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幽寂,依然如故,由不得你喜欢不喜欢,总是幽幽深深,寂寂静静,或茂盛,或枯败,就在那里。孟春,盛夏,深秋,隆冬,周而复始,更迭变换着。蓊蓊郁郁的树木,蟠虬苍劲的古树,也有新生的小树小草亦有小花,苔藓,菌蘑……茂盛又衰败,枯黄又苍翠。
  或许浮躁的城市生活已让人厌恶,或许想寻得一份幽静,不是一天两天的念想。我想远行,想去幽林深处,想在山野里留足我的行踪,出没在绿野里,山野间,被山峦环抱,被流水环绕,被鸟声唤醒,被野兽的狂野击打着睡梦,锤击着清醒。又或是,被各种小动物衔着衣角,被小小蚂蚁啃食着脚踝,被羚羊、梅花鹿舔舐着裸露的胳膊肩甲……
  说走就走,由不得自己。虽然有人来劝阻,老妈在吼我:小易,你疯了吗?哪里去不得,偏偏去山野里,不被虎狼吃了,不算完吗?
  朋友来劝阻我:小易,有想法可以,想想算了,不是所有的想法都要付诸行动的。
  看不惯我的,也来乜斜着眼儿劝阻我:真的要去吗?小易呀,说说而已吧?行动还是拉倒嘛。不必要和自己较劲儿呀,放着舒适的日子不过,去过野人的生活?你行吗?
  恋人小美眼睛哭的红红的,抽泣着说:小易,坏透了你呀?扔下我不管了吗?
  任谁说谁说吧,爱谁劝谁劝吧,我行我素,我开始行动了。
  天气不错,阴晴不定,忽一阵风,送来凉爽,忽一片云,带来雨意。天的主,谁也做不了的,想阴天就阴天,想下雨就下雨,想刮风就刮起风来,那么想要下雪,就飘起雪花来……只好呀,我任由着天气变化,也任由着我自己的心儿。
  巍巍峰峦,峻岭重叠,巍峨群山,山峦环绕。远处在召唤着我,一刻不停,我背上行囊,跟上我的心思,追逐着我的梦,追随着我的思想。
  一片片草地,刚刚下过雨,泥泞的地上,坑坑洼洼。踩在草地上,会不断打着滑,我小心翼翼,慢慢穿过草地,走进一片树林。林间有小径,也是泥泞的很,水洼洼好似有牛羊的蹄印,牛羊或是野兽的粪便在水洼里显现,周围的草发着暗绿。我也不管不顾踩踏在水洼里,脚印重叠在一片牛羊野兽的蹄印上。
  继续走,不停地走,会听到,鸟的鸣叫,有的凄戾,有的清脆,也有的古怪。再有小兽们的争斗撕咬的声音,裹杂在林风里,风声雨声林声交杂一起。此起彼伏,交杂成一曲音乐,地赖,天籁,汇集到万籁声里。时而浑厚,时而清脆,清新,悦耳。
  很快,我就逶迤在了密林深处,很快,就消失在了林深处。已经不知归路了吧,我没有回头看,只是一直向前行,向前,不断向前。
  
  二
  行至山脚下,一条大河现在面前。蜿蜒的河水,好似一条大蟒蛇,水波似巨蟒的鳞片,在阳光下闪着粼粼水色。看呢,我倒吸一口凉气,看着巨蟒在绿色茂密的两岸青翠树木间在不断蠕动着。河水在湍急流淌,一路向着东方。哗哗的声音,有时候,震耳欲聋,有时候又缓缓低吟。我跑过去,扔了木棍,撇了行囊,脱去鞋子。什么也不怕了,不管不顾地,一头扎在河水里,舒展着我的身体,宛如一尾鱼儿,我在漫游着,洗却一身的疲惫与沉重。
  仰起头来,看见,岸边树上有喜鹊在叫着,议论着我吗?声音酷似老母亲,千叮咛万嘱咐,无限牵挂。我笑一笑,勿要挂牵呢,我很好,很好呢。喜鹊,回去和我老母亲、小美亲友说吧,我很好,一切都很好呐。
