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我晒着阳光树下有阳光;
  雨后,我吸着清香松间的清香。
  晌午,我听着蝉音枝上的蝉音;
  傍晚,我看着月亮云中的月亮。
  树下的阳光,我将一怀乡愁翻晒在故乡;
  松间的清香,我把一缕凉风拥抱在长廊。
  枝上的蝉音,我将一曲蝉鸣谱写成诗行;
  云中的月亮,我把嫦娥飞船紧紧地拥入梦乡。
  
  赋写开篇歌词,一路轻轻吟唱。
  七月的花果山,八月的桂花香。可以媲美春天,满山遍野的清明茶中的芬芳。茶乡的故事,在我心中断句成诗中的云彩,化作夏日的绿色的生态果香。
  雨后,阳光格外妩媚与明亮。
  山谷的风,摇曳树影,园内的花,含苞待放。
  一地松针,满目骄阳。
  目睹清洁工在园内的林荫道上打扫落叶,翻晒阳光。
  路边的苕藤爬满坡地,苕尖我翠嫩,让我想起了盘中的绿香。
  成熟李子,面朝行人。道路边上,几棵李树挂满熟透的果子,脸红的面朝阳光。被太阳羞红的一脸面,像涂满了浓浓的胭脂,将今年夏天打扮的如此妩媚动人,更像刚要出嫁的新娘。
  苞谷地里的玉美人,在夏日里私下怀孕了,怀中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生怕被路人摘走,玉米桔杆负重背着自己的孩子,就像出十月怀胎的孕娘。
  苞谷地的侧边,比邻的板栗树,结满了绿色的累累硕果。我们经常吃的板栗子,不仅光滑,色如酒红般的漂亮。眼前,尚未成熟的幼小板栗子,外面却穿着一层厚厚的绿色衣装,如针刺一样的外衣,她总是拒人于千里。如果有人想抢走她最爱的孩子,就要等着被她无情地刺伤。
  路旁的黄豆苗,长得绿油油的,一想起餐桌上的各种豆制品的诱惑,却令人向往。
  南瓜藤爬满路边的草丛,几个瓜儿深藏在绿色的青草之中,黄色的南瓜花儿堪比荷花的艳丽,逗乐了洒在花儿脸上的清阳。
  在花果山的观光园里,薄膜覆盖的大棚,是一个美丽而神奇的葡萄园,紫红色的葡萄挂爱国五百支架,葡萄正是成熟的季节,游客可以进入自行采摘,享受丰收的乐趣,快乐品尝。
  景区园内,圈种了一大片良种李子,园中的李子树被铁丝网着,树上尚有零星的果子被人遗忘。这些果子,我曾在游客中心见过,最大的特级李子每个约100克左右,价格更是不菲,50元一斤的李子,我也想尝尝。感觉一个李子要10元钱,在平民眼里,比起2元一斤的土李子,显得昂贵,觉得有些奢侈了,有点心伤。
  走进一道几何般的门,眼前风车转动,如诗若梦,如画似景,我拿着机拍摄,渐渐地走进了玫瑰长廊。
  一条小溪,从景区中穿过,将花园一分为二。潺潺的流水声,在夏风中流动,穿越时空隧道。一个小阳亭伫立在小溪旁,帏幔在阳光下飘逸,在一阵阵清风吹过,如同女人舞动的曼妙裙袂,在时空里散发出缕缕清香。
  在园区内,极目搜寻,回眸发现一方荷塘。
  夏风轻轻摇曳一池荷香。白色如玉的莲花,伫立在水中央。我赶紧向她靠拢,抓拍一幅最美丽画,还有她淡淡的忧伤。
  莲蓬藏于花蕊之中,金色的蕊,如男人的胡须,刺激着女人的心房。蕊,像诗意中的音符,一曲《荷塘月色》,似乎如梦幻一样飘逸在空中,攫取我的灵魂,漫游在我的梦乡。
  漫步来到玖凤山庄,目睹旁边的池塘,自由自在的鱼儿,游移在清晰可见的池水中。偶尔露头鱼儿,抢食水面上的食物,双眸中的鱼儿,让我想起餐桌上的“真香”。
  辰时的松林,入伏后的蝉儿,好似换了性格,外放的气质多了几分放纵。耳中的蝉鸣声,此刻,更加的肆无忌惮,将林间小路上的行人,吵闹的烦躁起来。这时,我拿出手机,录下一段蝉鸣音,准备断成诗句,写进游记里,不让夏季花果山里的风景,因此显得苍白与苍凉。
  雨后的花果山草木清秀,蝉鸣与鸟语相互交错,让人流连忘返,游兴未减,故作歌而云,吟得《千秋岁引·夏日乡韵》
  生态古泉,云山画卷。素女茶歌岭飞燕。枝头鸟鸣古盐道,清风拂过桑田变。古檬树,千年桂,凤凰苑。
  高处望江邻比县。消暑客来风作伴。丁家林外炊烟浅。池塘荷影今又是,瓜田熟李蔬生鲜。摄乡野,说流连,谁忘返?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

最近几日,新疆出现新冠疫情的新闻充斥耳际,令人心烦,恨新冠病毒没完没了。等到静下心来,不由自主地忆起二十年前在新疆小住的点滴,像乍起的秋风掠过花园里白色碧玉簪,花摇风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