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遮不住,毕竟景色秀。一条七彩锦带,沿着松樟荫蔽的山路,婉曲北上。天台山的深处,有一座佛宗灵寺。
  
  一
  万松径上,一位手持藤杖的游僧脚着草鞋,身穿袈裟,行至盘山道口。但见飞檐翘角的深处,寺倚五峰,院临二涧,塔入云霄,纷影连环,交相辉映。他驻足仰瞻,双手合十,心旷情怡。
  他不会知道。若干年后,就在这垭口,于万松叠翠的西北坡竖起“唐一行禅师塔”。他更不会知道,历经毁损的七支塔(过去七佛)也布列在此,候迎芸芸众生。然,时间知道,后世朝圣者知道,唐一行就是国清寺记忆的一部分。
  听着许导闲闲的解说,我的思绪越过秀蔚的丛林,秒回到了八年前那个春日。
  日已夕暮,形色匆匆的我走在万松径上,赶赴一场天台山诗文颁奖会。一仰头,惊喜在望——夕光如霞,团团白云中佛光乍现,一尊金佛立于霞色丛林上,双手合十,慈目低垂。
  倏忽间,灵山奇境就随了最后一抹光淡去,淡去……我的身影也隐进了庐境。
  同一个垭口,一行十多人总会有一位和千年前的足印重叠。我希望自己就是那个幸运儿。重叠一行禅师的足印,仰望一行禅师之塔,一脉慈念在我的心中升腾,我似乎也亲临了那个古老传说的现场。
  逅拢初,檀香袅袅的寺院中,计算筹码“的的笃笃”,僧众弟子垂首合十,唐樟也屏息而观,整个国清寺沉醉在一场算法演示之中。筹码声骤停,主持吩咐小徒,快去山门迎“客”。他望着徒儿雀跃的身影,朗声说道:门前水西流,弟子当至。众僧一时哗然,几分狐疑的神情中写满了明明白白的期待。
  长安一行禅师来啦!小徒儿一溜小跑着冲进山门,惊叫声摇落一路松针。
  山门旋即大开,僧众弟子齐颂佛好,主持和高徒鱼贯而出,翘首以待。
  笃诚与仁惠,何其动人。唐一行又何尝不是?为求算《大衍历》,他依杖而行,跋山涉水数百天,由长安长途奔袭到了宁波天台寒拾亭内。沿路廊而上,他一阵风就到了主持前。一个稽首请法,一个携手而笑,刚至桥头“双澜回涧”处,就遇见了一幕奇观:
  北山洪水急湍而至,北涧水疏流不及,竞走西涧而去。刹那间,水花团团,松涛訇訇,山呼谷应,钟磬齐鸣。主持达真禅师的布算术和天象预知力,可谓是神乎其技,令在场者无不相顾惊叹。
  居留寺间,一行禅师一头扎进编制《大衍历》及算法研讨中,兼修天文和佛法,谦恭好学,礼敬僧侣。这位高僧卒于长安华严寺,谥号大慧禅师。他访遍名寺,嘉言懿行,禅门机锋公案何其多。可他念念不舍国清寺,而国清寺又何尝轻慢于他?
  碑铭,衣冠冢,回澜双涧与晨钟暮鼓,都在耳语传真——魂兮来归。
  