  突然,我感觉头皮有些疼,头顶有暗暗的影子在飞起飞落。原来,几只水鸟俯冲下来,啄着我的头皮,把我当做什么了?真是陶然忘机呀,不把我放在眼里。以为我是一尾鱼吗?还是一条大虫?我想怒不可遏,我想发威,我想警告它。可是,都没有付诸行动,我最好的方式就是随和,此刻,我当我就是一尾鱼,舒展在这一片水域里游呀游,挺好呀。
  洗罢,坐在岸边,稍做休息。不能停留太久的,然后,再次沿着山径,徐徐前行,我是想尽快走遍这一片片山野。我是想履痕掩埋在树叶下,尘埃下,野兽的足印下,豹子、狼、虎、狗熊、梅花鹿、羚羊、犀牛、大象等。
  远远的,看见一只梅花鹿,站在高高树下,它努力伸长了脖子,头高高扬起,在吃着树上的嫩叶。它的尾巴在甩动,它的眼睛在眨呀眨,它的屁股圆鼓鼓的,它的四蹄轮换着一抬一抬的,弹跳的样子,我看好美呢。我很想体验一下我是一只梅花鹿的感觉,当我走进梅花鹿,再次细看这一只梅花鹿,它一身的梅花印记,打开了它前身的形象,最初一只梅花鹿,是否被梅花的烙铁均匀熨烫过,一朵朵梅花,那般精巧落在身体上,美艳,动人呢。
  不知觉,已经不敢再继续靠近梅花鹿,怕惊动了它。可是,我的灵魂已经进入到了梅花鹿身上。我这才知道,身为梅花鹿,看起来潇洒,其实真的不是想象的样子,美丽潇洒的外表下,却有一颗小心脏惴惴不安呢。小心翼翼的,边抬头吃着高大树木上的树叶,边四周环顾着,有没有野兽靠近我。比如什么豹子、狼、狮子、老虎那些凶猛的野兽,它们随时都有吃掉我的可能。
  已经身为梅花鹿的我,正在犹疑着。一只美洲豹,慢慢靠近我,我附在梅花鹿身上的灵魂在抖动,而我真的的肉体凡胎,早已隐蔽在一丛丛草丛里,观望着,不能说话,也不能有任何行动。
  我被豹子一个冷不防猛扑,这令我受惊了似的一路奔跑,要命一样奔跑,头也不回,一路逛奔。可是,我还是慢了,被豹子锁住了咽喉,血那么鲜艳,殷红殷红的血呀,流出来,洒满草地,灌木林,河岸……
  我裹了豹子饥饿的胃腹。或许,没人会想象出,一只鹿,一天天被鹿妈妈呵护着长大后,只能是豹子的一顿餐饭而已,说来真是悲哀。但,一点也没有办法,就如树上的那些树叶,被我身为梅花鹿的我一点点吃掉,不也是毫无反抗能力吗?树叶在我身上流淌成血液,我又在豹子身上流成血液……
  
  三
  跨过那条河,我已经筋疲力尽,天气逐渐炎热,空气里弥漫着死亡的气息。我已经死过一次了,那一只梅花鹿的魂灵早已破散,在空中游荡,飘散……
  我的魂灵归位了吗?我惊魂未定,河边我再次暴饮着河水,一遍遍,又一遍遍。猛抬头时,看见一只狼死在河边,另一只无力地冲着天空哀嚎着,那声音太凄惨,太绝望,这真让我想流泪的感觉。
  我的灵魂再次出窍,进入到死去的狼身上。无能为力,任由着尸体在腐烂,秃鹫在啄食,而一只死去的狼,只有仰望着天空。没有丝毫表情的天空,默默看着世间,河水缓缓流淌,两岸的树不声不响在风中蓊郁着。终于,我听到另一只狼的哀嚎,他嘶哑的声音,在阳光里不断爆裂,重组,又不断爆裂。生前,我是另一只的伴侣呀,如今,我已去了,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我的魂,回望着曾经的相伴,慢慢远去了。
  是生老病死,还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到底死在谁的口下?无从知道,我感觉很快尸体在腐烂,在发酵成恶臭的泥屑。没有力量阻止,一点也没有。这才知道,另一只已经守候很久了,最终,它也起身走了,孤独的背影,在我眼里慢慢缩小,缩小成一粒泪滴,一粒尘埃。
