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色葱茏,白云缥缈,清泉润谷。隐秘在山岭中的世界,往往出人意料。在南昌梅岭山西麓的安义县,墨山仅是一个小山村,却身怀令人刮目的文化底蕴和旖旎的田园风光。
  墨山,这名字挺雅。难道是山岭泼了墨色?难道是墨姓人家占此为居?其实,这里的人姓杨。那莫不是这里的人,擅长舞文弄墨?
  墨是一种单色,却能泼洒出众妙的意境。中国人挥墨,如同研练博大精深的中国功夫,讲究技法,讲究变幻。比如气韵飘逸的淡墨,正如“挥毫落纸如云烟”。比如饱满酣畅的浓墨,恰是笔峰刚劲生凝重。中国人最喜欢,也最深谙墨所能创造的意境,在“淡妆浓抹总相宜”中,挥洒着内心对大千世界的妙悟。
  那么,墨山的墨,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意境呢?
  墨山的墨,是翰墨书香的墨。
  一个地方,能够配得上翰墨书香的赞誉,并不是可以轻言的,更何况墨山仅是一个小山村。
  其实,墨山的名字由来,与一位古代名人有关。这位古人,到哪里挥毫,哪里就会被渲染上翰墨书香的雅致,比如绍兴曲水流觞的兰亭和竹扇题字的嶯山街。幸运的是,墨山村竟然也有这般的缘分。
  没错,此人就是书圣王羲之。据传,墨山原名麦山。因王羲之游历到此,见此地风光旖旎,峰峦跌宕,宛若笔架,便欣然提笔,留下翰墨和诗句。后来,乡人便将麦山改名为“墨山”。
  墨山杨氏,是名门望族之后。其祖先上可追溯到东汉太尉杨震,弘农华阴(今陕西省华阴市)人,著名的“四知先生”,其子孙四代官至太傅,人称“四世三公”。杨震十九世孙杨楷,唐太宗时任孙州牧,治所在今江西南昌市西南。他因好慕孙州淳朴民风,于唐永徽二年(公元651年),辞官举家定居孙州的东冈。其后人便都属于“东冈杨氏”,而墨山村是其一个分支。
  在安义民间,流传着“上有罗田黄,下有东冈杨”的口头禅,说的是安义最有名的黄、杨两个家世显赫的大姓。但我觉得,“东冈杨”作为书香门第,也许更胜一筹。
  不信?请读一读这首词:“树绕村庄,水满陂塘。倚东风,豪兴徜徉。小园几许,收尽春光。有桃花红,李花白,菜花黄。远远围墙,隐隐茅堂。飏青旗,流水桥旁。偶然乘兴,步过东冈。正莺儿啼,燕儿舞,蝶儿忙。”
  在一个明媚春天,作者怡然地在一座村庄游览,如画的田园风光,令其内心油然而生舒畅与快意,便欣然创作此词。这不是现代人写的实景,而是一首宋代诗词。哪个村庄的景致如此美丽?又是哪位名家将它吟颂入诗?
  名家正是北宋文学家、婉约派词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观。这首词是《行香子·树绕村庄》。村庄呢?据说就是文中所提“东冈”。
  说是宋元佑五年(1090年),龙图阁直学士李常病逝,灵柩运回到老家南康建昌(今江西永修)安葬,时任礼部侍郎的杨畏与苏轼、秦观等一道前去吊慰。吊慰之余,杨畏邀请苏轼、秦观等一同前来自己的家乡(祖居地)东冈做客游历。期间,秦观作《行香子·树绕村庄》,苏东坡受邀为《东冈杨氏宗谱》撰写序文,留下珍贵翰墨。“苏轼东冈留翰墨”,现在是安义文化史上的一件值得炫耀的事,而秦观的诗词,就像是一幅田园山水画,将这里的春景诗情画意般定格在文字里。
  墨山,多少年修来的福气呀!书圣感动而挥墨,东坡欣然撰谱序,秦观快意吟词颂。墨山的翰墨书香味,世代相传。村中景致多以“墨”为名,如墨泉、墨池、墨林、墨花、舞墨亭等。
  墨池,在村子的中央,一口山泉水润泽的方塘,意为苏东坡等洗笔之处。
  墨泉,是一口老井,在村前的地头,六角形的井身,口径有一米多。“东壁泉水清,乃自石间涌。”墨泉水夏喝清冽解渴,冬饮温淳微甘,说是还富硒。
  墨山村坐落在两山谷交汇处,青山环绕。其西南一山突耸,如靠背,侧有两山岭夹持,似扶手,整个山势宛若一把巨大的太师椅。村子建在左扶手上,房舍依势自然错落于山坡,面向东南。平缓的山坡,如拖长的裙摆,村舍似颗颗宝石嵌饰其上。这山岭不到百米,山顶也有几栋房舍。数株古木,樟树、枫香、苦槠树等,干壮叶茂,拔升了山岭的高度,投下了片片浓荫。
  舞墨亭也耸立在山巅,居高临下,可远望梅岭峰峦,可近赏翠山青黛,可环顾阡陌田畴。亭称谓为舞墨,说是当年苏东坡等就是在亭下挥毫弄墨的。
  走进墨山村,古建筑并不多见,只有老祠堂还有部分残存。
  老祠堂前的门楼,三叠式,红沙石条的门墙,红色的琉璃瓦,粉白的瓦檐叠涩,匾额“关西世家”,对联“墨林千古秀,山色四时新。”这门楼,就像是一顶官帽,述说着曾经的显赫家世。
