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九年秋末。
  无意间,居然赶在疫情爆发之前,回一趟爸爸的老家。终于了却我多年的心愿,感恩老天垂怜。
  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的老家。我的祖辈,父辈们的故土家园,自然也是我的根之所在。十岁那年,来过一次。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回来过老家。这中间,已然过去了几十年。
  每次从成都回山东探望妈妈,也想过,要回爸爸的老家去看看,可总是时机不对,也不凑巧,也没人有空陪我回去。
  而自己一个人回去,也不现实。因为我离开老家时太小。我其实根本就找不到,回老家的路,都不清楚老家的具体位置,甚至准确的名称,该从哪走,该怎么去,都不知道。只隐约记得,是在泰安市郊区的一个小山村,那儿还有个大水库。
  这次机会很合适,正好遇到弟弟有点闲暇,机会非常难得。弟弟对回老家的路很熟,每年清明,一般都会回老家给爸爸扫墓。如果确实回去不了,我们也会拿钱给远在老家的小叔,拜托他在给爷爷奶奶上坟时,也顺便给我爸爸烧点纸钱。小叔总说,不用拿钱,他每次给我爷爷奶奶上坟,也会给我爸爸,也就是他的哥哥,都一起办,都是一家亲人,不必见外。
  这回由弟弟开车,带上妈妈、姐姐和我,一家人终于一起踏上回老家的路。
  从妈妈目前的定居地,也就是我爸爸生前的单位,到爸爸的老家,需一早出发,自驾要半天的车程。一路行去,车窗外的世界,对我而言,既新鲜又陌生。毕竟我回山东,一般都呆在妈家陪伴她,很少再出远门。
  一路行来都是国道高速,山东的道路修的很好,沿途的风景很不错。后来车子离开高速,转到老家附近的省道。没想到,拐进这条道上,景色却越发的美了。
  
  二
  行车道路上有山有水,可谓山清水秀,湖光山色。山是著名景点泰山风景区的延伸,老家紧挨着泰山,绵延不绝。水是一方水库的水,这水库以前叫黄前水库,后来改天龙湖,一下子名声大振。老家深拥着水库,依山傍水,被水库环抱,湖水丰盈,漫延无际,水面波澜不兴。
  水库很大,库容量达八千多万立方米。水库里的水,质地极优,清亮见底。听我妈妈说起过,这水库底部堆积的不是泥土,而是沙石,所以水质很好,不混浊。这里是泰安市城市里的饮用水源地,提供着泰城里80%的饮用水量,因而受到特别保护。
  行走在回老家的路上,仿佛漫游在一幅天然的画卷中。如诗如画的景致,如醉如痴的梦境;山水入目光影,人车卷中漫行……
  前面远处,是红叶晚萧萧斑斓的山;侧面近处,是波光蓝粼粼碧绿的水。时尔掠过,亮闪闪的湖面,铺着黄橙橙的枯草;偶尔闪过,光秃秃的树枝,悬着红彤彤的柿果……
  古人有诗云:“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新人则言曰:“近乡情更切,不待见故人。”古人离家越近反而更担心,怕听到故乡家人有不好的消息,都不敢向人打听。现代人则是相反,越近心情越急切,急不可待归心似箭,盼早点见到故乡的亲人。
  车子驶离省道,驶过一段石桥,围着山盘绕大半圈。在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边,有一个上山的坡坡,有些坡度,发动机发出“呜”的加速声,车子轰的一声一下子冲了上去……
  是这里!就是这里!多么熟悉的场景!小时候我记得很清楚,奶奶家门前,有一段有落差的丘陵石崖。奶奶家住上一层,下一层是乡邻家,他们之间,有一堵墙似的石崖。石崖按坡度依次层层递减,直到底下路边。
