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花店里去买花,各种花儿看得眼花缭乱,目不暇给。突然,眼前一闪,跳跃着几棵竹节草,这是一种常在野地里,或田间地头,才得见得到的野草呀。这咋还登堂入室了呢?竟然,当成了一棵棵花草来售卖了呢?
  对于竹节草,我从来都没有细端详过,甚至看见它,也从不当回事的,因为它是一株野草而俾倪着。以前,在烈日炎炎的田地里劳作,看见了稍大一点的野草,便会用手拔掉或是用锄头除掉,还会恶狠狠地甩得远远的。
  别看这小小的竹节草,不太起眼。其实,它有着顽强的生命力的。如果是雨天或是阴天去田地里除草,对它是没什么作用的,这好像就是给它搬了一下家而已。它绝对不会死亡的,而会在你扔到的地方活过来,继续生长。如果你不把它扔得很远,依旧放在原处,或垄上或垄沟里,那么就似没有拔除一样;几天以后,你会发现它长得比以前更茂盛,更葱绿,好似有意在气你,又好似在和庄稼比拼,说不定心底还会说:哼,你不就是庄稼吗?自己不争气,不能努力长,就别埋怨吃了你!真是的,有能耐,我们比试一下,长呀长呀,不带靠着人类来抬举你,压制着我们呀!
  是呢,确是有点不公平。这一次,看见竹节草被当成一株株花草来供养,我才有了这不平的想法。以前真的没把它当回事儿,以为它没有思想也没有什么价值,看见了就该铲除,就该消灭。
  花店老板见我对竹节草有兴趣,赶紧来介绍说:“这是我亲手从野外采集来的,不好培养呢。采集了很多,也没有活下来几株,真是比花儿还难养,太倔强了。”旁边的人,有认识竹节草的,也有不认识竹节草的。不认识竹节草的人看着,就说:“是不是小竹子呀,看着一节一节的,好像是竹子,又不太像。”认识竹节草的人,自然就会毫不在乎地说:“这是野草,我们庄稼地里可不少,没人稀罕,看见了就拔了它,把它抛得远远的,不然,几天又会复活了,可讨厌了。”
  我站在花室里的竹节草前,心里杂陈五味,说不出的感觉。
  看着花店老板对自己的杰作,欣喜若狂,巧舌如簧地兜售,我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想想,原本就是野草,安安静静地长在野外,与日月、山峦、溪水、草地、庄稼同生在田野里,而人生的际遇却各不相同。庄稼呢,常被人呵护着,不是浇水就是施肥再就是除草、打灭草剂。一遍又一遍的,大型机械、小型机械或人工,不断使出浑天解数来管理着。可是,到了秋天,也不一定就能获得丰收。有时候,依旧歉收。而野草呢?如竹节草的野草比比皆是,什么芨芨草、苍耳、稗草、狗尾巴草、野麦子等多了去了,它们没有人管理,从不施肥也不打药也不用浇水,却生长得如此茂盛,如此生机勃勃,稍不留神,就可能将庄稼吃掉,成为庄稼地里的另一片“风景”。
  
  二
  这不得不让我们惊叹,应了那句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所有这一切的天然成败,都是因为它们是野草。用“野”字,来区别开庄稼,也区别开花卉,也区别它这一生注定是要遭人歧视,遭人厌恶。
  而庄稼呢,却是令人喜欢,令人呵护的。
  一棵庄稼的生长,从一粒种子到幼苗到成长再到结出籽粒,成为粮食,无一不倾注着人们太多的心血。有些庄稼,还是不争气,总是枯瘦病怏怏的,最后也长不出几粒成熟的籽粒来。这真是令人大失所望,但人们不去怪罪庄稼,却总是从自身找错误,不断总结着是不是地太贫瘠了?是不是二遍水没浇透?是不是杂草没及时铲除呢?
  庄稼,野草,或许早在远古时代就已经区分开来了。想想,从那么久远开始,野草就被歧视着。一颗竹节草被拔起来,被抛得远远的,是不会像庄稼那样年年留出优良的种子来,年年春天播种,而是不断铲除、铲除再铲除。
  然而,几千年过去了,不断铲除的那些野草,像竹节草这样的野草,看似柔弱看似经不起风雨的一棵小小野草,依旧存在于世。它长在田野里,长在溪水旁、水湄之上、湖边河岸边等处,从不择地势,也不在乎人们的眼光,快乐地活着;它听得见自然之风轻轻的吟唱,嗅得到自然界的花香草香毫不保留地慢慢打开,或许还能感受到有人翻开的《圣经》里的句子:“看那田野的百合花,也不种也不收,天父尚且养活它。”是的,万物没什么高低贵贱之分,都是平等的!
  万物皆在自然的优胜劣败之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环境里,看的就是你的本身,只要你本身不肯退出,不肯宣告自己失败,你自己肯努力,不妥协,你就有机会,就会活得快乐,活成一片风景。
  
