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渐渐接近尾声,初八招呼完公公婆婆的姐妹,站在阳台,方知夜幕已经悄悄的来临,墨研家在一个水池边,因为是顶层六楼,从阳台上望去视野很广,上火车站的公路呈斜坡型,一直向上延伸。
  这是自弃田经商以来,墨研第一次亲自下厨招待亲人们。由于行业关系,往年都有公公婆婆顶着,不过他们也年龄大了,大多都是订餐。这小小的商铺却关系着一家人的生计,墨研不敢马虎。
  足足十二年了,站在阳台,望着星空不免无限感慨。从当初跻身商海,墨研从末想过会在这里安家,从未有过妄想!
  “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启明是她的老公。看到墨研在阳台发呆,走过来拍拍她的肩。“启明,明天要不把哥哥,姐姐,和妹妹带上孩子们,都叫过来聚一下吧,再过几天,孩子们该上班的上班了,上学的上学了,店这几天就先别开了,十二年了,每次都差我一个,这次就把他们请到家里来,我亲自下厨,咱们聚一聚好吗?”启明很是支持:“墨研,难得你能放得开,我们这就分头行动。”说完他们击掌祝贺,分头行动。
  墨研去备吃的,启明负责酒水干果之类,俩小宝负责水果和饮品。他们一家四口第一次踏着月色齐聚超市,然后汇合,回家。
  分别打电话,约餐,很是顺利。
  第二天一大早,墨研早早起床,开始包饺子,准备今天的主食。
  九点多钟,大姐雅琴到了。见开门的是墨研很是吃惊:“你今天不去开店吗?我这么早过来就是来做饭,做菜的,这一天得损失多少啊?”墨研笑了:“没事姐,奋斗了这么多年,关几天门,还是可以的。”“小姨好。”“彤彤越来越漂亮了。”说着墨研递过一个红包。彤彤是大姐的女儿,在山西中医大学就读,很有出息,很为大姐争光!“谢谢小姨。姐姐呢?”墨研笑着:“在她的卧室里赖床呢,去找她玩吧。”
  雅琴和墨研有说有笑,很快包完了饺子。
  女婿也来了,不过他们还没结婚,“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就吱个声,我随时待命。”女婿高高大大,他们是自由恋爱,墨研很是满意。
  哥哥嫂子带着儿子也过来了。“大姑好。”强子是哥哥的儿子,今年二十八了,没上大学也还没成家,哥哥嫂子凭着一双勤劳的双手,如今在县城给儿子买了房子和车子,债务也还得差不多了。“强子,争取今年找个女朋友,早点成家,我们都老了,等着喝你的喜酒呢。”强子笑着点头,这孩子,性格随他爸,不大说话。
  妹妹春霞,带着儿子也赶来了。“姨妈好。”启超是妹妹的儿子,在山东医学院就读,启超高大帅气,像极了他爸,妹妹和妹夫几年前由于诸多原因离婚了,不过孩子很懂事,“启超又长高了,能当蓝球队员了。”说着墨研递上红包。
  饺子出锅,大家喜气洋洋。
  看到热闹的场景,墨研心中无限感慨,十二年来,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全的一次聚餐!与亲情比起来,金钱并不算什么,但金钱却是生活中最不可缺少的。这么多年,每次都是启明去亲戚家走动,而墨研一直守店。从当初的一无所有,拖家带口来到这座举目无亲的城,这一桌至亲,在苦口婆心劝说无益下都替墨研捏着一把汗,所以这些年墨研的缺席,他们都能理解。
  大家在热闹的气氛下吃完饺子,收拾完餐具,各种炒菜,凉菜和肉食上桌。男同志们喝白酒,墨研姐仨与大嫂喝冰红,孩子们喝他们喜欢的果汁。
   启明和大舅子和女婿,大侄子很快喝完一瓶当地热销的五星陇派。大家提议划拳闯关,不会划的就自罚喝酒,实在不喝的,就吃块肉,算是过关!
  三个大男人开始划拳,以启明和大舅子开始,一套一套的:“哥俩好,六六顺,实在好,四季红……”气氛很是热闹孩子们却自成一派,不与他们为伍,玩扑克牌斗地主,输了的也是吃肉或饮料,玩的很是起劲。对于这些墨研只能是开心的笑,墨研总感觉自己不像个完整的人,什么打牌,划拳,跳舞,啥都不懂别说喝酒了,顶多喝一点红酒还是可以的。就这点爱好,墨研也大多是在独处的时候,喝几口,或许更多的时候是为了减轻生计的压力,也有夜深人静时失眠了,它可以为墨研助眠。
  “墨研,来大姐先敬你一杯。”雅琴端起高脚杯递给墨研,将她拉回现实。春霞和嫂子也端起酒杯,“墨研,也算上嫂子一份,祝贺你的辛劳,终于换取成功,我佩服你,干。”墨研笑了:“谢谢嫂子,谢谢你们理解这些年,我的缺席。”她们四人碰杯相视而笑,一饮而尽。
  “姨妈,舅妈,小姨,我妈心脏不太好,不能多喝酒的。”子涵是墨研的儿子:“这样吧,轮到我妈喝酒时,我吃肉顶替,由你们来挑,肥瘦都行,好吗?”他今年中考在备,成绩优秀,是墨研的骄傲与动力!
  没等姨妈开口,舅舅由于老是输拳,喝多了便说:“子涵,这样吧,你吃肉,就这排骨,你吃一块,我喝两杯酒行不,这样我就绕了你妈妈。”舅舅是不大了解,子涵最爱吃肉了,尤其是妈妈烧的排骨。
  “好啊舅舅,这可是你说的,你可别后悔,我可开吃了,就这一盆排骨,归我了。”子涵开吃,慢悠悠的,很是文雅,墨研心醉了,她知道儿子会把舅舅搞翻。自从带着他们离开家乡,一双宝宝是墨研最大的动力。
