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润,一个令人走心的字眼,如一幅画次第展开。温润在汉语字典里的基本解释是:温和柔润的意思。本指玉色柔润而有光泽,后用以形容人或事物的品性。
  穿行在成都的街头上,成都就像一块老玉,就这样不知不觉中入了心,合了意。一眼万年,一眼沦陷。不管是气候、人文、还是建筑,从头到尾我觉得没有比温润这个词更适合它的了。温而不灼,润而不凉,像一块古朴的老玉,忍不住让人握在手心里把玩。
  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这是很多年前就有的心愿,不仅因为成都一直被称为“天府之国”,更因为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
  归来客栈,第一次相见便忍不住心生欢喜,就仿若多年老友相见,熟悉、信任。
  客栈是朋友预订的,钥匙是在门洞自己拿的。从头到尾主人都不曾露面,仿佛自己真的是归家的主人。
  一套两居室,不大,却也不显得逼窄,一切都以居家陈设。客厅茶几、冰箱、水果,茶壶杯具一应俱全,错觉中走进了家。卧室素雅,床铺整洁,温馨而舒适,极适合我的审美。
  临别,主人仍未出现,只是电话里告诉我们把钥匙放在玄关处,锁好门即可,且还祝福我们玩得开心。没有丝毫防备客人是否会损遗失屋内物品。声音柔婉、亲切,宛如多年老友。
  走在成都的街头,让你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舒适感。绿植葱葱,树木葳蕤。空气清新湿润,房屋高低相间。既有城市的时尚风情,亦有居家的闲散恬淡。淡妆浓抹总相宜大概说的就是成都,成都的巷子,成都的民居。
  宽窄巷子,一条多元化的风情街,既有带天井的四合院,也有亭台水榭的中式庭院。高大的门楼上粗壮的三角梅正在怒放,庭院里修长的竹子郁郁葱葱一片清凉。巷子里,身着汉服的少女或温婉,或清纯,袅袅婷婷,纯净素雅,如一株不染尘世的素荷娉婷,在成都这块现代化的都市里,却毫无违和之感。
  信手走进一家木质雕刻的把玩店,店不大,只有两个店员,除了正面柜台边有一个穿藕粉色汉服的少女外,右边长榻上还坐着一位穿白色汉服的少女,不施粉黛,如出水的芙蓉,正怀抱一把琵琶,低眉信手徐弹。
  一眼看准一个鸡蛋大小的小物件,却意外价格不菲,问询才知是沉香木。我有些奇怪沉香木与金丝楠木有什么区别,粉色少女便不厌其烦地详细介绍他们的材质和性质,然后又另拿出一块楠木的配饰,让我摸摸手感,感知两者的不同之处。自始至终,她并没有推销她的商品,也没有对我的纠缠显出丝毫的不耐烦。反而更像一位学者,侃侃如谈,教我如何甄别真假。
  后来进了好几家店铺,她们同样都是浅笑相迎,含笑相送。我恍然明白,成都明明不宽的巷子,匾额为何挂的都是“宽坐”“宽居”。原来,成都宽在心里,宽在骨子里。
  那是一种令人动容的宽厚,那是一种包容万象的气度。
  锦里胡同,一个令人充满幻想的地方。不宽的街道,如万花筒一般,驻满了各种各样的小吃店、手札店、手工品店等。琳琅满目。刚进去,却被突如其来的暴雨打断幻想。暴雨如注,熙熙攘攘的街道顿时空无一人,街边的店铺瞬间挤满了躲雨的游人。
  仓皇中躲进街边的一间手札店内,小小的店铺挤了十多个躲雨的游人,滴滴答答的雨水浸湿了店里的地板。老板娘站在门口的柜台边,一面招呼门口的游客往里走,好让更多的人进来避雨,一面提醒进门的游客把伞挂在门口的柱子上。
  雨停云斜,大家纷纷走出店门向老板娘道谢。老板娘笑着说再见,还善意地提醒大家路口左转有买伞的,若需要价格很便宜。
  真的买了一把,就十元,不贵,平常超市里也卖十元,不争,不贪。我觉得没有比成都人更聪明更努力的,即使在瓢泼的大雨中,仍随处可见售卖雨伞、雨披和脚套的小贩,仅一人、一披、一捆伞,站着就完成了交易。卖完了,再取一捆过来,再卖。一把伞十块钱没有人嫌贵,也没有人甘愿淋雨,毕竟十元钱都拿的出手。
  到了成都,就不能不吃鱼,就像去了重庆你不能不吃火锅一样。成都人爱吃鱼,也善吃鱼,什么麻辣水煮鱼片、麻辣烤鱼、酸菜鱼、红烧鱼、清蒸鱼……一条鱼,能做出十几种花样来。
  在离春熙路不远的一处饭庄,点了一份麻辣烤鱼,三个小菜。结果却端上来一锅鱼。是的,是一大锅,足够四五个人的量,还滋滋地冒着热气。炸的焦黄的鱼块,辅以莴笋、火腿、香菇、剁椒等配菜,再撒上芝麻香菜,色泽鲜亮,香味浓郁,那味道真叫一个绝字!
  除了鱼之外,有名的还有回锅肉、夫妻肺片、梅菜扣肉、水煮鱼片、串串钵钵鸡、冰粉、赖汤圆……只有你想不到的,就没有成都人做不出来的。在这里你的味蕾会得到充分的满足,且不必害怕吃出天价。
  在成都吃饭,两元钱的米饭是管饱的,米粥和汤是自己随意舀的,饺子馆的黄酒是免费配送的。在成都,让你吃的是放心,吃的是舒心。
  成都人爱茶,也最懂茶性。爱茶,是渗在骨子里的爱,是对生活的爱。一牌一茶一人生,五个字可谓道尽了成都生活。茶,最具烟火气,也最抚凡人心。托一个茶盅在手,看一根根茶叶在沸水里翻滚,从最初的小尖儿到慢慢地舒展,再到最后的支离破碎,看茶汤从最初的淡黄渐渐变成深红再到寡淡无味。人生如茶,繁华终究都会落幕,就如那喝到最后的淡茶,何不让匆忙的脚步走得慢一点呢。
  “四川茶馆甲天下,成都茶馆甲四川”。在成都,大街小巷茶馆茶楼随处可见,就连大榕树下也摆满了茶座。竹椅、铜壶、盖碗茶,附送一小碟话梅、瓜子。简简单单一茶座就可消遣一个下午。或听书,或闲聊,或躺在竹椅上打个盹。茶不见得有多好多名贵,却生生喝出了况味,喝出了茶香。
  那一刻,我知道,我爱上了成都,爱上了成都的人。
  哦!成都,我还会再来的。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夏日蝉鸣,让我童年的记忆里闪过无数关于蝉的踪迹。 一 蝉的称谓很多,蝉是书名用语,知了是普遍的俗称,是根据蝉的鸣叫声而得名。派生出来的词还有“季鸟”、“蛭蟟”、“蛣蟟”等,“季...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