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总觉得自己还年轻。老,离自己还很早。偶照镜子,白发寥寥几根;近看手臂,老人斑并无印迹;登高观景,腿脚还很利索;搬动重物,力气不减当年。何老之有?笑话。
  那时候,总觉得时间有一大把,可以让自己自由支配。所以,忽视日月东升西坠,藐视昼夜交替轮回。
  那时候,是什么时候?大概是没退休前的十几年。
  那时候总说的一句话,就是“着什么急?以后再说!”
  以后是什么时候?退休。
  那时候,还有一句话就是“有时间再说。”时间在哪里?退休以后。
  那时候有很多想法,我觉得我的想法,只要有时间,肯定能完成。要知道,作为我这样一个人,产生很好的想法,很不容易。这些想法,要是不落实,非常遗憾。而要落实,也不是想做就做。须知,自己的屁股,自己也做不了主。多年以来,忙忙碌碌,无非为稻粱谋。吃公家饭,听领导话,做本职事。
  
  爱书,爱淘书,爱买书。见到心仪之好书,一掷千金也要收入囊中。也每月购书数次,每次一二百元。人疑之:所购之书,能看完?有时间看?我得意洋洋:能看完。初,凡有空隙,埋首于书中。好书有毒,夜深不能寐。老伴觉轻,翻书声影响睡眠。往往斥责,方放下书本,打着哈欠,还不能入睡。现在看不完,退休后有的是时间,没事就躺在床上,坐在书房,慢慢品读。天天有书可读,一目十行,大快朵颐,何其快哉!于是,书柜逐步充实,书籍逐渐厚重,追求大部头成系列,心下满足,目视壮观。当真的退休了,年逾花甲,直奔古稀,眼疲精力不济,看一会儿书,头晕目眩,脖颈难受。想当年,坐卧侧躺头抵墙随意,不拘形式,有书即可,即便哈欠连天仍坚持,不看完结果决不罢休。看今日,精神不振,即便正襟危坐茶水瓜子伺候,几页翻过,眼皮发粘睡意奇袭,书页竟成催眠术。闲暇,手拂一本本书籍,如晤好友,然心生感慨:早知今日读不尽,何必当初收进家?既然进家不能读,何必当初去买它?估计书籍会对曰:若当摆设不如画,置我枯寂能干啥?浩瀚书海,人生几何?面对书架,徒增叹息而已。心有一动,散书?心一哆嗦,说着容易,心疼肯定的。那可是一本本精心挑选来的。书肯定要走进新的主人怀抱,那也不能由我聚还有由我散,那多残酷。随缘吧。
  
  爱写写画画,时常涂涂抹抹。于是笔墨纸砚印泥买下,笔筒笔架笔洗等青花瓷一套(非文物,文具店不过三十五元),镇纸有铜条、石板,尚有不足,配几只瓷碗瓷盘,也自刻印章两枚,画册喜而购置,书画刊物订阅。常言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咱是书画未曾动笔,用具一样不少购置。欣赏之余,即是临摹。开始,踌躇满志,兴趣盎然,不到一年,陆陆续续,统统摆于案头(实为普通桌子,附庸风雅之词而已),仿猫儿而画虎,照葫芦却画瓢,沉心临摹,物我两忘。不拜老师,不求辅导,写画且随意,涂鸦无章法。也算无师自通,自娱自乐,由生到熟,自感驾驭毛笔,也知熟能生巧,眼高手低,自以为是。知晓墨分五色,断然纸裁八开。有空挥洒惬意,无事下笔随心。临摹揣摩,自我欣赏,摇头摆尾,或称疯魔。濡夏挥毫,汗流浃背;冬日临池,手脚冰凉。或有时,铺纸执笔,酝酿情绪,灵光一闪,狮吼忽闻,派出私干,热情顿减。鸡毛蒜皮,琐事纠缠,柴米油盐,跑跑颠颠。油烟呛鼻,蒸汽烫手。锅台男主,鸡毛一地。萌生兴趣,冷水浇息。掷笔长叹,知音何在?狠心封笔,自忖有空再画。所谓空,也放在退休之后。退休之后,目昏神减。书已不读,书画勉拾。握笔在手,毫无握权之慨。停笔三年,下笔不知所措。试笔生疏,水墨不得要领,落笔晕染一塌糊涂。墨晕不非五色,枯皴丑不可言。废纸团团,墨臭熏天。画不得,写字。楷法基础不实,草书难以连贯。行楷略能成形,结构无一可观。字乃汉字,上纸难堪。人说屎壳郎纸上爬行,也可较之好看。心灰意冷,笔干墨枯。只有宣纸一沓,默默无言。嗨!随它吧!
  
  爱好旅游,常做规划,祖国河山,必游一遍。在职之时,身有羁绊,出行不能随意。或有会议,便是匆匆走马观花,急急到此一游,匆匆拍照留念。心道若有时间,必认真游历,仔细欣赏,大好河山,岂能不去游览?本着先远后近之原则,精力好时先去远处,去一生该去之地。该去之地太多了。穷自己一生,也未必能转全。找重点,去名景。远处,石林、滇池、大理、丽江;诸葛祠、望江楼、都江堰、黄龙、九寨沟、中山陵、西安碑林、乾陵、兵马俑、天山天池、济南大明湖、泰山、三孔,以及著名景点壶口瀑布、长白山、黄山、杭州西湖等人文地理,自然风光,都是一带而过,时间不允许,游过即后悔:为何不能多停留几天,认真踏勘,仔细领略?那年,火车进藏老年团,欲报名被拦下,血压心脏不合适。遗憾至今。宝岛欲去未去,只待一统再去了。近处,山西游过一半。河北,游过大部。有人问何不去外国?否则终生遗憾。呵呵!本人不遗憾,身为中国人,中华锦绣河山尚未全部游览,何来谈外国?若说外国,也曾去过安国、兴国。不开玩笑,燕赵古国,秦楚故地,齐鲁三晋,皆为出国之游。历史留痕,脑中过影,如此神游,古今未有。退休之后,与外孙一家,曾去过四五个地方,大多在周边。这种游览,重在接近自然,增加其阅历。然孩子安全、衣食住行,皆要考虑周全。那年在土木关古镇,六岁大仔一脚踏空,落在石墙下排水沟,沟乃石头砌成,幸而大仔双臂架在沟沿,未有皮肉之伤。却是吓我一身冷汗:若有个三长两短,岂不是后悔终生?后来几次,观景倒在其次,对安全小心翼翼,不敢有稍有丝毫懈怠。这,随心吧。
  
