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晨练,漫步尧城“法治公园”,忽闻喜鹊“叽叽喳喳”欢叫声。抬眼望去,只见几只喜鹊在林间跳跃、嬉闹。我猛然惊喜地叫道:“喜鹊回来了”,有种朋友相见久违的感觉。喜鹊淡出我的视线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估算一下,至少有二十多年了吧,二十多年,在时空的隧道里该有多远?喜鹊去了哪儿?
  喜鹊,是益鸟,是喜庆、吉祥和幸福的象征,在皖南地区是人们“心灵图腾”。
  “喜鹊叫,好运到”、“喜鹊声唶唶,俗云报喜鸣”。记得1986年13日早晨,几只喜鹊在门前树枝上跳跃,“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叫过不停,母亲望着喜鹊说:“我家可能有喜事来”。上午11点左右,真的喜事来了,邮差骑车到门口,举起一个牛皮信封说:“录取通知书”到了。我跑出来一看,是小妹师范录取通知书。全家人围过来,大家高兴得手舞足蹈。八十年代,拿到通知书,就等于吃上皇粮。小妹是天井村纵横十几里,一直以来唯一考取的女生,能不高兴吗?小妹拿到通知书,笑得颤微微,有点范进中举的味道,哈哈!
  我家住在山边,“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房屋西边有一棵几人合抱的木梓树,高约几丈许,喜鹊喜欢登高枝。木梓树上建起许多窝,春天到来,每当木梓树泛绿的时候,成双成对的喜鹊就开始躁动、恋爱追逐、喧闹翻飞。接下来就在几米或十几米的高枝上修补自己的老巢。
  有的喜鹊为表示繁衍下一代的隆重,索性弃旧窝搭新窝,一对喜鹊叼枝衔草忙忙碌碌,今天只见到几根枝杈,明天就是一个黑黢黢的框架,用不了几天就变成黑森森的雀巢。开始下蛋了,孵窝了,青草长高了,变绿了,虫儿飞舞了,小喜鹊出壳了,正赶上有吃有喝的好时候。这喜鹊算计得精准,繁衍生息的本事天生造就,不能不佩服这些精灵的天性。
  “乌鸦殉腐肉,喷墨身受淹”,乌鸦一身黑装,外表令人生寒,还天生懒惰,经常偷食、强占他人的窝巢,乌鸦的行为令人讨厌。小时候,傍晚时分,常常看到喜鹊和乌鸦打起来,打得天昏地转,羽毛纷飞。这时候,我便拿来弹弓,瞄着乌鸦就打,乌鸦这才落荒而逃。有一次,乌鸦与喜鹊打斗的时候,一个还不会飞的小喜鹊不慎掉下来,折断了腿,惨叫不已,我顺声找到小喜鹊,用手小心地捧着准备拿回家包扎,喜鹊见状,护雏的天性被激发。在我头顶上盘飞,那叫声歇斯底里、狂躁愤怒、声声泣血,喜鹊恨不得冲向我狠啄几口。我很快带到堂间,将腿扎好,弄来蚯蚓喂它,晚上把它关在鸟笼里。整个晚上,几只喜鹊在门前“叽叽喳喳、叽叽喳喳”跳上跳下不肯离去。第二天一早,我把小喜鹊小心地捧到树杈上,这样一来,喜鹊的叫声似乎平缓了许多,一只妈妈模样的大喜鹊忙不迭的往小喜鹊嘴里送食。于是,我放心地退下。
  一个月后,一只喜鹊突然飞到堂间椅子上,拍着翅膀,张着嘴对着人叫,腿上还绑着纱布,一看就是那只受伤的小喜鹊。它是在向我们要吃的吗?不像,它是在向我们表达感激、感谢的。看来。“知恩图报”,人和动物心灵是相通的。“鸦有反哺之义,羊知跪乳之恩”、“蜜蜂从花中啜蜜,离开时营营的道谢”等等,有许多生动的事例。我被动物界的“报恩”之情,震惊了。
   现在回想,我当初为了保护喜鹊而打乌鸦的行为是不对的。乌鸦与喜鹊是一样的鸦科,同样是杂食性鸟类,只是受地域文化影响和外观的影响,它们却有着天壤之别的待遇。对乌鸦来讲,是否存在着天大的不公?
  不知何时,皖南山区,改革开放拉开了帷幕。山里搞活经济靠什么,朴实的山里人,还是认为“靠山吃山”,于是,成片山林判给了商人,几年间,树木进了建筑市场,加上农户烧锅柴不断地砍伐,树没了,柴光了。喜鹊的窝只好搭在房顶的炊烟烟冲上,电线的架子上。人们怕起火、怕触电,见一个捣一个。弄得喜鹊无处安生。
  曾几何时,人们又大量地施用化肥农药,在田野里经常看到腐烂的鹊尸,有时一个田间的水坑里竟有五六只之多,蛆虫密密麻麻惨不忍睹。喜鹊的生存遇到了挑战,喜鹊找不到一块属于自己的空间,悄悄走了,走得无终无影。
  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谋求一时的经济发展,这无疑是不科学的,习总指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一个退耕还林、植树造林的热潮在全国铺开。农村引用了液化气,烧水、煮饭不再用柴火了,极大地缓解了山头的压力。
  多少年过去了,山也绿了,水也清了,天也蓝了,各种不知名的鸟儿也纷纷回归山林。
  山上,森林茂密,绵延不断。公园里人工林,蓊蓊郁郁,四季常青。房前屋后,树木参天。喜鹊是喜人群而栖的,喜爱筑巢于人类住所旁高大的树上,现在,自然恢复了生机,条件准备了,喜鹊也就自然而然回到了人类的身边。
  又见喜鹊,心里自然高兴。我想,作为现代社会的文明人,我们不仅要具有人与人、人与社会的社会道德,还要培养以尊重自然、爱护自然为核心的生态道德。人与自然要永远和谐相处。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被誉为“千古第一才女”的李清照,号称易安居士。有“词中之龙”之称的辛弃疾,字幼安,号稼轩。李清照、辛弃疾并称“二安”, “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是济南历史文化中的...

