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为什么,发生在同学之间的事情就象“粘粘鳔”一样粘糊,事情分明过去了很久很久,可它还是总在我面前晃悠,任凭我怎样挥也挥之不去。
  一九六七年秋天里的一天,学友韩祥国、李铁民、郝整军和我四位同学聚到一起,共同商议道:”咱们不妨学学北魏的大地理学家、大散文家郦道元,遍游祖国的壮丽河山,再留心观察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日后如果想写点东西也好集累一些亲临其境、亲身体验的素材,那该多好哇。”对此,大家一致赞同,并商定第一站首先攀登大家向往已久的、五岳独尊的泰山。可是,谁能料到,就在出发的那天早上,这个活动的发起人之一韩祥国,却以没找到全国粮票为由,临阵脱了逃。各随其愿吧,没法子,我们只好仨人登程上路啦。当时,红卫兵中造反派与保守派闹得正凶,且造反派一时得势,保守派暂处下风,残酷的武斗事件屡屡发生。李铁民、郝整军二位属保守派,所以,事先各自准备好一顶破草帽,草帽拉得很低很低,几乎遮住了整个脸面,二位还故作豪情地美其名曰,这是鲁迅先生《自嘲》诗里“破帽遮颜过闹市”的情景再现哩。当时我已下乡到段村青年队当知青,是个响当当的造反派。因此,我腰束武装带,臂戴红卫兵造反团袖章,神气十足的挡在他们二人前边,谢天谢地,总算混过了新乡站这一关。
  来到郑州火车站,铁民和整军放松了警惕,高兴得把破草帽扔得又高又远。草帽扔去了,恶运却来了,躲过了初一,还是没能躲过十五。我们正在站台对面的厕所小解,隔着低矮的破砖墙,突然看见一列刚进站的火车旁,人声喧沸,闹嚷盈天。出啥事了?没顾得上解完手的铁民边说边跑了过去,想看个究竟。谁料,好事好奇的铁民这一去,恰好给新乡五中来抓人的造反派逮了个正着。看见此状,整军和我顾不得系好裤腰帶,赶紧拎着裤子,猫着腰跑出厕所,匆忙扒上一趟东去的列车。就这样,我俩的泰山之旅,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中开始了。
  真是大浪淘沙耶。先是韩祥国的主动退出,后有李铁民的被捉离去,经历了这段曲折和惊险之后,我和郝整军终于在九月二十一日午后来到了朝思暮想的泰山脚下。一看见这么壮美的泰山,不能不被泰山那雄伟磅礴、突兀峻拔之势所折服。看着这儿也新奇,瞧着那儿也稀罕;一会儿跑到东边,一会儿又转到西边……不知不觉月过中天了,我们才登上泰山之颠――玉皇顶。第二天天刚透亮,我们就爬起来观日出,随后在极峰玉皇顶上拍下了一张令我至今常常思恋和回味的照片。那年我俩都是刚满20岁,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面对着巍巍泰山,直觉得山高精神长。当时我俩就暗暗下定决心:人活一世,既做事,就要将它做好,就要将它做得象泰山一样壮美绝伦。
  可惜泰山一别,我和整军竟分别了六年,而且六年之中音讯全无。直到1973年夏,我突然得知整军在北京大学读书,闻此喜讯,我激动不已,连夜写信并赋诗一串:
  一别无讯疑天涯,
  谁料君又见北大。
  执手相庆恨臂短,
  急拟小诗当贺卡。
  可忘泰山观日出,
  趵突泉边赏晚霞。
  泉城鞋飞还记否?
  光脚量路多风雅。
  一登泰山小天下,
  自兹心系绝顶崖。
  草木一秋尚落籽,
  人生岂能无佳话?
  当年不思自难忘,
  同学之情与日加。
  虽各一方齐努力,
  尽将韶年发春华。
  整军收信,当天回音。再三表白他常常想起我俩的泰山之行,尤其难忘那夜露宿济南街头,一觉醒来他的鞋不翼而飞,偏偏近处又寻不到鞋铺,只好巴叽巴叽光脚步量泉城路的情景。以致后来我俩把钱花了个精光,饿着肚子扒火车回家。可笑我们那个年龄段的人干的事,狼狈乎?浪漫也!信中整军还对我俩音讯中断很是自责,说自己性格散漫,总觉得今日不见明日可见;又说分别几年在外面东闯西撞,认的人多起来,似乎心更硬起来,但新朋毕竟代替不了旧友,心腸变硬决不是和旧友不来往的理由。
  后来整军留京工作,我俩一个在北京,一个在新乡,见面的机会的确很少。整军对此很是遗憾,来信说,年龄轻的时候,今日分离,明日相聚,觉得甚为平常,因而决难想到匆匆人生之路上朋友相见难的遗憾。不过,我俩虽然见面难,但是我俩的心却是时时相通的。一九九六年我女儿由兰州大学新闻系派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实习,整军闻讯,二话没说就为小女解决了住宿难题,我心中很是感动。夜深了,我靠在床头上,久久凝望着对面墙上镜框里的我与整军的泰山留影,不禁喃喃自语道:一辈同学三辈亲,此话一点也不假呀。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在农村的“两级”委员会干部成员中,调解员这个职务实在普通的不算什么,既不是官,又没有权,动不动还得罪人,尽干些吃力不讨好的事,但这个工作又必不可少,非常重要,所有的民事纠...

