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波疫情下来,我们由最初的恐惧变成了今天的坦然面对,借着限域出行,给心灵放个假,用不再纯真的眼神去寻觅不远处有些混浊的风景。
  人呢,到了一定的年岁就会感觉孤独,即使再怎么去迎合人群里的喧嚣,内心深处也不过是从一种孤独走向另一种孤独。单调沉闷的生活容易产生向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意境,也应该刻意追逐一下——用疲惫的心情拥抱生命中的热情,去聆听大海的咏叹。
  细细回想,苏小明那两首有关大海的歌曲,应该是我脑海里大海的雏形。最初是陶醉于歌曲的优美旋律而反复吟唱,唱多了也就对歌词有了解读——想那水清沙白,蓝天白云,海浪拍岸,梦想一份邂逅,一份浪漫,于惬意中搅着闲适的时光。可年少时的我仅是动下心思而已,地理环境,物质条件制约了我的脚步,也只能任由思想去天马行空。
  我的故乡地处中原,放眼望去是一地的辽阔。我们一年四季蛰隐在没有山麓与大海的穷僻乡村,抬头也就是头上的那片天,低头也就是脚下的那片地,不知地的尽头是什么,遥远的天边有多远。有句话叫贫穷限制了想象力,没有了奢望,我们也就没心没肺地活着,这样反而省去了许多的烦恼。就这样活在四季的轮回里夏收冬藏,应该也是一种人生。历史的车轮总是依照自己的节奏向前滚动,不急也不缓,也由不得任何人阻挡与催促。我们沿着这伟大的车辙,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出村子,走向外面的世界,走向目所不及的远方。
  一次天然的机缘巧合,送来一份最美的相逢,我迷恋上了橄榄色,从此走进军营。美丽的邂逅后面总带着另一份浪漫,我义无反顾地去奔赴,从而有了与大海亲近的机会。我想,天涯海角会安放我的灵魂,因为这里是我浪漫的终点。
  记得刚坐上轮船那会儿,一下子忘记了旅途的劳顿,手扶在甲板上任由海风吹面,陶醉在像电影一样的感动之中,难以言喻。我的心飞翔在海涛浪涌上,融入梦中的风景里,贪婪地吸纳这些从未见过的大自然景色……我与大海可以说是相见恨晚,一见如故,一见钟情。
  海浪柔柔地涌着,碧波荡漾,浪花打着卷迎面扑来,心境随之也开阔起来。太阳暖暖地晒在身上,一切都那么美好,让你不由得爱上了雪白跳跃的浪尖。看着身旁让我不顾一切执子之手的他,感恩岁月对我的温柔和恩宠,渴望将这人间美景融入我们共同的生命,与之携手偕老。忘记是谁说过,生活之外,另有一种心情,那是漫漫长途中蕴涵着悠闲宁谧,路过沿低矮的山,荒芜的河,直至见到那一场灵魂的相逢。
  此时,我祈望未来的岁月向海而生,以回馈我甘心情愿的美丽邂逅。
  轮船靠岸,部队的车在码头上等候,军人的豪爽让我们大家瞬间赶跑了生疏,一种远方归来的感觉即刻盈满全身。我的性格是不拘小节,也恰好地给这次的旅途添加了更多的笑声。一路上我们欣赏着海岛上独有的热带风光,椰林树影,阳光拍肩,眩目又单纯美丽的天涯芳草……让我放下了这辈子所有的嘈杂和烦乱,带上一颗被大海洗净的心,踏上了我梦幻中顶级的人生之旅。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这般迷人的风景又让我瞬间沦陷。那时的海岛看起来原始又野性,没有太多人为扰动的痕迹,一切都是那样的纯朴自然。车行驶在开往部队的路上,车窗外偶尔闪过几个头戴斗笠肩挑担子村姑质朴的身影,我的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名状的熟悉,与我心中画中游的描绘不谋而合——盘根错节,冠顶气势如虹的榕树;干净利落,枝干直冲云宵的椰树;入眼入心,一眼望不到边的蓊郁苍翠……都曾在我的梦中出现。
  我与爱人是在部队举行的婚礼,绝对的革命化,没有炮竹,没有宴席,到场的也仅有几位部队的领导和几个老乡。一声声祝福和嘱咐,让我体会到兄弟的浓浓情意和领导的真挚关怀。爱人一手为我打造的温馨的小家,让我漂泊太久的心终于有了停靠的港湾,我在此完成了从女孩到女人的化蝶。
  幸福的日子可以把其他的忽略不计,时至今日,我们连一组婚纱照都没有。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总会有一些小小的遗憾,为这我也在爱人面前唠叨过,他对我的承诺是相约金婚,到那时再补一组婚纱照,镜头前的满脸褶子也许更有意义。
  掐指算来,在这个海岛已生活了二十多年,也见证了它的发展与变化,我只有一个遗憾,就是它人为的痕迹太重,离自然越来越远。过去来到海边,随便一条小路就能直达,防护林延伸几公里,海水是那样的湛蓝,海岸是那样的干净,空气又是那样的清新。每一幅画的构想都浓进五颜六色,浓进蓝天白云,浓进帆影相偎……
  而今天,高档小区全涌向了海边,高楼大厦也都向大海亲近,那份热情让人感到窒息。道路也被高墙圈去,留下仅有的几条通向海边的路,也被开发商打出的广告语——“买得起的一片海”拥塞。我和一行人还曾调侃,海也成为私人的了,若干年后再想走近大海,估计还要买门票了吧。
  我们虽然不是土著居民,可已把海岛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也参与了它的建设。看尽了三千似水的繁华,梦想能够抛开尘世的纷扰,奢侈地享受岁月沉淀后的宽容,与大自然共享天地造化的仁慈;静静地享受生命孤独里的午后,看大海美丽绝伦的落日余辉。为了这一梦想,我和爱人邻海安家,留一处小院,也效仿别人把外面的风景搬回家里,为退休做四季渔歌的铺垫。
  随着防护林的消失,我站在阳台上就能看到大海,只是映入眼帘的是被大海吞吐的垃圾,是近海被污染的浑浊海水。在人与自然千百年的纠结里,相互排斥又相互依赖,在征服与被征服中循环了快乐与幸福,其中还有快乐中的痛苦,幸福里的难堪。
  还好,听说政府要下大工夫整治海岸线,要打造成世界级的旅游度假胜地,欣慰着近海要焕然一新,还它最初的干净。防护林要重新树起,阴沟暗道的废水也将经过二次处理再排放,大海的湛蓝于不久就会再现。我等着,夕阳依然,世界依然,人生很美。
  岁月待我不薄,入眼入心的记忆也时时赋予了新的涵义,和新的遐想。我也同爱人约定,在以后的岁月里,花一天的时间看院中的花草荣枯交替,花一周的时间看树木的生长挺拔,花一季的时间看大海的潮涨潮落,花一生的时间看彼此的皱纹和白发。生活不求奢华但要精致,不求大富大贵但求无灾无难,于夕阳下,于炊烟中,于卷着木柴味的灶台前,在浪漫的风景中安抚我们静谧的灵魂。
  落笔之时已是黄昏,耳边传来海浪拍打海岸轻柔的声音,仿佛是情人间的呢喃,诉说着与你拥立黄昏的相守——把心托付,向海而生。
  (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搬到浐灞半岛已经三年了。两河夹一岛,出小区南门右手浐河左手灞河,沿着河,向北,大概走两三里路,过了彩虹桥,就是半岛的收尾,两河交汇处。早晚晨昏,我常在浐河或灞河岸边走走,...

