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教师家庭。我爸爸是个人民老师,做教师做了很多年。我上面,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80年代的时候,那时中国有个国策,叫计划生育政策。这个政策规定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在农村的话,如果第一胎是女孩,还可以要多一个孩子。由于我已经有了一个姐姐,一个哥哥,我算是超生了,爸爸因此不能再教书了。
  在我三岁多的时候,为了生计,爸爸妈妈远赴广东打工,把我们兄弟三人交由爷爷奶奶看管,我们因此成了留守儿童。
  爷爷,是个脾气很暴躁的一个人。从小,我没少遭受他的虐待,被打得实在太多太多。有一次,我和奶奶,姐姐,哥哥清理香葱的时候,坐在两边都有木板的一张板凳上,不懂什么原因,正面跟反面坐反了。爷爷发现后跟我说凳子坐反了。我没听清楚爷爷说了什么,问了句:“你说什么?”奶奶姐姐哥哥连忙解释道:“板凳坐反了。”他们的话音刚落,爷爷就一脚踢在我身上,骂道:“你个兔崽子。”莫名其妙被踢一脚,我的脑后勺震了一下。从此,我的记忆停留在了四五岁。
  正是因为由于从小受到爷爷的虐待,我养成了自卑,敏感,多疑,没安全感的性格。
  后来,爷爷得病死了。为了生计,为了照顾年幼的我们,爸爸妈妈决定,由父亲在广东打工赚钱,妈妈则在家照顾我们。
  我从小就很聪明,学习成绩也很好。从小学三年级开始,一直到初中,我回回考试差不多都是全班第一。老师同学,父母个个都夸我。我自己也很享受别人的夸奖。我从小,就是别人家父母口中的好孩子。
  上了高中后,成绩虽然不是很拔尖,但也算优秀。这样一直到高三。高三的时候,有一次英语培训,认识了一个女生,名字姑且叫她小湘吧。小湘,比我大一岁,是补习班的,人长得也算漂亮。于是约她出来一起逛街。
  那时我约她,她肯出来的。她对我,是有些许好感的吧,但爱情,还谈不上。我们,就这么玩着,互为备胎。
  后来,我考上了广西大学,她考上了广西师范大学。
  上了大学的我,早已经把小湘忘得一干二净了。我那时立下两个伟大的理想,那就是,在学校找一个比小湘漂亮的女朋友,第二就是写文章,做个作家,流芳千古。
  于是,我一边追女孩,一边写文章。由于自己思维方式,说话方式异于常人,有时候自己想表达的是这个意思,但是说出来之后就是另外一个意思了,甚至表达出相反的意思。因此,在大学,我成了同学口中的异类。白眼和排挤当然是少不了的。可是,我不在乎。因为,那时的我并没意识到自己是那样子的人。我追女孩,我追啊追。结果,当然被很多人拒绝了。一直到我遇到另外一个叫青青女孩子。
  那时是2008年10月份的时候,是在广西大学6B小广场。那时是傍晚的时候。我在那里看某个学院的宣传海报。正在我看得入迷的时候,我发现对面也有一个女孩子也在专心地看着海报。那个女生,俊俏的瓜子脸,一头长长的披肩秀发,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子。我当时心想,好漂亮好漂亮。我们就这样对视了两三秒钟,两个人都低下了头,谁也不敢看谁了。后来,她的同学叫她走,我的同学也叫我走。第一次会面,就这样分开了。
  分开后,我一直忘不了她,总希望再次碰到她。于是,我有空的时候去校园闲逛,或者假装买点东西,希望能与她“偶遇”。那样的场景,就好像那首诗《雨巷》写的一样:撑着油纸伞,独自徘徊在悠长,悠长而又寂寥的雨巷,我渴望逢着一个丁香般的,结着怨愁的姑娘。
  有那么几次,我真碰到她了。我想上去跟她打招呼,又不敢。就这么犹豫了几次。
  又一次,我碰到她了。那是在四教前面的那条路。那时她正和同学并排走着。我鼓起勇气,上前去,跟她打招呼,我说道:“哎,你好。”
  她问了问身边的同学:“是跟我说话吗?”她的同学都笑了说:“是啊。”
  她于是问我:“你是谁呀?”
