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神圣的地方,也是痛苦开始的源头。
  “马路旁的行人熙熙攘攘,车水马龙”这些词句不会用在这里,可能多年后新出生的孩童们才会明白什么叫外面的世界,都市繁华恰恰在这里是人人做梦想要挤破头冲进去的地方,而母亲也想让爱田走出这里,去迎接所谓的“世界”。
  2005年,爱田的父母搬来了这里,一年600块钱的房租,有房住这是毋庸置疑的,可能爱田多年后才明白这个价格是什么意思,至少现在一家人住在一起是快乐的,有的时候,金钱买不来最朴实无华的情感。晚上老鼠好像在“房顶”(石棉瓦下的一层塑料之间的间隙)上跑步,每天都在锻炼身体,他们有属于自己的家园,嬉玩打闹已成为每天的催眠曲,习惯也是一种方式。白天暗黑的石棉瓦房只有那么一束光芒从早已经过风吹日晒的房顶洞上照进来,这在爱田心里是通向外面的世界,也是属于自己的星空。院里有婴儿的哭啼声,有夫妻的吵架声,男人对女人的拳打脚踢也早已是常态,刚开始邻居们还会拉架,后面只能牢牢地关紧房门,不闻不问。家里只有一个老式的炉子勉强作为锅灶,没有碗,只有一个不锈钢的饭盅轮流换着吃,有次在母亲怀里嗷嗷待哺的爱田发着高烧只会大声的啼哭,而父亲还在麻将馆里挣所谓的“奶粉钱”,赌鬼来形容他未免太直接,但也再好不过,一个男人不是靠自己的力气而是在吸毒犯罪这无疑给自己妻子致命的一击,疼痛如果分程度,那么母亲的身体早已百疮鄙夷。
   生活往往不会同情苦难的人,反而会成为压死生命的最后一根稻草。就这样的生活,爱田过了六年,上了初中不再如以前般能面对赌鬼父亲,父亲去了外面,煤矿世界,他的一辈子是在地底下生活,能够重新见到天日也是最好的期盼与向往。父亲是个固执且没有文化的人,一辈子只会按自己的想法做事认死理,而不是懂得人情世故,这也使得他出了半辈子的力气,身体器官也已不断退化,但是目前来看较好,对爱田从小的拳打脚踢,这就使得她从一生下来就极其厌恶父亲这个词语,别的小孩在家看电视、打游戏,跟随父母旅游外地的时候她早已明白如何自立更生,石棉瓦不再只有一束光芒照进来,似乎因为成长多了一些醒悟与经历,爱田每天会把家里打扫的一尘不染,破旧的锅灶早已是黑烟平常时日的伴侣,崎岖不平的土地哺育她成长的挚友,她每天都会打扫,虽然土地依旧扎根在那个地方,但某种执念牢牢的扎根在她的心里,那就是学会享受生活,即使讨厌这个院子里的任何事物,但依旧勇敢面对。
  母亲时常思念外婆,隔三差五便会去看看,哪怕要走上两三个小时的山路,但也不会退缩。母亲是个不争不抢的人,在家里五个孩子当中是年龄最大,也最懂事的,这与外婆的性格恰恰相反,外婆总会责备爱田,自己的孙子和外孙这种界限她比谁都分的亲,夏天吃西瓜都会给自己的亲孙子留着两份,一份是表面两人平等的赠礼,一份则是源于对亲孙的血缘所至吧,这种感情谁也阻止不了,因为一些小事去切断感情线反而会被弄伤自己,因此,爱田明白只有放弃对自己才好,远离这个地方,去往属于自己的那个养老院也许会得到慰藉,她选择离开,这一离就是三年,再回首,早已物是人非……
  不幸的事终究发生了,外婆什么都不懂了,村里面都说她是个“废人”,阿尔兹海默症几乎根本治不好,概率很小。母亲心中的痛,爱田根本不懂,无人知晓,虽然她极力遮掩这种伤痛,但每次都会眼眶微红地说:“怎么不早点去找你外爷,这样也不糟蹋人了。”这种方式对她来说无疑是发泄内心伤痛之感最好的方式,记得有次睡在外婆旁边,母亲和外婆面对面聊着:“你好像我的大女儿,她对我很好,你也是个好人,改天我带你去见见她。”外婆天真无邪的说道,这就是所谓的老小孩吧,母亲听到之后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用手捂住嘴巴转过身去,一个人独自哭泣,那种流泪再也不是哭可以形容的了,无声更胜有声,好似流水不断涌出,无论如何也止不住母亲的眼泪,不知应是同情还应是觉得理所应当,这个时候,爱田的思绪是复杂的,她问自己怎么样才能克制住不掉眼泪,自己莫名奇妙的也难受,但就是意识不到原因。比起外婆让爱田最痛心的是弟弟,才14岁的孩子,跟家长顶嘴,吵架,甚至对母亲拳打脚踢,这点倒是跟他的父亲如出一辙,男人在这个家的地位很高,在这个院里的地位也高,他们总会把外面的不顺心,被别人欺负带回家来训斥和殴打自己的妻子与孩子,爱田是,母亲也是,如今未满十八岁的弟弟更是其中一个施暴者,只不过是时机未到而已,看到手机似乎有如毒瘾般上头,只有喜悦与欲望,里面什么都能满足自己,身体是,心理更是!记得有一次爱田去母亲的手机上查看自己学校官网的历史记录,却翻到了不堪入目的搜索记录以及QQ上与同学的各种污秽言辞,这不是母亲做的,没错是他,逐渐放大瞳孔和往下翻这些行为马上被理智所制止,弟弟好像变了好多,都快不认识了,老天爷跟自己似乎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这使她想到了十年前院子里她最不想回忆的那一幕……
  是不堪回首的,也是一辈子要忘却的。
  爱田每天周六下午都会去邻居姐姐家帮忙照看小孩,从而闲聊一会家里的事,有天晚上夜已深,母亲还在KTV里打工洗碗,她还没有回家,姐姐打开电视机就让爱田和她家的小孩儿一起看,十一点半了,等待时间真的好慢啊,短短的几分钟就好像过了几个小时,姐姐已经睡着了,小孩儿也趴在床上抱着布偶睡着了,只剩下坐在电视旁的爱田等待母亲的回来,外面好像有什么声音,原来是喝的酩酊大醉的哥哥,他把爱田叫了出去,口里说着污言秽语,想要对她动手动脚,幸亏爱田机灵,立马跑回了家,挣脱了魔鬼的爪牙,如若再等会儿,可能是女人一辈子的污点,可她才是个女孩儿啊,为什么都要这么对她,跑回家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地赶紧把门关住,直接往床上用被子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就怕他再次进来,爱田的两脚微曲,不敢绷直,只要一崩直就会不停地发抖,整个身体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没有力气来支撑。她开始厌恶这个院子,通向黑暗的地方,于是选择了逃避……
  夜空是藏青色的帷幕,点缀着闪闪繁星,风似乎静静地涌入了墙缝里,带着微凉的寒意,卷起一片片寂寞的落叶,吹进了人的骨子里。
  第二天,爱田家就搬走了,石棉瓦房只剩下两张桌子,空荡荡的,那一束光芒不再照了进来,只有嘈杂的大杂院永远在这里,它不会变,它是神圣的,也是无比黑暗的。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在农村的“两级”委员会干部成员中,调解员这个职务实在普通的不算什么,既不是官,又没有权,动不动还得罪人,尽干些吃力不讨好的事,但这个工作又必不可少,非常重要,所有的民事纠...