静水流深:是一个汉语成语,意思是通过表面平静的水并不知道水底下有多深,来暗喻表面不声不响的人却蕴藏着大的智慧。 尽管,此事过去了20多年,但是,我还是无法忘却的也……为何?不为...

炎炎夏日,听说老塘荷花看了,如果不去看看,心里总觉得是种缺憾。 老家人很念旧,对老塘也寄予太多关注和期待。去年改造老塘的那段日子里,很多在外的游子不远千里开车回村,有钱的出钱...

一 我的酱汤记忆要追溯到久远的年月里,那时候,林场的人口还很多,其中有许多朝鲜族,他们的许多子女与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是同学,或者是要好的朋友。 我与一位朴姓的少年就是同学,他...

一 一阵凉风吹来,才感觉秋天来了。“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初秋的夜,是静悄悄的,在这静寂的秋夜,满载着我的思念。 还记得七年前我们曾经相识于某个写作网站,你的文章如行云流...

老师开车行至了几座大山之后,也盘旋了几条山间公路,终于到达了学生家长大门口。于是,家长看座,学生奉茶,接着家长热情陪坐递烟,老师谦让恭维不会。这时洋溢着几张收不住的满脸笑容...

爷爷有两个儿子,我父亲为老大,居住在黑龙江的农村,二叔住在沈阳市里,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团职干部。住在二室一厅的校官楼里,做饭烧液化气。二婶在部队军人服务社上班,有一个独生女儿...

一 苏宝顶,原本仅仅雪峰山脉的最高峰,可这几年一直很火,火到一打开抖音、快手等软件就有苏宝顶的短视频;火到不管春夏秋冬,人们谈论的都是怎么去苏宝顶观光游玩;火到对苏宝顶的讨论...

芳芳的奶奶今年84岁,去年年初生了场大病,隔三差五的去医院。老太太很迷信,就叫50多岁的小女儿阿珍去邻村有名的“活神仙”那里算个命,“活神仙”掐指一算,说老太太还有5年阳寿,但83岁...

有人说,人生的舞台上,众生如鲫,来来去去,演绎的故事无论是惊天动地,还是平淡无奇,都离不开一个字——缘。 缘,款步无声,舒展无影,婉约在一季生命的开枝散叶,花开花落间。 缘,就...