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来了,在不知不觉中。没有欢迎仪式,没有掌声,只有那几场散散的雨点,似乎是秋天的先驱者,给人们来提个醒。
  天气没有以前那么像火炉似的热浪,微风里透着凉意。连树上的蝉,声音也嘶哑了些,担心着时日不多,那种绝望之声,让人有点心痛。
  我不再选择傍晚出去,只是不想再听到那撕心裂肺的蝉音,让人想起秋天的忧愁。以前选择傍晚出去走走,只是为了避开炎热的气温,也是为了听蝉的鸣叫声。现在秋来了,早晨出去,那便是更好的选择。
  不用闹钟,每天来个自然醒,倒也不错。不管隔夜几点睡觉,总是在清晨固定的时间醒来,差不了上下半个钟点,这就所谓的人体生物钟吧。
  反正是出去走走,不用准时,所以也就养成了懒散的习惯。早晨也是懒床的最好时机,但是不管怎么懒,六点三刻前总会出门。更多的是六点前后便出了门,走上五十分钟左右,顺便买了菜,开始一天的生活。
  秋天的早晨很安静,行走的路上,草还是新鲜的,没有人和动物踩踏的痕迹。出了小区门向南走,侧着脸向左,看刚刚出来的太阳,有时还会被楼房遮挡,似乎太阳在跟我躲猫猫。我倒是喜欢这样的形式,若即若离,若隐若现又何尝不是一种惊喜与快乐呢。
  太阳的脸起初是大大胖胖的红,她像轻气球似的,越升越高,又像是风筝一样越飞越远,眼见得进入云层里,云层就像妈妈一样,拥抱她入怀,看着人间仰起的一张张脸,又不忍心,于是就放了出来。这样的情景,让我想起了母亲,那年父亲去世后,母亲得到了我全身心的爱,我将年轻时偏离母亲的轨迹修正过来,将对父亲无法实施的爱全部加在母亲身上。每天中午回家吃饭时,母亲看到我或是算到我该到家了,她总会躲在门的后面,或是窗帘下,其实我一眼就能看到,假装着在屋里寻找,让近七十岁的母亲发出像孩童般的笑声,这一天,她是快乐的,我同样也是快乐的。
  如今的太阳也在跟我躲闪着,哪怕躲进云层里,我还是能隐隐约约看见的。我内心在笑,嘴角向上提了些。
  在红绿灯口向右转,太阳在我的身后。我知道太阳如同母亲般会一直跟着我,不用回头,不用去找。无论我走到哪里,她都在身后跟着。此时我想起了一句诗“儿行千里母担忧”,不必担忧,我会好好地生活。我也是一位母亲,担忧着远嫁的女儿,虽然女儿也成了母亲,女儿也有了像我母亲那般的慈爱,我还是有些担忧。让母亲别再担忧我,自己倒还在担忧女儿,真是好笑。
  太阳的光暖暖地洒在我的后背,酥酥痒痒的,如同母亲的那双温暖的手抚摸着我。母亲去世的当初十年里,想起她我更多的是悲伤,后来的二十年里,想起母亲我更多的是幸福,来自母亲关爱的幸福回忆。
  人呀,有时要面对现实,想着今后的日子。遗憾的日子,后悔的事,尽量不去多想,要多回忆些美好的日子,开心的事。就像太阳,每天傍晚下山,似乎有些遗憾,但是第二天清晨照样从东方升起。如今我的年龄算来已经是黄昏时分,余下的日子并不多了,开心一天是一天。回忆应该是美好的,不必太伤感。
  母亲的脸圆圆的,大大的,父亲总说她是“大饼脸”,而不许我们小孩子说。于是我们都说母亲的脸像太阳,又大又温暖。想到这里,我无声地笑了。
  大路上,一位年轻的母亲骑车带着上幼儿园的小朋友,那小朋友看到我在笑,指了指我,跟他妈妈说:“看,这个阿婆在笑。”妈妈说:“这个阿婆可能想到了什么开心事吧。”这时,我才发现失态了,我的脸有些微微发烫,还好,那车骑走了,留下独自羞涩的我。
  穿过一只红绿灯,就是一个小区,小区门边就是一所幼儿园。此时并非是入园的最佳时间点,可能是家长们急着要上班,才将孩子早早地送进幼儿园吧,孩子们也理解大人的辛苦,不哭不闹地。看着家长送孩子进园,孩子们挥手向父母说再见的情景,我想起了女儿小时候,也是这样乖乖的听话,小脸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笑。想到这里,我赶紧捂着嘴,快速走开,别再让孩子看到我的笑,别以为我是个只会傻笑的阿婆。
  又来到一个十字路口,这是个大路口,此时上班的人群多了起来,我已转身向北,走在绿化道旁,低垂的树枝扫着我的头发,我顺手摸了一下,树枝颤动了一下,像是跟我打了招呼,又像是痒痒在发笑。细看那一串串小如黄豆般青青的果实,曾经不认识的大树,那叶片形同香樟树,果实却两样,香樟树果是一个一个长的,而此树却是伞状般的长在一根枝头上。后来有一天,好奇心让我查了一下,原来是女贞子果。认识一个新事物,也会开心的。
  这里有个“健身步道”,像是穿插在林间里,好多种树木,有些认识,有些还叫不上名。不必追求全部认识,就好像在路上遇见好多人,没有必要全部都相识,认识的自然好,那是缘,不认识的擦肩而过,互相看一眼,算是一面之交。
  一条狗快速地从我身边走过,这个走,差不多是跑了,主人被狗绳牵引着,一路小跑,嘴里不停地说:“宝贝,你慢点走呀。”也许这算是一种锻炼吧,被迫地快走,脚下生风,身上微微出汗,这才是锻炼的最佳境界。如今养狗的家庭很多,我曾经也是一位“铲屎官”只是去年,它结束了十三年半的生命,留给我们的只是对这只大金毛的怀念而已。那时,我也会在早晨或傍晚带着这只大狗散步。十三年的辛苦,得到的是一种陪伴般的幸福。
  三三两两的买菜老人,手里拎着的包里面是蔬菜(绿色的不甘寂寞露了个头出来),肩上背着的包应该是荤菜,因为柔柔软软的可能是鱼呀肉呀之类的,这日子过得舒坦呀。
  我在十字路口向西,再走不到二千米便能到家。此时的我,感觉到肚子在跟我抗议,身上也有了汗珠。一个早餐小亭子在眼前,里面有位四十岁上下的女人。我站在餐亭前,跟女人说了句:“一张煎饼,少许辣,其他随意。”那女人笑了,说是一听我口音就知道是本地阿姨,她还说,有个老阿婆说过,你们苏州人原本不吃辣,都是我们外乡人来了,你们才学着吃的。说完,她笑了,隔着口罩,看着她的脸,如同一朵花儿一般。我们聊了几句,得知她已经是“新苏州人”了,两个孩子都在上学,一个在外地上大学,一个在苏州上中学,她说她每天很开心,早晨做个早餐生意,然后去做钟点工,想着多赚点钱能换个大房子,将父母接过来养老。我只有朝她点头的份,听她说话也是不错的,看着她满是幸福的脸,像是早晨送给我的一朵花儿,我的心情更愉快了。
  拿着煎饼,在路上的蔬菜小超市里买了菜,抬头看着迎面的太阳,心里暖暖的。这秋天早晨的风,也很配合着,微微吹动我的头发,想起了母亲的那双手在抚摸着我。母亲如同太阳般,一直在我身旁,从未离开。
  幸福陪伴着我,在秋天行走的早晨。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在农村的“两级”委员会干部成员中,调解员这个职务实在普通的不算什么,既不是官,又没有权,动不动还得罪人,尽干些吃力不讨好的事,但这个工作又必不可少,非常重要,所有的民事纠...