秋色斑驳,时光微凉。清风萧然,落叶愈加匆忙。寂寞小城,远离夏日的繁华与绚烂,一切变得柔和而冷清起来。 秋风吹乱了心绪,眼前的景色变得熟悉而又陌生。当你感到孤独的时候,内心空虚...

一 在我家乡的土崖、沟畔边,到处都可以看到一种耐旱的植物。它的枝叶间长满了尖锐的刺,浑身挂满了红红圆圆的果实,看着非常诱人,这种果子就是酸枣。 我第一次吃酸枣,那种酸酸甜甜的...

又到年关,街道繁华若市。夕阳将行人的影子拉得很长。这条街很长,很喜欢它修长的身姿,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我们还碰到一起办年货,一起游走街头。时间过的真快呀,转眼间你离开这座城,...

一次次的努力,跌倒,爬起,心有阳光便无畏风寒!曙光来临前,我用沉寂的心态和略显平庸的眼神凝望,我那故去的亲人,努力拼搏过的村庄,解决了生存问题的土地,那座被我遗弃在家乡的老...

如果这一生我只读一本书,那这本书一定是《生命沉思录》,许多大家都对这书给以特别高的评价。 《生命沉思录》一共有三本,每本都不同,每本都对生命进行着沉思,每一本书都有着浓郁的墨...

最近被陆羽《茶经》中的美学思想深深吸引,洋洋七千字的鸿篇巨著,除了科学严谨的专业性,博大精深的文学性外,我更向往陆羽对生活的那一份独特审美与悠然诗意。 住在文学泉道几十年,却...

忽闻岭上秋风劲,瓜果梨桃醉满坡,人间最美是秋锦,菊桂飘香花似雪。 中秋的清晨,朝露轻轻地点缀在秋花、草坪上,露珠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不禁使人顿觉舒畅清爽,心旷神怡。 那镶着银边...

一 昨夜下了雨,晨起,有人说:沟满壕平。立时,心里一阵翻腾着,回忆扯着思绪,非让你思呀念呀,回忆不可呢。脑海里涌现出儿时在家里时,村庄四周的壕沟来。那就是下雨后,冲出来的一个...

“云想衣裳花想容”,女人天生爱美爱衣,女人天生对衣的嗜好使世界色彩缤纷。衣让女人美,女人也因衣俏丽,添活力韧性。对许多女人来说,女人最美的衣衫永远是下一件。对我而言,最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