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也许命中注定我与婆婆有缘,又或许是与我家先生的缘份也是因了与婆婆有缘在先吧!如今我们在同一屋檐下共同生活了将近三十年,不敢说没有过矛盾,但从不隔心是真的。
  自从嫁过来,我尊称她一声妈开始,从骨子里便把她当成自己的妈妈一样尊敬。当然怨气是有过,但我从来不曾像同村同龄的媳妇一样与婆婆正面起过冲突。比如乡下老人骂人的那种方言,很土且很脏,长辈骂人便无所顾忌,慌不择口,一般儿媳都会兑回去亳不示弱,但我不会,许是与性恪有关,但更多的时候话到嘴边便会想起自己的母亲,总感觉,兑回去就像是兑自己母亲一样,那话便会被硬生生的咽下去。
  婆婆妈比母亲小一岁,但她不论是娘家,还是婆家,家境都比母亲好很多。当初与我家先生相亲,先生便对我一见钟情,后来老家有个习俗,如果相亲成功后续就会随了乡俗,第一步便是女方家人到男方家去看家,如果看家顺利,这桩婚事基本上就定了。而看家也意味着婆媳第一次见面。
  那个年代我家境贫寒,第一次去婆婆家也没有新衣服,就穿着姐姐结婚时的很流行的蓝色滑雪衫,虽然姐姐已经结婚五年了,但在那个年代一件新衣服是要穿好多年的。只是我身形比较瘦小,姐姐的滑雪衫我穿得极不合体。
  记得那天是农历腊月初二,天气很是寒冷,我们两家又隔了很远,骑自行车有两个半小时的路程。那天先生早早来到我家来接我们,一阵寒暄之后,先生用自行车带着我母亲,父亲带着我。因为是喜事,按照习俗去看家的人数要成双,最后哥哥也骑着自行车一起去。
  终于到了先生的家,婆婆把屋里烧得很暖。两家大人分别打过招呼后,婆婆便拉起我的手到洋炉边,提起烧水壶:“快烤烤手,天太冷了。”我分明感觉到婆婆是借此近距离的审视了我一番,顿时脸红到了脖子根。
  看家仪式在大人们的商谈中愉快的进行着。先生是父亲朋友介绍的,也已经是父亲心中的理想人选,所以一切都很顺利。按照当地习俗,如果大人,与一对年轻人都没意见,互相交换礼物,婆婆会给未来的儿媳妇一套衣服,意味着婆婆也认准了。可所有礼数都已完成,婆婆的衣服却不见拿出来。只见先生把婆婆叫走了,好大一阵子,先生拿着衣服说他母亲一会过来,我已经猜到了婆婆的意思,本不打算接,谁知父亲起身接过了衣服,那个年代,大多都是父母做主,所以这件婚事就算是定下了。
  后来从先生口中才知道,婆婆是嫌我身形瘦小,干不了农活,将来她儿子会很苦。但是对于婆婆的这点嫌弃,我能接受,我知道,每个母亲都不会剥夺儿子的幸福,最终婆婆还是接纳了我。
  后来由于我们都已过了结婚的年龄两家大人就在同月二十号为我们举行了结婚仪式。
  过完年,开始种地了,婆婆带着我上地。说实话在娘家由于身形小,父母几乎不让我上地干活,我负责做饭,在家搞卫生。婆婆开始一样一样的教我干农活。也是从那时起,我才意识到自己身形瘦小给干农活时带来的很多不便。
  都说人不管岁数多大,只要儿女结婚了,自己就会感觉老了,其实那年婆婆才四十三岁而已。自我们结婚后,婆婆也就相应的有了着急抱孙子的心愿。当地有个庙会订在农历四月初八,婆婆早早就准备了相应用品带我去求子女。再后来,婆婆更是各种偏方,求医问药。日子在婆婆的一碗碗汤药里度过。不知不觉又到了农历七月十五是传统鬼节,也是当地求佛拜神的日子。婆婆又带我到当地最大的梧桐泉庙会上香。各种参拜,婆婆说:“来,跪着磕个头吧,到这里头磕到了,心愿也就了了。”也许是婆婆心尽到了,就在同月我有了女儿。婆婆高兴的见人就夸:“我儿媳妇有了,我要当奶奶了。”
  自那以后,我便得宠了,婆婆什么都不让我干,甚是疼爱。
  第二年四月女儿出生,婆婆更是悉心照顾。婆婆手很巧,各种小衣服,帽子,鞋子,应有尽有。女儿是在一家人的呵护有佳的环境下长大的。只可惜她身形随我,生得甚是弱小。
  女儿三岁那年,婆婆建议我们生个二胎,一是女儿瘦弱,按婆婆的说话是有个弟弟或妹妹女儿就不孤单了,也自然会强壮好多;二就是农村老人的封建思想,婆婆虽然有两个儿子,但她还是希望我再给她添个孙子。当然女儿从来没有受到过婆婆的鄙视,婆婆对这个长孙女更是疼爱有佳。
  日子又在婆婆一碗碗的汤药中渡过。女儿八岁那年,小宝终于出生了,他的出生给全家人带来了喜悦,就连女儿也像是在一瞬间长大了好多。
  后来为了让宝宝们有更好的学习环境,我决定在县城给婆婆租房子,让她帮我照顾孩子们上学,毕竟那个时侯婆婆也快六十岁了,庄稼地里的活也有些力不从心。可婆婆说她在地里干习惯了,到城里呆不住也不会教宝宝们,还是我去比较合适。考虑再三终于决定我带着孩子们去县城上学,这样家里的活大多都落在了婆婆肩上。村里人便开始议论:“看,那个谁谁,把个儿媳妇宠得没样子了,真是个傻瓜,该享受的年龄不享受,等到她干不动了,看谁养活她。”很是嘲讽,每当听到这些,婆婆便一笑了之。
  一开始每到周未我会带着孩子们回老家,能帮婆婆干两天,后来我在朋友的介绍下找了个临时工作,就顾不上回家了,所有的活便由婆婆一个人承担。
  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年,看着渐渐长大的宝宝们,我们也在城里按揭买了楼房,我们请公公婆婆一起来住,可婆婆说:“买房的钱还没还完,我把家里地种好还能补贴你们。”硬是不肯来,岁月在一个个披星戴月的奔波中度过。而这期间我们也在县城有了生存的一席之地。
  前年十月份回老家搬玉米,中午从地上回来,发现洗完脸的婆婆瘦了好多,当我问她的时候,婆婆还笑着说老了,不给粮食争光了,没事。可当吃饭的时候我发现婆婆饭量小了很多。我家先生在外地打工没有回来,晚上我给他打电话说了婆婆的情况,第二天硬是把婆婆劝到了医院,经检查是肠子上起了个囊肿,必须手术。
  接到电话,两个儿子匆匆赶回家很快入院为婆婆安排了手术。以她手术为由,在我们的劝说下七十二岁的婆婆硬是被我们‘囚禁’在家。
  一开始婆婆实在不习惯,因老家离县城打车也就半个钟头的路程,婆婆好几次趁着我们上班后‘逃跑’,后来我用了些心计,给婆婆找了点事干,比如早晨送小宝上学之前要搞家里的卫生,还要做好午饭的准备。这些家务一般早起二十分钟,就干完了,可为了让婆婆有点事干,我可以多睡一会,假装睡过头了,婆婆会很高兴的说:“没事,送完小宝直接去上班,家里有我。”看到她久违的笑容,我终于放心了,也是婆婆这久违的笑容养成了我懒惰的习惯。
  如今婆婆七十五岁了,在常年劳做中岁月虽然精雕了她的容颜,但她身子骨还算是硬朗,为儿孙操了一辈子的心,而且还在继续,而被勤劳的婆婆惯坏的我,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婆婆的劳动成果。
  闲暇之余,回想起一起走过的这些岁月,婆婆对我的教导与照顾从不亚于母亲。人人都说婆媳关系,是这世界上最微妙最难搞最难平衡的关系,但与婆婆相处这么多年来,我却从末感到过委屈,也许是应了邻居所说的那句:“她缺个女儿,所以把儿媳妇当女儿来疼。”
  最后我想说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正因为您的善良与包容,才成就了现在的我。我的人生感恩有您,婆婆妈,谢谢您不嫌弃我,来生还做您儿媳妇。”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搬到浐灞半岛已经三年了。两河夹一岛,出小区南门右手浐河左手灞河,沿着河,向北,大概走两三里路,过了彩虹桥,就是半岛的收尾,两河交汇处。早晚晨昏,我常在浐河或灞河岸边走走,...

