。婆婆更是一天天的念叨着,村里谁谁谁的儿媳生了大胖小子。可是随着女儿的出生,一家人的梦想破灭了。婆婆争强好胜了一辈子没想到却毁在她的手里。
  夫君脾气不好,爱喝酒。喝醉了酒就会失去理智,就会找茬对佳惠动手。她再次无助的抬起头望向星空,这一切都是天意呀,是她的命啊。她也曾幻想着第二胎能生个儿子,能为婆婆换来颜面,能为自己换来一点点尊严。二女儿在肚子里的时候,佳慧做梦都在给佛祖磕头,祈求佛祖保佑她生个儿子。可是天不遂人愿,随着二女儿的出生,佳慧便在这个家从此没有了地位。夫君更是脾气暴躁,家暴频繁。明明这时婆婆更是火上加油:“不想呆可以滚啊,咱们家庙小容不下你这样的王母娘娘世界大的很,随便你滚啊。”每当这个时候,佳慧是不敢出声的。两个女儿就是她的软肋骨。她知道夫君一家人都不喜欢,即便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他们也不喜欢。女儿若是离开她……佳惠想都不敢想。
  这次却是因为小女儿生病了,黏着佳惠,而晚饭做的迟了一些,夫君便借此对她大打出手。孩子们吓得大哭,她抱起小女儿,便被连推带拖,推出了家门。抱着女儿游走街头,她想过一走了之,可是大女儿怎么办?她又能到哪里去?一切都是命啊。她很是抱怨自己不争气,为什么别人能生儿子她却生不了。唯一能为自己开脱的就是佳惠发自内心深处的忏悔:“一定是我上辈子做了好多好多的错事,老天才会这样惩罚我。”闭上眼,泪如泉涌。她多想这只是一场梦,或是一个劫难而已,可这是现实,她很清醒。更像是一生一世的劫难,佳惠看不见尽头!
  她很累了,抱着女儿坐在路岩石上,好在已经是初春的天了,并不算太冷。路灯下女儿儿熟睡的小脸好漂亮,佳惠轻轻的亲着她那娇美的小脸蛋:“宝宝你的小鸡鸡呢?你若是带着小鸡鸡出生该多好,都是妈妈不好,让你们姐妹俩跟着妈妈受罪。宝宝你安稳的睡吧,我会尽最大的力量保护你们。为了你们的安康,妈妈什么罪都能受,都能忍!我永远不会抛弃你们。”
  夜更深了,“他们或许都该睡了吧,我也该回去了。”佳惠苦笑着想到。可心真的很酸,泪也止不住地流,这种状态下,她是不能够回去的,夫君最是看不惯她的这副模样。“我得调整好自己的心绪,争取不再挨打。”可这样想得时候,佳惠那不争气的泪还是无法控制,她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而流泪。她努力的向上仰着头,努力的笑着,努力的想着今生今世所有美好的事,来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更多的是想控制住自己的泪水,可是,她就是这般不争气,她的泪也一样!像是在同情,也像是在鄙视她!
  她想到过离婚,可那是一场持久战,她没有战友,更没有指挥官。有一次,那时候还没有小女儿,夫君暴打了她一顿,趁着全家人都睡了,一向胆小的佳惠抱着女儿连夜跑到了母亲家,在佳惠心里那是她唯一的靠山。可敲开门的那一瞬间佳慧心就凉了。母亲鄙视的眼神,过多的是质疑。最终她还是抱着女儿颤颤巍巍的进去了,可母亲打算让她在日出之前逃跑,带着她的女儿。没有人为她做主,让她离婚。可是佳惠想起夫君说过的话:“如果你跑了我会杀了你的娘家人。”我不能这么自私,为了自己的自由生活而搭上所有娘家人的命。
  天亮了,佳慧还是抱着女儿回去了,那是她没有办法的选择。而推开门的瞬间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与鄙视。佳惠默默的低下了头。这一切的过错都是她的命,她只有承受。每次遇到这样的事,佳惠只有这样想着安慰自己。
  是啊,以前一个女儿的时候她都没有出逃,是她无能啊,她没有办法生存下去。而现在两个女儿了,除了种地她什么都不会,所以只有回去,回到那个没有地位,没有尊严,更没有欢乐可言的家。
  泪水终于被风干了。佳慧也想通了,她站起身抱紧女儿向家的方向走去。如今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是我把她们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我有责任把她们抚养成人。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鄙视她们,唯独她不能!因为她是她们唯一的依靠。总有一天她们会长大,总有一天这些苦难都会过去。就像冬天的积雪,再阴暗的地方,随着季节的变化,也终究会被温暖融化。她相信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孩子们的成长,夫君的脾气也会有所改变。她会以所有的温柔静待生命中所有的不幸。
  轻轻的一推门是开着的,佳惠欣慰的笑了。她知道夫妻一场,夫君终究是念着旧情的。她有信心带大孩子们,也有信心等待夫君的改变。
  轻轻的关上门,佳惠笑了,不过一世尘埃,这是她的命,也是她的劫,既然无力出逃她只有认了,况且她不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还有两个可爱的小宝宝!她不想让她们的生活有任何的不完美或是阴暗,她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带给她们光明与快乐的生活,她可以的!想到此处佳惠笑了,一切阴暗都过去了,她仿佛看见两个女儿,扎着小辫子,穿着漂亮的连衣裙,手牵着手向学校走去,从幼儿园到大学,一直走向充满幸福的末来!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搬到浐灞半岛已经三年了。两河夹一岛,出小区南门右手浐河左手灞河,沿着河,向北,大概走两三里路,过了彩虹桥,就是半岛的收尾,两河交汇处。早晚晨昏,我常在浐河或灞河岸边走走,...