  我没有回答她,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她吐吐舌头,笑道:“我不告诉你。”
  后来,我们又聊了几句。就这样,我们认识了。
  回到宿舍的我,心想:“哎呀,她怎么不告诉我名字啊,我还想要她的手机号码,联系地址的,怎么办呢?”我想起了那时很时兴的交友软件:校内网。
  于是,我上了校内,根据她跟我说的信息,找到了她。
  我加她好友,给她留言道:“原来你叫青青啊,你好坏啊,居然不告诉我名字。”
  她加了我,道:“我是这样子的,很坏的,很不好的。”
  我们就这样在校内网上互动,我时不时地更新自己的说说,日志,相片,我也经常去她的主页看她的说说,日志,相片。我一边写文章,一边泡妞,好不快乐。
  由于自己那时太自我为中心,说话又词不达意,表达的内容不清晰,跟她互动了半年后,她把我删掉了。
  她删了我之后,我觉得好落寞,顿时觉得少了点什么。写起东西来也不那么有劲了。恰巧这个时候,小湘这个备胎又来找我玩。于是,我就和小湘玩了。只是那时我不知道,小湘,其实已经有男朋友了。
  大三的时候,学校组织了一个采访村支书的活动。由于自己喜欢写作,所以参加了。我也希望能碰到青青。
  后来我知道,原来青青也参加了那个活动。而且她到的地方还是我们灵山。有点巧。那一次我发表了一篇采访稿,得了100元稿费和一本厚厚的样刊。
  整个大学,由于自己选的是化学工程与工艺这个专业,而自己喜欢的又是写作,所以,过得很不开心,我甚至动了退学重新高考选专业的念头。我心想着,我写不出东西,应该是我读书不够多的原因吧。我想以写作为生,靠写作养活自己啊。我盘算着,等毕业工作了,我再一边工作一边写东西吧。
  就这样,一直到了毕业。
  那时深圳的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来我们学校招人,我通过过了笔试与面试,被录取了。
  参加工作的第一年,我曾想着跨专业考个文学专业的研究生,买了书,但没考。
  12年初的时候,我追了以前我们学院的一个女生,被拒了。这时候,我又想到了青青,我从新申请注册了一个人人号,加了青青。又和青青聊起来。
  我问青青:“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青青回答道:“我不记得了。”
  我道:“哦,那祝福你。”
  青青回答道:“谢谢,也祝福你。”
  跟青青聊天,我总觉得很开心。我继续上着校内,突然发现青青发了一条说说,写道:“你回来,其实,那天回到宿舍,我在心里已经信奉你了。”下面还配有她的一张图片。
  我看到之后觉得好开心。
  一天后,又看到青青发说说了道:“好累好累。”
  我那时不懂那条筋出了问题,留言道:“你活该,谁叫你那么贱啊。”我说错话了。青青删了我,后来又和我吵了起来。
  青青道:“我只不过和你校内过,你不要那么不要脸。”
  我心一惊:“咦,不是说不记得我了吗?”
  和青青绝交后,我突然间很怀念大学的美好时光,太怀念太怀念了。
  我又跨专业考研了,考的是马克思主义这个专业。因为当时觉得大学的时候学过,容易考。我笔试通过了,面试被刷。现在想想,没考上研究生,算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吧。期间我还回家相亲,认识了一个姑娘。
  由于种种原因,我在比亚迪一共换了四个部门,主要原因还是自己不懂与人相处,太老实。最后,我被迫辞职了。
  辞职后,我的生活一下跌入了低谷。我好几次应聘做编辑,都应聘不上。我想在深圳应聘当老师,也应聘不上。我当时是这么想的,我做编辑,就有时间写小说,写文章,写诗,我出了名了,就能实现大学时候“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终生”这个理想了。现在想想,自己那时身无分文,老婆没有,孩子没有,居然还心怀祖国,要“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终身”,真是“位卑未敢忘忧国”啊。被组织洗脑太严重了。
  无论如何,在深圳,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所了。妈妈托人联系了家乡的一所小学。我要去小学教书啦。一个月800元的工资,实在是高啊。我觉得,那里应该没有勾心斗角了吧。我可以专心写我的小说了吧。然而事实不是我想的那样。
  那个学校的校长,是个实话实说的老实人,也跟我一样,心里有什么,都说出来。学校里的老师,学生都被他骂了个遍。在那里教了一个学期,被骂得患上了严重的失眠症状,觉都睡不好,教书也教不下去了。最后文章写不出来,也不得不卷铺盖回家。
  从此,在家赋闲了两年。这两年,是我最不开心的两年。我想不明白,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啊?我那时想,如果我死了,我父母会很伤心的。如果我父母死了,我也死吧。人活着,一点乐趣都没有,实在是太艰难了。我想不明白,为什么生日要搞个生日宴会,上了大学又要搞个大学宴会,结婚要有婚宴。太多此一举了。我准备了一条绳子,在家准备上吊自杀。可是,一到了真正要实施,我又畏惧了。
  就这样,一直犹犹豫豫了几次。
  哥哥察觉到了我的不正常,不得不多次请假,从深圳回家来陪我。
  妈妈哥哥也多次劝我找一份工作做,要不整个人就废了。我在浙商城找了一份,做不下去;去找了一份私人学校教书的,做不下去;去了一家台资企业,也做不下去。
  我准备放弃我的人生了,我想着,让父母养吧,安心的做个啃老族吧。
  村里关于我的流言,是在太多太多了。说的话是在是太难听了。可是我不在乎了。想死的人,不在乎这个。
  后来,我在三科农商城找了一份工作。一开始,我是不愿意去的。迫于妈妈的压力,我才去的。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我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份工作。我学到的实在太多太多。我知道了,世界上的人差不多都是好人,而好人是不会骗人的。我要学着去相信别人。真正骗人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自己。我知道了,别人在乎的不是你怎么想的,是在乎的是你说了什么。所以,你要学会说话。一个人说的话太重要了。我知道了,为什么要举行生日宴会了,为什么上了大学要喝大学酒了,为什么人结婚要举行婚礼了,因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是一成不变的,今天的朋友,也许就是明天的敌人,今天的恩人,也许就会变成明天的仇人。每举行一次宴席,说明关系到此就做了一个终结了。
  人活在这个世界,乐趣实在是太多了。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人,永远都在变化着。每个人都在变。正因如此,人生才如此精彩。不要老想着死,每个人都会死的。而如果人死了,什么都看不到了,那时候什么名和利,都是虚的了。
  想通此结,我突然发现自己好老了。往后的时间太少太少,我要做的太多太多了,时间不够用啊。
  爷爷,我现在也不那么恨他了,毕竟,如果没有他的培养,我是考不上大学的。想想自己一路走来,从一个留守儿童,成长为一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然后能在三科农商城这么“大”的一间企业上班,由于自己的聪明才智,实在是太容易太简单了。实在是简单啊,简单啊,小case。聪明如我,必定能解决生活中的重重困难,以后也一定会一帆风顺。
  而那些年轻时小小的挫折,也许就是我往后成长的垫脚石,使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