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觉得快乐总是太短暂,只有在回忆里的人才是最好的吧。还是失去才显得可贵。青春不知不觉的过去了,我和你的故事写了十年之久,竟不再有想见的理由,惋惜呢,也是人生常态,告诉自己,不如意者十之八九。
  不再因你而失态,不再期待你的回信。但消息验证的“我要离开恩施了”竟会让我双手颤抖,有种无法呼吸的错觉。水池边用冷水洗完脸才恢复常态。
  想起无数醉酒的夜里,想起因小物什触目伤神的脆弱。但是人唯一确定的是会不停地往前走。凭栏望月时觉得月光一般照着彼此,它曾为我传递无数讯号。
  第一场落琼的时候,雪漫千山,如纱如幕,冷风萧瑟,不能与你同看此景,殊为遗憾。
  这几年发生过不少趣事,不必一一细说。共同回忆的物件,被有意无意的损坏丢弃了。坚固的死物亦会损毁,虚无缥缈的感情呢?
  回忆该记住还是该忘记?美好的或经过美化的过去是真实存在?或是梦蝶?错觉第二天醒来,看见高中午睡的同桌,闷热的夏天,堆在桌上的书和黑板上的高考倒计时。我经历的都只是一场梦境。这场梦恐怕太长亦太逼真了。
  是高中生的幻想还是成年人的错觉呢?
  忘记过去是背叛自己,记住过去是带着负累。讨厌和其他人再经历同样的事,感觉是亵渎。回忆该锁在抽屉里,永不打开。
  我是个健忘的人,甚至觉得人的快乐多是健望带来的。重复一样的生活是悲伤的事,尤其是清楚的记住细节。永不回望自己的过去更为可悲吧!
  种种只是人间磨难的少许。
  “人生失意无南北”亦能体会古人寄情山水,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的心境了。如柳宗元的《小石潭记》、《石渠记》进则兼济天下,退则独善其身。
  亦会自问古人所说豪迈语是确信不疑或故作安慰?但古人平生都在为其言做注。
  年初工作调动去了宣恩,以为很小的县城,风景却格外秀丽。
  白日落尽了。宿舍出来,月季花春暮寂寞的笑着。篮球场上已无一人,昏黄的路灯被绿叶遮挡住了身形。山坡上的枇杷熟透了,只剩下零零的影子。沿着河边的水泥路,江风些微的寒意。有石凳供人小息。亦常常在此和朋友通话。行人两两三三。
  栏杆上亮着的彩灯在河道里粼粼的跃着。愈走愈热闹,许多人在河边钓鱼,洗海带。喧哗声,喷泉声,音乐声,和小吃街的香味一股脑塞进你的眼里。十二生肖模型的彩灯,百家姓的灯笼,花伞,彩色的热气球让人应接不暇。
  鼓楼锁住的门。过桥是墨运楼。往上,几个相接的观景台,一览无余。其上有篇赋文介绍了宣恩的历史。旁边是些以前的木头房子,亦新建了不少仿旧建筑。游者寥寥,但十步一折,百步一回,独览亦颇具兴味。
  烤鱼一条街,下午六点就坐满了客人。旁边人工引了条小沟,水质清澈,游鳞可见,山石错叠,灵草琼木间杂两边,树上彩灯变幻,疑为梦境。同行俱为画中人耳。
  回家路上景色冷落,远处仍是灯火璀璨的热闹,月亮很冷清的悬着,此时却只有安静的彩灯和风声了。想起朱自清有关秦淮回程的描写,两种心情都别有幽怀呢。
  我更爱清净的地方。背着人群,沿小径往山里走。两边都是未修剪的草木,桥下有月季花很肆意的开着。很少人行的路上已有了青苔,江洲有很大的两棵树立着。夕阳被树冠托着迟迟不落。水从江洲分为两段又在不远处合拢。
  再往上是水坝,旁边依山建了些栈道,水坝下有许愿亭一,许愿池一,大坝壁面有很大爱心模样的彩灯。坐在亭上水声隆隆,四望山水皆绝色,颇忘红尘。
  从栈道爬上山腰,已是大坝顶了。背面的溪水汇成湖泊,山风寂静,波光粼粼,顿觉辽阔。远山四五座,霞彩万千,红日已垂,明月渐露。
  逢故人为陌路
  曾许天涯白头会,今朝相见少因由。
  疏星冷落江波跃,曙影微茫雀语浮。
  看遍旧书怀旧侣,笑将新酒写新句。
  月窗溶溶为谁系,痴子孤灯几度愁。
  脂粉新涂明素色,峨眉初转动情幽。
  君遗红豆青丝系,为汝相思长相俦。
  心迹尺笺何付处?辙枯濡沫五湖游。
  小桥兴废几多事,知己几行拙句酬。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

那些年的自然灾害,令我们老家粮食、肉类紧缺,家家种白菜、萝卜、蔬菜弥补口粮,从而辣椒成了一日三餐中,桌子上少不了的主菜。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餐桌上有米饭、鱼、肉等,特别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