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怪来怪去,还能怪谁的呢?谁也不能不怪的,要怪、全都怪我自己的也!
  
  我出生在老家,父母却在京城当兵。出生不足满月,老母亲因有紧急任务,只得提前返回京城空军大院。不幸的是老外公也就喊冤地去世了……
  我的出生,那是没有办法的。我自己都是没有选择余地的。为何?这个么……就不是我自己好来作决定的了!这不是废话么?是的。这能怪谁的呢?
  我的离开老家也是的。其实,是有两次的。第一次是1967年至1969年。没有办法的,父母想孩子、带孩子,那都是冥冥之中的事情呀?那么,我就被父母带走了。可是,父母亲自带孩子,是不是有这个能力和实力的呢?这个么,也不是我可以定论的!也就是另当别论的了。特别在我国、本市和当下的也?对不起啊,评论父母,我是没有这个资本和资格的!对于我的父母,我总是很不理解的了?尽管,目下我也早就是人父呀?其实,我们都是从孙子做起的!那么,这能怪谁呢
  第二次,就是1973年了。从此,我就离开了老家、离开了老外婆。那么,回去过么?是的。只要有空,我定会回去的!为何?去看望我的老外婆呀。是她老人家从小将我抱大的呀!对于我的老外婆,我有一股特殊的情感呀?如同李密在《陈情表》中所叙述的呀:“臣无足祖母,无以至今日;祖母无臣,无以终余年,祖孙二人更相为命。”40多年前,我在上外的高复班里就写过的。为此,钱老师还打印成文作为范本、发给每位学员,并让我当堂朗读的呀?使我羞愧不已、潸然泪下呀!在我的感觉和脑海中:总以为老外婆就是我的母亲的呀……
  特别是1980年来沪之后,几乎是每年必定、铁定地都要回去至少一次的呀!这是雷打不动的。为何?多陪陪老外婆的吧!因我知道、深深地知道:我,还能陪护老外婆多少次的呢?!陪一次、少一次;陪一天、少一天的呀!每年的公休两个月,我都会回去陪着她老人家的。就是陪着说说话,也是甚开心的!1984年,我特别思念老外婆呀?于是,我毅然决定辞职回老家,陪护、照顾老外婆去了。可是,老外婆不肯、很不乐意的。就是我的阿姨和舅舅们,也都是不肯的!最最主要的是我的父母极力反对的呀?!为何?因我在船上当乘警的呀。我很无奈,也很沮丧,更是伤心的呢!我的善举和行动,为何就是无人理解的呢?!其实,我是很孤独、很痛苦和很无助的呀?我只得无功而返了。是的。这能怪谁的呢?
  2010年5月2日,我的老外婆因病去世了……我是多么多么的伤心呀?!我是悲痛欲绝、夜不能寐和欲哭无泪的呀?!我没能见上老外婆最后一面呀?可是,我也回不去呀?就连送送老外婆的最后一程都不能的呀?!为何?此时,我的老母亲也病危住院了、我天天都要陪护着她老人家、一刻都不能离开的呀……您说:这能怪谁的呢?!
  有道是:自古忠孝难两全呀!那么,我是哪个是忠、哪个又是孝的呢?是的。我不知道了,我也分不清楚了,我更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呀?!那么,我是分身乏术,还要强装欢颜,泪水和牙齿只能独自地都往肚子里咽下去了;我是悲喜交集、心如刀绞和举目无亲的呢;我是无人可知、无法述说和无可替代的呀;真是到了失望、绝望和一走了之的地步了?!当时,老父亲还要叫我告诉老母亲呢?没事儿的,你妈当过兵的,没问题的!可是,我是坚决顶住、不同意的了。事后,事实早已证明:我的不说、不告和不安、担心及其他等等,那都是非常及时、正确和伟大的!那么,您说:这能怪谁的呢?
  1974年,父母非要拉我离开京城、到津门去?可是,我是坚决不肯、反对的!宁肯独自一人留在京城了。可是,始终不能、未果,使我遗憾终生的呢!为何?当时,我们的邻居郑阿姨(市少体校篮球教练),培养我到她们学校去打球(乒乓球),因我从小就是特别喜欢的,也是惟一、终生的嗜好呀!可是,没有办法的呀。为何?胳膊拧不过大腿的呀……硬生生地被我父母给拽走的了。我是多么多么的伤心和不忍的呢?!否则,我的事业和人生轨迹的呢?那么,您说:这能怪谁的呢?
  1980年,父母转业欲回沪的了。问我:要不要一起走呢?(因当时我已工作了)可是,我的多位初中的老同学,都考进了“天大”和“南大”?于是,我很不服气的呀!为何?根据当时的成绩,我比她们都要强百倍的呀!为何?1978年的夏天,我返京去看望我的小学的班主任刘老师时,她见我的第一句话就问:你在那所大学读书呢?
