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赶场回来的路上,与那只松鼠偶然遇见的。
  赶场,北方人叫赶集。按方言要求,一般要离街市三四里以上才可用“赶”字,我本住在场镇,离市场也就一里多路,应该不用赶场而要叫上街。但这中间隔了一个直径约一百多米的小村落,从村落上街,自然就像城镇街市辐射的村民们一样,需要“赶场”了。
  这是一个四面都被钢筋水泥紧紧拥揽的村落。里面没有生力军,稀稀落落地只有几户留守老人还在默默地耕耘。
  如今正是收割季节。天空清澈,湛蓝高远,田地里一些庄稼已收割,一些还没有收割。一些玉米只剩下枯黄的秸秆在坚守阵地,一些还青油油的在田地里茁壮成长。九月黄大豆宽阔的叶面,有些苍绿,有些火红。眼前的田园色彩斑斓、悦目。树林竹丛时时有清脆的鸟鸣传来,仿佛是在与我打招呼。身边的河流在哗哗哗地奔流。追逐流水的鸟儿,每一声啼叫,都能唤起一朵朵浪花应声回响。秋天的阳光洒在水面,仿佛是为流水披上了奔向远方的盛装。
  “秋气堪悲未必然,轻寒正是可人天。”经历了今年巴蜀大地酷热的高温灾害,眼前这“天气已凉未寒时”的美景就更显得可贵了。我沿着河堤一边漫步一边欣赏秋景。朵朵木槿在农家门前浅浅微笑,牵牛花时不时从草丛中探出头,向我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做一做深呼吸,可以嗅到草木收割后那阵阵醉人的芳香。
  突然“嗖”的一声,从树林里蹿出一只小东西,径直就越过被硬化了的小路。眼看就要钻进路边的土地庙了,一侧头,发现我正在靠近,“嗖”的一下,它很快又隐身进了树林丛中。
  我意识到了我的唐突,一定是我的出现惊吓到了它。这只小东西综色,有小猫那样长大,毛茸茸的尾巴,奔跑的速度一点不比奔跑的猫慢。不用说,这是一只小松鼠。这也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并认识的传说中的松鼠。土地庙常年有水果点心供奉,小松鼠一定是想偷吃土地庙里的“禁果”,没想到被我这位不速之客撞坏了它的好事。
  因为几乎没有人了,很担心眼前村落的现状还能维持多久。想一想小松鼠的命运也真是可怜。它一定是饿坏了,才会在大白天要去土地庙偷吃禁果。我这么一惊,说不定已经触碰到了它的生存底线呢。
  于是我想到了一个补救赔罪的方法,那就是明儿场为小松鼠买点吃的,比如水果之类的东西放在土地庙。如果它要吃,只要有我一口就少不了它的。
  之后几天,就再没见小松鼠的身影。我买的水果它没吃,在土地庙的供盘上都放蔫了。这说明它并没有从我的惊吓中回过神来。
  我依然喜爱这眼前的秋色。一次次行走在村落,看飞鸟在树林竹丛起伏,听鸟鸣,感知丰收的气息,接受阳光的抚摸。风轻云淡,仿佛能看见桂花一粒粒在飘,也能听见它们落地为泥的声音。
  最近一次遇见松鼠也是在赶场回来的弯道上。再走,就快走出村落了,瞥眼间,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身后的稻田“嗖”的一声蹿了出来。就在它要从路上纵身跃下已经收割完的玉米地时,又一次转头发现了我。略一迟缓,小松鼠又“嗖”的一声以极其轻盈的速度退身回到了田埂的草丛中。后面是稻田和青油油的玉米地,再后面,就是树以及竹共同组成的丛林了。
  小路虽然恬静,但毕竟有人来人往。小松鼠一定感受到了秋收的热浪,也想尝尝鲜,在人世间收获一点小确幸吧,不然怎会这般轻易就抛头露脸。其实玉米地已经收割了,只剩下一些倒置枯黄的秸秆,它可能不会找到吃的。
  我一下子又释然了。看一看四下里在农家房前屋后稀稀落落分布着的树林、竹丛、田园,这都是小松鼠生活的家园啊。它并不愁吃。
  世间万物皆有情,小松鼠再次现身,或许也是在请我放心。如果只有靠偷吃土地庙里的禁果生存,它是不会活到现在的。眼前,它还算有着一片辽阔的天空。
  树深松鼠竞,花暗竹鸡啼
  诗歌里的竹鸡是野雉家族的一个品种。
  当然,我看到的景象还无法比拟诗歌描写的境界,但只要有坚守,就一定会美景重现。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在农村的“两级”委员会干部成员中,调解员这个职务实在普通的不算什么,既不是官,又没有权,动不动还得罪人,尽干些吃力不讨好的事,但这个工作又必不可少,非常重要,所有的民事纠...

秋色斑驳,时光微凉。清风萧然,落叶愈加匆忙。寂寞小城,远离夏日的繁华与绚烂,一切变得柔和而冷清起来。 秋风吹乱了心绪,眼前的景色变得熟悉而又陌生。当你感到孤独的时候,内心空虚...

一 在我家乡的土崖、沟畔边,到处都可以看到一种耐旱的植物。它的枝叶间长满了尖锐的刺,浑身挂满了红红圆圆的果实,看着非常诱人,这种果子就是酸枣。 我第一次吃酸枣,那种酸酸甜甜的...

又到年关,街道繁华若市。夕阳将行人的影子拉得很长。这条街很长,很喜欢它修长的身姿,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我们还碰到一起办年货,一起游走街头。时间过的真快呀,转眼间你离开这座城,...

一次次的努力,跌倒,爬起,心有阳光便无畏风寒!曙光来临前,我用沉寂的心态和略显平庸的眼神凝望,我那故去的亲人,努力拼搏过的村庄,解决了生存问题的土地,那座被我遗弃在家乡的老...

如果这一生我只读一本书,那这本书一定是《生命沉思录》,许多大家都对这书给以特别高的评价。 《生命沉思录》一共有三本,每本都不同,每本都对生命进行着沉思,每一本书都有着浓郁的墨...

最近被陆羽《茶经》中的美学思想深深吸引,洋洋七千字的鸿篇巨著,除了科学严谨的专业性,博大精深的文学性外,我更向往陆羽对生活的那一份独特审美与悠然诗意。 住在文学泉道几十年,却...

忽闻岭上秋风劲,瓜果梨桃醉满坡,人间最美是秋锦,菊桂飘香花似雪。 中秋的清晨,朝露轻轻地点缀在秋花、草坪上,露珠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不禁使人顿觉舒畅清爽,心旷神怡。 那镶着银边...

一 昨夜下了雨,晨起,有人说:沟满壕平。立时,心里一阵翻腾着,回忆扯着思绪,非让你思呀念呀,回忆不可呢。脑海里涌现出儿时在家里时,村庄四周的壕沟来。那就是下雨后,冲出来的一个...

“云想衣裳花想容”,女人天生爱美爱衣,女人天生对衣的嗜好使世界色彩缤纷。衣让女人美,女人也因衣俏丽,添活力韧性。对许多女人来说,女人最美的衣衫永远是下一件。对我而言,最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