秋色斑驳,时光微凉。清风萧然,落叶愈加匆忙。寂寞小城,远离夏日的繁华与绚烂,一切变得柔和而冷清起来。 秋风吹乱了心绪,眼前的景色变得熟悉而又陌生。当你感到孤独的时候,内心空虚...

一 在我家乡的土崖、沟畔边,到处都可以看到一种耐旱的植物。它的枝叶间长满了尖锐的刺,浑身挂满了红红圆圆的果实,看着非常诱人,这种果子就是酸枣。 我第一次吃酸枣,那种酸酸甜甜的...

又到年关,街道繁华若市。夕阳将行人的影子拉得很长。这条街很长,很喜欢它修长的身姿,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我们还碰到一起办年货,一起游走街头。时间过的真快呀,转眼间你离开这座城,...

一次次的努力,跌倒,爬起,心有阳光便无畏风寒!曙光来临前,我用沉寂的心态和略显平庸的眼神凝望,我那故去的亲人,努力拼搏过的村庄,解决了生存问题的土地,那座被我遗弃在家乡的老...

如果这一生我只读一本书,那这本书一定是《生命沉思录》,许多大家都对这书给以特别高的评价。 《生命沉思录》一共有三本,每本都不同,每本都对生命进行着沉思,每一本书都有着浓郁的墨...

最近被陆羽《茶经》中的美学思想深深吸引,洋洋七千字的鸿篇巨著,除了科学严谨的专业性,博大精深的文学性外,我更向往陆羽对生活的那一份独特审美与悠然诗意。 住在文学泉道几十年,却...

忽闻岭上秋风劲,瓜果梨桃醉满坡,人间最美是秋锦,菊桂飘香花似雪。 中秋的清晨,朝露轻轻地点缀在秋花、草坪上,露珠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不禁使人顿觉舒畅清爽,心旷神怡。 那镶着银边...

一 昨夜下了雨,晨起,有人说:沟满壕平。立时,心里一阵翻腾着,回忆扯着思绪,非让你思呀念呀,回忆不可呢。脑海里涌现出儿时在家里时,村庄四周的壕沟来。那就是下雨后,冲出来的一个...

“云想衣裳花想容”,女人天生爱美爱衣,女人天生对衣的嗜好使世界色彩缤纷。衣让女人美,女人也因衣俏丽,添活力韧性。对许多女人来说,女人最美的衣衫永远是下一件。对我而言,最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