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季,一个惹人相思,引人遐思的季节。满园花菊、郁金黄在秋风中摇曳,沿着时间的轨道,把万物引向深秋。
  树叶,草尖一天天变红变黄,天气一点点清爽转凉。秋意渐浓,最忆温暖时光。每逢佳节倍思亲。沿着山光水色的曙光,目光在恣意的游荡中走向海阔天空。凌乱的思绪犹如根根疯狂的藤蔓,匆遽地朝着逝去的时间深处展延,攀过岁月的篱笆逶迤向前,仿佛茫然地疯长,其实,它像河水淙淙,固执地朝着一个方向,流向同一个地方+——外公外婆的家。
  从我记事起,外公外婆就已老迈龙钟,但外公外婆的家却始终让我牵挂,仿佛心中悬着的一枚不落的月亮。
  
  二
  外公外婆住在一座很高很高的山上,山村里只有几户人家,大部分都住在窑洞,与外公家相邻,还有两三户邻居。从远处望去,一排拱形的窑洞,掩映在山林之中,云雾之间,像神仙的居所,美丽而飘渺。所以每次去外公外婆家,我总是那么激动、兴奋,抑制不住莫名的心跳。
  小时候去外公家,先要坐班车抵达山麓,剩余的山路只能自己爬。山高林密,羊肠小道,荆棘密布,崎岖难行。时而陡峭,时而坎坷,时而杂草丛生,需要披荆斩棘,时而林深树密,又要树木间穿行。如果是我一个人,万万不敢独自前往,生怕在峰壑密林间迷失方向。这样弯弯绕绕一上午,才能登到山顶。接着,又要大下坡,很长的一段陡坡全是沙石,陡峭易滑,让我悚悚然,不敢迈步。当时,都是妈妈抓着我的手,小心翼翼地横着脚,一点点的往下滑。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满身冷汗,紧张兮兮呢。
  一般来说,世之奇伟、怪丽,常在于险远,所以人之罕至,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我和妈妈翻山越岭,不惧阽危,就是因为山的那边有我们迫切想见的人。
  去一趟外公家属实不易,故而每次去到那里,我都要在山上住很长一段时日。在外公家,我住过万物复苏的春天,也避过暑热难耐的夏日,待过满目金黄的秋季,也度过白雪皑皑的冬日。
  那时候,我就像放飞的鸟儿,从日出到日落,在山里,在窑洞间飞来飞去,快乐无比。外公就看着我的身影笑,外婆却总是要唠叨,说我疯起来没深没浅。
  
  三
  虽然是窑洞,但外公把它装饰得格外雅致温馨,甚至还有那么点奢华。
  窑洞是两层的,上面一层堆放着一袋袋粮食和各种书籍,可谓物质食粮与精神食粮并重。屋子一楼正北面,摆着一张红木八仙桌,两把大红实木椅子放在两边,古朴庄重,像旧时的大户人家的厅堂。窑洞里还有个小套间,类似于现在的卧室或者储物间。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窑洞里的墙壁。墙上横横竖竖挂满了各种字画,对于尚不识字的我来说,只喜欢看那些画儿,至今仍历历在目的,是一幅山河景明的山水春光图,还有一幅百鸟朝凤图,画中的鸟儿各种姿态,有的落在枝头,有的弯颈衔着羽毛,还有的飞了起来。后来识字了,才知道墙上那些字,很多是外公写的多毛主席的诗词,印象最深的是《沁园春·雪》。小时候,我最先背诵下来的诗,不是“鹅鹅鹅,曲项向天歌”,也不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而是“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就是外公教的。当然,墙壁上的字还有很多,奇形怪状,有的像山,有的像水,有的像石头,有的像花朵。后来才知道,那是外公习练的楷书,草书,小篆等各种字体。现在回想起来,就不禁要抽抽鼻翼,满屋子都飘着书香味儿呢。
  小时候,我的好奇心很重,看什么都新奇,经常喜欢去别人家串门,看看他们的屋子里都有些啥,是否和外公家一样。于是,闲来无事我就往外公隔壁的几个邻居家里跑,跑了几家,发现他们的家里墙上没有字画,有的是光秃秃的土墙,还有的墙上糊着废旧的报纸,颜色有些泛黄。地面正中央没有八仙桌和木椅,而是杂乱摆放着荆条,箩筐,扁担,水桶,以及喂鸡、喂猪的潲水桶。和外公家的摆件儿大不一样。不过,小小的我对什么都是欢喜的。
  听说有位邻居会剪纸,什么都会剪,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她都能剪出来,还剪的十分漂亮,但我还没有见过那些剪纸。有次,在我央求下,妈妈才答应我一起去这位邻居家中,一睹她的作品。那是一位与外公年纪大致相仿的老妇人,这位老人家对待自己的作品比对待亲儿子都要亲,她把自己的剪纸小心翼翼地藏在褥子下面,一般人是发现不了的。不是亲近熟识之人,老人也不会轻易把自己的作品拿出来展示。记得,当时这位老奶奶轻轻地从褥子下面取出来给我看,还没等我上前仔细察看,老奶奶就羞赧地说自己手笨、剪得不好,敏捷地又塞在被褥下。不过,我那会儿年纪小眼神好,虽然时间短促,还是大致看清了一只红公鸡的轮廓,红纸有些发旧,颜色没那么艳丽,但手心里赫然躺着一只红色小公鸡样儿的剪纸,栩栩如生,就连公鸡的羽毛都看得很清楚。那一瞥,也让我喜欢上了剪纸。
  我悄悄告诉母亲,我想学剪纸。母亲说,老人家不收徒弟,可惜了她的手艺。
  
