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成都的疫情就像一场酒局,本来已经打了总结,即将散场,龙泉都去吧台结账了,金牛已经放下筷子,锦江也说到量了。谁曾想,成华咣当一声又撬开了一瓶酒,顺手给新都斟满,又折腾了一阵,酒足饭饱,大家开始散伙,朝门外走去。华西医院哗啦一声推开门说:“不好意思,我来晚了。”结果,大家不情愿地又一屁股坐回椅子里,继续熬。
  
      这是好事之徒的成都人,或者说乐天派的成都人就目前成都的形势搞的段子,可谓笑中带泪。或许你看不懂这段文字,但是身在其中的我们都知道,搞得我们晕头转向的不是酒瓶子中的烧酒,而是病毒,伴随我们几千年的家伙在滋事,更可恨的是这次居然没完没了了。
  
      绝大多数成都人都在为一件事抗战——守住绿码!
  
      然而,谈何容易啊!
  
      记得下午的时候,同事阿杜一脸愁容:“曾哥,我黄码了,给你报一声。”
  
      “怎么回事?”我心里一惊,当然,还是一脸镇定,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别着急,慢慢说。”
  
      “老婆之前身体不适,去华西检查了一次。结果,刚才接到电话,说是密接,说要隔离。我就成了次密。社区通知我,要在家里隔离七天。我手上的案子咋办呢?”阿杜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
  
     “没事,该隔离隔离。案子交给闻局,我来安排。”我淡淡一笑,安慰道。
  
      “又给曾哥添麻烦了,得耽误一周的时间。”
  
     “没事。”
  
    到了晚上,阿杜把红码截图发到了群里,随即又给我打了电话,极为担忧。我知道,阿杜有两个孩子,小的才生下来不久,这下麻烦了。我对阿杜说:“放心吧,没事。你老婆不会有事,你更不会有事,吉人自有天相。”挂了电话,我嘱咐小白在群里发通知,要求大家两点一线,别到处跑,守规矩。
  
      “收到。”
  
      “收到。”
  
      “收到。”
  
      ……
  
      大家不断在群里回着信息。
  
     焦虑宛如一团野火,腾地从我心中窜起,让我想起上周出差杭州的事来。
  
      “让我进去,我刚才还从你们局里出来,事情还没办完呢。”我和彬哥正在杭州网监办事,他的绿码变成了黄码,就在他挂掉杭州社区工作人员的电话后的瞬间。
  
      “疫情防控规定,你黄码不能进。”保安一脸麻木不仁,但是态度坚决,不容商量,“快点到指定医院做核酸检测明天说不定就绿了。”
  
      本来办事就不顺,加之黄码事件,简直是火上浇油,我们再也没有多说一个字,愤愤然地离开了。
  
     即便是嘴巴再刚健,我们还是打车到了一家指定的医院(路程不断,耗了不少碎银子),排队做了核酸。彬哥在发热门诊采的核酸,被保安守着他,小心翼翼,似乎彬哥身上有定时炸弹,随时引爆。我吧,还好。支付宝付费后,和普通人一个待遇,顺利采了核酸。就是女护士嫌弃我的华为手机信号差,支付宝付费的条形码半天出来不到。我语气不善地说:“这嘛,就是购买国产货必须付出的代价。”
  
      我们回酒店前,在附近随便吃了点东西。即便是40℃的高温,我们都没有点冰啤酒。焦虑使得我们没有了喝酒的兴致。“彬哥,如果等会儿酒店保安不准你进去,你只有一个人蹲桥洞了。”我带点调侃,又带有焦虑地说。彬哥听了,沉重地点点头。还好,进大门时,保安哥窝在空调房里没出来理麻我们的健康码,我们长出一口气,真心实意感谢杭州高温天气。
  
     一晚上没睡好,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家,真心焦虑。
  
     第二天早上,彬哥的码绿了,笑容再次出现在他脸上。他说:“曾哥,我担心了一晚上。”
  
