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时居住的地方是湖南省石门县大山里的小村庄。
  山,是南山,名苦拔山,也是石头山。山,很陡峭,多处峭壁悬崖,一眼望去,头晕目眩。山,森林茂密,走进去,看不见山下的村庄,也看不见白云蓝天。山,多野兽,猪獾、狗獾、野猪、野山羊、刺猬、毒蛇等等,它们经常出没,吓人不轻。这个山名对我们这一方百姓,是恰如其分,是赤裸裸地“完美”表达。的确,我们祖祖辈辈都过得十分艰苦,生产条件生活条件非常差。但,一方水土总是养一方人。人们在山中的石头缝里刨土,种玉米、种花生、种荞麦、种油菜、栽红薯、栽柑橘等。向贫瘠的土地要生活,向阴暗的石头山要乐趣,向高耸入云的大山要力量和勇气。
  距山下一到两公里远的地方是一条河——渫水河(澧水支流),乡里乡亲都是住在沿山沿河的“大坪大坝”的夹缝处,在“夹缝”中求生。人们到山上砍柴,摘野果,一般是结伴同行,相互照应;到山里干活,也是队里统一安排,具体出动,热闹非凡;如若单独行动,最多只到半山腰,有什么情况,山上大叫一声,山下总会有人能听到也能看到。渴了累了,不少的石头缝里有叮咚叮咚的泉水冒出,可以直接喝,不用再次加工,那种清甜比现在市场上卖的矿泉水更纯正、更透心、更爽脾胃。清清爽爽的泉水,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夏天里,清凉解暑,沁入心脾,五脏六腑俱舒,从头到脚皆轻。冬日里,洗脸洗手,水温刚好,喝进肚里,直通肺腑精神来。动口三分力,常常是喝足泉水,犹如吃了半碗粥,拿起锄头拿起镰刀继续干活。
  南面石头山,农作物根系不发达,种的庄稼产量低,田里的水稻产量也少得可怜。不拿中国的粮食高产区比,只拿我们对河的北山对照,他们的农作物无论产量还有品质都比我们好很多。
  老天爷既然让我们生活在这里,肯定是有生活下去的理由。我们从来不会怨天尤人,大概有“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的道理存在吧,大家时刻保持着战天斗地的决心。
  这扇门关着,那扇窗却敞着。单说我们这里一年四季山上的野果,是许多外地人、许多城里人羡慕不来的。某些稀罕物,他们不一定见到过,也不一定吃到过,就与我们没见过城里的百层高楼、没亲眼见过黑皮肤蓝眼睛的外国佬一样。这些免费的野果是专门给贫穷山里人的馈赠,让山里人吃后,长成大树一样的身躯,练就巨石一样的、大山一样的性格。山里的野果从来没有谁是谁家的说法,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谁发现了,谁都可以摘,叫上同伴,凭着自己的劳力,带回家一些,直接分享给亲朋好友。
  
