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有很长时间没有真实地接触过山野,我所看到的自然要么就是景点的那些人文景观,那样的自然是被包装,被修改的,道路两边花团锦簇,绿植整齐,花圃规距,图案有序,我不稀罕。老家倒是也回去,可惜总是很短暂,在老家吃完饭,陪哥哥嫂子说会儿话,也就差不多了,看到的大自然只是沿途从车窗向外窥见的,偶有惊呼,也只是极速扫过,偶尔也到小路上,河边转转,只是短暂的打个照面,很快就返程了。我想坐在野外长时间静静地对视自然,用心与自然交流,体悟大自然的静谧和生机,总是没有这样的机会。
   我多少年了没有用手抚摸过莜麦的茎杆,麦铃,欢喜地看它粗壮直立的样子;没有再亲手锄过一垄地,拔过一捆草,真切感受身体的疲累和双手被摩擦后的粗糙;没有在劳动的间隙,躺在地头接触过温热松软的土地,感受躺倒后的舒适;还会像青蛙那样在湿漉漉的沟渠里走过?去感受清凉刺骨。更没有热情和大伙一起在野地里烧土豆,灰土烟火,吃的满嘴焦黑;没有再在老家的大炕上住过一夜……我早已远离农村,远离自然,我所谓的热爱自然,很像一种虚情假意,矫揉造作。
   今天我又一次要回老家,一路上看到山野里层次不同的浅绿深绿浅黄,深爱着大自然的色彩绚烂。有几处的景物,一下子勾起了我幼时的回忆,与我那时玩耍劳动的场景何其相似,我真想喊停车辆,可我不好意思,因为毕竟是别人开车,我不能只想着自己,我忍了又忍,终于没有说出口。一路疾驶在公路上,对车窗外投去热切和贪婪的目光,仅此而已。
   进家后满怀凄楚,哥哥一年前去世了,只剩下了孤孤单单的嫂子一人,她总想让我和她多待一会儿,有说不完的家长里短,顾不上说话顾不上做饭,她说发了面要让我和她一块儿做炸油饼,因为这种饭一个人很难做,要一个人看火一个人看锅,我想她一定是很想吃这顿饭,我们倒是无所谓,吃点农家饭就行,而且也不饿,只想到野外看看。
   做饭吃饭,耽误了俩小时,时间有限,必须抓紧到野外走走,这是我回家的重要目的。沿着门前的小路向南边的河塘走去,那里有嫂子家的一亩水浇地。我们边看景边到地里摘些豆角,拔些葱,她执意要让我们拿上。
   一直以来,我就喜欢山野,喜欢大自然,总想深情地扑入她的怀抱,可是又不愿自己孤单地来往,总想有人陪着,可别人没有正合适的时间,总是匆匆而来,不能尽兴而归。如过客般匆忙,怎么能赏尽山色?
   我是多么害怕孤独呀,如果让我独自一人欣赏露珠从草叶上滑落,摔碎在细沙土中,听到它清脆的瓷音;独自一人看粉色的满天星开在绿草地上,花朵喜气盈盈,上面爬着一只孤独的瓢虫,我会毫无缘由地难过起来;独自一人怀着感恩的目光,欣赏满地挺拔脆嫩的豆角,让我口中生津。虽然田野里充满生机和希望,可是内心依然会凄凉孤单,形单影只的时刻,特容易流下不争气的眼泪,我该不会是太矫情,太依赖吧?
   如果有人陪我到野外去,到大自然中,我就一切不惧。大自然中的静谧激荡会唤醒我心灵的渴求。我是那么爱着原野的每一朵花,每一棵草,愿意看它们热烈地生长,甚至默默地枯萎。看草丛中的斑蝥,瓢虫,蚂蚱,小天牛到处窜动,充满了生活的热情,它们是在追寻情侣或是在寻觅甜味?亦或是在锻炼,在不停地圈地?无从知道,我只是个热情的看客,是个无关虫事的旁观者。
   远远地看到了河湾里的地块,不规则的方格子,一家一块或几块,严密分割,不能越界。这些地都被充分利用了起来,种植不同的蔬菜瓜果,因为这里水浇地稀缺,各家都把它视为珍宝。种的无非就是大豆角,芸豆角,南瓜,葫芦,陇上几垄葱,种一片土豆,一畦萝卜。大家互不侵扰,地界分明,地垄阡陌井然,倒像一副小学生的方格子图画。黄黄绿绿,脆脆嫩嫩,由于肥料充足,生长就旺盛,果实累累,丰收在望。我和嫂子一起拔了半垄葱,葱叶挺直,粗壮,葱白深长,甚是可爱。
   豆角分蚕豆角,黄豆角,豌豆角,芸豆角,别的豆角已经过时,我们摘了一些蚕豆角。豆角壮实,豆粒显现,看着眼馋,豆角要现摘回去煮熟,隔夜后,甜香程度打了折扣。我满把满把抓摘,很快摘了半兜,我说够了够了。
   我们提着豆角抱着葱往回返,绿汪汪的草滩,草长得又高又密十分茂盛。颜色发浅绿,脆生生的嫩,草尖上已经结了籽儿,这时候的牧草营养更高,再过几天,农民们就要割草了,做冬储饲料,脆嫩的颜色就会逐渐消失,草滩变得枯黄,裸露,牧草一堆堆地堆放在滩地里,等着晒干收储。
   我们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涉过草滩攀上对面的山坡去那里看野花。秋天的野花少了,但依然艳丽招摇,我是爱花的人,走到山野中一定要看看花的姿态万千。最爱那紫色的花,风情万种,不同凡品,可爱的瞿麦,边缘锯齿状,小巧玲珑,开的极度艳丽,那是不惜本钱的壮举。高高地举着它的美颜小花,向世界炫耀,开的自信满满,我怎么不向它投去敬爱的目光?苍耳已经结出了一个个锋芒外露的果实,嫩绿的卵形的叶子很丰茂,烘托着还不够坚硬的小果实,让我们想起了小时候的那首儿歌——苍耳妈妈有办法。成熟的苍耳通过外表上的小挂钩,张挂在动物皮毛上,就可以随着小动物四处奔波,散播种子。一个个植物的生存之道,都是大自然的精美设计。站在这些小小的植物面前,让人叹为观止。那些高高擎起蓝铃铛的铃铛花们,张着嘴巴时刻宣扬着自己的主张,它们就像女权主义者一样,从不矜持,毫不掩饰,行为坚定。在野花中属于大鸣大放的角色,非常有自己的个性,总是招引人优先的目光。小野花充满了对生命的执着和热情,驻足在它们身旁,会感受到大自然的生机和野性。
   今年雨水少,干旱,山坡上的牧草低矮稀疏,整个夏天没怎么下雨,刚刚入秋,草叶就干枯收缩,裸露的地面更加缺乏了生机,农民担心冬天的饲草不够,早早地青储植物的秸秆。如今农户饲养的大牲畜少,主要是养羊户,看来旱年也有解决动物过冬饲草的办法,生活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和山坡上相比河滩里的草葳蕤茂盛,一片脆嫩,摇曳活泼。鲜嫩的亮色,铺展了整个河滩,养眼而喜庆,真是生命的颜色,让人看到了蓬勃的希望。由于河水的滋润,这里从未遭受干旱之苦,村人都从这里得到了想要的收获,河滩没有辜负过乡亲。保护好这一片水域,是乡亲们的共识,这里是养育乡亲们的丰膏之地。
   我们随同嫂子,边看边拉话,拿着我们的果实向家里走去。
   人类整日在枯燥的机械生活中,变得麻木呆板,失去了心灵的润泽。我们在心机焦虑中无法静看白云出岫、倾听虫鸣风唱……多么需要走向自然,在清风鸟鸣中,草长花落间,静下心,放下身段,做一个农人,深爱土地,深爱植物,骈手胝足与草木同生共荣。大自然会让人满心舒坦,目光明亮,感情柔软。深入大自然会消除疲劳,减少思虑,内心殷实,生活富于创造,思想更多营养。
   回归自然吧,那里有更多的趣味!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搬到浐灞半岛已经三年了。两河夹一岛,出小区南门右手浐河左手灞河,沿着河,向北,大概走两三里路,过了彩虹桥,就是半岛的收尾,两河交汇处。早晚晨昏,我常在浐河或灞河岸边走走,...