  小时候记忆中的石崖很高,落差很深,现在长大了再看,原来并不像小时候看的那么高深。也是,毕竟小时候看任何东西都高大,因为人小嘛,自然如此。
  听妈妈说起过,起初那两年,爸爸在外工作,她在老家和奶奶一起,居住过一段时间,是后来才搬到平原地带。
  由于那时她很忙,顾不过来,就让奶奶帮忙照看一下我,结果一没注意到,已学会爬得我,竟从石崖上掉了下去;幸好被石崖的石头缝里,长出的灌木丛枝,小树枝之类的给挂住,没有跌落到崖底的石头路上,否则很难说会怎样……大难幸运,也算躲过命中一劫。
  
  三
  如今,我再次来到这里,死死地盯着这段,曾经让我跌落下去的石崖,我的魂魄似乎飘回到了,那很久很久的以前,梦回当年……
  不知怎的,竟然仿佛还有一丝丝记忆似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幅可怕的画面:那时小小的我,绝望的悬挂在树枝上,挣扎着,扭动着,哭闹着,哭得声嘶力竭,想用哭声引起大人的注意,盼望有人快来救起我……耳边是呼呼吹过来的寒风,我悬在石崖壁上,等待着命运的判决,是生是死?跌落毁灭?生命全在老天爷的一念之间……
  当然不会啦,我那么小怎么可能有印象,这大概是我的脑子,在有意识的展开自我联想。要知道,人是唯一能接受暗示的动物,唯有相信,才有可能。因为我真的掉下去过,我才能想象那一切,真实发生时的情景……我觉得自己有点神经了,看来我对此次事故,不知道还好,知道后总还是有点后怕;浮想联翩,似乎有点耿耿于怀,竟然如此念念不忘。
  如今的山路,不仅修得漂亮,还通到了家门前。出院门,顺着斜坡向下走一会,就到了那平整漂亮的盘山公路。果然,要想富,先修路。
  记忆中的旧貌,全换了新颜。大伯家原先的旧房,早就推倒重建。两个堂哥,一人一家,各自盖起了一栋三层的小楼。外表富丽堂皇,高门大院,气派非常,就是一座独栋小别墅。叔叔家也新盖了两层的小楼,只不过外表还没来得及好好装饰一番,但内里装修精致,设施一应俱全。
  我爸爸的弟弟,即我的小叔,还有我的婶婶,堂弟一家人,非常热情的迎接我们,看到多年未见的亲人,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尤其是看到小叔,他长得太像我奶奶了……他也和我爸爸相像,因为我爸爸的长相,也和奶奶很像。
  看到了他,似乎同时就看到了,我最亲的那俩个亲人。血缘关系真的好神奇,即使多年不见,一见面,立即有种天然的亲近感,亲切感,一点都没有陌生感,距离感。
  想当年,在这里,我们跟着妈妈,来办理爸爸的丧事,家族里还要协商,爸爸去世后的相关善后事宜,所以需要在奶奶家,暂住一段时间。那时候的我们,在我们家那里都上了小学,为了不耽误功课,我和姐姐被安插进小叔的课堂,他是当地学校的老师。
  记得在小叔的课堂上,对我们一样要求严格,并不因为我们是他的侄女,就宽待我们。不过下课回家后,他还是很温和地照顾着我们,呵护着两个刚刚失去父亲的可怜孩子。
  
  四
  小叔现在已经退休,姐姐告诉我,说他之前早都是学校的校长了。小叔看着就慈眉善目,长眉大眼,一副老好人的模样,脾气一直都是很温和。一看就是教书育人的老师,涵养极好,文气和善。看着小叔,我在想,如果爸爸还在,可能就跟他现在的样子差不多吧,他哥俩年龄本就很接近。
  大家客厅团坐,闲话家常之时,小叔摆弄着他的一套茶具,亲自给我们斟茶。他说:“现在山上的泉水,不像以前流的那么多了。这都是好不容易接得,平时我都舍不得喝。你们来了,才拿出来给你们喝,尝一尝吧。”
  听他这样一说,我赶忙端起茶杯,细细的品了品,果然,茶水的味道好像有一点特别。我平时没有喝茶的习惯,也说不好是哪里不一样,反正就是感觉老家的山泉水,喝到嘴里,心里怎么都是甜甜的……