  二
  作为中日韩天台宗祖庭,国清寺是可以挂单的十方丛林,圣地清幽,斋饭味美。据不完全统计,国清寺循守“待客以至诚为供养”的戒规,曾驻锡过唐一行、寒山、拾得、济公等国内名僧,也接待过前来留学取经的鉴真、空海、最澄等日韩禅师,还接待过那些短时挂单的游僧或香客更是不可计数。
  80版电影《少林寺》也曾取景国清寺。剧组人员安营扎寨,边拍戏,边习佛教礼,演绎了一段演员与僧侣静怡乐处的现代佳话。
  三十多个寺院,沿着五条轴线自由悠游,走到哪里,哪里都会遇见佛宝与灵迹。
  一笔而就的“鹅”,那份飞逸和传神中凸显着天地阴阳之自然法则。鹅字碑能再见天日,功在乡贤曹抡。话说当年,于华顶废墟中发掘此碑,曹抡如获至宝,勤于摹炼,耗时七年,终得偿所愿,补全鹅字。后来者透过鹅字碑的纹理,观想一代书圣王羲之研读《黄庭经》、学习“永”字八法的勤谨、与隐世高道及书法家白云(即华顶高道、书法家紫真道人)间极富传奇的师承关系。“世人但说兰亭好,忘却书源在白云”,许尚枢之诗可为云证。
  寒石亭,丰干桥,三贤殿,纪念(丰干、寒山和拾得)唐诗僧的方外之交和白话诗文(《寒山拾得》);“锡杖泉”故事道出吃水不忘叩井人普明禅师之恩;法乳千秋亭,布列赞仰颂碑(天台智者大师)、诗碑(日本最澄大师)、得法灵迹碑(日本最澄大师)、法乳千秋四碑,中韩天台宗祖师纪念堂(初创宗师高丽义天大觉国师、中兴祖师上月圆觉大师),展示建寺以来儒释道“谈仙、论佛”与中外高僧佛德;罗汉堂的释迦牟尼白玉像,由斯里兰卡总统惠赠,玉佛阁的释迦牟尼玉佛像,系台湾天台宗高僧慧岳法师捐赠,观音殿由美籍华侨捐资兴建,法华经幢上面刻写“南无妙法莲华经幢,日莲”,基座铭留“知恩报恩”……
  经幢内有乾坤,谁来猜猜看?闲闲神秘地眨眨眼,又顾自续出了答案。手抄本法华经,初藏于经幢里,后展藏于玉佛阁殿内。
  国清寺有大乾坤,方外之人焉能一次朝拜就能洞悉佛意道悟?
  