1.编织花 在窗台,迎接每天第一缕阳光。 永远笑着,用金黄的灿烂。风再大,吹不动几枚叶片的绿色。即使风雨如晦,也不眨眼地凝望天空,视线沿着太阳的方向。从太阳的角度来看,是这间居室...

一 凉风起,秋意渐浓,桂花应时而开。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弥漫着桂花的清冽幽香之气。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满树的桂花欣然怒放,似乎在一夜之间,其貌不扬的桂花树枝桠间冒出许多黄色的小“...

一 我有三个舅舅,他们都已经去世了,我很怀念他们,尤其想念二舅,二舅一直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对我特别的亲。 大舅比妈大,大几岁,我不知道,估计有三四岁吧,那时候是七十年代,家...

父亲15岁跨入铁路部门。在巡道工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3年。父亲也因此而修炼了轨道般的精神。顽强、坚韧、不屈不挠这些词用在父亲身上,也无法表达我对父亲的敬佩。 七十年代,父亲用一个月不...

万籁尚在沉寂,晨曦未曾闪亮,红彤彤的喜字就开始贴起。在乡村,由村口往村庄,从大街到胡同,由远而近向里延伸,迎头见喜,抬头见喜,一个个洋溢着中国红色彩的喜字静静等着新郎新娘一...

我所在小区的建筑都是小低层,人口密度自然不高,平日里都是各忙各的,见了面点个头即算是招呼,在这个环境里,彼此之间少了交流沟通,说各自关着门子朝天过也未尝不可。 我的邻居是北京...

鹅的世界很精彩,有很多不为我们熟知的故事。面对鹅的世界,我禁不住想到人类,相形之下,我觉得我们有时渺小,不如鹅。 一 小时候,我家养了很多鸡,很多鸭。我每天早晨都是在鸡的“喔喔...

一,戈壁之根 一颗流星,从浩瀚的远空冉冉划过,一地的落红,映暖了一地的秋沙,逆势而上的骆驼,在海市蜃楼的背景里,映衬着你昂昂挺立的骨骼。 戈壁浩瀚,大漠无垠,你站在大漠与戈壁交...

秋分是个节气,二十四节气中第十六个节气,此时太阳到达黄经180度。过去,中国是个农业社会,黄土地里刨食,“春得一犁雨,秋收万担粮”,靠天吃饭。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为了不违农时,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