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借这个时间节点,多想你们一次,我的小学老师们。明天,第38届教师节。
  你们做我们老师的时候,还没有设立教师节,但从我们跨进学校门的那一天起,心里一直有个教师节。
  我们出生的那地方,有山,但山不高,有河,但河不宽。总算也是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吧。小时候,还不叫村,叫大队,有一个很讲政治的名字:五一大队。应该是到我们读小学的那一年,才开始改村的,恢复了历史地名:福海村。
  复村那一年的9月,一个煤油灯闪烁的晚上,外婆来到了我们家,打开一个包了好几层的手帕,把一叠褶皱的人民币毛票递给了我母亲:“给他做学费吧。”
  这一年,我7岁,到了上学的年龄了。学费是二块七毛钱,减免五毛,要交二块二,家里没钱,外婆把她在外面卖鸡蛋赚来的钱给了我做学费。
  福海村小学离家里只有不到一里的距离,翻过后面那个小山坡就到了。学校建在茶头岺的公路下面,呈凹型的建筑群,土砖砌建,共6间教室,最里面那一横是个大礼堂,礼堂东边有个大舞台,村里开大会,唱花鼓戏都在这里。那时候小学是五年制,每周上六天课。那个时候孩子多,不愁生源,所以福海小学一到五年级都有一个班,每个班有四、五十人,相当的热闹。
  但学校一直只有三四个老师,而且基本是民办、代课教师。
  我们第一任班主任是贺咏元老师,她不是我们村里的,是一个军属,丈夫在河北唐山那边部队里服役。那时贺老师带着一个5岁的儿子,和我们家关系非常好,就把她儿子放在我们家,由我母亲带着,晚上和我们睡。学校其他几个老师都是村上的代课老师,晚上不住校,一放学,学校里就只有贺老师一个人了。怕她孤单害怕,母亲让我姐姐睡在学校陪她,后来姐姐还认了贺老师做干娘。那时候的冬天特别冷,一下雪,学校上面的那条公路上就会结冰。位于我们学校的这段公路正好是个很陡的下坡,我们这班天不怕地不怕的野小子,一下课就会拿着板凳飞跑到公路下坡,吆喝着溜冰。贺老师担心出意外,急得直跳,跑过来一个个喊,揪耳朵抓回去。
  现在,贺老师一家已经定居在湘潭,还与我们一家亲密来往着。我去过她家几次,说起小时候的事,她笑:“你那个时候太调皮了”。
  一年级过后,班主任换成刘清香老师,也是上面派来的,她长得非常漂亮。那时候我们上课,教室外面经常会站一些“旁听生”,都是村上的一些年轻哥哥们。刘老师教我们一个学期后就离开了,我后来再没有听到过她的信息,但她那美丽的倩影,一直留在我的小学回忆里。接着学区派来了肖日新老师当校长,他教我们动物课,记得肖老师有个备课本,上面是他工工整整的备课笔迹,我对他那一手刚劲工整的钢笔字羡慕不已,有几次大胆地借来他的备课本进行抄录,他很爽快的答应了。后来还来了一位肖新琳老师。这几位老师,都不是我们村的人,所以都没有教多长时间,就离开了。但他们在我们的童蒙时光里,扶花护苗,给我们扣好了人生路上的第一粒扣子。
  在福海小学里,还有几位代课教师,都是我们村上的人。当过我们班主任的肖建文老师,是我家的邻居,按辈分我喊他哥哥。建文哥教我们语文,那时候他有一本《故事365》的书,我一直非常奢望,有一次乘他外出,从他办公室偷出来带回了家,后来被他发现了,把我喊到他家里进行了很严肃的批评,说这有偷窃的性质,以后绝对不允许了。书,他没有收回去,送给了我。我这次偷书,他低调处理了,一直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建文老师英年早逝,36岁那年脑溢血突然去世了,一直是我们心里的悲痛。
  另一个代课老师是左连云老师,他教我们数学。因为按辈分我们也只喊他哥哥,所以在他上课时经常捣乱。有一次他上课,我在下面做小动作,他发现后叫我的名字,问“刚才我讲的题目你会做了?”我说太容易了,会做。左老师就让我到黑板前去做题,结果我错的一塌糊涂,气得左老师当场把我高高举起来,一教室的人都吓坏了,以为他要把我摔下来,结果只听他说了句“南郭先生!”,就把我轻轻放下了。左老师后来没教书了,再后来的时候,担任了我们村的村主任,为乡亲们做了一些实事。
  这期间,还有一个代课的左老师,只代了几节课。他就是同学左泉良的父亲,一口的土话,那一天带领我们读李白的诗,一开口就是“望庐山抱(瀑)布……”,把“瀑布”读成了“抱布”,令全场轰然而笑。
  最后要说的是阳有粮老师,那时还是一个青涩的少女,她妹妹也在我们班上。阳有粮老师从代课教师开始,一直教到我们小学毕业,后来,她做了福海学校的校长,一直坚守到新世纪合村并校,在农村教育一线呕心沥血几十年,为故乡教育事业做出巨大贡献,是我心中最美的乡村教师。现在,阳老师居住在长沙,含饴弄孙 ,其乐融融。
  一缕缕炊烟升起,是我童年的山庄,一排排野花开过,是我童年的斑斓。那一个凹型布局的土砖学校早已经不存在,但这个土砖碧瓦的学校一直清晰地站在我的记忆里,而那些熟悉的老师名字,一直是心底的温暖。泽稚童情意长,那时候,我们还不懂青春,不懂中年,不懂人生,是这些小学老师们,精心哺育,给了我们一根火柴,让我们点亮人生智慧的灯塔。
  (谨以此文,献给第38届教师节)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搬到浐灞半岛已经三年了。两河夹一岛,出小区南门右手浐河左手灞河,沿着河,向北,大概走两三里路,过了彩虹桥,就是半岛的收尾,两河交汇处。早晚晨昏,我常在浐河或灞河岸边走走,...

