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公,不是我的亲外公,是我母亲的继父。我的亲外公,在我母亲一岁时,患病去世了。随后,我外婆嫁给了我的继外公。
  我的外公是个农民,已经去世很多年了。不久前一个晚上,我梦见了他,这唤起了我许多回忆。
  外公的村子不大,坐落在一架深沟西沿的凸嘴上,名字叫岨儿村,地处澄城县西北部边界,村子南北西三面,环着很深的沟。全村百十多户人家,分布在城里、南邦、龙窝三条巷子。城里这条巷子,东西走向,被一圈高大厚实的土墙包围着,东头进出口有个用青砖箍成的很大的洞子,安着厚厚的城门。巷子顶西头座北朝南的一个院落,是我外公和外婆的家。
  在我的记忆中,外公是个说话不多,动作和缓,多少有些木讷的老人,一副忠厚和善的模样,永远不会生气。
  我母亲告诉我,其实我的外公是个很能干的人。外公排行老三,有着八个弟兄和一个妹子,小时候家里十分贫困。外公长大后,他父亲让他掌了家,他带领着几个弟兄没黑没明地苦干,粮食收成一年比一年好。加上他有做生意的本事,附近冯原镇逢五十日有集,他就去集上做买做卖,基本上是赚多赔少,挣了不少钱回来。就这样,十多年时间,他就把这个家支撑起来,成了村里的富裕户。
  家里光景好了,是非也跟着来了。我母亲说,外公在这一生,遭遇过三件大事,对他打击很大。第一件事,县保安团长知道我外公的家境状况后,打定主意敲我外公竹杠。我外公去镇上赶集,被保安团的人绑走了,声称你家里弟兄一大堆,总得有人来保安团当差。我外公操心着家里的事,不想让自家弟兄扛抢卖命,半夜从两丈多高的城墙上跳下来逃走了,把一条腿摔折了。末了,给保安团长塞了五十块银元,算是把事情了结了。
  第二件事,南邦巷子有个游手好闲、醉心赌博的村里人,家里日子穷得揭不开锅,欠下别人一屁股赌债,觉得走投无路了,在一天夜里,他把自家老婆扛起来,投进我外公家打麦场的水窖里,铁了心从我外公讹钱。这宗人命官司,可把我外公坑苦了,在监牢里蹲了小半年功夫,好在县警局终于把事情搞清了,将那个家伙关了进去,把我外公释放了出来。
  第三件事,一次,我外公去镇上赶集,被联保主任拦住,笑道,给你弄个差事干干,好差事。我外公说,啥差事?联保主任说,当保长。我外公回道,那是文化人干的事,我没那本事。随后三番五次派人劝说我外公,都被他拒绝了。人家就将当保长的文书,从我外公家大门底下塞进来。我外公只好装病,在家里躲了半拉多月,才把这件事拖磨了过去。没成想“文革”期间,有人揭发他当过保长,被造反派拉去当作牛鬼蛇神开批斗会,后来事情虽然查清了,确定他历史没有问题,但他好面子,精神上受不小。
  不过,在我的记忆中,深刻而且难以忘怀的,倒是外公对我这个外孙,格外当心和格外宠爱。
  解放后,外公的弟兄们分了家,过着各自的日月。由于家里当初没有雇过长工和短工,成分划为了中农。外公也不再做生意了,安心参加村里地劳动。外公确实是个有些本事的人,不光家事管得好,庄稼活儿做得好,而且有着侍弄果树和熬糖制糖的手艺。村里便让外公专门经管集体的果园。
  我上学前,六、七岁那阵子,一来父母亲要上地干活,没有精力照管我,二来我也不喜欢父母亲管教我、束缚我,常年价,我就住在外公和外婆家里。外婆身体不大好,我就出门进门黏着外公。最让我开心的是,外公上地时,总会不顾外婆阻拦,喜欢背着我或者抱着我,跟他一起去果园玩耍。去的时侯,会给我带上芝麻糖、薄烙饼和一锡壶凉开水,外带一顶硕大的粗布凉帽。果子成熟的季节,会将熟透的杏、梨或者桃子摘下来,在衣服上擦擦干净,搁进帽窝里,跟其它吃货一起放在一颗果树下面,让我一边玩,一边随时吃喝。有的时候,我玩着玩着,就睡着了,外公便将我挪到避风的地方,将他的大袄脱下来,盖在我身上,离开时忘不了将旱烟锅和旱烟袋放在我脑袋旁,生怕有小虫子钻进我耳朵。有时候,看我玩得寂寞了,又会放下手里的活计,走到我身边坐下来,一边给我弄水喝,弄糖和果子吃,一边笑眯眯地看着我,就像给大人说话那样和我说话,给我絮叨他在解放前经历的那些事儿。尽管我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只要我跟他待在一起,他就会给我重复唠叨那些事儿。
  我上学后,不能在外公外婆家常待了。不过,只要放了寒假和暑假,一定会去外公外婆家里住。到这时侯,我顽皮淘气得不像样子了,再也不愿意跟着外公一块去果园了,而是喜欢跟着一帮小伙伴,沟上沟下地疯跑和疯玩。