  祠堂只剩下前后不相撘连、各自孤立的门厅、正厅和祖堂,曾经应该是天井的部分都消失在岁月的风蚀中,看上去有些凋敝与残败。尽管如此,当你立于其前,站于其侧的时候,仍能让人轻易重构出它的轮廓,感知到它应有的高大威森。
  斑驳的砖墙,粗木的柱梁,祠堂依坡前低后高,象征着步步高升。后部的祖堂,供奉着墨山先祖的牌位,是村人追思先贤之所。就像每一个氏族那样,这里是中国人虔诚膜拜的地方。中部的正厅前后通敞,横梁上炫耀地高挂着“进士门第”的匾额。目前这里是村史展室。门厅也有匾,书“文峰聚秀”,门联“墨舞笔歌真乐趣,山青水秀俨文章”。墨山人自豪于家族曾经的书香荣耀。
  墨山人重修了舞墨亭,修整了墨池,在祠堂边还新建了村史广场,搞了村庄美化,却没有像许多家族那样将祠堂完整修复,只将残存的祠堂进行了适当的加固与装饰。初看起来,这似乎有对祖先“不敬”之嫌。但我斗胆地认为,如此简单地加固,看似不用心不用力,实则为保持着残缺美的意境,是轻描淡写的写意。对饱经风霜的祠堂,原始、真实地呈现,更能够让人耳濡目染家族的不易,这是另一种敬,甚至是更容易渗入族人内心深处的敬畏。
  尽管如今的墨山,并非那么地古色古香,只有这点古代遗迹,但这一缕墨黛,仍然能让人意象她曾经的古淳。特别是她翰墨书香的历史沉淀,犹如一坛陈年的谷烧酒,散发着柔醇馥郁的芳香。所以我仍然固执地认为,墨山的墨,也是黛墨的墨。
  何况,四面环山的墨山,掩映在郁郁葱葱之中,山的远影,正是青葱的岚黛。当天气阴雨,或旁晚时分,“远山眉黛晚来浓”,卓卓山影是深沉的墨黛。尤其那些长满毛竹的山岭,竹影婆娑,墨黛清幽。
  来到墨山,竹洁清风,空气清新,令人陶醉。村民自豪地说:你品品,我们村的空气是不是甜的?村民的家禽家畜都圈养,村子没有一丝的污染,就是一个纯天然的氧吧。
  新农村建设后的墨山,打造成了一个书画之乡,俨然一个小小的旅游景点。村里的大路是柏油的,小路铺着石板或砖块,干净得一尘不染。崭新的路灯上,披挂着大红的灯笼。随处可见的名家诗词,把原本沉淀的书香韵提取,渲染着墨山的文化味儿。路上,路旁,路旁的房墙上,一幅幅彩绘,大大小小的,也许有的说不上是艺术的,但描绘了乡村的风土人情,再现了墨山的历史人文,为山乡小村添了彩。整个村子,就是一幅的天然水墨画,清新,美丽,宜人。
  有几幅画,印象颇深。最有趣的是,一个小女孩,扛着一根开满鲜花的大树枝,画面题字:“趁春风不注意,把春天偷回家,藏起来……”最有生活味的,是山顶平房那一墙的画。小孩子有的围坐在爷爷旁听故事,有的坐在奶奶旁学女红,生动可爱。一位老奶奶拿着碗,站在门口,我误以为也是画中人物。最大气的,是一幅描写墨涧的画。远山墨黛,涧水湍急,红叶,拱桥,拱桥上身披大红斗篷的妇人长发飘飘,还书有一首七绝。我最喜欢的,是两组竹簸箕画。圆形的簸箕,每个直径近一米,一溜地挂在果园的竹篱笆上。一组的主题是二十四节气,一组是梅、兰、荷、菊、水仙、石榴等花卉,绘画很美,意境很朴素。这些画作,如乡村新酿的糯米酒,甘甜味淳。
  新时代的墨山,忘得见山,看得见水,品得到果,记得住乡愁。墨山空气甜,水甜,果也甜。村里种植有桔子、桃子、柿子、葡萄等水果。墨山人信奉“结最甜的果子,过最甜的日子。”
  生活在如此唯美的画中,墨山人信心满满地说:我们墨山人还笑脸甜,爱情甜。
  把自己融入到墨山的村巷,与村民交流,尽管你不能确定,他们的爱情是不是都甜蜜,但显然他们的笑脸确实是甜的。他们朴素大方,笑迎来客。
  那天,在房子前的一棵大树下,一大群老人在那里聚着。男的,有的吧嗒吧嗒地抽烟,有的手里干着活,如搓稻草绳。女的,有的闲聊,有的带孩子。问了问几位老人的年龄,他们争先恐后地亮出自己高过花甲的福气。当我发自内心地赞叹他们的村子好美时,他们也不客气,说:我们这里空气好,舒服。有位相对年轻的妇女,大概五十来岁,说话最多,快人快语的。她自豪地说:我们这里很干净,人也好。是的,人也好,这不用证明,他们自信,和气,笑脸果然是真甜。
  甜甜的笑脸,是一种行为,也是一种语言,更是美丽心灵的外现。“我四处寻春,一回头,才发现你一笑便是了。”最甜的笑脸,是幸福的洋溢。
  当村田里金灿灿的油菜花开时,墨山这幅水墨画上,又会添上几抹艳丽的橙黄。墨的底蕴,配上翠绿的欣荣与橙黄的富丽,这正是墨山人现在的生活。
  墨山的墨,不正是描绘着幸福生活的水墨画的墨吗?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次次的努力,跌倒,爬起,心有阳光便无畏风寒!曙光来临前,我用沉寂的心态和略显平庸的眼神凝望,我那故去的亲人,努力拼搏过的村庄,解决了生存问题的土地,那座被我遗弃在家乡的老...

