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到新办公室,我决定养两盆花,打破一下办公室一成不变一堆纸张、文件味的单调格式。
  我对养花没有什么特别的研究,原则上是什么好养就养什么。
  最近,经科学研究证实:龙爪(木立芦荟)一种喜干好侍弄家家都养的一种开花植物的身价大增。据说神的不得了,简直无所不包,防治百病,被喻为二十一世纪最最好的保健植物之最。
  什么牙疼牙龈发炎啦,什么灼伤划伤啦,什么大便梗阻啦,什么肿瘤发炎啦,什么免疫力低下啦,什么心脏衰弱啦……这老先生是无所不能!吃上抹上就好……
  我看好它的最关键一条是此花(没见过它怎么开花,倒是天天看着它的叶子在疯长)好侍弄,不需要花什么心思,和我这种懒人做伴正合适。
  因此,我买了两个花盆,从山上弄来了腐殖质黑土。从同事那里掰了两个小龙爪芽,胡乱地把它们摁到花盆的中央了事。
  办公室不大比较局促,一张办公桌,两个文件柜,一套沙发占据了大部分空间,仅剩下窄窄的可以回旋走道的余地。
  怎样放置这两盆龙爪,足足费了我许多脑细胞和不少的时间。
  端详来思量去,只好把一盆放在了我的办公桌上,让它靠墙面壁去吧!
  另一盆放在哪里哪里都不合适,不是照不到阳光就是碍腿碍脚的。最后只好把它安置到办公桌和沙发之间小小的空隙里。
  我背对着窗户面门办公,主要是方便来访者或者是谈话方便。
  在旮旯里的这盆龙爪基本上照不到什么阳光,尤其在它小的时候更是生长在暗无天日的黑暗里。因此也不会引起人们也就是我的注意,时间一长我几乎把它忘记的一干二净。
  每天工作非常忙碌:处理文件,起草文件,汇报工作,安排会议,发送信息,督导工作,忙得一塌糊涂。
  桌子上的这盆龙爪,一抬头就能看到它,它的那一抹繁荣的绿色常常消除了我的疲惫和职场中的种种忧虑和困惑。
  因此我格外地关爱它呵护它,把客人喝剩的茶根毫不吝惜地全给它喝了。写文件累了,伸伸快要折了的腰,捶捶僵硬的脖子。然后我把花盆转转方向,让它身体的各个部位都能享受到温暖阳光的照射,再给它松松土,把长得歪斜的不成才抢夺养分的嫩牙掰掉。
  有时写着写着材料,我会突然停下来,伸手抚弄着它那肥肥厚厚的叶片。它的叶片墨绿,每一片叶子长着对称的突起,这些突起看上去像仰面朝天进食的桑蚕幼虫的足。
  每一片叶子都是那样的可爱,绿的抢人的眼。
  我的爱没有白白的付出,桌子上的这盆龙爪长的很快,叶片多汁肉厚,又长又宽又厚又绿,不久就开枝散叶有几十公分高了。
  而那盆生长在角落里的龙爪早被我忙碌的忽略了。
  有客人来的时候,坐在沙发上,才有时间对桌脚的那盆龙爪瞄上一眼。如果有剩茶根,顺手也会喂上它一口。有时发现它在这里碍事,突起的叶片扎客人的手,我就把它往角落踢一踢。
  尽管我对它不理不睬,漫不经心,没有人疼也没有人爱。可是它不紧不慢、不卑不亢依然茁壮地生长着,一点也不比桌子上的那盆龙爪矮,更不瘦弱,相反它长的很粗壮。
  我不仅在心里叹道:“没有人管你,你也长的这么好!……真皮实……”
  桌上的这棵我呵护备至,悉心照料。角落的那棵我不闻不问,冷落漠视。
  去年十九大期间,维稳工作非常忙。经常忙的屁股离不开椅子。
  记不得是那一天了,当我把累得生疼的眼睛从文件上离开,自然地抬起头时,一幅美丽生动的画面出现了。
  那一刻我的心别提多慰藉了,反正用语言是无法描述当时的激动。
  我看到,有一圈如菊花瓣墨绿的龙爪在看着我。它们睁着好奇、关爱、紧张、生动的眼睛在看着我,在问候我:“你还好吧,我的主人……”
  它带着追赶了我很长时间才追上的激动,就那样目不转睛地趴在桌子边上看着我。
  这一看一趴,竟望出了一幅风景,一片柔情,一场蜜意。弄得我心慌意乱,弄得我情感崩溃,弄得我的心软软的提不起来,它把我的心融绿了。这真是“室内有龙爪,经冬犹绿林”它绿了我的心,绿了我的春,绿了我的夏,绿了我的四季,绿了我的岁月,绿了我的生命。
  我激动地站了起来,第一次绕过桌子、沙发向它走去。
  面对着它的一探,它的脱颖而出,我惊诧啦!
  我惊诧于它哪“不以物喜,不以已悲”不自暴自弃的性格。
  这棵龙爪尽管我从没有关心过它,甚至更多的时候,我都忽略了它的存在,早已忘记了我的身边还有它。
  但是它从没有放弃自己追逐阳光的梦想,桌子的上方就有温暖跳跃的阳光,就有它的主人,它没日没夜地朝着这一目标毫不动摇地前进。终于它看到了我,嗅到了阳光,在这一刻我也看到了它,看到了它那颗追逐阳光,追求生命金子般的心。
  瞧,它的塔字型的身躯多么魁梧,它的腰杆多么粗壮,一根主干居然擎起那么多数不清的叶子,而且它的每一片叶子都浓绿肥厚如哺乳期母猪的那一排排蓄满乳汁的乳。
  它没有生长优势,甚至连一个好的生长环境都没有。终日见不到阳光,没有人在乎它的存在,它的生死,几乎没有水来滋润它。
  可是它不屈服于命运的安排,不屈不挠地朝着心中的理想努力。
  它坚信只要自己努力了一定有收获,它坚信只要给它空气它就能活着,一个充满阳光的日子一定在等待着它。
  果然它做到了,现在温暖的阳光就在它碧绿的叶子上跳舞呢!
  同时它也收获了世界对它的瞩目,当世界向它微笑的时候,它就在我的泪光里。
  我摸了一把花盆里的土,其实不用摸也能看得出来,土干得抓在手里能发出金属的声音。
  我愧疚无比地对它补偿着欠它的爱,给它喂足喂饱了一大缸子水,它感激地看着我,叶子更绿更水灵了。
  我想把它搬到桌子上,它似乎在告诉我,不用这样,我已经抓住了阳光,抓住了机会。
  我转念一想,干脆把桌子上的那盆龙爪也搬到地上吧,让它也磨练磨练,免得养尊处优地娇惯坏了身体。
  当我抱起它来时,不好,它长期靠着墙生长的主干,因一下子失去了依靠,摇摇晃晃的样子马上就像要腰斩了。
  看着摇摇欲坠头重脚轻的龙爪,我不敢妄动,停下了搬动它的双手。
  原来,由于长期生长在有靠山优越的环境里,它的主干已经很细很弱,像中间拧劲的气球,弱不禁风,只要一离开墙,它就要倒,而这一倒肯定是致命的。
  看着他不争气的怂样,我叹了一口气:“你就这么靠墙活着吧,永远也别离开墙,你有阳光有水有依靠,这么多的资源都没长过地上的那棵,唉!你呀……”
  面对着这两棵龙爪的命运,我思考了很多很多……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写与乌伊岭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搬到浐灞半岛已经三年了。两河夹一岛,出小区南门右手浐河左手灞河,沿着河,向北,大概走两三里路,过了彩虹桥,就是半岛的收尾,两河交汇处。早晚晨昏,我常在浐河或灞河岸边走走,...