  二
  春天里百花齐放,阳气回升,野果便开始给大山里的人酝酿甜蜜。最早的果子,要数插早稻秧时就能吃的蜜梦儿。这种蜜梦儿,小小的粒儿,呈椭圆形,此树也就两三米高,刺多且硬且长,若扎着了,生疼生疼。没成熟时的蜜梦儿灰白色,涩口难咽。熟了呈淡红色,透亮,像十六七少女的皮肤。酸酸甜甜的味道,香软适当,骨头小,它的酸味很独特,也很纯真,不同杨梅的酸,酸到了后颈窝;也不同柑橘的酸,酸到牙根。这蜜梦儿的酸味,就在口腔里转了几下,马上变成了甜味。有馋嘴人一颗一颗地吃,嫌慢,不过瘾,为了证明自己的高效速吃的本领,一把一把的,往嘴里塞,舌头几转,上下牙齿几推几磨,连骨头吞,爽!特别是贪嘴的男孩子,常常会被老人说笑“酸出儿来,还狼吞虎咽,不怕酸掉你的大牙呀!”蜜梦儿是许多孕妇的最爱,她们喜欢这种酸味。农村人有“酸儿辣女”的说法,因此也就有准爸爸在春末夏初的季节到处找蜜梦儿,给自己怀孕的老婆吃,对生大胖小子信心十足,当然万一生了女孩也不会失望,女儿也是儿,小棉袄更贴心。
  端午过后,在那杂草丛生的地方,一些细小石头缝隙间,有一种长着粗壮的小青壮叶,牵着藤,叶片像枇杷叶的缩小版,一些圆圆的果子,比葡萄大,比鸡蛋小,就沿藤贴在地表,它就是我喜欢吃的地枇杷。我刚开始上网时,曾有心叫“地枇杷”网名的,有人笑话我人土网名也土,还有以往算命先生说我五行中土太多,缺水,用此网名对己不利,所以改了。成熟的地枇杷呈紫红色,圆圆的、软软的,清甜可口。一旦发现,赶紧摘下来,衣服上擦擦,撕皮,迫不及待往嘴里放。有的地方,看到几个,“顺藤摸瓜”,跟着地枇杷的藤蔓走,往往会发现好大一片,吃不了,用兜着走,如此美味,不可浪费。
  秋天里,山里的野葡萄,比现在水果超市里卖的一点也不差,甚至味道更美更纯更鲜。经常在山上劳动的人们,都知道哪个地方有,哪个地方的好吃;哪个地方的早一些,哪里的是青葡萄,哪里的是黑葡萄,皆是了然于心。人们常常会发现,好大的天然野葡萄棚,一些低矮的小树、藤蔓植物很自然地给它搭了架,东南西北方任由它们自己延伸自己爬,想长成啥样就长成啥样,自由自在,没人剪枝没人掰芽,也能结出甜蜜丰硕的果实,让人乐开了花。往往是多个人多方位采摘同一个棚,也要分几次才能完。在山里,都拿有刀,将那熟透了的,会小心翼翼地一爪爪地割下来,轻轻放在箩筐里或者背篓里,千万不能重压。山里的人不贪心,那时也不曾想到拿到市场上去卖,家里人能吃多少带多少,剩下的总会有其他人来采回家。没成熟的野葡萄,继续吸取大地精华,等几天再来采。
  猕猴桃,大家都吃过,什么味道,有些什么好处,也不用我来在此卖弄,大家清楚得很,像现在秋高气爽的时候,正是山里野生猕猴桃的成熟时候,它的果子虽然没有现在人工栽培的大,它的皮比人工培育的也要厚一些,甚至表皮的绒毛也浓密一些,但它是在适合它海拔、适合它土壤肥力条件下生长的——在我们大山的较顶端,它的香味更浓,口味更正。不过,要吃到它,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上山下山,山高坡陡,爬上山顶也要花三个小时,寻找猕猴桃树不容易,遭藤阻刺拦,如若找到摘上半篓,起码也得花上一整天。山里的野果虽然是见者有份,不花钱,也特别喜欢,但得凭自己的力气和本事上山去,向高高在上的大山低头讨要。
  山里的野生板栗,可是别有一番风味,个儿不大,独粒儿多。成熟了的板栗球,自行掉在地上,在太阳烘烤下,在秋风狂扫中,尽管它们浑身是刺包裹,也会自己裂开,寻板栗者,就地取材找来小棍在厚厚的枯叶下扒拉,那些刺太扎人,一不小心就会伤到手,因此得小心翼翼。有时候去得太晚,裂开的散粒被先到的众人捡得所剩无几,也不气馁,拿起长棍照着树上未曾掉落的刺球一阵猛打,噼里啪啦——小心砸到头顶哦,那些个刺可不是闹着玩的。当时想尝鲜的话,直接找来石头就地砸,砸开了,就用坚固的牙齿咬。不过手砸、手剥的速度总是赶不上牙齿的咀嚼速度,香脆可口的板栗,丢进嘴里没两下就入了肚,吃得不过瘾。算了,先将刺球捡到背篓里,让那残留在口里的余末香味,和着口水一并先吞进肚里,尽管是“爽歪歪”,也得忍着,回家再说。
  山里还有一种果子,书名叫万寿果,也叫拐枣,我们当地称拐子。别看它其貌不扬,七弯八拐的,只有筷子粗细,像鸡爪。打霜后,拐枣自然成熟,香甜味浓密,熟透了,它会自己掉下来,没熟透的不会掉,有涩味。每天早上可以到树下去捡,吹吹灰撕了薄皮直接吃,从不考虑有毒有细菌之事,入口细嚼、香香甜甜,渣也不曾有,至今想来,还流口水,几十年过去,味道还记在内心深处徘徊。
  ……
  