1.编织花 在窗台,迎接每天第一缕阳光。 永远笑着,用金黄的灿烂。风再大,吹不动几枚叶片的绿色。即使风雨如晦,也不眨眼地凝望天空,视线沿着太阳的方向。从太阳的角度来看,是这间居室...

一 凉风起,秋意渐浓,桂花应时而开。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弥漫着桂花的清冽幽香之气。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满树的桂花欣然怒放,似乎在一夜之间,其貌不扬的桂花树枝桠间冒出许多黄色的小“...

一 我有三个舅舅,他们都已经去世了,我很怀念他们,尤其想念二舅,二舅一直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对我特别的亲。 大舅比妈大,大几岁,我不知道,估计有三四岁吧,那时候是七十年代,家...

父亲15岁跨入铁路部门。在巡道工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3年。父亲也因此而修炼了轨道般的精神。顽强、坚韧、不屈不挠这些词用在父亲身上,也无法表达我对父亲的敬佩。 七十年代,父亲用一个月不...

万籁尚在沉寂,晨曦未曾闪亮,红彤彤的喜字就开始贴起。在乡村,由村口往村庄,从大街到胡同,由远而近向里延伸,迎头见喜,抬头见喜,一个个洋溢着中国红色彩的喜字静静等着新郎新娘一...

我所在小区的建筑都是小低层,人口密度自然不高,平日里都是各忙各的,见了面点个头即算是招呼,在这个环境里,彼此之间少了交流沟通,说各自关着门子朝天过也未尝不可。 我的邻居是北京...

鹅的世界很精彩,有很多不为我们熟知的故事。面对鹅的世界,我禁不住想到人类,相形之下,我觉得我们有时渺小,不如鹅。 一 小时候,我家养了很多鸡,很多鸭。我每天早晨都是在鸡的“喔喔...

一,戈壁之根 一颗流星,从浩瀚的远空冉冉划过,一地的落红,映暖了一地的秋沙,逆势而上的骆驼,在海市蜃楼的背景里,映衬着你昂昂挺立的骨骼。 戈壁浩瀚,大漠无垠,你站在大漠与戈壁交...

秋分是个节气,二十四节气中第十六个节气,此时太阳到达黄经180度。过去,中国是个农业社会,黄土地里刨食,“春得一犁雨,秋收万担粮”,靠天吃饭。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为了不违农时,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