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家近在咫尺。二十多年前从娘家嫁出来,回去的次数可谓是屈指可数。
  刚怀孕时很喜欢吃妈妈做的稀饭,每天早上去她的小屋坐一坐,躺一躺,吃了稀饭就回自己的家,感到非常的幸福。农村人热情好客,也爱传播小话,这是事实。一个星期后,一位堂嫂告诉我:“你嫂子说不知道你嫁的这个人是不是养不起你?每天都要来家里蹭一顿饭。”
  当时把我惊呆了。要知道,哥嫂结婚后就与我们分开吃,虽然他的孩子我们带,但我们的农活他不干,我们的吃穿他不帮助,母亲都是由三个女儿女婿在负担生活,而我能回家陪陪独居的母亲都是罪过!我没有和堂嫂讲述我的愤怒和不屑,我只回答了这么一句:“她想多了。”
  娘家房子很宽,上下各三间共十二隔。我们三姐妹陆续嫁出来后,母亲个人居住在其中的一格。我那独儿为贵的哥哥喝酒了就会去母亲的房间叫骂,甚至还诅咒母亲快点死,说母亲死了由他的女儿来接管母亲的田地,那个时候我的侄女不过才十二岁。
  我告诉母亲,“以后我不再回来了,两年之内我保证接您去我家挨我住,住到您百年。”
  两年后我修了房子,带着两个老实的姐姐去法院,通过村委会见证把母亲接了出来,如今母亲已九十高寿。当初律师在居委会征求我对娘家房子的分割意见,他阐明母亲是有权利分到一半的房屋的。我迎着哥哥那喷火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表达:“就算我们这辈子和哥哥是怎样的处不来,他也还是我们孩子的母舅,他代表娘家的存在,他的儿子也是我们三个姑妈的儿子。房子我们不要,留给侄子。只是目前母亲还在活着要吃饭,我们只要求把她的田地拿出来,我们不要哥哥出一分赡养费,生病也不要他负责。”
  律师肃然起敬,对母亲的儿子说:“你家出这么一个懂道理、讲情义的妹妹,是你家的骄傲。”
  母亲跟随我们三姐妹生活后,娘家于我心里就只是一个空空的房子,房子里的灯,是我侄子的存在罢了。或者说娘家和我之间顿时出现了一条波澜壮阔的大河,河上唯一来往的是我侄子这条小船。全村人都知道我和侄子的关系,犹如老鹰护小鸡。侄子十五岁时因为讲义气,帮助同学和别人理论,被对方打伤,破了脑后的神经,人没傻,但是应变能力稍差了一点,这是我心头一辈子的隐痛。他善良、勤快、孝敬老人、耿直,而他的耿直在被那些所谓的朋友和兄弟所利用,甚至一度成为笑柄。侄子是我作为一个女儿、一个姑妈对娘家根的感情储存和寄托。我为此忿忿不平。当年他受伤躺在家里昏迷不醒,我哥哥以为没事,仅仅是请了村里小诊所的医生去给他输液。第二日我去村里耍,村里一位好心的老人告诉我这件事,侄子命中有我就不该绝啊!我赶紧联系两位姐姐一起往家里跑。哥哥仇恨我将母亲的田地拿出去,见我就吵骂,说不要我管。我顶撞他:“是你生的,但是是我带大的,他就是我的儿,我就要管。”十万火急将人送到医院,医生马上安排输液,劈头一顿大骂,“再晚来半个小时人就没了,肺都烧黑了,你们这些大人平时是吃屎的吗?”