1.编织花 在窗台,迎接每天第一缕阳光。 永远笑着,用金黄的灿烂。风再大,吹不动几枚叶片的绿色。即使风雨如晦,也不眨眼地凝望天空,视线沿着太阳的方向。从太阳的角度来看,是这间居室...

一 凉风起,秋意渐浓,桂花应时而开。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弥漫着桂花的清冽幽香之气。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满树的桂花欣然怒放,似乎在一夜之间,其貌不扬的桂花树枝桠间冒出许多黄色的小“...

一 我有三个舅舅,他们都已经去世了,我很怀念他们,尤其想念二舅,二舅一直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对我特别的亲。 大舅比妈大,大几岁,我不知道,估计有三四岁吧,那时候是七十年代,家...

父亲15岁跨入铁路部门。在巡道工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3年。父亲也因此而修炼了轨道般的精神。顽强、坚韧、不屈不挠这些词用在父亲身上,也无法表达我对父亲的敬佩。 七十年代,父亲用一个月不...

万籁尚在沉寂,晨曦未曾闪亮,红彤彤的喜字就开始贴起。在乡村,由村口往村庄,从大街到胡同,由远而近向里延伸,迎头见喜,抬头见喜,一个个洋溢着中国红色彩的喜字静静等着新郎新娘一...

我所在小区的建筑都是小低层,人口密度自然不高,平日里都是各忙各的,见了面点个头即算是招呼,在这个环境里,彼此之间少了交流沟通,说各自关着门子朝天过也未尝不可。 我的邻居是北京...

鹅的世界很精彩,有很多不为我们熟知的故事。面对鹅的世界,我禁不住想到人类,相形之下,我觉得我们有时渺小,不如鹅。 一 小时候,我家养了很多鸡,很多鸭。我每天早晨都是在鸡的“喔喔...

一,戈壁之根 一颗流星,从浩瀚的远空冉冉划过,一地的落红,映暖了一地的秋沙,逆势而上的骆驼,在海市蜃楼的背景里,映衬着你昂昂挺立的骨骼。 戈壁浩瀚,大漠无垠,你站在大漠与戈壁交...

秋分是个节气,二十四节气中第十六个节气,此时太阳到达黄经180度。过去,中国是个农业社会,黄土地里刨食,“春得一犁雨,秋收万担粮”,靠天吃饭。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为了不违农时,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