  三
  其实,大山里的野果远不止这些,还有许多叫得上名、叫不上名的,一年四季,这样野果没了,那样野果又熟。本着三个原则:一要勤劳,吃得了苦;二要认得真切,不出错;三要胆子大,不怕野兽被刺捣。上山去找,总会找到时令新鲜果子,泉水也管够。这些都是专门给山里人准备的,别人偷不走抢不走的,在某种意义上说,这是老天对山里人的一种偏爱。世上万物,说不平等也平等,说平等也不平等,就看你心里的这根平衡杠杆怎么倾斜,好与歹、平与不平都在自己心中。
  石头山,土地瘦;南山,光照少;悬崖峭壁,危险大,正是这样的山,练就了一代又一代的大山人,练就了大山人坚韧不拔、不屈不挠的性格,这些大山人是家庭的顶梁柱,是社会的中坚力量,是各项各业不可或缺的人才。大山成就了过去,成就了现在,也将成就未来。
  自从家乡所有人移民后,我再也没有去过苦拔山,想想也快二十年了。大山依旧挺拔伟岸、悬崖依旧陡峭、泉水每天还在唱歌、野果肯定还在哺育那些飞禽走兽。只是乡民都已搬离,山路怕是已经被草被树木遮挡得不见了吧。那些野果几年没人采摘,是不是生气了?平时有临近乡镇的人到苦拔山上走动吗?山上是不是有更多的野兽和飞禽了?
  有时候,很想去走一走,看一看,可是去了又能怎样?我该在哪里下榻、在哪里落脚?荒无人烟!即或在较远的故里有亲友,又能怎样?故土已经淹没几十米甚至上百米,家也找不到,大山脚也淹了几十米,路也没有了,谁有空当向导到丛林密布处瞎转悠!
  就让坐车路过时望一望,努力搜索一下吧,或者在梦里时常逛一逛?让山里的原始野果在记忆中回味,也好!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次次的努力,跌倒,爬起,心有阳光便无畏风寒!曙光来临前,我用沉寂的心态和略显平庸的眼神凝望,我那故去的亲人,努力拼搏过的村庄,解决了生存问题的土地,那座被我遗弃在家乡的老...

如果这一生我只读一本书,那这本书一定是《生命沉思录》,许多大家都对这书给以特别高的评价。 《生命沉思录》一共有三本,每本都不同,每本都对生命进行着沉思,每一本书都有着浓郁的墨...

最近被陆羽《茶经》中的美学思想深深吸引,洋洋七千字的鸿篇巨著,除了科学严谨的专业性,博大精深的文学性外,我更向往陆羽对生活的那一份独特审美与悠然诗意。 住在文学泉道几十年,却...

忽闻岭上秋风劲,瓜果梨桃醉满坡,人间最美是秋锦,菊桂飘香花似雪。 中秋的清晨,朝露轻轻地点缀在秋花、草坪上,露珠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不禁使人顿觉舒畅清爽,心旷神怡。 那镶着银边...

一 昨夜下了雨,晨起,有人说:沟满壕平。立时,心里一阵翻腾着,回忆扯着思绪,非让你思呀念呀,回忆不可呢。脑海里涌现出儿时在家里时,村庄四周的壕沟来。那就是下雨后,冲出来的一个...

“云想衣裳花想容”,女人天生爱美爱衣,女人天生对衣的嗜好使世界色彩缤纷。衣让女人美,女人也因衣俏丽,添活力韧性。对许多女人来说,女人最美的衣衫永远是下一件。对我而言,最美的...

一 那只蛐蛐没经过我们同意就跳到我们家里来了。 那时候电视的声音很大。我问老张明天几点做核酸,他说群里没说。他一直盯着群消息。疫情来了,小区群成了最及时的信息发布中心和最有用的...

一. 华夏中国具有七千余年的农耕文明,培育谷粟稻菽解决了温饱,养活了芸芸众生,在这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牛可是人类最忠实的伙伴与朋友。中国先民很早就开始驯养牛、马等牲畜,进行耕田...

早上五点半起床,洗漱完毕,我去厨房打了稀饭,配上芥菜丝,拿了一个煮鸡蛋,一个热馒头。马工母亲笑望着我说:“你恁廋,多吃一个馒头,吃得太少了!” 我笑说:“够了,我也不干活,少...

一 中国的古典诗词,有一大半是吟咏离绪别情的。而经典的离别场景大都发生在秋天,秋叶则是点缀其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比如:“荒戍落黄叶,浩然离古关。” “秋别冬临叶儿黄,一夜狂风呼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