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过一天就立秋了,这预示着激情似火的夏日即将打点行装远行。一想到八月七日这个季节的分界岭,内心不免生出许多不舍,不禁有些黯然神伤。
  与季节的别离,有太多的欲说还休,欲言又止。一想到自己还没有与夏日倾心交谈,也没有用文字记录关于夏日的星空、月色、花朵、微风、蝉鸣,我就深感自责,日子过得这么潦草,真是辜负了夏日的一番浓情蜜意。
  可是,人到中年,压力重重,波澜不惊的外表下,一颗心时而豪情万丈,时而万念俱灰。每每被生活逼迫得喘不过气来,混乱交错中,哪有时间看星星看月亮?只是我深信,每个生命都有一颗星在照耀,有一朵花在守护,若没有这些,心就没有栖息之地,这人间也就无可留念了。
  是时候了,在一年中,最后一个夏日的午后,我什么也不做,专注地回想,仔细地在记忆中捕捉一点快乐的瞬间。就像心理师自我催眠一样,我乘着时光隧道,沿着来时的足迹,一路穿行,不知不觉间,又回到了童年生活的地方,我的寻梦园。
  都说好的童年治愈一生,童年的好除了有疼爱我的爹爹婆婆之外,更多的是可以在天地间自由玩耍,不受任何束缚。
  童年生活的地方应该叫作故乡吧,自从爹爹婆婆过世后,我就失去了故乡。确切地说,没有土地的人,也就没有根,更无所谓故乡了。尤其是身为女子,在这样一个传统的农耕社会,更是没有故乡的。往后的日子,故乡只是作为意象存在于脑海中,用以慰藉那颗在尘世漂泊的心。
  故乡的房子是青砖黛瓦,临河而筑,屋前是宽敞的禾场,左边一棵枣树,右边一棵桂花树 ;屋后是枫杨、香樟、栾树围城的天然院子,浓密的树荫让夏天变得清凉沁人;再往后是河坡,种着黄豆、玉米、红薯、黄花菜等农作物河坡下是古老又宽阔的河流,它见证了时代的风云变幻,总是静默无声,一年四季清水悠悠,鱼虾丰美,滋养着两岸的人们。
  以前没有自来水,村里人都是从河里挑水吃,洗衣洗菜游泳都是在同一条河里。虽然那时候我并没有什么思想,只是一个吃饱喝足就很快乐,喜欢做白日梦的小屁孩儿,我似乎就懂了水养万物这一词的意义,我知道河水对于两岸人家的重要性。
  那时,爹爹婆婆还年轻,每天都在田地里劳作,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也不存在任何内卷。爹爹侍弄庄稼,婆婆在家洗衣做饭,也做些简单的农活,比如早晨去田里摘取够一家人吃的菜蔬,顺便除除野草,浇浇水,捉个虫子什么的。我就屁颠屁颠地跟在婆婆身后,记得小时候总是被一种叫“洋辣子”的小虫把手臂辣得又红又肿又痛。那种虫子和菜叶的颜色一样,是绿色的,身上毛茸茸的,它们通常躲在菜叶的背面,如果你一不小心碰到,就被辣着了。长大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洋辣子了。
  童年的夏天有很多好玩的,除了捉知了,我还和邻家小伙伴玩过家家:奶奶给我们在后院摆上一个小方桌,一张小竹床,就忙着洗衣做饭打扫庭院的活儿,她很安心,因为我们就在她眼皮子底下,时不时发出一连串晶莹的笑声。
  我和小伙伴用捡来的贝壳做碗,树枝做筷子,沙粒做米饭,周边所有的野花野草都可以做菜,假装吃得津津有味。我们一玩就是半天,而且还那么开心。
  现在想想,幸好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电脑,也没有电视机,要不然我人到中年怎么能保持如此良好的视力?更庆幸的是,那时候还有个花木掩映的“老家”。有时候我看到孩子一放假就在家玩电脑,打游戏,从没有光着脚丫在泥土地上跑过,也没有爬过树、捉过知了,更没有到河里游过泳,就无比心疼。
  人的天性中都有野性的一面,如果时刻被被压抑着、束缚着,心灵就会被挤压得扭曲变形。新生代的孩子,虽然物质生活丰富了,内心其实也承受着更多的孤独与不为人知的苦恼。没办法,城市的生活空间那么狭小,四周高楼林立,到处都被硬化了,哪里还有一处柔软之地呢?人一旦离开了土地,感知力就不知不觉迟钝了,爱的能力也逐渐退化,人也就变得苍白单调无趣了。我们喜欢回忆童年,也算是让心灵在钢筋森林中突围吧。
  有时候,爹爹把农活做完了,就端出一张竹躺椅,躺在上面,摇着蒲扇,教我们念《三字经》《弟子规》,用树枝教我们数数,算术。我们边玩边听边学,丝毫都没有抗拒的意识,只觉得新鲜。听个几遍,就朗朗上口,倒背如流。