  三
  浙江天台国清寺与济南灵岩寺、南京栖霞寺、当阳玉泉寺并称中国寺院四绝。
  提起国清寺,绕不过隋炀帝杨广。史载,杨广笃信佛法。做晋王时,他有感于恩师遗愿,委派司马王弘于八桂峰前,仿照手绘图监造天台寺,遵循“寺若成,国即清”的偈语,更名国清寺。同时,一座空心楼阁式砖木隋塔也拔地而起,和寺院遥相对望,意为“报恩塔”。即帝位后,他以前瞻的战略眼光,开凿大运河,营建东京洛阳,开创科举制度,三征高句丽。谁料想,超大格局的“布阵”,一腔“伟业”终化灰,不但没能赢得清明盛世,却二世即亡,还被史家一再黑化。幸运的是,纵是沧桑变幻,这座皇家寺院却存在千年,香火绵延。
  山环水绕必有气。五峰联环如屏,双涧洄流,夏引东南之风,冬挡西北寒流,国清寺实乃东方灵山。
  奇罕处处有,且跟闲闲去。
  歇过寒拾亭,踏过丰干桥,躲荫香樟下的石碑“一行到此水西流”,完成初印象的观光者,迎面和山门照壁撞个满怀。
  “陏代古刹”?“陏”,古字,随也,暗和开国皇帝杨坚封号“随国公”,赵朴初老师沿用隋代写法,意在凸显古刹之老,呼应九级隋塔、千年隋梅的不老传奇。
  国清寺山门东开,考虑“宅幽而势阻,地廓而形藏”地势而分流香客的主观原因,拜谒天台宗祖师智顗大师的恩情,隐蕴“紫气东来”的祥瑞和曲径通幽的即时感。
  和一般禅寺朝向不同,也有别于重修禅的“禅寺”和重清规戒律的“律寺”,“国清讲寺”是以讲经说法、研究佛礼为主的教寺。然,由于朝代更迭,多次“法难”,国清寺易帜于讲寺与禅寺之间,也一度被荆州当阳玉泉寺抢尽先机,因此沉寂过相当长一段时间。
  国清寺始建于隋朝开皇十八年,被毁于“武宗灭佛”,“小太宗”宣宗颁诏重建,清雍正十二年(1734年)奉敕再建,特赐“龙藏”一部。文革时,经周总理批文,国清寺佛光重生,还收到汉白玉石狮等95件珍宝镇寺,兴复了天台宗佛学研究社,再一次光复了天台宗祖庭地位。
  我们所见,已然是二十一世纪的国清寺。殿宇六百多间,三十多个院落,以五条南北轴线布列,高低错落,胜迹长新。
  山门殿(弥勒殿),未来佛弥勒喜相,以宁波奉化契此和尚仿塑,金刚分立。青铜韦陀(明代),示忿怒相,警示世人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于礼拜国清寺的僧客而言,韦陀宝杵横捧,就是他们可以挂单的通行证。
  天王殿,方丈灌顶讲解《妙法莲华经》时,法雨纷纷,又名雨花殿。四大天王各护一方,四种法器剑、琴、伞、蜃,隐喻风、调、雨、顺,托寄“五谷丰登”“国泰民安”的祈愿。
  大雄宝殿殿匾竖写,皇家寺院的物证。殿内正面释迦牟尼青铜坐像(明代),坐禅思定。背面供奉海岛观音,以道场普陀山全景为影壁,两旁是龙女和善财童子。殿两侧十八罗汉坐像,由元代金丝楠木雕成,神形兼备。殿前,青铜鼎(清乾隆)祝福圣寿之礼,彰显皇权至上。
  出大雄宝殿,我以30度仰视药师殿,但见琉璃宝顶,光彩夺目。
  站在寺内制高点,正视或斜观,我遥见一缕缕光在隋塔空心阁楼中穿来穿去,一瞬千年。砖墙斑驳,飞檐翘角等木构朽蚀,浸染佛光的九级塔体依然雄居于山林之间,与同一轴线上的隋梅、梅亭,保持着某种心电感应,见证千年古寺千年风云。
  塔古钟声寂,山高月上迟。由天台宗五祖灌顶大师章安亲植的隋梅挺立于圆坛中,几度萎谢又几度回春。隋梅私自笑,寻梦复何痴?倚墙的藤枝,忽而骤开的白梅,十年挂的“长生不老果”,不就是对朝夕相顾的古塔的最美回馈?
  梅花素素,清正无邪,佛果累累,只赠有缘人。从事地导多年,因带一批重量级外宾,她有幸尝到一枚千年梅果。闲闲又不无得色地补充,比之红菱,爽脆中添了一丝丝清和醇。那无疑就是时光的情味。
  多式长廊,错落禅院,拾级而上,或顺阶而下,曲径通幽中心念也随之起承转合。
  不说那些笃行致远的求取真“经”和教学相长的修道习养的传说,不说幸遇那些亭、塔、殿阁、照壁、经幢、碑刻等凝固的艺术,也不说古铜佛像、线刻佛像、木雕罗汉、铜鼎、墨宝、玉饰、贝叶经等珍稀文物,且说中日国文化交流这一个面向:
  公元805年,最澄大师从道邃学法,仿拟国清寺在日本比叡山兴建延历寺,开创日本台密宗,尊天台国清寺为"祖庭",常有信徒来礼拜。日本还以七佛塔为祖型创建国东塔,将伽蓝神“王乔信仰”换型为“山王一实神道”,这是中日佛文化交流的重要实证。当年最澄大师还把茶种携带回国,小日本茶道文化因之兴起。
  