  哦……对不起啊!刘老师,我都工作了!
  呀,太可惜了!根据你当时的成绩,清华、北大,随便你挑呀!
  我是多么多么的惭愧不已的呀……于是,我决定:辞职。跟着父母来沪——上大学的呀!可是,六六大顺也未必顺的呀?!在沪一共考了六次,最后一次,总分仅以一分之差的呀。于是,我知道了此生我与大学无缘的呢!从此,我发誓:再也不考了!那么,我要是再坚持一下下的呢?之后,我在复旦和同济都工作过了,几乎跑遍了大上海的所有的大大小小的大学呀,整天游走在大学之间的呀?那么,此时此刻,我又是怎样的心情的呢?您说:这能怪谁的呢?!
  那么,我的大学在哪里的呀?其实,老父亲对我的最高、最后的褒奖是:社会大学,你是早就毕业的啦!那么,我毕业了么?没有。还早着呢!为何?目下,还是个雏呀!还在走过、或正在走着弯路的呀!为何?因我走了许多弯路的呀?!那么,我的大学、社会大学,到几时才能真正地毕业的呢?!我想:时光不老、生命老去;生活依旧、生存自救的呀!目下,不要说老外婆不在了。就连我的父母和惟一的胞妹都不在了。那么,余生、余年里,我将如何能对得起他们的呢?传承和留下什么的呢?创新、发扬和光大什么呢?还有,我将如何面对我的孩子们的呢?!您说:这能怪谁的呢?
  每天夜晚,独守空房,我常常在独思的呀:我对得起谁呢?老外婆、父母和胞妹么?领导、同事和朋友么?阿姨、舅舅和表弟妹们么?邻居、老乡和老同学们么?孩子、孙辈和下下一代的么?爱人、前妻和我自己的么……那么,您说:这能怪谁的呢?
  那么,我的多次的婚变也是?那么,您说:我能怪她们的么?起初,我是特恨她们的,一定要报复她们,就连杀了她们的心理都有的了!后来,我就平静的了。我也不恨她们的了。最后,特别是今天、今晨,我还要衷心地感谢她们!是她们,让我更加地学习、努力和坚强!是她们,让我更加地独立、开明和豁达!是她们,让我更加地坚定、明理和无晴!是她们,让我更加地理解、宽容和包容!是她们……都是她们的呀,是我最好的榜样、老师和模范!那么,您说:我能怪她们的么?
  那么,我的多跳的工作,也是?公检法,我都干过了。刑场,我也去过了。那么,我还有什么不能够的呢?生生死死、真刀真枪,我也见过了;小河淌水、大河不干,我也去过了;大江大河、江河湖海,我也去过了,就连12级的风浪,我也经历过了。那么,我还有什么不能够的呢?!于是,我明白的了:经历,就是最好的财富的呀!从街道、到检察;从临时、到临时。其实,我们都是——临时工的呀!难道,不是的么?有许多东西,从一开始,就结束了。有许多事件,都是冥冥之中和命中注定的也!那么,您说:我能怪谁的呢?
  那么,我们的多次的搬家的呢……还是?换来换去,其实,有啥好换的呢?不是越换越好,就是越换越差的呀!到最后,我连房子都没有的了。至今,还在外漂泊、租赁的呀!无妨。无房也!处处无家处处家,家家户户都有价?那么,您说:我能怪谁的呢?
  前几年回老家,参加了一个小学的同学会。半个多世纪都未联系的了。老同学们格外亲热,都是叫着外号的啦?于是,老同学提出来要借点儿钱了。我毫不犹豫地就借给了他。谁知,等我要用钱的时候再问他要时:呀,兄弟啊……实在对不起啊!没钱呀,还不出来呀!我也需要钱的呀云云。那么,您说:我能怪他的么?都是我自觉自愿地借给他的呀!他又没有拿枪顶着我借的呀?我不借、撕破脸皮等等,不就是没事儿的么?对!权当我是:成人之美、助人为乐、精准扶贫、被骗和肉包子打狗的呀……于是,我释然的也!为这种人去生气,犯不着的呀?和他生气,我还看得起他呢!
  是的。我也就不语、无语的了!为何?与其为他生气,不如随他去吧……好在,我有预案和备案的,闲钱来玩耍么?生活还是照样无忧无虑的也!否则,我真的就活不下去的了?不就是钱么?钱是王八蛋,吃了再赚!我连钱都不要了,那么,我还在乎啥玩呢?人到无求品自高也!我是如此清高的也……有时,我都为我自己点赞、叫好的呀!为何?我知道、深深地知道:活着,就是成功、胜利和伟大也!
  那么,我还有什么的呢?
  没有了。没有了。没有的啦,一个都是没有的了!怪谁呢?谁也不怪!怪来怪去,要怪,只能、全部都怪我自己的也!
  