  说起山泉水,那可是好东西,以前这里喝水,都是从山上的泉眼里挑水喝。在一个大石头凹槽里,总是会慢慢汇聚起,石头缝里流出的一洼天然泉水。妈妈那时总是一早就要去挑水,用个木瓢,一瓢一瓢的舀起来,倒入桶里挑回家来。山泉水富含矿物质,喝了对身体有益,我奶奶一辈子都喝这里的泉水,所以她活到九十三岁,无病无痛,自然老去,寿终正寝。
  现在家家户户都安上了自来水,这里本身水质就很好。不过小叔依然还会,时不时去接点泉水,只用来泡茶喝。
  我此行的主要目的,自然是要去看看爸爸,他就在后山半山腰的一块平地上,和我的爷爷奶奶长眠于此……
  现在已是晚秋时节,山上的树大都已经光秃秃的了,叶子差不多掉光了,落得漫山遍野,都是焦干枯黄的树叶,铺了厚厚的一层。脚踩在上面,发出清脆的咔嚓咔嚓声,一片片叶子碎掉的声响……
  有的树形长得弯弯曲曲,奇形怪状,枝丫横生。它们在这无拘无束的山上,自由野蛮随意发挥,颇有个性的独自生长。沿着上山的小道,我们往上攀爬,正好看到沿途,长有野生的白色小菊花,我和姐姐采摘了一把。
  在一处平坦的山洼里,终于看到了爷爷奶奶爸爸的坟墓,他们在这里互相做伴,已经很多很多年了……
  不孝女这么久才来看最亲的家人,我也非常愧疚,早已忍不住伤悲。先去上一层台阶祭拜爷爷奶奶,最后来到爸爸的坟前,奉上我掐得白野菊花,我再也无法掩饰内心的悲痛,放任悲苦、思念的泪水横流,汹涌的止不住……
  远离亲人不是我之所愿,都是迫于现实的无奈。我对爸爸说:“如果您还在,我又怎么会离家去了那么远?如果您能回来,我也就会回来了。我多么盼望您能回来,好让我也能回来……您都不知道,自您离去,我受到了多少委屈……我好想找您好好地诉说,我对您的思念;我好像一辈子都在寻找您,却再也找不到您……”
  泪水完全模糊了我的双眼,心中的苦楚无人真正懂得。这么多年,只有我自己心里最清楚。多年以来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在爸爸的墓前,我就像个游子,终于回归爸爸的怀抱……
  其实,这里就是我的根;见与不见,我都一生与您相拥。我的祖辈父辈们,一直在这里,在这山腰上,凝望着远处儿孙们归家的路。也一直在这里,守护着老家;更在冥冥之中,护佑着后代子孙们……
  
  五
  中午吃饭,小叔一家人热情地招待我们,去饭店吃农家野味野菜。有新鲜的小河虾,清香的槐花饼,散养的土鸡肉,优良水质磨的老豆腐,还有那儿时吃过的大煎饼……样样都好吃,所有都美味,全是老家的味道,儿时的味道,记忆中的味道。
  在叔叔家的院门外,看到他们家种的小西红柿粉嘟嘟,看起来很不错,摘了个尝尝,自然酸甜,味儿很地道。结果婶婶听说了,立即拿了个大塑料袋,让堂弟媳给摘了满满一大袋子,送给我们。
  闲聊之间,我们还提及沿途过来,看到红红火火的柿子挂在树上,煞是好看。叔叔听说了,很有心的趁空去到后山,满山遍野去寻找,那已经不多的柿子,给我们折回许多,连枝挂果,红彤彤黄橙橙的大柿子。
  他还趁我们去看望大伯期间,跑到他自家的菜园子,摘了一颗绿油油硕大的北瓜。他沉甸甸地抱着回来,刚好碰见我们,冲着我们笑眯眯地说:“你们妈妈最爱吃北瓜了。”
  小叔他们挽留未果,我们不住下,当天还要赶回去。临行前,车子后备箱全给塞满了,大伯家和小叔家,给拿的一大袋子核桃,板栗,山楂,还有小叔自家树上摘得一大袋花椒颗粒,以及柿子、大北瓜、小西红柿等物。
  他们一直站在坡上,目送我们开车缓缓离去。老远,还一直不停地招手,直到再也看不见。
  别了,我的老家;别了,我的亲人们,以后再回来看您……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