1.编织花 在窗台,迎接每天第一缕阳光。 永远笑着,用金黄的灿烂。风再大,吹不动几枚叶片的绿色。即使风雨如晦,也不眨眼地凝望天空,视线沿着太阳的方向。从太阳的角度来看,是这间居室...

一 凉风起,秋意渐浓,桂花应时而开。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弥漫着桂花的清冽幽香之气。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满树的桂花欣然怒放,似乎在一夜之间,其貌不扬的桂花树枝桠间冒出许多黄色的小“...

一 我有三个舅舅,他们都已经去世了,我很怀念他们,尤其想念二舅,二舅一直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对我特别的亲。 大舅比妈大,大几岁,我不知道,估计有三四岁吧,那时候是七十年代,家...

父亲15岁跨入铁路部门。在巡道工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3年。父亲也因此而修炼了轨道般的精神。顽强、坚韧、不屈不挠这些词用在父亲身上,也无法表达我对父亲的敬佩。 七十年代,父亲用一个月不...

万籁尚在沉寂,晨曦未曾闪亮,红彤彤的喜字就开始贴起。在乡村,由村口往村庄,从大街到胡同,由远而近向里延伸,迎头见喜,抬头见喜,一个个洋溢着中国红色彩的喜字静静等着新郎新娘一...

我所在小区的建筑都是小低层,人口密度自然不高,平日里都是各忙各的,见了面点个头即算是招呼,在这个环境里,彼此之间少了交流沟通,说各自关着门子朝天过也未尝不可。 我的邻居是北京...

鹅的世界很精彩,有很多不为我们熟知的故事。面对鹅的世界,我禁不住想到人类,相形之下,我觉得我们有时渺小,不如鹅。 一 小时候,我家养了很多鸡,很多鸭。我每天早晨都是在鸡的“喔喔...

一,戈壁之根 一颗流星,从浩瀚的远空冉冉划过,一地的落红,映暖了一地的秋沙,逆势而上的骆驼,在海市蜃楼的背景里,映衬着你昂昂挺立的骨骼。 戈壁浩瀚,大漠无垠,你站在大漠与戈壁交...

秋分是个节气,二十四节气中第十六个节气,此时太阳到达黄经180度。过去,中国是个农业社会,黄土地里刨食,“春得一犁雨,秋收万担粮”,靠天吃饭。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为了不违农时,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