  心神未定的我,刚刚坐在河岸边,就被一只鳄鱼的魂灵侵占,猝不及防的整个人都被占领了,并拖下水去。此刻,腹内一遍遍饥肠辘辘,我已是一只食人鳄了,慢慢游到岸边,身为食人鳄的我只好伪装成一截木桩,或是枯树干,在岸边一动不动,等待着麋鹿、羚羊、斑马们的到来。
  一只羚羊从很远处奔来,很疲惫,也很柔弱,它小心翼翼,提心吊胆,慢慢靠近水域。因为它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才饥肠辘辘,口渴难耐。慢慢地,再慢慢地,它靠近了流水,刚刚站定,伸着脖子,嘴儿还没有靠近水,我呢,变成鳄鱼的我一个纵身跃起,一口咬住了羚羊的咽喉……可想而知,我的痛苦比饥饿要难过。
  就在这瞬间,我的灵魂奋力挣脱了鳄鱼的控制,我回到岸边。我和鳄鱼达成了协议,再也不要来干扰我,否则,我要变成一直强大的神兽吃掉它。我为我自由的灵魂不断强大自主而兴奋不已,此时,我才知道,我已经可以随意进入一只野兽或是什么有灵魂的肉体。那一只从鳄鱼口下逃脱的羚羊,跑出去很远,才回头回望我,它的眼里流露出感激,还有鲜活生命的惊喜。
  我想我还是守着河岸吧,发挥我的能力,这样也好帮一帮那些渡河的动物和人。
  一个老人来到河岸,他痛哭着。在他不断诉说的言语里,我听出来,原来是,因为他的儿子被河水淹死了。他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他祈祷着苍天和河神,让儿子把他也叫了去吧,去见他的儿子。
  老人家的悲哀,令我动容,想劝说他,又无从劝说。正不知如何之好,老人家一头扎进河里,很快在下沉。我奋不顾身,一跃而起,跳下河去。
  老人在我劝说下,他最终转身回家了。湿透的衣服也在一缕缕阳光里干透了,他真的听进去了,还是没有呢?我望着他的背影,联想着,他在河水里昏厥的一刻,是否见到了他的儿子,是否他的儿子已经不再是他的儿子,早已不知自己生前身后的事了,记不得了。
  我在思索的时候,天早已黑透,星星慢慢闪现出来,月亮弯弯,照着流水,山野里各种动物小兽都在默默行动。为了填满肚子,他们不敢懈怠,要趁着黑夜捕食。
  此时,我早已变成了一只鸟,在河岸上空自由的飞翔。
  我想起了家,想起了母亲、小美以及亲友。
  我已经有了翅膀,可以飞回家去了。我扇动着翅膀,一遍遍往高空飞去,飞去……
  醒来时,我躺在岸边草丛里,一位终年打鱼为生的老人家,正在给我煮鱼汤,他边添一把柴禾边微笑着多我说:“年年轻人,你可真能睡呀,终于醒来,醒了就好呀。”
  我说我是被淹了还是被鳄鱼吃了还是豹子老虎大象……
  老人家只是微笑,不作回答。我努力在回忆,我是被豹子吃掉了,我是一只梅花鹿呀。又好似一只狼,又好似呢,我已然是一条鳄鱼,是一尾鱼,游在河水里。再次,我展开双翅,灵魂得到一次次洗涤与升腾,那般纯净,万般轻松,愉悦。
  哦,我的行踪在绿野里,变得扑朔迷离起来。我一骨碌爬起来,不见了老人,山野里只有风,呼呼吹来,又吹远,我的行踪再次掩埋在绿野里。我的灵魂却越加清醒,逐渐完美着,就此,我可以想想清楚吧,我究竟是谁?谁又是我?我又来自何方?又将去往哪里?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