  上三年级那个暑假,一天,一个名叫罢欠的伙伴说,去沟里和河里没啥意思,咱们上城墙耍去!啥?上城墙耍去?仰脸望着高大的城墙,我的心咚咚地跳着,有点萎绥地低下了头。罢欠比我大两岁,胆子比我大,鼓动我说,甭怕些!上面可好看可好耍了!于是,由罢欠在下面做支撑,我们几个人,一个登着一个肩膀,两只手扒拉住大人上下城墙踩出的脚窝,终于爬到了城墙上面。
  天哪,眼前的景象让我呆住了。苍苍茫茫的一片及至天际,只觉得有一股子凉风,飕飕地打身边掠了过去。城外高深莫测的大沟,既清晰,又朦胧,根本看不到底;城里一家一户的人家,大小不一的院落,错落有致的窑洞和树木,清楚可辩。我感到有些头晕,觉得身子有些恍惚。罢欠却无比兴奋地喊道,再也没有谁比我们高了!
  也就是从那天起,城墙上面成了我们一帮孩子最为开心的乐园。几乎是每天,我们都由罢欠带领,爬上城墙,然后顺着城墙疯追、疯跑,对着深沟和天空大喊大叫。跑累了,喊累了,就围坐在城墙上,一起玩顶指头,玩扳手腕,玩打手背,玩石头剪刀布,一起吃我外公带给我和小伙伴的芝麻糖。再后来,觉得没啥新花样玩了,便开始恶作剧地给下面人家院子扔柴草,抛土块,打弹弓,以至不顾危险,溜到人家屋顶,用杂草将烟筒堵住,看到下面人跑出屋子,不断咳嗽和流泪,这让我们快乐极了。
  很快就有村干部出来管事了。生产队长指名道姓召集罢欠以及我外公四五个家长开会。队长是个火爆脾性的人,开口就大声训斥道,你们几家这些个碎祖宗,一个个想翻天不成?整天价在城墙上头疯跑,眼瞅着能把人吓死,就不怕把哪个碎东西跌下来?还有,给人家院子扔土块,打弹弓,塞烟筒,万一打伤人咋办?活脱一帮小土匪!明令各家务必把自家娃娃管束好,说敢再胡闹,小心挨打!会后,队长派人弄来几大捆荆棘,将上城墙的通道堵住了。
  就在这时候,我妈有事来到外婆家。外婆将我的劣迹以及外公对我的纵容,说给了我妈,这可把我妈气坏了。那天下午外公上地后,我妈流着泪数落我,说外爷对你再好、再亲,你也别忘了,在这个村子里,你是个寄人篱下的人!你这般没耳性,这般不争气,把自个整天弄得像个泥猴,真是把脸丢尽了!说话间上了气,朝我脸上掴了一巴掌。我妈那些话,我没有听明白,不过从那天起,我再也不敢放肆了,只好乖乖地呆在家里玩,或者跟着外公上果园了。
  再后来,我又长大了一点,去外公外婆家的次数,渐渐地变少了。可外公和外婆,无时无刻不在挂记着我。让我最难忘的一件事是,外公知道我爱吃他培育的大黄杏,每年初夏小麦快要搭镰那几天,外公一定会背着一大筐由他挑选的大黄杏,迈着苍老蹒跚的脚步,行走十多里路,给我送到家里来。
  外公去世前,我初中毕业,返乡参加农业生产劳动,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不久,被抽调到公社做社办人员。当时“文革”还没结束,人们生活普遍比较困难。一天,外公顺路来公社看我,我正在办公室吃午饭。饭不是啥好饭,是一碗杂粮红薯饸饹。我对外公说,我去灶上给您打份饭。外公说,刚在家吃过,也是红薯饸饹,甭打。外公过世后,一次,母亲问我,得是外爷去公社看过你?我说,看过。母亲说,他说你吃的红薯饸饹,油汪汪的,看着好香。母亲的话让我一怔,继而自责和难过不已,后悔没给外公打一碗饸饹回来。
  童年,是我人生路上一段快乐、美好、幸福的岁月。这种快乐、美好和幸福,是我的外公和外婆给我的。我常想,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童年时的天堂,大概莫过于外公和外婆的世界了;每个人童年时最贴心、最亲近的人,莫过于外公和外婆了。
  外公的村子的确很小,那里没有特别的景致,但在我童年的记忆里,那里有沟有河,有鱼有虾,有树有草,有花有果,有大自然辽阔奇异的美,有可爱知心的小玩伴,有外公外婆对我发自内心的爱,有铭刻在我心头的陶醉、满足和快乐。岨儿村的土地,有外公外婆洒下的汗水,有我幼时留下的足迹,有我诗和画一般的梦。
  我的外公,他不会讲故事,不会唱歌谣,但他忠厚,善良,勤劳,质朴。他用他的心血和汗水,养育了我的母亲,视我母亲如亲生;他用他的心血和汗水,灌浇了我的童年,视我为他的后来人。是他老人家,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播下了爱和善的种子,使我这颗小树,扎根在家乡沃土,无忧无虑地成长起来。
  我成年后,明白了外公和我的关系。外公名字叫曹文平,生于1896年,卒于1973年。他和我之间,没有血脉的传承。这一点,没有影响到外公对我的爱,没有让我觉得有啥缺憾,只能让我更加崇敬和怀念我的外公。
  