秋色斑驳,时光微凉。清风萧然,落叶愈加匆忙。寂寞小城,远离夏日的繁华与绚烂,一切变得柔和而冷清起来。 秋风吹乱了心绪,眼前的景色变得熟悉而又陌生。当你感到孤独的时候,内心空虚...

一 在我家乡的土崖、沟畔边,到处都可以看到一种耐旱的植物。它的枝叶间长满了尖锐的刺,浑身挂满了红红圆圆的果实,看着非常诱人,这种果子就是酸枣。 我第一次吃酸枣,那种酸酸甜甜的...

又到年关,街道繁华若市。夕阳将行人的影子拉得很长。这条街很长,很喜欢它修长的身姿,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我们还碰到一起办年货,一起游走街头。时间过的真快呀,转眼间你离开这座城,...

一次次的努力,跌倒,爬起,心有阳光便无畏风寒!曙光来临前,我用沉寂的心态和略显平庸的眼神凝望,我那故去的亲人,努力拼搏过的村庄,解决了生存问题的土地,那座被我遗弃在家乡的老...

如果这一生我只读一本书,那这本书一定是《生命沉思录》,许多大家都对这书给以特别高的评价。 《生命沉思录》一共有三本,每本都不同,每本都对生命进行着沉思,每一本书都有着浓郁的墨...

最近被陆羽《茶经》中的美学思想深深吸引,洋洋七千字的鸿篇巨著,除了科学严谨的专业性,博大精深的文学性外,我更向往陆羽对生活的那一份独特审美与悠然诗意。 住在文学泉道几十年,却...

忽闻岭上秋风劲,瓜果梨桃醉满坡,人间最美是秋锦,菊桂飘香花似雪。 中秋的清晨,朝露轻轻地点缀在秋花、草坪上,露珠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不禁使人顿觉舒畅清爽,心旷神怡。 那镶着银边...

一 昨夜下了雨,晨起,有人说:沟满壕平。立时,心里一阵翻腾着,回忆扯着思绪,非让你思呀念呀,回忆不可呢。脑海里涌现出儿时在家里时,村庄四周的壕沟来。那就是下雨后,冲出来的一个...

“云想衣裳花想容”,女人天生爱美爱衣,女人天生对衣的嗜好使世界色彩缤纷。衣让女人美,女人也因衣俏丽,添活力韧性。对许多女人来说,女人最美的衣衫永远是下一件。对我而言,最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