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收拾书橱,翻看一本笔记本,见里面夹着一枚银杏叶。扇形的叶子薄如蝉翼,已经脆得不能动了,但脉络清晰如筋骨凸起。旁边用钢笔写着“1962年留记”。望着这枚银杏叶,我的思绪驰骋了起来,竟一时没有收住。
  那年我13岁,上小学6年级。天灾人祸让饥饿席卷了大地。年轻的父母拉扯着我们六个兄弟姐妹,艰难度日。看着邻居大哥哥从郊区摘下来的瓜叶子、槐树叶子,回来后和上玉米面做菜饼子吃,我动心啦。身为长子,要为爸妈分点忧愁,我拿着两个面袋子,也要出门去摘菜叶子,三个妹妹非要跟着去。临走时母亲往我书包里塞了4个里黑外白的混合面馒头,告诉我说,去看看,没有就早早回来,饿了,就一人一个垫垫。
  刚过公园不远,就见到了一片庄稼地。仿佛在沙漠中遇到了绿洲,我们的眼睛都亮了。妹妹们高兴地喊着,到了,到了。这是一块菜地,绿油油的叶子毛茸茸的,用手摸摸还有些扎手的感觉,这是什么菜啊?叶子能吃吗?正犹豫,一个声音从背后传过来,孩子们要干什么?回头一看一个和妈妈年龄差不多的大娘站在身后,她挺和善的样子,笑眯眯地问我们。三妹先开口了,大娘,俺想捋点叶子回家吃。孩子,这是方瓜,叶子不好吃。一丝怜悯掠过大娘的脸,她拉住大妹的手说,过来过来,到地瓜地上来。我们赶紧跟着走了过去,这块地起着棱,深绿色的地瓜叶子长得真好看,水灵灵的。大娘用一根竹竿把地瓜叶子翻过来,摘吧,摘叶子吧。我把面袋子拿出来,四个人急急呼呼,连梗带叶,不一会功夫就装满了两袋子,我还用力压了压,面袋子结结实实鼓起来了。来,我再给你们挖几个地瓜带着。面袋子装不下了,把你背的那个书包倒出来装地瓜,大娘说着,用一把小镢头仔细地挖着,一个又一个深红色的地瓜露出来了,大娘擦了擦地瓜上的泥土,帮着我们装满了一书包。
  哥哥,我饿了,我想吃地瓜。三妹带着哭腔对我说,大娘说也该饿了,都快晌午了。她拿起几个地瓜到地头上的一个大水罐里洗了洗,招呼我们都去洗洗手,一人一个地瓜吃了起来,一咬脆生生的,白色的汁子浸满牙床,那个甘甜劲,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与大娘告别返程了,到了靠近栈桥的一条路上,满眼望去落了一地金灿灿的银杏叶。歇歇吧,我知道妹妹们肯定饿了,掏出三个混合面小馒头一人一个,她们狼吞虎咽吃了起来。我咽下口水一人走到遍地落叶的地方,挑了几枚完整无损的银杏叶,小心放在口袋里。
  回到家,我才强烈地感觉到又累又饿。母亲让我们赶快吃饭,桌子上一大盆疙瘩汤,一盘疙瘩丝,我们每个人面前放着一个菜饼子。母亲疼爱地看着孩子呼呼啦啦地“风卷残云”,泪水盈盈。我抬头一看母亲面前只有一碗汤,没有主食。便从口袋里默默地拿出一个一路没舍得吃的混合面馒头,悄悄地放在母亲面前。
  晚上,我找出我的笔记本来,选一枚最好的银杏叶夹在里面,又在其旁边留下了“1962年留记”。我想永远记住这一段经历,记住那位善良的农家大娘,记住那两袋子救急的地瓜叶和那一书包流着甜汁的地瓜。
  “姥爷,吃饭了。”外孙的一声招呼把我从往事的回忆中扯了回来。我郑重地把夹着那枚银杏叶的笔记本放入书橱,心想,日后要把这段往事说给外孙听,让孩子知道姥爷一辈人曾经历过的生活艰难,让他珍惜今天如蜜的日子,还要懂得一个男子汉应有的骨气、责任和担当。
  
  作者孙秉伟,中共党员,大本学历,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青岛作协会员、原青岛铁路文联秘书长,系青岛市文联第六届委员。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

一 一种样貌如鲶鱼的“怪”鱼,在别的地方叫“石爬子”,可能也还有其他更多的叫法吧,但在我们那儿,人们普遍称它为“巴滩子”。顾名思义,它的“窝”搭建在急流险滩处,靠肚皮的力量倒...

当我背着一背兜金黄的桉树叶回到宿舍的时候,已是上午九点多了。昨晚刮了一夜的风,还下了入秋来第一场透雨,让久居不走的秋老虎退避三舍。此刻,风和煦地吹着,秋阳在渐次厚起的云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