  2022年8月西安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次次的努力,跌倒,爬起,心有阳光便无畏风寒!曙光来临前,我用沉寂的心态和略显平庸的眼神凝望,我那故去的亲人,努力拼搏过的村庄,解决了生存问题的土地,那座被我遗弃在家乡的老...

如果这一生我只读一本书,那这本书一定是《生命沉思录》,许多大家都对这书给以特别高的评价。 《生命沉思录》一共有三本,每本都不同,每本都对生命进行着沉思,每一本书都有着浓郁的墨...

最近被陆羽《茶经》中的美学思想深深吸引,洋洋七千字的鸿篇巨著,除了科学严谨的专业性,博大精深的文学性外,我更向往陆羽对生活的那一份独特审美与悠然诗意。 住在文学泉道几十年,却...

忽闻岭上秋风劲,瓜果梨桃醉满坡,人间最美是秋锦,菊桂飘香花似雪。 中秋的清晨,朝露轻轻地点缀在秋花、草坪上,露珠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不禁使人顿觉舒畅清爽,心旷神怡。 那镶着银边...

一 昨夜下了雨,晨起,有人说:沟满壕平。立时,心里一阵翻腾着,回忆扯着思绪,非让你思呀念呀,回忆不可呢。脑海里涌现出儿时在家里时,村庄四周的壕沟来。那就是下雨后,冲出来的一个...

“云想衣裳花想容”,女人天生爱美爱衣,女人天生对衣的嗜好使世界色彩缤纷。衣让女人美,女人也因衣俏丽,添活力韧性。对许多女人来说,女人最美的衣衫永远是下一件。对我而言,最美的...

一 那只蛐蛐没经过我们同意就跳到我们家里来了。 那时候电视的声音很大。我问老张明天几点做核酸,他说群里没说。他一直盯着群消息。疫情来了,小区群成了最及时的信息发布中心和最有用的...

一. 华夏中国具有七千余年的农耕文明,培育谷粟稻菽解决了温饱,养活了芸芸众生,在这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牛可是人类最忠实的伙伴与朋友。中国先民很早就开始驯养牛、马等牲畜,进行耕田...

早上五点半起床,洗漱完毕,我去厨房打了稀饭,配上芥菜丝,拿了一个煮鸡蛋,一个热馒头。马工母亲笑望着我说:“你恁廋,多吃一个馒头,吃得太少了!” 我笑说:“够了,我也不干活,少...

一 中国的古典诗词,有一大半是吟咏离绪别情的。而经典的离别场景大都发生在秋天,秋叶则是点缀其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比如:“荒戍落黄叶,浩然离古关。” “秋别冬临叶儿黄,一夜狂风呼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