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克兰河畔的栈道,走过千山万水的跋涉,纵有沧桑无数,那也只不过是流年里的一抹风尘,既飘落了昔日的苍凉,而又淡去了一笼流年逝水的繁华。风轻轻的掠过,掠过这景色宜人的崇山峻岭,将往事如烟的记忆,缓缓的搁浅在你我初次邂逅的边城阿勒泰。一笼烟雨,一袭风尘都在这小城旖旎成了如诗的温婉。
  
  倚楼听风,远去了一抹陈旧的思绪,守一份心念,就将这千山万水的柔情融进这静谧的山城。也许你还是从前的你,只是在我的记忆里淡去了你从前的模样。或许,你仍旧在这城中,依然寻找着当初你我风花雪月里的浪漫。曾经的故事是否都已成了岁月的传奇?只因流年似水,我才将我们如烟的故事写进这淡淡流年逝水的季节里。虽未曾远离,可思念却拉长在了岁月的长河里。
  
  我,轻轻的倚在静谧的时空,如烟的记忆仿佛又添了一抹昔日的情怀,那雨中的倩影仿若戴望舒雨巷中笔下痴痴站着的丁香,一笼烟雨只是将山城又多添了一帘陌上的花开。雨就这样轻轻的润着,润着这长满记忆的城。雨顺着你的发丝,像时光的琉璃折射出如诗的温婉。时光就这样缓缓而过,将雨中的细花阳伞和你的倩影一并轻轻的带走。而给我留下的却是一剪如梦似幻空灵的倩影。
  
  沿着克兰河畔,静坐一隅,那陈旧的时光仿若还未远去,青山绿水,还有那湛蓝的天空仍然倒映在静谧的克兰河畔。斜阳若影拉长了克兰河畔的树影,一抹夕阳早已映红了克兰河畔的脸颊。而至此时,一阵苍凉《可可托海的牧羊人》那低沉的音律回旋在宁静的克兰河畔。暮色渐渐的拉重了沉寂的驼峰,也重重的将我的记忆遮掩在了静谧的克兰河畔。我清晰的知道,我们的故事只是一个往事如烟的故事。
  
  守着昔日的那一抹光阴,往日的时光早己从细碎的指缝中溜走。细雨绵绵,就像是昨日的情怀,缠绵着无法散去的烟雨红尘。倚着如烟的往事,那染指流年的芳香,也留下了一抹让人难以忘怀的淡淡的清香。我,静静的守着,守着那一笼如烟花的浮萍,希望你能够从一抹红尘中缓缓的走来,着一袭红袖,黯然着那一帘幽梦的芬芳,烟雨也会落下如琉璃般的色彩。
  
  我们从昔日的烟雨红尘一路跋山涉水,从山重水复,再到柳暗花明,不为风花雪月,只为有着遥远的诗和远方的阿勒泰。我们历尽沧桑,从千山万水,一路相扶左右,一直沿着充满诗意的烟火,只为南柯一梦中的诗和远方的阿勒泰。岁月淡去了我们的芳华,年轮也随之在我们的额头碾出了一道又一道深深的皱褶。叩指流年的芳华现己是烟雨蒙蒙中的一叶扁舟。划过的是芳年华月,而留下的却是岁月里的一波波的皱褶。
  
  尽管岁月如织,可我仍然默默的等待,等春暖花开,等姹紫嫣红,等秋色横空,等干里冰封,就在这似水流年的季节里,等你缓缓的归来,看月色洒满这充满诗意的山城。也看这夜色撩人,静谧而又温馨浪漫的城。也许,你早己不在这城,或许,你依然独自守着那一段空旷如烟的往事,将思念装满这诗情画意的城。我们还和以往一样,站在将军山顶看红尘渐渐的染满这一座充满诗和远方的城。
  
  时光就这样缓缓而过,等你的季节就像红尘中的烟雨,朦胧了千山万水,如幻了陌上花开的倩影。等你,依然在克兰春天书店,还是那一个我们坐过的温馨的角落,倚窗静静的等,等茶香染满了诗意的书店,等窗外的夕阳爬上了手中的那一卷诗行,等冰霜还没有爬上我们的鬓角,等你,就在这遥远的阿勒泰。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