  很快子涵成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当他吃到第八块排骨时,舅舅开始慌神了。“子涵,给大家也留点,你别一个人吃完了。”启超和强子起哄:“让子涵吃,我看他到底能吃多少,这一桌子呢。”“舅舅,先把输了的酒喝掉,喝完了再说,别想耍赖,十六杯,一杯都不能少的。”清怡端起酒杯双手供上。孩子们立刻鼓掌赞成。女婿陈云立刻支持:“对,舅舅先把输下的酒喝了,我同意清怡的意见。”大家欢笑赞成。
  四杯下肚,舅舅有点招架不住了:“这俩小兔仔子,商量好了,想要治你舅舅呀?”孩子们鼓掌给舅舅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春霞,雅琴快来拯救一下老哥,一人两个,替我喝了。这个提议不过分吧?之前可没不能找人代替的规定。”“舅舅,这是搬救兵呢,干脆认个输算了嘛。”女婿陈云接过话茬。“哈哈,哈哈哈……”彤彤更是起哄:“舅舅,你就认输吧,我妈她们喝红酒呢,不能喝白酒了。”
  子涵这孩子一向稳重,微笑着说:“别起哄了,我提议,放舅舅一马吧,大家都玩高兴就行,别喝多了,舅舅喝点苏打水,解解酒,大家难得聚在一起,我们慢慢吃着聊好不好?我妈炒得菜可香了。”舅舅竖起大拇指:“还是子涵懂事。行,就按子涵说的,大家随意聊。”
  “二姐这些年确实辛苦了,真佩服你,这些年,你怎么不把我管住些呢。”春霞拉着墨研的胳膊有点失态,想起前些年,妹夫干工程很是吃香,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少奶奶呀,可后来公司出了问题,诸多缘由他们的婚姻也走到了尽头。现在的妹妹带着儿子生活,倍感吃力,虽然妹夫承担部分抚养费,可妹妹的生活是一落千丈啊!“春霞,你都四十多岁了,路是自己走的,墨研这些年,算是熬出来了,十二年了,创业容易,守业难啊!”雅琴拍了拍墨研的手。“是啊墨研,嫂子敬你一杯,辛苦了!”她们端起酒杯,另外四只手抓在一起,一饮而尽。
  “谢谢你们,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条不同寻常的路,需要我们认真的去走,确实很不容易呀,想想在乡下奔波了十三年,所有的战果在一念间就放弃了。只为了让孩子们能有更好的生活环境,那时候真是年轻,精力充沛呀!到城市才发现,这座城,不是你像种地一样,出力气就有收获的。确实不容易,但一切都过去了,你看我们终于聚在一起了,今天是我创业十二年来,第一次聚餐,不提这些了,吃好,玩好,酒慢慢喝,先吃点水果。”说着墨研拿起水果盘,给大家递了爱吃的水果。
  是啊,时光像指间流沙,如今孩子们都大了,墨研的鬓角也是白发斑斑,欣慰的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努力,终于换来了一个安稳的家,和孩子们更大的进步。在一个个奋战的日子里,孩子们也很努力。女儿清怡大学毕业,已参加工作,还谈了一个让他们十分满意的男朋友。儿子子涵也很自律,今年读初三面临中考,孩子们是墨研坚守的动力,更是她最大的慰藉。
  夜幕在欢笑声中上演,醉酒的也醒了大半,清怡提议大家去湿地公园看花灯:“元霄节快到,公园可漂亮了,我妈妈这几年只顾着开店,今天我们都在索性去看看花灯吧。”
  大家都把目光投向墨研,共同征求她的意见。墨研笑了:“干吗这么看着我?想去就去呗。”子涵笑了:“妈,我们每年都看,就是想陪着你去看看,你就爽快的点点头吧!”说完大家都笑了。
  陈云赶紧起身,拿起墨研的羽绒服:“走吧妈别犹豫了,后天我们就走了,你一个人肯定不会去,今天就赏我个脸去吧。”说着一边帮墨研穿羽绒服,一边向大家递眼神。
  众人纷纷起身穿衣下楼。初春的夜,还是有点凉,他们驱车去往湿地公园。
  好美的夜色啊,公路两边挂了各种彩灯。相比十二年前,这座城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真化啊!
  公园热闹非凡,像一座小小的不夜城。水之印广场,好几处跳广场舞的,分年龄段的各种舞蹈,男女老少,好热闹啊!
  春霞与嫂子,不由自主的进入了‘舞池’。其他人都随着音乐蠢蠢欲动。墨研再次感觉到了与世脱轨的境界。其实这与她的性格有关,她是个易静不易动的人。不过看着他们欢快的舞姿和无忧无虑的笑容,墨研一直笑着。
  大姐雅琴一直陪着她,大姐也会跳舞,只是由于常年在地里劳作,腿关节疼,也许更多的是想陪着墨研到处看看,俩姐妹互相挽着胳膊,看着由于节日而灯火通红的湿地公园,一直笑着,发自内心的笑着。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次次的努力,跌倒,爬起,心有阳光便无畏风寒!曙光来临前,我用沉寂的心态和略显平庸的眼神凝望,我那故去的亲人,努力拼搏过的村庄,解决了生存问题的土地,那座被我遗弃在家乡的老...