  侄子康复成年后,桃花运不行,他的婚事我也是操透了心,遇上个绰号“小武则天”的女性,一天包着我家拿去的彩礼吃喝玩乐赌博,在我家一年多从来不得做过一件家务,这个人连她的父母都敢吼骂,还叫嚣要把我家的房子过户到她名字下才行。无奈唯有离婚。“武则天”带走了我可爱的小孙女,每一次去见,她的母亲都会百般阻拦。亲家公亲家母痛恨不争气的女儿,一度要求我侄子复婚,而孩子的母亲不肯,我们这边也不同意接纳,转眼侄子单身已经四年。
  早上按照单位工作安排和同事去隔壁小区的门面入户,排查消防安全,要求餐饮经营户必须安装液化报警器,必须使用正规公司的液化气和煤气。天气太热,中午十二点收工急急忙忙往娘家赶,因为这天侄子在家相亲。
  对方说不来吃午饭了,傍晚六点再过来。嫂子给我煮了这辈子的第一碗粉,和我聊天。这些年总有人询问我是否憎恶不愿赡养母亲的嫂子,我统一答案:“作为一个女人,她嫁给我哥哥这样不负责的男人自己都很委屈了,儿子都不愿养妈妈,何况媳妇。她辛苦把我侄女侄子养大,就算是这个家的功臣了。”嫂子不喜欢交际,只知道埋头苦干,全村最温柔最勤快的儿媳妇当中是有排名的。
  嫂子和我讲诉这几年侄子接触的几个女性,说她们要么有点憨,要么太聪明,她都没有答应。憨的她怕管理不了这个家,太聪明的她担心和侄子前妻一样只知道吃喝玩乐,连侄子生病都不在乎。
  我觉得该给嫂子做哈思想工作,极耐心和她说:“儿孙自有儿孙福,是路,就要由他自己去走,不可能因为担心前面有坑有洞就停止不前。站起不动不如死,活起浪费空气浪费粮食。”
  嫂子问相亲对象到底什么时候来?她意思是早点结束她儿子晚上可以去跑几趟车,挣点钱。
  我不留情地回敬:“忙的话就喊人家不要来,你家要娶媳妇你家都不着急,人家女生忙嫁?”
  听说对方比她儿子大三岁,她又有些忧愁。我说:“中国是男生多女生少。你嫌人家这样那样,抢着要的多得很。只要年轻人自己处得来,其他的都不是事。”
  嫂子忧心忡忡,她表示如果对方是强势的,她就要反对。
  我再下猛药:“只要她不虐待他,不背叛他,其他的你少管。每对夫妻都有自己的家庭生活方式,哪怕她成天喊他洗碗喊他倒洗脚水都不关你的事。”
  嫂子反驳:“本身你侄子就老实,万一找到的又是他前妻那种,在他肠胃炎发作痛得要死都不拿钱出来的那种怎么办?”
  我有些不耐烦:“这样怕那样怕,他就去当和尚吧。凡事顺其自然好不好?你顶多再活二十年,你能保护儿子一辈子?他又不憨,只是运气差点。破衣服总比光胨胨(贵阳话,裸体的意思。)的好。你这样计较,再过十年他四十多岁更难找。你要等他以后责备你害他当和尚你才舒服?到时候你后悔来不及!”
  嫂子的眼睛开始有问题了,村里组织开展免费体检活动后同事告诉我,嫂子的高血脂达到最危险的高度,再不治疗眼睛可能会瞎。我让嫂子赶紧去医院治疗,她说不用,六十岁了,治疗不治疗无所谓。
  我真来气了:“你自己愿意承受后果是你的事,但是你不要连累两个孩子啊!她们自己的孩子都够她们操心了,以后你危险了人家不是更麻烦吗?”
  “麻烦什么啊,我死了就算。”她仍然执迷不悟。
  “死得去还好,万一半死不活得呢?又不是没有钱治疗。你买了三十年的医保都没有用过,难道你留起你两个娃娃会得到用?”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聊着聊着,对面我住的那栋楼,有房客来看我空着的房子,嫂子说你累了,我去帮你接待。我躺在她家沙发上,体会她第一次帮我做事的开心。她主动帮我,说明我刚才的话她听进去了,她用她的方式表示感谢。
  关于娘家,我在梦里经常梦见未嫁时那些场景。阁楼、小院、堂屋、厨房、菜地以及父亲种的核桃树、梨树、樱桃树、李子树、槐树和桃树。
  镜头最多的,是十六岁的我抱着两岁的侄子,给他讲小白兔和大灰狼的故事,看他乖乖地睡午觉。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