1.编织花 在窗台,迎接每天第一缕阳光。 永远笑着,用金黄的灿烂。风再大,吹不动几枚叶片的绿色。即使风雨如晦,也不眨眼地凝望天空,视线沿着太阳的方向。从太阳的角度来看,是这间居室...

一 凉风起,秋意渐浓,桂花应时而开。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弥漫着桂花的清冽幽香之气。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满树的桂花欣然怒放,似乎在一夜之间,其貌不扬的桂花树枝桠间冒出许多黄色的小“...

一 我有三个舅舅,他们都已经去世了,我很怀念他们,尤其想念二舅,二舅一直没有成家,也没有孩子,对我特别的亲。 大舅比妈大,大几岁,我不知道,估计有三四岁吧,那时候是七十年代,家...

父亲15岁跨入铁路部门。在巡道工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3年。父亲也因此而修炼了轨道般的精神。顽强、坚韧、不屈不挠这些词用在父亲身上,也无法表达我对父亲的敬佩。 七十年代,父亲用一个月不...

万籁尚在沉寂,晨曦未曾闪亮,红彤彤的喜字就开始贴起。在乡村,由村口往村庄,从大街到胡同,由远而近向里延伸,迎头见喜,抬头见喜,一个个洋溢着中国红色彩的喜字静静等着新郎新娘一...

我所在小区的建筑都是小低层,人口密度自然不高,平日里都是各忙各的,见了面点个头即算是招呼,在这个环境里,彼此之间少了交流沟通,说各自关着门子朝天过也未尝不可。 我的邻居是北京...

鹅的世界很精彩,有很多不为我们熟知的故事。面对鹅的世界,我禁不住想到人类,相形之下,我觉得我们有时渺小,不如鹅。 一 小时候,我家养了很多鸡,很多鸭。我每天早晨都是在鸡的“喔喔...

一,戈壁之根 一颗流星,从浩瀚的远空冉冉划过,一地的落红,映暖了一地的秋沙,逆势而上的骆驼,在海市蜃楼的背景里,映衬着你昂昂挺立的骨骼。 戈壁浩瀚,大漠无垠,你站在大漠与戈壁交...

秋分是个节气,二十四节气中第十六个节气,此时太阳到达黄经180度。过去,中国是个农业社会,黄土地里刨食,“春得一犁雨,秋收万担粮”,靠天吃饭。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为了不违农时,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