如果这一生我只读一本书,那这本书一定是《生命沉思录》,许多大家都对这书给以特别高的评价。 《生命沉思录》一共有三本,每本都不同,每本都对生命进行着沉思,每一本书都有着浓郁的墨...

最近被陆羽《茶经》中的美学思想深深吸引,洋洋七千字的鸿篇巨著,除了科学严谨的专业性,博大精深的文学性外,我更向往陆羽对生活的那一份独特审美与悠然诗意。 住在文学泉道几十年,却...

忽闻岭上秋风劲,瓜果梨桃醉满坡,人间最美是秋锦,菊桂飘香花似雪。 中秋的清晨,朝露轻轻地点缀在秋花、草坪上,露珠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不禁使人顿觉舒畅清爽,心旷神怡。 那镶着银边...

一 昨夜下了雨,晨起,有人说:沟满壕平。立时,心里一阵翻腾着,回忆扯着思绪,非让你思呀念呀,回忆不可呢。脑海里涌现出儿时在家里时,村庄四周的壕沟来。那就是下雨后,冲出来的一个...

“云想衣裳花想容”,女人天生爱美爱衣,女人天生对衣的嗜好使世界色彩缤纷。衣让女人美,女人也因衣俏丽,添活力韧性。对许多女人来说,女人最美的衣衫永远是下一件。对我而言,最美的...

一 那只蛐蛐没经过我们同意就跳到我们家里来了。 那时候电视的声音很大。我问老张明天几点做核酸,他说群里没说。他一直盯着群消息。疫情来了,小区群成了最及时的信息发布中心和最有用的...

一. 华夏中国具有七千余年的农耕文明,培育谷粟稻菽解决了温饱,养活了芸芸众生,在这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牛可是人类最忠实的伙伴与朋友。中国先民很早就开始驯养牛、马等牲畜,进行耕田...

早上五点半起床,洗漱完毕,我去厨房打了稀饭,配上芥菜丝,拿了一个煮鸡蛋,一个热馒头。马工母亲笑望着我说:“你恁廋,多吃一个馒头,吃得太少了!” 我笑说:“够了,我也不干活,少...

一 中国的古典诗词,有一大半是吟咏离绪别情的。而经典的离别场景大都发生在秋天,秋叶则是点缀其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比如:“荒戍落黄叶,浩然离古关。” “秋别冬临叶儿黄,一夜狂风呼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