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坛酸菜,是农家一年的美味。是一味烟火的幸福。一坛酸菜,慢腌着艰苦岁月,浸泡着时光密语。一坛酸菜,是割舍不下的情结,是悠悠不尽的乡愁。
  
  
  ——题记
  
  
  江南的夏天,闷热无比。近日三餐,嘴巴总是涩涩无味,晚饭时辰,想起冰箱里还有一盒酸潦菜。于是,就撘配了点肉沫一起煸炒。随着锅中泛起的一阵阵酸香味,身体里的五脏六腑也跟着悠悠泛酸。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如常的诗句,很自然地在脑海中氤氲开来,不是陶潜的田园,不是书中的遥远,而是曾经记忆里那一方山明水秀的村庄。
  
  吾本闽中人氏,小时候,有幸在桂北的外婆家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
  
  外婆是个典型的桂北农家妇人,她一生没有识字念书,几十年的漫长岁月中,她都在那方农家小院里辛勤忙碌。
  
  清晨的霞光中,她会从菜畦里采回带露珠的碧绿菜蔬,简单淘洗后,系上她心爱的围裙,用手中的锅铲,舞动着一道道秀色菜肴。布满老茧的手,是一把柴火一把盐,日日年年。
  
  午后的清风里,她会坐在堂屋的过道边,带着一副老花镜,手持一把竹梭子,认真细致地缝补着鱼网。有时,也会翻晒着花生、黄豆、萝卜籽。
  
  黄昏的夕阳下,她会端着一盆苞谷,站在院门口喂鸡鸭,嘴里不停地对着它们咯咯的絮叨,时不时还笑骂着两只淘气追逐的大黄狗。
  
  她那柴烟缭绕的火塘边,不仅有好听的刘三姐故事,还有热乎乎的烤红薯、烤糍粑;而伙屋的角落里,一个个整齐排放的酸坛子,便是我小时候馋嘴的零食桶——酸豆角,酸辣椒,酸萝卜,酸藠头,酸黄瓜,酸刀豆,酸蒜苗,酸大菜,酸子姜、酸笋子、酸包菜、酸榨菜头。
  
  其中,打小吃过最多,也最喜欢的就是酸藠头。记得,每逢盛夏,一到早饭时,外婆便会炒一盘时令菜蔬,煮一碗豆豉汤,再从酸坛子里夹出一些藠头嗒嗒嘴。咸香清淡的豆豉汤泡着米饭,就着一口藠头,嫩脆酸爽,酸中带甜,甜中有辣,细嚼之中清脆地旋律萦绕于不绝耳。炎炎夏日,那种酸爽的味道,瞬间让人胃口大开,口舌生津,吃得那是碗底朝天、意犹未尽。
  
  在我印象中,外婆很会持家,样样在行,又是一个很乐观的小老太太,她腌的酸菜,酸味浓郁,清脆可口,连左邻右舍都赞不绝口。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村子里的人们生活都很不宽裕,若是,谁家要有几坛酸泡菜,日子就会变得温暖、富足、有滋有味。那时我还小,尚不能理解大人们的辛酸苦辣,只晓得从我知事起,一年到头,外婆都会腌制各种各样的时令酸菜,腌制前,先用井水淘洗、翻晒、再放入酸坛子里,经过馨香的时光浸泡后,于是,寻常的地头小菜就有了别样的灵魂,一部分留着自家吃,一部分呢,等赶闹子的时候挑到集市上售卖,以此贴补家用。
  
  早年,听外婆说起过,她在娘家时就已经会起坛子腌酸菜了,那时的生活更苦,没有肉的日子里,吃得最多的就是酸菜。她常说,人不能被眼前的生活打倒,有肉时大口吃肉,没有时候,就是擂一锅酸海椒水,也要开心咽下去。她还说,人生在世几十年,生活从来都不是一眼就能望到尽头。在这个过程中,酸甜苦辣也好,贫穷富贵也罢,都要安于平淡,乐在其中。这段话,至今依旧刻在我的脑海里,难以忘怀。也使我渐渐明白,人生历程,就像一坛酸菜,唯经得起岁月的磨砺和沉淀,方能褪去自身的青涩和浮华,方能散发出生命成熟的况味,方能成就不一样的烟火人生!
  
  何时起,闲走之间,尝尽了江湖世味,内心升腾起莫名的想念,念一段山长水阔的岁月。那岁月,比相思暖,比情长瘦。
  
  落笔时,依稀之间,仿佛又看见老外婆坐着门槛上,倚墙而笑,斑驳的年华打在脸上,在光晕里沟沟壑壑……
  
  注释:酸海椒水,即桂林市兴安全州一带方言,意思为,酸辣椒水。
  
  赶闹子,桂北地域方言,意思为,赶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

最近几日,新疆出现新冠疫情的新闻充斥耳际,令人心烦,恨新冠病毒没完没了。等到静下心来,不由自主地忆起二十年前在新疆小住的点滴,像乍起的秋风掠过花园里白色碧玉簪,花摇风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