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曙光去山上晨练,沿着两旁尽是槐树的山路穿行。路上落满了槐树残花,白茫茫一片,脚踏其上软绵绵的,如同踩着一张硕大的绒毛地毯。手捧起一把,凑近鼻子倒抽一口气,依然闻得见那淡淡的清香。抬头望去,一树浓绿,树冠上依然有花,可已不是如雪似云,似乎只是戴着一顶顶白色的帽子了。
  我不禁唏嘘,这槐树本来就比其它花木晚了半拍,当迎春、玉兰、连翘、樱花、海棠接力绽放,把世界妆扮成一片斑斓的时候,槐树还在半醒半睡呢。直至要到“绿肥红瘦”时节了,它这才慵懒地萌出新绿,抽出新枝梢。不经意间,从枝岔、枝梢处孕育出细小的结满如小米粒儿那样花蕊的小花穗儿,一穗穗戴着紫色小帽子的槐米,站立在槐枝上探头探脑。不几天它就迎着和暖的阳光,舒展开了腰身,一簇簇、一团团、一串串、一嘟噜一嘟噜沉甸甸地缀满槐枝,那槐枝都压弯了腰。白似雪,洁似玉,水灵灵,鲜嫩嫩,宛如“千树万树梨花开”,共同撑起一片槐花海,天连白雪雪连天,满眼雪亮,一眼望不到边,让人不由得想起“谁教花开繁胜雪,似留霜鬓照天涯。”“春风一夜庭前至,槐花十里不胜香。”那些优美诗句。徐徐清风吹来,阵阵清香袭人,露珠晶莹剔透,空气中弥漫着暖湿气味,蜂儿穿插花丛辛勤采蜜,蝶儿徜徉其间翩翩起舞。
  这才“出彩”了几天啊?眼下,随着阵阵清风吹拂,槐花微微颤抖着,一朵一朵飘零,像一只只洁白的蝴蝶翩翩飞下,落英纷纷,俨然花雨。级级台阶、幽幽小径、木质长椅、石桌石凳、菱形地砖都落满了残花。干瘪萎缩的槐花儿失去了水灵的玉容,它们紧紧偎依,拥抱叠加,平整的地方均匀铺满一层,谷壑沟沿下已成厚厚一堆。
  槐树张开双臂,轻抚着那朵朵擦面而过的槐花,送上最后一程,惜别着它们的“香消玉殉”。残花留恋地张望着母树温暖的身躯和枝头上的姐妹们,虽是万般不舍,可还是无怨无悔地在林间洋洋洒洒,轻盈飞舞,演绎着生命的绝唱。其实,林间这一花开花落的过程,只有小小的花朵自己在领略,在喧闹的绽放与无声的凋零的过程中,它们并不在乎究竟有多少人驻足观赏过、喝彩过。
  我想,或许让残花心有底气的是:在“众香国”里,其颜值卓尔不群,虽然没有迎春那般诗意氤氲、牡丹那般雍容华贵、樱花那般灿若云霞,它却以“一片冰心”,为暮春浅夏时节送上了一幅琼枝玉朵,粉装玉砌,浑厚乳白,清新淡雅的画面,一道别致脱俗的风景线。
  除此之外,让残花引以为自豪的是其母树——国槐有着厚重而悠远的历史文化,槐文化传承已是千百年。槐不惧环境恶劣,土壤瘠薄,傲然挺立,从不矫情。民俗有云“门前种棵槐,财运自然来。”古时候它可是三公(太师、太傅、太保)宰辅之位的象征,又延伸为科举的代词,举子赶考称之为“踏槐”,有“槐花黄,举子忙”之说。有意思的是,老槐树生命力极强,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古槐并非鲜见。在《天仙配》里,老槐树还当了一回月老,开口说话做媒,让董永和七仙女佳偶天成。
  还有呢,槐花与人间烟火紧紧交融在一起,寄托着游子的一腔乡愁。它在天下苍生中享有“好口碑”,在艰难岁月里的青黄不接时节,它是天下百姓的救命口粮。民间吃槐花吃法多矣,或为馅做包子,或撒上一层面蒸吃,或和上面烙饼吃……槐花可入药,它味苦、性平、具有清热、凉血、降压之功效,对诸多疾病有显著疗效。这槐花植根于青山绿水之间,沐阳光吮雨露而生,高洁、清纯。蜜蜂采其花蜜酿制的“槐花蜜”,乃蜜中之佳品,送给人间多少甜蜜!
  回想起半个世纪前,在那艰难的岁月里,那时候槐花哪有这么多啊?还未等开花,就被饥饿的人们捋了下来喂了肚子,更不用说还能看到这满地的残花啦。记得当年母亲拉扯着我们兄弟姐妹艰苦度日,有一天老家来了亲戚,捎来了一小包袱槐花,还没等着母亲做熟,就被我们抢着按到了嘴里,嚼了起来。那个甜甜的味道真是一辈子都忘不了啊!
  残花还在纷纷扬扬地飘落,树上“白雪”已显颓势,树下遍地一片“霜色”。它花期虽短暂,却不负韶华,在慷慨奉献了自己的一切之后,悄然拂袖去,“化作春泥更护花”。一道道霞光透过枝桠照射了下来,增添了几多明亮,又将树影投在残花上,让你立马看到了一幅绝妙的“疏影横斜”的丹青画。
  园林工人们正在在用大扫把清扫,一堆一堆的残花如同一个个香丘。我倏地想到了曹雪芹笔下的“黛玉葬花”,但见林黛玉提一把花锄,眼见遍地残花,扑簌簌落下泪来,打开锦囊,将花瓣收入囊中,又把锦囊放入土中,用花锄把土垄上,泪眼望香丘,“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古时才女如此悲悲戚戚的缠绵情怀,园林工人们显然顾不上去体味,他们忙忙碌碌,在“香丘”旁,擦着汗水,埋怨残花增添了自己太大的工作量。
  晨雾飘了过来,一竹笛声如泣如诉,幽怨缥缈。仔细一听,却原来是20世纪50年代风靡一时的电影《画中人》插曲。“半山的云彩半山的雾……”恍惚间,我似乎看见巧姐和庄哥,从云雾中的槐花海中踏着一路如雪残花,笑吟吟地飘飘走来。
  
  作者孙秉伟,中共党员大本学历,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青岛市作协会员。原青岛铁路文联秘书长系青岛市文联第六届委员。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