拎一把木质矮凳,端坐于小院阴凉处,面对面抱坐在膝上的小宝贝轻舒鲜藕般的玉臂,将一张稚嫩的小脸笑成了一朵花。这朵花,纯净如一望无际的湛蓝天空,美好似欣然绽放的一支白莲……
  这是2022年盛夏的一个午后。前几日,刚刚下过一场透雨,藉着雨水自上而下的清洗,逼人的热浪稍稍有所减退,天气也显见得凉爽了许多。小院西屋,洗衣机隆隆作响,那是小宝贝的妈妈在为一家子洗涮一大堆浸满臭汗的衣服。看管小宝贝的任务,自然落在了我这个邻居身上。打小,就喜欢孩子,一帮子子侄外甥,不少都是我看着长大的。至于后来,从教二十余载,也多与青年学子打交道,这颗“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心儿始终未曾改变。这会儿,很乐意领受看管小宝贝的“光荣使命”,且将这小孩子逗得乐开了花……
  小院,是小城里隶属明星村的一座农家小院。院子不大,呈长方形,南北方向二十余步,而东西向仅仅十几步罢了。正房三间,东西各有厢房,分作厨房与储物间。院内红砖面地,于南边靠墙处植有两株高约4米的山楂树。这两棵山楂树,根部紧紧相连,形似一对连体婴儿;也或者,它们本来就拥有同一个根系,只不过在长出地面后,两株树“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终归结成了一双分不开打不散、朝朝暮暮相伴的亲兄弟。
  在这万物茂盛的季节里,两棵山楂树,枝干斜生乱长,上面缀满鹅掌似的浓密绿叶,如同一个巨大的伞盖,在院子里撑起了一片清凉的绿阴。一丛丛、一簇簇,三五青绿的山楂果手挽手聚在一处,静悄悄隐匿于浓郁的树叶间,像是在和人们捉迷藏。也有一些胆大的,肆无忌惮从枝叶间探出头来,滴溜溜眼珠乱转,新奇地窥探着行经小院门口的每一个路人,偷窥这个如烟似幻的娑婆世界……
  因着重新装修已居住二十多年的老房子,经老妻提议,于城内觅得这个农家小院,暂且小住几月,只待老房子装修完毕,再行搬回去。巧的是,在我们一家子搬来的时候,院内已有一家租户——一对开饭店的小夫妻,在早些时候也暂时租借了小院的一间正房。这对小夫妻,育有一儿一女,儿子已经十二岁,在上小学四年级;而宝贝女儿仅有五个多月大,恰是特别乖巧、特别可爱的时候。
  每日清晨,当东方初露鱼肚白之际,从传说中的扶桑树上逃逸而出的丝丝光线,跨山越水,偷悄悄从窗帘的缝隙钻进屋内,轻轻唤醒沉醉于斑斓美梦中的我,勾引我迎着飒飒清风,赶赴小城公园,来一场与旭日的倾心相会。
  公园门口,是一个溢满人间烟火气的所在。大葱、大蒜,黄瓜、茄子、西红柿,新鲜的桃子、李子,都能在这里购得。买菜,拉伸,跑步,当日上三竿霞光满天的时候,八百米跑道已跑过10圈。捋去一把额头的汗水,拎着一袋袋新鲜蔬菜和水果折返小院。此刻,新日早已跃上山楂树顶,将缕缕明艳的光线均匀地铺在了西屋半墙高处。
  劳累到半夜才安睡的小夫妻仍在酣眠,一双儿女贪睡,也尚未醒转,唯有我的老妻在院里忙着洗漱、吃饭,准备去上班。滚一锅开水,烹一壶绿茶,置于矮桌之上,坐北朝南,看新茶浮浮沉沉,品香茗甘苦各半,听飞越而过的鸽子羽翅划破空气密密织成的透明幕墙……偶一抬头,山楂树霸道的绿,叶面反射的淡黄色微光,一股脑儿兀然闯进眼眸,心儿也跟着迷醉起来,浑然不知是不是仍端坐在人间,还是已然超越物外,灵魂正朝着造物主创造的灵虚之地翱翔……