  四
  记忆中,中秋节外公家总要祭月。
  不知为什么,那个不大的村子上空的月亮,却分外的圆润明亮。夜空月朗星稀,仿佛专门为了照亮窑洞似的。现在回想起来,大概是因为海拔高离月亮更近的缘故吧,才会有月到中秋分外明的景观。
  外公有文化,喜欢舞文弄墨,每逢节日就喜欢拿出纸笔,挥毫写上几个大字。左邻右舍也会向外公求几个字,用来祭月,以示对节日的敬重。中秋要吃月饼的。那时的月饼很简单,简单到只有五仁馅儿,里面的配料也很单一,不用掰开就知道里面是青红丝、花生仁、瓜子仁还有冰糖。虽然外公操办的祭月,像月饼一直都是一个样儿,但却很有仪式感。月光下,我总会咬着月饼,静静看着外公郑重地祭月。
  时辰到了,外公就出了家门,找个空旷的地儿,搬张桌子正对在月亮下面,再摆上祭品燃起三柱香火,嘴里说着自己的愿望,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双膝跪地磕上几个头,算是结束了仪式。虽然年年如此,但我感觉外公每年都像第一次举行这种仪式,他脸上布下一层静穆的月光,胡须微微抖动,一举一动都很虔诚,仿佛他的祈愿,月神都能一一兑现。这让那时的我,不由得也肃穆起来,不跑也不叫,乖乖地注视着他。
  仪式过后,我就自由了,乘着这溶溶的月光和习习秋风,在院子里疯玩儿,当我忘情于这高山明月时,外婆就在我身后担心地喊:“慢着点,看路呀,不敢摔着了!”这个时候,我大多只会扭头敷衍地回应一声,然后继续该怎么疯还怎么疯,直到夜深了,才会依依不舍地告别月色回屋子里。窑洞原本就是冬暖夏凉,再加上外公家里和着点儿幽幽的墨香,越发催人入眠。也许是我跑乏了,从院里回到窑屋,倒头便睡,没等上炕找枕头就已进入梦乡,甚至连衣服都来不及脱掉。那种惬意,无法言喻。如今躺在楼房里,睡在木床上,却再没有儿时在外公家睡的那般香。
  
  五
  又是一年中秋,月还是那轮月,而外公外婆却早已成了真正的神仙,飞上了天空。
  外公外婆走后,我也再没登临过那座很高很高的山,往事变得那么遥远飘渺,但那高高的山,一直耸立在我的记忆里。有时蓦然间瞥见月亮,就会想,山里的那排窑洞还在吗?外公家墙上的字画有没有褪色?邻居老奶奶有没有收徒弟,也能剪出抖着羽毛的大公鸡?还有,今年中秋,外公给月亮题了哪几个字?
  或许,外公不必祭月了,或许,外公就在月亮里
  
  (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在农村的“两级”委员会干部成员中,调解员这个职务实在普通的不算什么,既不是官,又没有权,动不动还得罪人,尽干些吃力不讨好的事,但这个工作又必不可少,非常重要,所有的民事纠...

秋色斑驳,时光微凉。清风萧然,落叶愈加匆忙。寂寞小城,远离夏日的繁华与绚烂,一切变得柔和而冷清起来。 秋风吹乱了心绪,眼前的景色变得熟悉而又陌生。当你感到孤独的时候,内心空虚...

一 在我家乡的土崖、沟畔边,到处都可以看到一种耐旱的植物。它的枝叶间长满了尖锐的刺,浑身挂满了红红圆圆的果实,看着非常诱人,这种果子就是酸枣。 我第一次吃酸枣,那种酸酸甜甜的...

又到年关,街道繁华若市。夕阳将行人的影子拉得很长。这条街很长,很喜欢它修长的身姿,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我们还碰到一起办年货,一起游走街头。时间过的真快呀,转眼间你离开这座城,...

一次次的努力,跌倒,爬起,心有阳光便无畏风寒!曙光来临前,我用沉寂的心态和略显平庸的眼神凝望,我那故去的亲人,努力拼搏过的村庄,解决了生存问题的土地,那座被我遗弃在家乡的老...

如果这一生我只读一本书,那这本书一定是《生命沉思录》,许多大家都对这书给以特别高的评价。 《生命沉思录》一共有三本,每本都不同,每本都对生命进行着沉思,每一本书都有着浓郁的墨...

最近被陆羽《茶经》中的美学思想深深吸引,洋洋七千字的鸿篇巨著,除了科学严谨的专业性,博大精深的文学性外,我更向往陆羽对生活的那一份独特审美与悠然诗意。 住在文学泉道几十年,却...

忽闻岭上秋风劲,瓜果梨桃醉满坡,人间最美是秋锦,菊桂飘香花似雪。 中秋的清晨,朝露轻轻地点缀在秋花、草坪上,露珠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不禁使人顿觉舒畅清爽,心旷神怡。 那镶着银边...

一 昨夜下了雨,晨起,有人说:沟满壕平。立时,心里一阵翻腾着,回忆扯着思绪,非让你思呀念呀,回忆不可呢。脑海里涌现出儿时在家里时,村庄四周的壕沟来。那就是下雨后,冲出来的一个...

“云想衣裳花想容”,女人天生爱美爱衣,女人天生对衣的嗜好使世界色彩缤纷。衣让女人美,女人也因衣俏丽,添活力韧性。对许多女人来说,女人最美的衣衫永远是下一件。对我而言,最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