  这就是:
  要怪不怪全在怪,
  怪你怪她很无奈?
  不是你的别去想,
  怪来怪去最无赖!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闻局长”何许人也?一个舍去机关的轻松工作,埋头刑侦一线的“傻啦吧唧”的便衣警察。“闻局长”奇事不少,各位看客,稍安勿躁,请让我一一道来。 万警下基层那会儿,“闻局长”响应省...

老马这几天做什么都心神不宁,就连儿子寄回来的茶叶泡出来也不那么透绿,那包拆开抽了两根的香烟也很是呛口。 眼前刚收割完的麦地已让拖拉机犁过一遍,老马在前面用锄头每隔半步就刨个浅...

一 八月初,我终于接到了北京某一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捧着金灿灿的通知书满眼的热泪,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的妈妈,十二年里妈妈陪伴我,为我读书,为我背书包,付出汗水和辛劳,书包成了我...

“清明”是踏青,看望修整已故前辈的房舍,是追忆的一种方式。而七月半,寸是你们的节日,“鬼节”。其实这又是另一种追忆的途径,也是一种唯心的寄托。同时,天地同步,要不每次烧钱纸...

大暑节气,我们去合阳看山看水看风景。 “早知有洽川,何须下江南。”满溢中国风的推介词,不断提醒着游人,洽川风景之美。 以“处女泉”为核心打造的洽川风景区,果然名不虚传。七月的晴...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如焰。顶着太阳的直射,任汗水肆意外冒。身着旧时的军衣,戴着登山的遮阳布帽,笔直地站在高椅的观景台上。观看高椅的山,欣赏高椅的水,细品高椅的村落。 眼前的高...

早春去威海。正值细雨蒙蒙,急切切登船去刘公岛。 波涛滚滚,极目望去,心儿突突地跳了起来。 啊,刘公岛,梦魂萦绕的地方! 这3.15平方公里的小岛,被称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1894年发生...

1:心若桃花迎风开 蓝天白云下,风鹰渡里,妖风阵阵,行色匆匆的人群,各怀心事,猜不透的战况,风雨欲来。一场巨变,将要重重地,掀翻历史的先河,是福是祸,谁又能说得清呢。朝来风雪,...

宰相扫墓 明朝正德十一年(1516),时年四十九岁的宰相费宏卸任离京后,不久回到了江西上饶的铅山县老家横林休养。他自十六岁冬季入京补学开始,二十岁参与殿试,被皇帝钦定为状元郎,历年...

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情感,是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联系的根本。但如果太重情,往往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饱受情感的折磨。 记得自己就曾经有一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