  伴随咿咿呀呀的喊叫声,显然,小宝贝已经睡醒。这个小家伙,头上稀疏的毛发根根直立,一双明亮的眼眸时时透着一股子机灵劲儿,一只粉雕玉砌般的小鼻子下面,粉嘟嘟的小嘴常常发出叽哩哇啦的叫声,似乎在毫不避讳地向这个世界传达小人儿或开心或兴奋,或饥饿或不满的种种情绪。倘若有人逗她,小丫头立即小嘴一咧,眉眼蹙在一起,笑得连眼睛都眯成了两条缝,甚而,偶尔还能发出“咯咯”的笑声。
  与小宝贝在一起逗乐的时光,是最愉悦也过得最快的时光,仿佛时间穿上了戴宗日行千里的神行甲马,倏的一声,便已过去大半天。当然,小家伙也有哭闹的时候,然而,似乎我们两个之间获得了某种神谕,抑或前世早有什么约定,一旦将她拥入我怀,小家伙便会立即收住哭声,在我的逗弄下笑成一朵灿然的白莲。中午前后,是阳光最盛、温度最高的时候,但我们并不怕。山楂树撑起的巨大伞盖,就是我们避暑纳凉的好去处。这当口,炽烈的阳光如同一匹匹暴烈的野马纵横驰骋,恣意炙烤着大地,仿佛,地面都被烤得冒起了一股股青烟。但它唯知直来直去,到这里,几乎被山楂树浓密的枝叶尽行遮挡,唯剩那么几缕,兜兜转转从细筛子似的缝隙里漏下来,落到地面,早已化成点点碎影。
  偶有清风掠过,枝叶轻摇,沙沙作响,地面的碎影不停变换模样,似乎,正在上演一场五彩斑斓的梦幻。人在树下坐,风在叶面行。风儿拂过淌着汗水的额头、面颊,每个毛孔立即迎着凉风张开大嘴,贪婪地吮吸着这难得的清凉,随即,就像刚刚吃过了人参果,整个人也跟着精神了好几倍。
  夜幕降临的时刻,是小院最热闹的时分。将矮桌搬到小院中央,几碟小菜、一壶老酒,外加几个饼子、一锅小米稀饭,边喝小酒,边吃晚餐,边听小夫妻催促儿子快写暑假作业的呵斥声和逗弄小宝贝的欢笑声,溢满人间清欢的小院乾坤郎朗、人心思爱,宛如羡煞神仙的逍遥世界。
  雨天,是小院难得的一次洗浴机会。大大小小的雨滴纷纷挣脱浓云的重重羁绊,飘落而下,连缀成线,刷啦啦地,打在屋顶、落于树上、洒向庭院。斜卧床头,捧一册书卷,眼观文字跃动成诗,静闻细雨轻声敲窗,于一方清净与凉爽中,心灵怡然自得,自是可以收获一份圆融饱满的人生况味。只待天晴云散,星子闪烁,一轮新月朗照小院,于雨打尘泥中嗅得一股清新气息,诸种溽暑、烦恼亦将随风消散,只给人留下难以言说的无尽欣喜和感喟……
  岁月悠长,人生多味。小院乾坤,映射万千世相。在某一个生命节点,任何动与静、见与闻,抑或喜与乐,苦与悲,皆是几世轮回该得的因果,我且将这小院的遭逢录于笔下,刻在脑中,于每一个孤寂而困顿的寒夜,细细咀嚼、反刍,换取疗愈一切精神内疾的绵绵力量,继续背起那副沉重的行囊,翻山越岭、踏莎而行。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

一 一种样貌如鲶鱼的“怪”鱼,在别的地方叫“石爬子”,可能也还有其他更多的叫法吧,但在我们那儿,人们普遍称它为“巴滩子”。顾名思义,它的“窝”搭建在急流险滩处,靠肚皮的力量倒...

当我背着一背兜金黄的桉树叶回到宿舍的时候,已是上午九点多了。昨晚刮了一夜的风,还下了入秋来第一场透雨,让久居不走的秋老虎退避三舍。此刻,风和煦地吹着,秋阳在渐次厚起的云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