  到了傍晚,夕阳西下,吃过晚饭,暮色降临时,爹爹就在禾场用门板打个铺,婆婆铺上凉席,用毛巾擦干净,我和弟弟就躺在上面,仰望浩瀚的夜空,等待星星的出现。
  然后爹爹就摇着蒲扇给我们赶蚊子,讲故事我们听。爹爹当过国民党的兵,年轻时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所以他的脑筋里有那么多的故事:《西游记》,《水浒传》,《牛郎织女》,《薛仁贵征西》,《聊斋》,《岳飞》,《杨家将》等等,我对文学的启蒙就是来源于爹爹讲的故事。“长大了编故事”,是我儿时萌生的第一个念头,那时候还不知道“理想”是什么。
  慢慢地,夜色重,夜风起,天上的星星一颗一颗明亮起来。后来才懂:越是黑黯的时候星星越是闪亮,前提是要沉得住气,静得下心,才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风景。
  在爹爹的指引中,我和弟弟认识了那些星星的名字:牛郎星、织女星、天狼星……我现在都忘了它们的位置,只记得最亮的那一颗星叫木星,能指引方向的星叫北极星。
  多年来,我一直记着《狮子王》里的一段话:“当你觉得孤单时,就看看天上的星星,那里有逝去的亲人,在天上指引着你。”每次想起故去的爹爹婆婆,心中就浮现出这句话,眼泪就溢出了眼眶。我相信,亲爱的的爹爹婆婆在天上看着我们,守护着我们。
  人哪,就是这么一种奇怪的生物,小时候盼望长大,总是偷穿妈妈的衣服鞋子,模仿大人的装扮,学着大人一样过日子;长大后,肩上的责任、生活的重压、他人的期盼,倒让人生出许多厌倦;特别是中年以后,恨不得抛开所有,隐居于青山绿水间。
  在季节更替,草木荣枯中懂了:生命也有四季,如春生、夏长、秋收、冬藏,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使命。童年什么都不懂,不去思考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也不管将来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不懂人生的艰辛,不懂成长的痛苦,只是一个劲地生长,才有了那么多的快乐。青年介于懂与不懂的之间,内心承受着巨大的矛盾冲突,刀光剑影,兵戈相向,自伤也伤人。到了中年,在社会中生存,必然要承受一些外界的辖制,经历生活磨蚀之苦,看透了这人生,就算拼尽全力,不过是从一个笼子转入另一个笼子,却始终飞不出社会和环境这张无形的大网。
  人在土地上,在星空下,在花木中,生命自由而舒展的状态构成了整个童年时光。在生命历程中,童年几乎成了童话一般的存在,所以,总是在工作的间隙,生活的瞬间,心忽地一下,就飞到了过去。似乎只有在回味中,暂时与现实隔离开来,让心自由地飞翔一会儿,畅快地呼吸一会儿。
  那些专注于日月星辰的日子是再也回不去了吗?不,当你在回忆中追寻的时候,有一颗心在渐渐苏醒:那就是童心,一颗清澈淳朴的心,未经世事磨染,对一切充满新鲜与期待,从不倦怠,永远光明。回忆快乐的事,对心灵是一种洗涤。
  对于一个喜欢孤独的人来说,多思善感是她必备的气质,没有对童年的怀念,哪能感知童心的珍贵?因为内心敏感,才能明察秋毫,见微知著,从一朵星光、一片落叶也能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构筑自己独有的生命体系:生命就是一场自我追寻,越简单,越能感知生命的真味。
  
  2022年8月5日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闻局长”何许人也?一个舍去机关的轻松工作,埋头刑侦一线的“傻啦吧唧”的便衣警察。“闻局长”奇事不少,各位看客,稍安勿躁,请让我一一道来。 万警下基层那会儿,“闻局长”响应省...

老马这几天做什么都心神不宁,就连儿子寄回来的茶叶泡出来也不那么透绿,那包拆开抽了两根的香烟也很是呛口。 眼前刚收割完的麦地已让拖拉机犁过一遍,老马在前面用锄头每隔半步就刨个浅...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