1.编织花 在窗台,迎接每天第一缕阳光。 永远笑着,用金黄的灿烂。风再大,吹不动几枚叶片的绿色。即使风雨如晦,也不眨眼地凝望天空,视线沿着太阳的方向。从太阳的角度来看,是这间居室...

一 凉风起,秋意渐浓,桂花应时而开。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弥漫着桂花的清冽幽香之气。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满树的桂花欣然怒放,似乎在一夜之间,其貌不扬的桂花树枝桠间冒出许多黄色的小“...

一 我有三个舅舅,他们都已经去世了,我很怀念他们,尤其想念二舅,二舅一直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对我特别的亲。 大舅比妈大,大几岁,我不知道,估计有三四岁吧,那时候是七十年代,家...

父亲15岁跨入铁路部门。在巡道工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3年。父亲也因此而修炼了轨道般的精神。顽强、坚韧、不屈不挠这些词用在父亲身上,也无法表达我对父亲的敬佩。 七十年代,父亲用一个月不...

万籁尚在沉寂,晨曦未曾闪亮,红彤彤的喜字就开始贴起。在乡村,由村口往村庄,从大街到胡同,由远而近向里延伸,迎头见喜,抬头见喜,一个个洋溢着中国红色彩的喜字静静等着新郎新娘一...

我所在小区的建筑都是小低层,人口密度自然不高,平日里都是各忙各的,见了面点个头即算是招呼,在这个环境里,彼此之间少了交流沟通,说各自关着门子朝天过也未尝不可。 我的邻居是北京...

鹅的世界很精彩,有很多不为我们熟知的故事。面对鹅的世界,我禁不住想到人类,相形之下,我觉得我们有时渺小,不如鹅。 一 小时候,我家养了很多鸡,很多鸭。我每天早晨都是在鸡的“喔喔...

一,戈壁之根 一颗流星,从浩瀚的远空冉冉划过,一地的落红,映暖了一地的秋沙,逆势而上的骆驼,在海市蜃楼的背景里,映衬着你昂昂挺立的骨骼。 戈壁浩瀚,大漠无垠,你站在大漠与戈壁交...

秋分是个节气,二十四节气中第十六个节气,此时太阳到达黄经180度。过去,中国是个农业社会,黄土地里刨食,“春得一犁雨,秋收万担粮”,靠天吃饭。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为了不违农时,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