  四
  我执,我见,念心之中,何为究竟?
  “念无念念。”《佛说四十二章经》道。我不自知,三顾国清寺,又源于哪一念?
  天台宗,中国佛教第一个本土教派。南朝人智顗隐修天台,不但擅长讲经说法,还编写《法华玄义》《法华文句》《摩诃止观》天台宗佛法教义,世称智者大师,被尊为东方释迦牟尼。他倡导放生,弘法所到之寺,不但兴建十二座道场,还督建规模不一的放生池。
  “鱼乐国”,即国清寺放生池,出自明代书法家董其昌手笔。一棵千年古樟苍虬横生,执拗地向着池水伸展。水藻青青,锦鲤悠游,龟族自在,可不就是一个偌大的鱼乐之国?
  缘池而行,我怎么也寻不到尘虑萦心的自己,却分明窥见了那些参天古木的倒影和属于国清寺的高僧大德。一千多年来,国清寺秉承台宗法门,教观双美(即“理论与实践”并举),农禅并重,因而得大成就、证达解脱自在境界的高僧硕德不计其数。智者大师,一行禅师,灌顶大师……一面“教观总持”照壁(由民国佛学家王震先生题写),就是“依教悟心、藉观熏修”的天台宗立宗之本的最佳昭示。
  一座深山佛寺,何以牵系五朝十代,招引无数虔敬者礼拜、雅士游憩、凡人憩息而升格为天台宗祖庭?欲辨已忘言。
  临水而立,自在呼吸,心境互观,我的耳畔竟不合时宜地响起了坡仙的诗句。
  “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四十五岁,最是政治仕途的好时光,坡仙却因"乌台诗案"惨遭又一轮政治迫害,贬任黄州团练副使。官职低微不足以建功,那就自诩“东坡居士”,畅游赤壁山,躬耕城东坡地,写诗以遣兴,这首《浣溪沙•游蕲水清泉寺》,借典诘问中,激荡处,一股昂扬的生命力和澎湃的精神能量照亮了千年时空,惊醒了那些于逆旅中不知何往的尘烟梦人。
  若人散漫心,入于塔寺庙。一称南无佛,皆共入佛道。
  古寺睦居,时间睦居,人间朝暮的我和我们也可以睦居一隅,即使不能畅享“晨钟鸣佛寺,暮鼓敲山林”的佛意禅境,可以礼佛观修,可以耘“地”耕“田”,做一个素衣僧人也无妨。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次次的努力,跌倒,爬起,心有阳光便无畏风寒!曙光来临前,我用沉寂的心态和略显平庸的眼神凝望,我那故去的亲人,努力拼搏过的村庄,解决了生存问题的土地,那座被我遗弃在家乡的老...

如果这一生我只读一本书,那这本书一定是《生命沉思录》,许多大家都对这书给以特别高的评价。 《生命沉思录》一共有三本,每本都不同,每本都对生命进行着沉思,每一本书都有着浓郁的墨...

最近被陆羽《茶经》中的美学思想深深吸引,洋洋七千字的鸿篇巨著,除了科学严谨的专业性,博大精深的文学性外,我更向往陆羽对生活的那一份独特审美与悠然诗意。 住在文学泉道几十年,却...

忽闻岭上秋风劲,瓜果梨桃醉满坡,人间最美是秋锦,菊桂飘香花似雪。 中秋的清晨,朝露轻轻地点缀在秋花、草坪上,露珠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不禁使人顿觉舒畅清爽,心旷神怡。 那镶着银边...

一 昨夜下了雨,晨起,有人说:沟满壕平。立时,心里一阵翻腾着,回忆扯着思绪,非让你思呀念呀,回忆不可呢。脑海里涌现出儿时在家里时,村庄四周的壕沟来。那就是下雨后,冲出来的一个...

“云想衣裳花想容”,女人天生爱美爱衣,女人天生对衣的嗜好使世界色彩缤纷。衣让女人美,女人也因衣俏丽,添活力韧性。对许多女人来说,女人最美的衣衫永远是下一件。对我而言,最美的...

一 那只蛐蛐没经过我们同意就跳到我们家里来了。 那时候电视的声音很大。我问老张明天几点做核酸,他说群里没说。他一直盯着群消息。疫情来了,小区群成了最及时的信息发布中心和最有用的...

一. 华夏中国具有七千余年的农耕文明,培育谷粟稻菽解决了温饱,养活了芸芸众生,在这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牛可是人类最忠实的伙伴与朋友。中国先民很早就开始驯养牛、马等牲畜,进行耕田...

早上五点半起床,洗漱完毕,我去厨房打了稀饭,配上芥菜丝,拿了一个煮鸡蛋,一个热馒头。马工母亲笑望着我说:“你恁廋,多吃一个馒头,吃得太少了!” 我笑说:“够了,我也不干活,少...

一 中国的古典诗词,有一大半是吟咏离绪别情的。而经典的离别场景大都发生在秋天,秋叶则是点缀其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比如:“荒戍落黄叶,浩然离古关。” “秋别冬临叶儿黄,一夜狂风呼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