  窃以为,一切的完美计划,皆不如落实一个,若全是虚幻,不如去做一个完美的梦。有时,连我自己都鄙视自己,羞愧之心,自所难免。当然,图上网上游览,也是兴致盎然。不能亲去,买本游览图册,按图索景,瞎想连篇。虽是自欺欺人,也能丰富感官。太虚尚能神游,虚拟也当佐餐。如此神游一番,也算了却心愿。
  
  如今,眼花了,背驼了,手抖了,腿酸了,脚麻了,荕力不足了。年轻时,对时间信心满满,总认为退休后用不完,用之不尽。闲着干嘛?用呗。事实是,人老精力不济,时间飞快溜走。当你闭目养神时,当你摘下老花眼镜时,当你揉揉疲乏的双目时,当你颤抖着手腕时,当你站酸了双腿时,腰疼背酸,一天下来,多少时间供你挥霍?
  呃,还有孙儿膝下承欢,绕膝撒娇。人誉之为天伦之乐。个中苦衷,谁能体会?幼时怀抱,外孙挣扎碰撞,额头口眼挡灾。牙齿本已松动钙化,几颗敷衍咀嚼的牙齿,就此报销。如今开口假牙凸出,咀嚼牙床酸涩。外孙已长大,我且战神颓。常言道,老当益壮,老有所为,发挥余热,有益人生,利于社会,此话自当有理。可毕竟人老不以筋骨为能。有心尽心,有力出力。抖搂精神,回馈社会,尽己所能,不成拖累,即是贡献。
  读书眼疲,写画自惭,旅游无力。过往追忆,略有所悟。人之一生要去功利心,存平淡念。花开花落,云卷云舒,自然之事,人亦然也。过多计较,就会成为包袱。谁不老?心不老就是不老。以平常心,行自然事。当人夸夕阳赞晚霞的时候,不知道心里做何感想?是的,夕阳美好灿烂,如不珍惜,落山就是黑暗。放光芒的时候,不去欣赏,不去奋斗,把未知的退休之后,当做自己的财富,这靠谱吗?把退休作为底牌,其实已经错了,大错特错,硬抗到底,必输无疑。已经过了那时候。那时候已成过往,别再寄予今后,有心的话,干什么赶紧要趁早,别迟疑,塌下心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不要等到想干的时候,时间来不及等你。(2022年9月16日)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搬到浐灞半岛已经三年了。两河夹一岛,出小区南门右手浐河左手灞河,沿着河,向北,大概走两三里路,过了彩虹桥,就是半岛的收尾,两河交汇处。早晚晨昏,我常在浐河或灞河岸边走走,...

1.编织花 在窗台,迎接每天第一缕阳光。 永远笑着,用金黄的灿烂。风再大,吹不动几枚叶片的绿色。即使风雨如晦,也不眨眼地凝望天空,视线沿着太阳的方向。从太阳的角度来看,是这间居室...

一 凉风起,秋意渐浓,桂花应时而开。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弥漫着桂花的清冽幽香之气。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满树的桂花欣然怒放,似乎在一夜之间,其貌不扬的桂花树枝桠间冒出许多黄色的小“...

一 我有三个舅舅,他们都已经去世了,我很怀念他们,尤其想念二舅,二舅一直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对我特别的亲。 大舅比妈大,大几岁,我不知道,估计有三四岁吧,那时候是七十年代,家...

父亲15岁跨入铁路部门。在巡道工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3年。父亲也因此而修炼了轨道般的精神。顽强、坚韧、不屈不挠这些词用在父亲身上,也无法表达我对父亲的敬佩。 七十年代,父亲用一个月不...

万籁尚在沉寂,晨曦未曾闪亮,红彤彤的喜字就开始贴起。在乡村,由村口往村庄,从大街到胡同,由远而近向里延伸,迎头见喜,抬头见喜,一个个洋溢着中国红色彩的喜字静静等着新郎新娘一...

我所在小区的建筑都是小低层,人口密度自然不高,平日里都是各忙各的,见了面点个头即算是招呼,在这个环境里,彼此之间少了交流沟通,说各自关着门子朝天过也未尝不可。 我的邻居是北京...

鹅的世界很精彩,有很多不为我们熟知的故事。面对鹅的世界,我禁不住想到人类,相形之下,我觉得我们有时渺小,不如鹅。 一 小时候,我家养了很多鸡,很多鸭。我每天早晨都是在鸡的“喔喔...

一,戈壁之根 一颗流星,从浩瀚的远空冉冉划过,一地的落红,映暖了一地的秋沙,逆势而上的骆驼,在海市蜃楼的背景里,映衬着你昂昂挺立的骨骼。 戈壁浩瀚,大漠无垠,你站在大漠与戈壁交...

秋分是个节气,二十四节气中第十六个节气,此时太阳到达黄经180度。过去,中国是个农业社会,黄土地里刨食,“春得一犁雨,秋收万担粮”,靠天吃饭。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为了不违农时,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