     周五一早,我们便往杭州网监赶,等了不少时间,我们亮码时,过关了。那种骄傲,简直无法用言语表达。我只能说“我有绿码,我骄傲!”一顺百顺,事情办得出奇的顺利。临近中午,我们办完了所有事情。就连网监的工作人员也活范起来,说账号不多,我们不需要去支付宝公司转手续了,他们帮我们搞定。之后,邮寄文书给我们。就在这时,我们才下手购买回成都的飞机票。之前的种种焦虑,一扫而空。
  
     记得我们预审办案队接管街面后,曾今一路高歌奋进,过关斩将。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三次让我们熄火,根本不容商量,不断击碎我们拼第一的好势头。
  
     这次疫情,我们局里的民、辅警有八十余人被硬生生隔离在各自的小区里,本就人手奇缺,还非战斗性减员,真是颇为无奈。
  
     虽如此,我们依然一面抗击疫情,一面抓坏蛋,必须打出百日会战的威风来。
  
     已然是深夜,就在我写下这段粗浅的文字时,预审办案队的博士正带着几个小伙子,直杀成都,抓捕盗手机的一名蟊贼。他们英俊的脸被蓝色口罩遮住了,即便是这样,他们的那双眸子射出的锐利目光,依旧让人感受到了他们的英气逼人。
  
      当然啰,必须得提一下,这无疑才是重点——他们不仅带了武器和警戒,还亮了绿码。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夏日蝉鸣,让我童年的记忆里闪过无数关于蝉的踪迹。 一 蝉的称谓很多,蝉是书名用语,知了是普遍的俗称,是根据蝉的鸣叫声而得名。派生出来的词还有“季鸟”、“蛭蟟”、“蛣蟟”等,“季...

清醒时做事,糊涂时读书,大怒时睡觉(当然,也要心平气和了),独处时思考;做一个幸福的人,读书,旅行,努力工作,管理好自己的的身体和心情,成为最好的自己。自己,也是我,有同感...

引子 十年前的八月十六日,安徽省马鞍山市皖江段发生的“马和汽渡104轮重特大沉船事故”震惊了海内外,国家交通部、安徽省委省政府,长江海事局、长江航运局和省市政府领导都在第一时间赶...

兰西有个彭氏大院 王建臣 家传统技艺《彭氏灯彩》已有210年的传承历史。共八代传承,祖上第一代传承人彭金福,生于公元1769年清嘉庆年间,卒于1838年清同治年间。山东省历城县人,当时在当地...

日前,卫辉(汲县)大礼堂前,一纸赫然扎目的公告:卫辉市大礼堂已经权威部门安全鉴定为危房,请勿靠近!后果自负!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一片哗然. 卫辉大礼堂原名汲县大礼堂,建成于19...

清晨打开微信便看到很多条语音消息,是好友J发来的,我逐条听完后内心哽噎得难受。基于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她仿若历经一场生死,那些深夜的哭泣和欲罢不能的情绪让她辗转反侧。J说照旧做了...

侄女一家四口人从河南回娘家湖南来探望父母,无事就提议去看骆驼峰。侄女两口子邀请我陪同前往骆驼峰去看看,我就满口答应,坐上侄郎的白色上汽大众,一行六人向骆驼峰飞驰而去。 骆驼峰...

一 我的小时候,初次到姥姥家过年。就见姥姥和母亲在忙大年,扫院子,扫屋子,洗洗涮涮,再就是准备年货,又是煮又是蒸还有煎炸烹炒,忙得是不亦乐乎。 小孩子帮不上忙,大人再忙,我们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故乡赵家沟的土地上行走。我想,不仅是因为竹韵书院,还有那份赵家沟情结。 赵家沟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我熟悉的山水,有父母忙碌的身影,有东家长西家...

晚饭后出门信步,刚至街道,两旁路灯攸然而笑,全都亮了起来。盛夏白昼时长,以至上夜班的来接班了,夕阳还匍匐在西山巅,慢慢回收着最后一抹斑斓的晚霞。 这样的晚上,甚好的去处是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