如果这一生我只读一本书,那这本书一定是《生命沉思录》,许多大家都对这书给以特别高的评价。 《生命沉思录》一共有三本,每本都不同,每本都对生命进行着沉思,每一本书都有着浓郁的墨...

最近被陆羽《茶经》中的美学思想深深吸引,洋洋七千字的鸿篇巨著,除了科学严谨的专业性,博大精深的文学性外,我更向往陆羽对生活的那一份独特审美与悠然诗意。 住在文学泉道几十年,却...

忽闻岭上秋风劲,瓜果梨桃醉满坡,人间最美是秋锦,菊桂飘香花似雪。 中秋的清晨,朝露轻轻地点缀在秋花、草坪上,露珠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不禁使人顿觉舒畅清爽,心旷神怡。 那镶着银边...

一 昨夜下了雨,晨起,有人说:沟满壕平。立时,心里一阵翻腾着,回忆扯着思绪,非让你思呀念呀,回忆不可呢。脑海里涌现出儿时在家里时,村庄四周的壕沟来。那就是下雨后,冲出来的一个...

“云想衣裳花想容”,女人天生爱美爱衣,女人天生对衣的嗜好使世界色彩缤纷。衣让女人美,女人也因衣俏丽,添活力韧性。对许多女人来说,女人最美的衣衫永远是下一件。对我而言,最美的...

一 那只蛐蛐没经过我们同意就跳到我们家里来了。 那时候电视的声音很大。我问老张明天几点做核酸,他说群里没说。他一直盯着群消息。疫情来了,小区群成了最及时的信息发布中心和最有用的...

一. 华夏中国具有七千余年的农耕文明,培育谷粟稻菽解决了温饱,养活了芸芸众生,在这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牛可是人类最忠实的伙伴与朋友。中国先民很早就开始驯养牛、马等牲畜,进行耕田...

早上五点半起床,洗漱完毕,我去厨房打了稀饭,配上芥菜丝,拿了一个煮鸡蛋,一个热馒头。马工母亲笑望着我说:“你恁廋,多吃一个馒头,吃得太少了!” 我笑说:“够了,我也不干活,少...

一 中国的古典诗词,有一大半是吟咏离绪别情的。而经典的离别场景大都发生在秋天,秋叶则是点缀其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比如:“荒戍落黄叶,浩然离古关。” “秋别冬临叶儿黄,一夜狂风呼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