  三
  那一天,我见到不少人来花店里买了一盆竹节草带回家的。花店老板反复介绍了养竹节草的注意事项,又传授了怎样让竹节草爆缸墨绿的技能。
  我也买了一盆,出于怎样的心情呢?
  之前,自己一直歧视竹节草,难道是我从来没有发现竹节草原来也这样美,这样有气质,还这样低调吗?凝视着竹节草,我仿佛看到了它卑微里透出的一股子倔强,这是自带光芒,也让它总是信心百倍。
  回家的路上,我遇见一位老中医武老先生。他看见竹节草,异常欢喜,他欢喜地告诉我:“你可别小看了这竹节草呀,它是一味药材呢。”阳光下,一盆竹节草被武老一只手捧在胸前,另一只手比划着说,“这竹节草,可以止血利尿消肿,还可以清热解毒。药效可不少呢,我就不跟你唠叨了!”
  看着武老爱不释手的样子,就知道,一味药对医者仁心的老中医来说,那是再好不过了。说起竹节草,武老也说,现在田野里经常打农药,竹节草虽然一次次面临着生死攸关的命运,虽说是死里逃生,存活下来,但作为中药来说,受到污染的,即使采回来,也不敢用的。因此,要采到质好的本草,就要去远离人烟的山里面去采。
  从那天起,家里因为有了一盆竹节草,我感觉有所不同了——竹节草依然保存着它的野性,似乎并不甘心就此屈从。每天,它极力望向室外,在心底里一次次重温着野外的生活,或是在想,有朝一日,重回大自然,或与它的同伴一起,与风霜雪雨一起,与野花野流野山一起。它的本性决定了它甘心情愿与野绿融为一体,在自然的风景里,不张扬,不受拘束,自由自在,活得心平气和。
  竹节草那么坚强,在最具毒性的百草枯面前,也能坚强挺立着,也要挣扎着不屈服,不退怯,昂首挺立。然而,它在温室里,却抑郁了,慢慢枯萎,慢慢隐去了。
  一个秋日的早晨,我看到了它倒在一缸水里。那水缸如何精美,那一汪水如何清澈,都留不住竹节草。它的心不在此处,它宁愿活在阳光充足的野外,宁愿活在风吹雨打的广袤原野,宁愿风餐露宿,也不愿意被限定,不甘心守在一缸室内,任由人们品头论足,供养日常。
  我把奄奄一息的竹节草送回到大自然里,放在村后的小河旁的草塘上,我做了记号,想常来看望它,看看它是否还能活过来……
  春天又一次来临,忽然,我想起了那株竹节草。我兴冲冲赶到做过记号的小河边草塘上。哦,满眼的绿呀!一片片的竹节草,我早已分不清还是不是我曾经放养的那株了!只有那绿,茵茵的绿,茂盛的翠绿,连绵着草地,成为了田野里的绿霸主,它永远不会死去,而是融入了大自然,活成了自己的风景。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在农村的“两级”委员会干部成员中,调解员这个职务实在普通的不算什么,既不是官,又没有权,动不动还得罪人,尽干些吃力不讨好的事,但这个工作又必不可少,非常重要,所有的民事纠...

秋色斑驳,时光微凉。清风萧然,落叶愈加匆忙。寂寞小城,远离夏日的繁华与绚烂,一切变得柔和而冷清起来。 秋风吹乱了心绪,眼前的景色变得熟悉而又陌生。当你感到孤独的时候,内心空虚...

一 在我家乡的土崖、沟畔边,到处都可以看到一种耐旱的植物。它的枝叶间长满了尖锐的刺,浑身挂满了红红圆圆的果实,看着非常诱人,这种果子就是酸枣。 我第一次吃酸枣,那种酸酸甜甜的...

又到年关,街道繁华若市。夕阳将行人的影子拉得很长。这条街很长,很喜欢它修长的身姿,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我们还碰到一起办年货,一起游走街头。时间过的真快呀,转眼间你离开这座城,...

一次次的努力,跌倒,爬起,心有阳光便无畏风寒!曙光来临前,我用沉寂的心态和略显平庸的眼神凝望,我那故去的亲人,努力拼搏过的村庄,解决了生存问题的土地,那座被我遗弃在家乡的老...

如果这一生我只读一本书,那这本书一定是《生命沉思录》,许多大家都对这书给以特别高的评价。 《生命沉思录》一共有三本,每本都不同,每本都对生命进行着沉思,每一本书都有着浓郁的墨...

最近被陆羽《茶经》中的美学思想深深吸引,洋洋七千字的鸿篇巨著,除了科学严谨的专业性,博大精深的文学性外,我更向往陆羽对生活的那一份独特审美与悠然诗意。 住在文学泉道几十年,却...

忽闻岭上秋风劲,瓜果梨桃醉满坡,人间最美是秋锦,菊桂飘香花似雪。 中秋的清晨,朝露轻轻地点缀在秋花、草坪上,露珠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不禁使人顿觉舒畅清爽,心旷神怡。 那镶着银边...

一 昨夜下了雨,晨起,有人说:沟满壕平。立时,心里一阵翻腾着,回忆扯着思绪,非让你思呀念呀,回忆不可呢。脑海里涌现出儿时在家里时,村庄四周的壕沟来。那就是下雨后,冲出来的一个...

“云想衣裳花想容”,女人天生爱美爱衣,女人天生对衣的嗜好使世界色彩缤纷。衣让女人美,女人也因衣俏丽,添活力韧性。对许多女人来说,女人最美的衣衫永远是下一件。对我而言,最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